明月之舞 作品

第六十六章 幫手到來

    帝尊大人真的是發怒了,整個仙界都要抖上三抖。

    男人接著說:“不知道,魔族究竟犯了什麼罪過?”他也不明白好不好,看了一眼拿著瓶子的女子這個女子她認識。這個人是仙界的醫仙,這個仙界沒有人敢反駁她說的話。

    醫仙走了過來,將一個瓶子扔到了他的手裡淡淡的說:“這個藥出現在帝尊大人外孫的身上。你說帝尊該不該生氣!”

    男人打開瓶子放在鼻子面前只是聞了一下,手中的瓶子差點就託手而出了。桃花夢,這肯定是桃花夢。可是這東西怎麼會在帝尊大人手中,等等她說這東西出現在帝尊大人的外孫身上。難道她的子孫有私自潛入了凡間,這可是要掉腦袋的。

    就在男人身子哆嗦的時候,坐在主位之上的莫塵風的聲音冷漠的揚了起來:“誅魔劍交出來!這次的事情計算了,如果不叫出來後果你知道?”

    誅魔劍這個東西可是不能交出去,一旦交出去就是整個魔族徹底衰落。可是如果不交出誅魔劍,這刺殺皇族子嗣的罪名就要落到魔族的頭上。男人雖然不知道究竟誰誰動的手,但是能接觸到桃花夢的人肯定就那幾個兄弟而已。兩難選擇的同時,人間界的沈千鳳是在忍不住的開了口:“你以為那個老怪物沒有誅魔劍我就殺不了?只是不願意傷害人間的百姓而已。魔君,這是父親給你贖罪的機會。如果主動權在我的手上,我肯定會追查到底。無論是誰想傷害我的兒子。只有死路一條!”

    跪在地上的就是魔族的魔君大人,魔族的力量本身就非常的弱小。他們沒有強大的傳承之力,魔族的第一人原本就是仙族一位長老,因為性情偏頗,做了很多的惡事。被逐出仙族之後,逃到仙界邊緣的暗黑之海下面修煉。萬年之後修為有成,不斷的收取那些被放逐的三族惡人,逐漸形成了氣候才慢慢的建立了魔族。

    只是魔族在第一代魔君的出現之後,並沒有仰仗這自己的力量為禍蒼生。仙族和神族的大佬們更笨沒有對他們出售的已有。就這樣過去了幾十萬年,一直到第一代魔君隕落之後,魔族出現了一個老怪物,一時間在人族地接興起了無邊罪孽。惹得三族大佬聯合起來將那老怪物重傷,三族族長準備要殺的時候。卻發現這老怪物聰很,將自己的命數和人族的天明之數連在一起。殺他必須要付出巨大的代價,所以只能將他封印起來。後來魔族的當代魔君歷史三萬年終於打造出,可以正常殺死老怪物的誅魔劍。

    這是這個秘密魔族保存了千年之後,還是在三族大戰的時候給洩露了。

    沈千鳳的話剛剛不僅點出了誅魔劍的來歷,還說了沒有誅魔劍要殺那個傢伙只是多付出一點代價而已。但是要因為你這個魔君大人不願意交出誅魔劍,後面因為老怪物死去的凡人的罪孽都要你魔族來揹負。

    魔君最後的心理防線,在沈千鳳的最後一段話中徹底的崩潰了。

    哆嗦著手終於將誅魔劍給交到了莫塵風的手裡。莫塵風握住了誅魔劍,發現此劍靈氣身後用著極陽之力,這個仙界能夠靈活掌控的除了自己之外,大殿之只有一個人可以。

    “執法天尊何在!”

    眾大臣中走出一個身穿銀色鎧甲,身高入松的男人走了出來。來到大殿正中跪下道:“臣在!”

