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左關七 作品

第九百四十一章 場場死鬥

    “我只是無意間聽到地宮的人提起而已,不知道大領主能否告知一二。”狄羲淡淡道。

    “你現在還沒有知道的資格。”穆瑞冷冷道,“不過我確實要佩服一下你,區區人類不但能夠預測到我從這裡侵入,就連那暗影古堡的人都沒有發現。而且你竟然敢以殘疾之軀攔阻我,實在是令人欽佩。”

    “看樣子大領主認為我不是你的對手咯?”

    “難道你認為自己還能贏我不成。你頂多是一個宗師級煉氣士而已,在我們魔族面前實在不值得一曬。”穆瑞道,“我佩服你的勇氣,只要你把路讓開,我可以不殺你。”

    “不殺我的理由,是因為我們有共同的敵人嗎?”

    “你是個聰明人,應該會做正確的選擇。而且實際上我此舉也是為了你們桑梓國。”

    “在沒有弄明白事情的真相,我不會讓你對任何人出手的。”

    “好奇害死貓,沒有實力的話有些事情還是不知道為妙。”穆瑞說完周身的暗影之力大放,瞬間將狄羲四周的空間盡數包裹,彷彿一個暗影牢籠一般。

    “你想知道的話,有本事先突破這個牢籠再說。”穆瑞說完,自顧自地朝內堂的方向走去。

    “不好意思,大領主。看來我現在有這個資格了吧!”狄羲一個瞬身竟然已經擋在了穆瑞身前。

    穆瑞的眉頭微微一皺,回身再看那暗影牢籠,竟然早已在狄羲煉氣的震懾下消失得無影無蹤。

    “看來是我低估了你。”穆瑞再次打量了一下狄羲。

    “我被人低估也不是一天兩天了,自然打別人臉也不是一天兩天了。”狄羲笑道。

    “那就讓我見識一下,你引以為傲的實力吧!”穆瑞說著一道暗影之力直撲狄羲的面門。

    狄羲根本不為所動,在他面前息金盾就像他身體的一部分自動張開,將穆瑞的暗影之力盡數阻擋在外。

    但穆瑞此時已經閃到了狄羲的身後,他右手匯聚起暗影之力。“暗影爪”!毫不客氣地撕裂了空間,直接朝狄羲的後心抓去。

    誰知這強勢的一擊竟然撲了個空,狄羲瞬間施展出峨澤林家的絕學“影之領域”,躲開了這必殺的攻擊。

    “禮尚往來,現在換我進攻了!”狄羲眼神一變,一柄“誅邪天刃”已經出現在他的身前。狄羲也不給穆瑞喘息的機會,“誅邪天刃”直接破空而去。

    穆瑞見狀也是將“暗影爪”化為了暗流,在“誅邪天刃”衝過來的當口,化為流水的暗影之力從裡到外將那武器給緊緊纏住。

    緊接著穆瑞嚴重金光大放,暗流用力一擰,這才將“誅邪天刃”給擰成了粉末。

    “好厲害啊!”戰場上雙方的心思竟然不謀而合。

    “看起來要對付你這傢伙,不用點真格的,要快速拿下還不容易啊!”穆瑞說著手中也多了一把漆黑的大刀。那刀身通體烏黑,閃耀著詭異的光澤。

    狄羲看著那黑光,眼神似乎也有些迷離了。

    “好機會!”穆瑞見狀突然閃身直撲狄羲而去。他的大刀一記橫斬,伴隨著暗影之力的攻擊準備將狄羲給攔腰斬殺。

    狄羲連忙施展“天衍步”,勉強閃躲。那大刀擦著他腰身而過,簡直是千鈞一髮。

    不過穆瑞的攻擊可沒有停止,他又一

    連三刀過去,絲毫不給狄羲任何逃跑的空間。

    穆瑞的刀招十分霸道,而去不留任何餘地。狄羲依靠身法勉強避過兩招之後,中門頓時大開,穆瑞的殺招他是如何也避不過了。

    “這一招我看你如何擋得下!”穆瑞叫囂著揮出最後一刀,似乎要將空間連同狄羲一起毀去。

    就在這時,狄羲的周身泛起了五彩光芒,一道光柱憑空出現,竟然令穆瑞都有些睜不開眼睛。等他反應過來,整個人竟然已經被震飛了出去。

    穆瑞也算是魔域的頂尖強者,他在空中迅速穩住身形穩穩地落在地面上。不過狄羲的表現,還是讓他驚訝不已。他看到狄羲的手中竟然握著一把五彩的光劍,也不禁大驚失色。

    “你這是什麼武器?”穆瑞也是感覺到那光劍散發的無窮力量,緊張地問道。

    狄羲手裡拿的自然是“夢魂”,危機關頭他將鬥氣注入其中擋住了穆瑞絕強的一擊。

    “你有你的漆黑大刀,我拿五彩光劍也沒有什麼奇怪吧!”狄羲微微一笑,隨手一揮就是一道沖天劍氣朝著穆瑞而去。

    穆瑞見狀也不敢怠慢,也是連續揮出數刀,才將狄羲的劍氣給斬盡。現在他再也不敢小看眼前這個端坐在輪椅之上的年輕人類了。

    “這是你逼我的!”穆瑞的眼神逐漸被兇戾給填滿,在他身後竟然出現了一個暗黑巨人,而那巨人的手裡同樣握著一把長刀。

    “靈魂之體?”狄羲也是驚叫道。

    “看來你也和靈魂之體交過手。”

    “昨天在魔堡客棧,收拾了一個不知死活的宗主。”

