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鏡 作品

第55章 第55章

    那晚最後, 紀箏還是沒有邁出逾矩的那一步。

    十九歲的她敢在出租車裡大膽說出喜歡周司惟,二十六的她卻連一個擁抱都喪失勇氣。

    回到家之後,紀箏把買回的糕點放進冰箱, 盯著冰箱冷白的光將桂花冰糕與椰奶小方也照出幾分冰涼感。

    她微微有些氣餒, 想到周司惟依舊不算熱絡的態度。

    算了,

    慢慢來吧。

    來日方長。

    -

    十月的腳步輕巧而過, 隨著溫度降低的十一月一同姍姍來遲的是與童然取得聯繫的好消息。

    這事說來還得感謝疏雲,紀箏和她的工位臨近, 每天看她唸叨一個博主, 跟著買各種各樣的護膚品和養生的東西,還不停安利紀箏。

    週一開完冗長會議的中午, 紀箏和疏雲一起下樓吃飯, 期間正逢那個博主更新,疏雲拉著她一起看,這一看,紀箏手裡的勺子當場掉到了桌子上。

    視頻裡的女生短髮過耳,緊身吊帶陽光熱情,五官輪廓在纖瘦緊緻的臉龐上愈發靈動。

    模樣氣質都大大改變,然而紀箏還是一眼認出這是童然。

    她一把抓住疏雲的手, 給疏雲嚇了一跳:“寶貝你這是怎麼了?對她一見鍾情了?”

    “不是, ”紀箏回神,在巨大的驚喜衝擊下好半晌才找到自己的聲音:“她, 她, 她是誰啊?”

    “童話不童話啊, ”疏雲興致勃勃給她介紹:“跟你說我可喜歡她了, 賊酷, 我一開始是看她拍的國外獨遊vlog關注她的。”

    紀箏撫著自己的胸口平下氣來, 問了一個非常腦殘的問題:“你有她的聯繫方式嗎?”

    疏雲翻白眼,好笑地戳她:“寶貝,你該不是真被一眼掰彎了吧,我怎麼會有人家的聯繫方式。”

    紀箏也知道這個問題,當晚她回去把童然的視頻看了一遍,看她這幾年來,變得越來越獨立,自信開朗。後半夜,她從床上起來打開電腦,給她主頁放置的合作郵箱發送了一條郵件。

    所幸,童然並沒有團隊,所有的郵件都是自己查看,紀箏在兩天後的中午接到了一通陌生電話,來電地址顯示是南城。

    她習慣性想用禮貌的開場白問號,那頭卻在聽到她聲音後直接大叫起來,聲音幾乎像穿破多年分隔的時光:“啊啊啊啊啊啊箏!紀箏!”

    紀箏差點被穿破耳膜,下意識拿遠了點,反應過來後立馬抓回來,驚喜問道:“然然?”

    “是我是我!箏!是我!我是童然嗚嗚嗚嗚。”

    尚身處在辦公樓讓紀箏剋制了想和她一起尖叫的衝動。

    下班後,紀箏幾乎是迫不及待衝到和童然約好的地方,成嘉嘉上班的地方近,比她早到,和童然一起遠遠朝她揮手。

    童然穿著長春花藍色緊身的毛衣,高腰牛仔褲,過耳短髮颯爽,好像不畏寒風一樣充滿活力。

    紀箏和她抱在一起的時候差點哭出來。

    當年走的時候,一切都匆匆忙忙,年紀小,連告別都輕飄飄,遠不知一別就是多年不見。

    坐下來,成嘉嘉和紀箏齊齊好奇:“你怎麼會開始做博主?”

    童然臉上粉黛未施,乾淨熱情,眉眼一彎道:“一開始到處旅遊拍著玩的,後來慢慢積累起一些粉絲,能養活自己,剛好我也不喜歡中文老師的工作,就辭了全職做了。”

    “收入穩定嗎?”成嘉嘉操心這個。

    “和上班差不多,”童然叉一塊蜜瓜:“不過確實是不太穩定,我準備找個工作來著。”

    成嘉嘉贊同:“當個副業可以的,你想做什麼,我幫你介紹介紹。”

    紀箏支著臉嘆口氣:“我幫不了你了,我也剛回國,沒啥認識的人,除非你來我爸公司上班……”

    “行了行了,”童然笑容越發燦爛,上手來捏紀箏的臉:“我還有存款,餓不死自己,慢慢找,可能做一些文案策劃和剪輯,總之就是新媒體相關的吧。實在不行就賴著你倆。”

    “你還是賴著我吧,”紀箏捏回去:“嘉嘉馬上要結婚了,你可別去禍害人家。”

    “真的!”童然大驚小怪:“不會是當年那個傻逼吧。”

    成嘉嘉樂得前俯後仰:“不是啦,我怎麼會那麼眼瞎。”

    “不是就好,”童然一撩頭髮:“那我要當伴娘。”

    成嘉嘉比了個大大的ok手勢。

    吃完飯,三人找了個小酒館,不知不覺聊天到很晚。

    成嘉嘉未婚夫把她接走,紀箏扶著童然上了紀辰的車。

    童然喝得最多,醉醺醺地歪頭靠她肩上,手扒拉著她不放。

    紀辰回頭:“姐,童然姐住哪啊?”