    莫塵風將手中的誅魔劍朝著護法天尊拋了過去,感覺到強大的力量朝著自己的方向砸了過來。他輕輕的一抬手誅魔劍被抓在手中。下一刻就聽到上面的男人用著渾厚的聲音說道:“你帶著誅魔劍去趟人間,帶西嶽國的是激情解決之後立刻返回仙界。”

    護法天尊直接衝著大殿之上的那個影響衝了過去,只是一個瞬間護法天尊就傳過了仙凡兩屆站在了沈千鳳的面前。

    隨後那個鏈接仙凡兩屆的空間就消失了,沈千鳳眉頭緊蹙這個應該和夏思言的那個神器有著異曲同工的妙用吧。

    團團和護法天尊是認識的,他先給團團打了一聲招呼,隨後給沈千鳳行禮道:“屬下,參見殿下!隨後對侍衛長說,您最好是讓嶽子調來一隊天影衛隊過來。西嶽國聖地之中,出了封印了魔族的那個老怪物只玩,當年還封印著一群傀儡兵團。這個兵團的實力雖然不怎麼打樣,但也不是凡間的修仙者可以抗衡的。否則,五族聯盟也不會放人西嶽國這麼多年不去收拾。”

    沈千鳳對於帝尊爹爹派過來的人還是很尊重的,對侍衛長點了點頭。這些仙界的頂級將軍在凡間的速度,那簡直就是瞬間千里。

    天茫茫亮的時候,侍衛長就從姚天國帶回了五十個天影衛隊的士兵。只是公主殿下還沒有想過來的,護法天尊端坐在侍衛長房間中喝茶,只是僅僅的抿了一口才說:“怎麼,你現在還沒有拿下紅玉姑娘?我聽說,那小子退了紅玉姑娘的婚事之後。情況真的是很慘,紅家也不是好欺負的。聽說,紅家的家主直接在背後動了手腳。雖然沒有廢了那小子,但是給弄的不輕。以我看了這一世的公主殿下,應該是一個好說話的主人。只要你能用你誠心,公主殿下應該會同意的。在說,你和紅玉並不是沒有一點感情基礎的吧!”

    侍衛長直接將手中的茶杯往桌子上一放,只聽碰的一聲就聽他聲音冰冷的說:“你把我的身份告訴她了!”

    護法天尊調笑:“當然,你們兩個本來就是有緣人。我就是不明白,你為什麼一直閉著紅玉姑娘呢?”

    男人一下子就愣住了,渾身上下冒著冷氣抓著護法天尊惡狠狠的說:“你知道什麼?我,我有病的?”

    護法天尊眼珠子快要瞪出來了,哆嗦著說:“你,你不是有哪方面的問題吧?”

    這是赤果果的挑釁,男人臉徹底黑了嘴唇哆嗦著恨不得將這男人直接給掐死:“當然不是!我一旦接觸女子就心口疼痛。這是從小的毛病,不知道原因。”

    吱呀一聲,房間的們推開了。一抹紅色闖了幾拿來,眼光掃著詭異姿勢的兩人,笑著說:“你們兩個人真的是好般配呀!”

    這丫頭肯定是在外面聽了好長時間了,只是侍衛長臉色是在不好看。他被設計了,自己的秘密已經被掀開了。他有點不好意思的說:“紅玉,你聽我說!我不是故意瞞你的。”

    鬆開了護法天尊,他急忙衝到了紅玉的面前解釋。只是不想讓自己心中的女神這樣誤會自己,可是讓護法天尊差點驚掉下巴的是。紅玉竟然將自己面前的男人抱住,小嘴直接貼了上來。

    攔住男人的脖子的手上突然出現了一塊黑乎乎的石頭,石頭只是貼近侍衛長脖子的時候。一陣鑽心的疼,讓他的身子一陣戰慄。自己的薄唇被女子強勢的吻住,嘴裡被度過來一口藥的氣息。胸腹中翻湧的氣血很快就平復了下來。

    護法天尊好像是感覺到了不對勁,立刻就看到紅玉的手慢慢的鬆開。慢慢的立刻了侍衛長的,將手中黑乎乎的石頭,在兩人的面前一展深深的喘了口氣才說:“果真和公主殿下說的一樣,這陰陽攝魂針還真有?”

    “這就是陰陽攝魂針呀!”護法天尊走過來想看一看這下子真的長眼了。可是一個問題有衝上自己的腦子說:“你怎麼知道玉陽中了這種要命的東西?這東西在仙界已經消失了至少幾萬年了好不好?”