    “呵呵,區區宗主級的靈魂之體,如何能和我這個靈魂之體相提並論。”穆瑞冷笑道,“你就來嚐嚐我的靈魂之體,刀神降世。”

    那暗黑巨人所蘊藏的暗影之力,就連狄羲都為之動容。

    “看起來這地宮的大領主還真有兩把刷子,要讓他把實情告知,必須要拿出實力來啊!”狄羲心中暗道。

    而在驛站的其他戰場上,已經可以用慘烈來形容了。

    地宮和暗影古堡的戰士們已經拼得刺刀見紅,倒在地上的戰士不計其數。鮮血已經在驛站門前染紅了一大片。

    此時的泉威單膝跪地,之前的靈魂黑鷹的身形也恢復到了原始尺寸。只見他渾身是傷,但是眼神依然十分犀利。

    於登濤雖然佔據上風,但是面對拼了命的泉威,他也不敢有一絲一毫地怠慢。在他背後一直暗黑的猛虎朝著泉威發出了震天的吼聲。

    “看起來你的傷還沒有完全恢復。而去就算是全盛狀態的你,也不是我的對手。更何況是現在呢?”於登濤不解地看著泉威,“你這是何苦呢?等你的靈魂之體的力量用盡,你的靈魂之體消散,最終結果也只能是死亡。對於你們地宮我可是沒有什麼憐憫之心的。”

    “呵呵,我可不需要你們暗影古堡的憐憫。而我要做的,並不是在這裡打敗你。我相信我的同伴一定會完成任務。”泉威說著,再次緩緩站起身。

    內堂門前,兩位女將的戰鬥也是異常慘烈。蔡曉蕾的暗器功夫也著實了得,暗影之力化成的暗器無孔不入,整個空間裡面遍佈了無限的殺機。

    但對面暗影古堡的武器大師,艾秋也是將自己的優勢發揮到了極致。她的

    暗影之力甚至在蔡曉蕾之上,凝結成的武器在擋住蔡曉蕾的同時,甚至還反傷到了對手的身體。

    掛彩了蔡曉蕾卻沒有絲毫沮喪。“呵呵,沒想到我堂堂一個暗器大師,也會落到如此地步。”蔡曉蕾自嘲道。

    “你為什麼不使出靈魂之體?”艾秋冷冷地問道。

    “你不也沒有使出嗎?”蔡曉蕾道。

    “我的靈魂之體一旦使出,可是不會留下一個活口。對於你,我還不太想下殺手。”

    “我的靈魂之體一旦釋放,對手也會體無完膚。所以奉勸你還是不要逼我。”蔡曉蕾說著再次召喚出來無數的暗器。

    “原話奉還!”艾秋也同時用暗影之力凝結成了無數的巨劍。看樣子,又是一場慘烈的激鬥。

    而在內堂門口,被擋住的國宏寒此時的表情也是十分震撼。因為他引以為傲的靈魂之體,冰鳳凰竟然落到了下風。

    “冰翼傲天!”國宏寒不甘心,再次釋放了強大的暗影之力。一時間整個內堂的上空竟然被冰鳳凰的寒氣所籠罩。

    而在國宏寒的大招之下,剛才還氣勢洶洶的冰龍皇也頓時化成了碎片。

    “怎麼樣,還是我的冰鳳更勝一籌吧!”國宏寒也算是鬆了一口氣。

    “看來一條冰龍皇還是贏不了你的靈魂之體。”禹志波不慌不忙地說道,“那如果再來幾條呢?”

    禹志波說著,再次釋放出了三條冰龍皇。

    “什麼,竟然還能召喚這麼多?”國宏寒也是一驚。

    “就讓你嚐嚐我的冰龍皇之陣吧!”禹志波說完,那些冰龍皇組成了一個鐵三角朝著冰鳳凰的封鎖衝了過去。

    巨大的衝力瞬間衝破了冰蓋,國宏寒的靈魂也是受到了極大的衝擊,一口鮮血頓時噴了出來。

    此時冰鳳凰的狀態特變得極不穩定,隨時都有破碎的危險。

    “我知道靈魂之體對於你們魔族來說十分重要。”禹志波平靜地說道,“我和你並沒有什麼深仇大恨,你可以收手了。”

    “呵呵,你說得很對。你不是暗影古堡的人,我們本不應該死戰到底的。”國宏寒一邊說,一邊強撐著身體再次釋放暗影之力。那冰鳳凰也重新趨於穩定。

    “只可惜,我有不能輸的理由,我決不能讓‘暗影種子’萌芽。所以這些貢品女子,必須死!”國宏寒大聲說道。

    “什麼意思?難道說這些貢品女子中有‘暗影種子’?”禹志波也是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

    “我只能告訴你,一旦讓這種子開始長成參天大樹,這個世界上就沒有人能夠阻止了。”國宏寒說道,“我只能說這麼多,所以請把路讓開。”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在說些什麼。”禹志波手持“澱海”依然擋在了國宏寒的身前,“我不管什麼‘暗影種子’,你要殺得是那些無辜的可憐女子我就不答應。無論將來她們變成什麼樣子,至少現在她們沒有做傷天害理的事情。”

    “我最煩的就是你這種聖母一樣的人。”國宏寒大怒道,“既然如此,那就不死不休。冰鳳降世!”

    國宏寒說著再次指揮冰鳳凰發起了衝擊。

    “如你所願吧!”禹志波一邊說著,另一個強大的領域,“風之領域”也同時降臨。一瞬間風雪席捲了整個驛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