    “住……”紀箏滿頭大汗,勉強把人晃醒問出了地址。

    童然住的是一個偏高檔的小區,紀辰的車進不去,只好在小區門口停下。

    童然喝得酩酊,紀箏一個人拖不動他,讓紀辰來搭把手。

    半個身子踏出車門,童然歪斜斜朝紀辰身上倒去。

    女生的腰臀比極好,上衣短,順著露出一截緊緻白皙的腰腹。

    紀辰剛接住人,眼前一晃,被人按著肩膀一拳打個踉蹌,接著,童然從他懷中脫離。

    紀箏一下車,就撞上滿臉戾氣的路子霖,單手摟著童然,另一手堆了半截的菸灰散落。

    她緊接著看看弟弟,按按眉心對路子霖說:“你誤會了,這是我弟,和我一起送她回來而已。”

    路子霖一愣,剛想問紀辰一句你沒事吧,懷中女生突然被夜風吹得清醒幾分,狠狠踹了他一腳。

    童然向後靠在車上借力,重重吐出兩個字:“流氓!”

    路子霖按滅菸頭,火星消濺,他不怒,反而扯出一抹冷笑:“你想試試嗎?”

    童然瞪他一眼,揉揉額角,轉過來對紀箏說:“箏,你先回去吧,這裡的事我自己處理就可以了。”

    紀箏頭也被酒精和冷風混合得發疼,抬眼看了一眼表情漠然的路子霖:“你可以嗎?要不然我送你上樓吧。”

    “沒事不用,”童然拒絕,把她往車裡推,順手跟紀辰道歉:“今天謝謝弟弟,姐姐對不起你,下回請你吃飯。把你姐姐好好送回家哦。”

    紀箏也知道自己不該摻和他倆的事,但還是不放心,叮囑了一句:“回去記得喝醒酒湯,不然明天頭疼。”

    童然關上車門跟她揮手拜拜。

    紀箏回到家,陳姨給她煮了醒酒湯,她在葉梅皺起的眉頭下畏畏縮縮喝完了。

    喝完,收到童然的回覆,說她已經安全到家了,剛才沒來得及回信息。

    葉梅攏著粗針織的外套嘮叨:“你一個女孩子,大半夜一身酒氣像什麼樣子,萬一遇到什麼壞人……”

    紀箏被念得頭更疼了,去晃她胳膊:“不會的媽媽,這不是紀辰在嗎?”

    葉梅嫌棄地抖開她:“去洗澡,難聞死了。”

    紀箏求之不得回到自己的臥室。

    昏昏沉沉一覺睡過去,第二天上班險些遲到,早飯都沒來得及吃,疏雲好奇:“寶貝,你這是怎麼了,快坐下來喘口氣,頭髮都亂了。”

    紀箏脫了外套,喝一口水,平復氣息:“沒事。”

    “對了寶貝,”疏雲提醒:“前臺剛才打電話說有你的外送,讓你到了去拿。”

    “我的?”紀箏疑惑:“我沒訂啊。”

    “說不定是哪個追求者訂的呢。”疏雲眨眨眼。

    紀箏滿腹疑問,從前臺那裡拿到了一個黑檀色的食盒,中央一個燙金的圓logo,寫著【晨】。

    疏雲率先“哇”了一聲:“寶貝,追你的這男的也太有錢了吧。”

    她摸了摸那個logo:“這家店好貴好貴的,我有一回採訪一個經濟巨鱷,就是大早上去這家店等他。”

    紀箏頓了一下,打開食盒,裡面樣樣東西都做得很精緻,還保溫著,椰子燉雞絲粥白嫩飄香,蝦餃個個晶瑩剔透。

    她愣神片刻,掏出手機,點開和周司惟的對話框,打字刪刪減減,最後猶豫著發出一條:【謝謝你。】

    那邊暫時沒回復,紀箏又補了一句:【你怎麼知道我沒吃早飯的。】

    大約兩三分鐘後,周司惟回覆:【頭痛嗎?】

    這是間接告訴她,知道她喝酒了,猜到她會來不及吃早飯。

    紀箏淡淡揚起唇:【還好。】

    回覆完這條信息,她抬手把頭髮紮起來,低下頭看到晶瑩粥面倒映出自己波光粼粼的眼眸,藏不住的雀躍幾乎要跳出來。

    疏雲湊過來:“寶貝,知道是哪位送的了嗎?”

    “知道了。”

    “遇到這麼有錢的男人,”疏雲頓了頓:“長得醜嗎?”

    紀箏嗆了一下:“應該,很帥。”

    “又帥又有錢還這麼細心,”疏雲誇張:“那你準備答應他嗎?”

    紀箏放下勺子,嚥下粥,思忖片刻,臉頰微紅道:“疏雲,他不是我的追求者,是我的未婚夫。”

    “t!”疏雲叫了一聲:“你有未婚夫了!不對,你什麼時候談的戀愛?我怎麼不知道你有男朋友?”

    紀箏也不知道怎麼跟她解釋,乾笑兩聲,低頭繼續喝粥。

    疏雲還處在震驚的狀態中,張著嘴撫心口:“寶貝,你一定得讓我見見你未婚夫,讓我看看是多優秀的男人。”

    “好,有機會的話……”紀箏掂量了下現在和周司惟的關係,沒敢給出肯定的承諾。

    下班之前,因為童然回國,大學的班級群重新活躍起來,班長便提議這週末在南城的人聚一聚,辦個同學聚會。

    時間定在週末,無論是單休還是雙休的人都有時間。

    紀箏洗完澡出來,看一眼手機,群裡難得熱鬧起來,七嘴八舌討論聚餐地點和項目的事情,倒頗有幾分回到了大學時候的感覺。

    切出來,她往下滑依次回覆工作上的信息,最後一個小紅點消失時,接著跟的是一個黑色頭像,備註著“周”。

    紀箏點進來,頁面還停留在早晨的對話。

    她也不知道自己的手指怎麼就先腦子一步打出了那句話發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