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鏡 作品

第88章 童×路

    童然眼睜睜地看著那根仙女棒重新亮起,在夜色下彷彿茫茫海面上突然出現的一盞燈塔,霎時點亮她的眼眸。

    路子霖拿著那根光亮,靜靜看著她,輪廓被火光照亮,忽明忽暗,照亮出他凝視的神色。

    他身後有很多的年輕人,各有各的喜怒,沒人管他們,那個原本抱吉他唱歌的哥們兒,此刻對著煙花歡呼,眼裡卻隱隱有淚光。

    童然想起他方才彈唱的歌,明明是閤家歡的節日,他唱的卻是一曲《富士山下》。

    “曾沿著雪路浪遊,為何為好事淚流,誰能憑愛意要富士山私有。”

    聽到了嗎,連歌詞都在告訴你,看過一段風景就夠了,強求有何意思。

    她一直站著不動,幾秒後,路子霖手中的仙女棒很快燃燒完畢,最後一絲光亮彷彿迴光返照,很快消滅。

    幾步之遙,童然靜靜等著它燒完。

    “路子霖,你看到了嗎?”她淡聲道:“死灰復燃又如何,都是要滅的。”

    放不下是真的,可這世上,放不下的人多了,個個不也都活得好好的。

    重蹈覆轍這種事,童然不想再來一遍。

    拉不下自尊也好,舍不掉隔閡也罷,總歸,她沒有再來一次的興致。

    童父童母短暫地來陪她過了個年,三人相處也不見得愉快,為了避免大過年吵起來,童然儘量不跟他們爭執,只是在問起工作時,或如實或刪減地陳述,終於在大年初二這天送走了父母。

    回到家之後,童然發現自己竟是如此懷念一個人安靜的生活。

    沒癱多久,她又爬起來剪片子,熬了大夜,趕在初四把過年的volg發了出去。

    視頻裡的她笑容燦爛,彷彿過了一個極為開心的年一般,收穫了評論一片羨慕和誇讚的聲音。

    真真假假,也無從得知。

    發完視頻後,童然開始處理微信上的信息。

    堆積了太多,各路品牌方pr的消息刷成99+,她從最下面開始查看。

    回完一圈後,童然眼睛疼,仍了手機起身活動活動筋骨,給自己倒了杯咖啡走到陽臺眺望遠方保護視力。

    小區的綠化不錯,看久了眼睛疲勞緩解不少,她喝了一口咖啡,重整精神繼續回頭處理合作商務。

    帶貨類的商務暫時都不打算接了,童然看完一圈後,接下了西北一個旅遊景區的宣傳。

    正好,她也算出去散散心。

    年初六,助理筱筱也從老家趕回來,童然訂了機票,帶著她直奔西北。

    她做視頻幾乎都是親力親為,一點點摸索出來的,所以團隊也沒招很多人,筱筱是攝影專業畢業,已經足夠。

    一下飛機,童然就被凍得打了個哆嗦。

    作為一個偏南方的妹子,她還是太低估北方的冷了。是不帶一絲猶豫的,劈頭蓋臉直接砸到你臉上的寒冷。

    幸好有人來接機,沒凍幾步便坐上車直奔酒店。

    景區是一座剛剛經過開發的山,叫木烏山,雪景極美,彷彿世外桃源。

    童然來的時候,西北剛下過一場大雪,黃牆黛瓦的三角簷上佈滿積雪,樹木也掛上星點白色,一眼望去,遼闊無際,天與地都是一色,叫人身心舒暢。

    童然覺得自己過年時的鬱結都消散在這樣夢幻的冰天雪地裡。

    後兩天都是晴天,積雪漸消,童然帶著筱筱進景區一路去拍宣傳視頻。

    同行的還有幾個另外的旅遊博主,因為景區剛剛開發好,並沒有對外開放,只是騰出來方便她們拍宣傳視頻。

    聊了幾句後,幾人便分散而行。

    木烏山綿延千里,雪落像一片純淨的銀白世界。童然和筱筱一路往山上爬,直到尋到風景最好的一處山腰才把隨身的東西拿出來拍視頻。

    雪山之中,越是輕薄的穿搭越是飄逸好看,童然前兩天已經寫好了視頻腳本,走唯美縹緲的路子,是以找到地方後,她立刻脫下羽絨服,換上一條棉麻的緋紅長裙,帶上手套,站到景色最好的地方開始擺動作。

    拍了一會兒之後,童然臉色已經凍得蒼白,口紅也掩蓋不住,筱筱停下,拿著她的衣服裹上去,從保溫杯中倒出熱水。

    童然跺跺腳,抱著熱水喝了一口,才覺得渾身筋脈都活了過來。她抱著相機看了一會兒剛才的視頻,越看越皺眉,效果沒有她想象中那麼好,天色還早,童然當機立斷:“再來。”

    “啊?”筱筱有些心疼:“這裡這麼冷,姐你凍發燒了怎麼辦?”

    “速戰速決。”童然補了妝,理了理頭髮,不再猶豫。

    筱筱知道她敬業,也不多說,立刻開始拍。

    這一次的效果遠比之前要好,童然整個人都快被凍僵,裹進一件過膝的羽絨服,看著符合預期的畫面,嘴角凍僵了也笑不出來。

    好在完成了,她鬆了一口氣,擰上保溫杯的蓋子:“走吧。”

    “好嘞!”筱筱搓搓手,開心地應,把相機裝進包裡。

    忽然一陣疾風吹過,筱筱頭髮糊了滿臉,一個沒注意,腳下一滑,踉蹌幾步。

    童然回頭時正好看到,嚇了一跳,連忙伸手去拉她。

    筱筱尖叫,相機從手中脫落,咕嚕咕嚕往下滾去。

    “小心!”童然拉著她的胳膊,自己也被帶得不穩,二人抱在一起,滾到雪地上。

    “姐你沒事吧!”筱筱驚魂未定,麻利地爬起來,扶童然:“你怎麼樣了?”

    “我沒事,”有厚雪墊著,摔不到人,童然的注意點在下面:“相機。”

    筱筱臉色一白,再看相機已經沒了蹤影。

    不說相機有多值錢,單是裡面的膠捲,可是她們辛苦了一下午的成果,

    往下看,山路崎嶇,一望無際。

    “然然姐,”筱筱快急哭了:“這可怎麼辦啊?”

    剛畢業沒多久的大學生,工作偶爾的失誤都著急得像無頭蒼蠅,更遑論這樣的大錯誤。

    童然只能安慰她:“別急,你在這等等我,我下去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