    “是殿下!”紅玉道:“玉大哥第一次出現的時候,公主殿下就看出了她中了陰陽攝魂真。中了此針,一旦和異性有肌膚之親。心血就會在第一時間倒流。”她的眼裡散發出一種無限的溫柔:“對不起玉大哥,你不要怪護法天尊。其實當年你救我的事情,第二天我醒來之後就知道了。只是你的身邊一直有那樣一個高傲的女子跟著,我以為你會幸福的。”

    終於提到了那個女人的時候,護衛長直接臉色黑了黑:“你是說,這陰陽攝魂針是她下的。”難怪這麼多年,只有哪一個女人能夠接近自己。侍衛長道:“還在我沒有讓那個女人得逞,只是那個女人為什麼非要成為我玉家的人呢?我真的是不知道的。”多年圍繞在自己身體的問題被解決了,他的心情也好多了。

    護法天尊真的感覺到公主殿下越來越厲害了,笑著說:“這樣,等我回到仙界之後,就把那個女人給解決了。等人間時間解決之後,你就請公主殿下給你們兩人主婚就行了。就是紅家的家主知道了,也不敢多說一個字的。或許是非常樂意之至的事情。”

    玉家和紅家家主要是知道自己的兒子和女兒,是在公主殿下主持下晚婚。肯定能樂瘋了不可,只是還沒有讓護法天尊高興的太早。靈舟在進入西嶽國的第二天就被人給圍攻了。

    此次攻擊的人不是魔族的人,也不是人間的人。而是仙界人,這些人沒有膽子直接毀掉公主殿下的飛舟。只是衝上飛舟衝著紅玉的房間而去,只是紅玉沒再自己的房間。等在她房間裡面確實一臉冷漠的護衛長,來殺自己的女人。真的是當自己是一隻病貓嗎?

    衝進來的十幾個人,看到了坐在床上男人。轉身就想走,只是下一刻眼前的一切就變了。到處都是漫天的狂沙,帶著毀天滅地的力量朝著殺手而來。只是瞬間就將那些人撕成了碎片。

    一直隱藏在雲端的黑衣女子眼睛中冒出了火來,沒有管自己的手下。看樣子自己在玉素身上的東西是被取出來了,失去了控制侍衛長大人的手段。她只好奮力一搏了,將那個一直不肯低頭的傢伙給弄走。哪怕是強上了他,也不能讓讓紅家的人得逞了。只要能吸取了他身上的水族原力,直接就滅掉他就好了。

    女子想著想著就準備出手了,只是讓她彷彿忘記了很多的事情。剛剛動手的時候,她的周身一個靈力凝結的光牢給鎖住了。女子一掌劈了過去,卻發現自己的靈力對於這個光牢而言,毫無任何作用。

    女子慌了大叫道:“何方神聖,竟然敢抓我!”

    光牢被一股強大的力量向著靈舟而去,女子心中一晃。她知道公主殿下身邊是有神獸的,只是神獸被天道規則壓制了修為。怎麼可能控制的了自己呢?她為了將侍衛長大人給抓回去,特意從老祖哪裡哪了意見可以施展超越天道的法寶。

    可是以現在的功力,還是無法突破這種束縛。她覺得自己已經完了,要是讓公主殿下知道自己的身份。按照帝尊那位護犢子的樣子,她的家族肯定要完蛋了。

    下一刻她想要自爆結束自己,可是想要動作的時候。她已經失去了自殺的能力了。光牢落到了靈舟的甲板上,沈千鳳才帶著護法天尊和沈千鳳走了出來。

    她走到光牢的面前說:“說吧,你是誰?為什麼要襲擊本公主!”

    看著沈千鳳身後出現的紅玉,女子的眼裡露出了兇狠的眸子。

    “是你!你還沒有死。我的好姐姐,你可真的是厲害呀。”雖然面前的女子是改變了自己的,但她還是認出了這個女子是誰。紅玉冷冷的說:“表姐,無論你變成什麼樣子?你都隱藏不了你的身份?”

    護法天尊愣了愣:“這個人是你的表姐,那個當年被紅家逐出家門的傢伙。”她掃了一眼光牢中的女人接著說:“她修煉的功法,讓她的身體出了問題嗎?可是,這個女人為什麼一直纏著侍衛長呀。”

    紅玉搖了搖頭看向自己的主人,沈千鳳卻是笑道:“侍衛長身上有水靈珠,誰不是什麼寶貝的東西。但是,要是和她雙修就可以徹底解決他的問題。可是我還有一點想不明白的就是,你這套功法是從何而來。如果我的記憶沒有出多的話,這個功法好像是不屬於仙族。仙族的人一旦修煉會出大問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