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憑舟 作品

第27章 第27章

    盛夏回到家,王蓮華在沙發上睡著了,聽到開門聲才轉醒,“回來了,給你做了海參小米粥,我看看涼沒……”

    說著端了上來,“還溫著,今天晚上吃了什麼啊?”

    盛夏迴避後一個問題,說:“媽媽,你早點休息吧,以後晚上不用給我做宵夜的。”

    “我在家也沒事。”

    盛夏放下書包,“開了長途車呢,應該早點睡。”

    “哎,阿璇要是能這樣想就好了,”王蓮華嘆氣,“趁熱吃。”

    盛夏邊吃邊問:“阿璇怎麼樣呀?”

    “臉黑一路,但是也還好了,沒發什麼脾氣。”

    盛夏點點頭,“那就好。”

    王蓮華坐在餐桌另一邊,“今天和盧同學一路回來的?”

    “嗯。”

    王蓮華欲言又止。

    盛夏抬眼:“媽媽,怎麼了?”

    “知道你乖,”王蓮華猶猶豫豫,還是開口,“但是這個年紀媽媽也經歷過,不管怎麼樣,一定要以學習為重,明白嗎?”

    盛夏知道,母親還是擔心她早戀,一點苗頭都格外重視。之前在二中,類似的事也有過,盛夏現在甚至懷疑,讓她轉學,也有這個因素。

    “我明白的,媽媽。”

    “別嫌媽嘮叨,女人不同於男人,女人一輩子,是沒有試錯資本的,一步錯就會步步錯,什麼時候該做什麼事,一點也馬虎不得,知道嗎?”

    盛夏埋頭吃,悶悶點頭。

    “知道了媽媽,我一會兒收拾碗筷,你快早點休息吧。”

    “也好,年紀上來了,開這麼點路程就很乏。”

    “媽媽晚安。”

    “你也早點睡。”

    “好。”

    餐廳歸於靜謐,盛夏吃完,清洗好碗筷,回房間洗澡。

    校運會和禮服的事終究還是沒有說出口,盛夏靠在床頭,猶豫好久,還是給盛明豐留了言。

    她知道,這種事跟盛明豐開口了,多半是鄒衛平去辦,如果被母親知道了,還不知道會怎麼樣。可在母親那,她連開口的機會都沒有。

    盛夏無意識嘆氣。

    算了,先不想了,校運會高三的參與度不高,母親應該也不會知道的。

    第二天盛夏特意帶上了手機,課間果然接到了盛明豐的電話,她跑到教室外連廊的樓梯下接聽。

    盛明豐仔細問了她對禮服有什麼要求。

    “簡單一些,長一些就可以了,”盛夏說,“對了,預算要限制在五百以內。”

    “這個你就別管了,還有別的要求嗎?顏色啊款式啊,沒有嗎?”

    “應該沒有吧。”

    “行,很好!多參加活動,多和老師同學交流、相處,多交朋友,很好!”盛明豐聽起來很高興,“要不要親自去試一試?”

    “不用了,”盛夏覺得按照身高體重挑就行了,“最近沒有時間。”

    “行,那就儘快訂好了讓你李哥給你送去。”

    盛夏回到教室,看到自己座位上坐著一位不速之客。

    張澍坐在盛夏椅子上,正和前邊的侯駿岐說話。

    盛夏走到座位邊,以為他會自覺起身把座位還給她,誰想他悠哉地打量她的桌面,抬眼問:“沒有□□糖了?”

    昨天既然已經講清楚了,盛夏認為已經沒必要送了,今天確實沒帶。

    他怎麼,居然跑過來問。

    盛夏答:“沒有了。”

    張澍淺笑,“可我上癮了怎麼辦?”

    當然是自己買呀?盛夏第一反應就是這句話。當然,她沒說出口。

    “不是說,吃飯,就……”說到半盛夏頓住。她想說,不是說請吃飯就一筆勾銷了嗎?可想了想,那頓是他請的,這不僅沒一筆勾銷,牽扯的反而更多了。

    張澍問:“就什麼?”

    盛夏不語。

    張澍看著她因為窘迫而緊緊皺起的眉頭,幾不可聞地嘆了聲氣,“算了,扯扯就平了。”

    扯平了就扯平了,什麼叫做扯扯就平了?

    他站了起來,作勢要把座位讓給她。

    盛夏鬆口氣。

    而就在擦肩而過的瞬間,她感覺臉蛋有溫熱的觸感,隨即皮肉彈了下……

    他,他掐了她的臉蛋!

    只一下,動作快得盛夏都沒看見他哪隻手掐的,什麼時候抬的手,又是什麼時候收回去的。

    然後他彎彎嘴角,短促地笑了聲,從她身後離開了。

    他,究竟幹了什麼!扯、扯平了、是、這樣子扯的嗎?

    盛夏不可置信地捧住了他掐過的那一邊臉頰,緊張地看著周圍。

    或許是擦肩而過的身位遮擋住了,又或許是他動作太快沒有被人捕捉,此時並沒有人注意這邊。

    除了――

    近在咫尺的侯駿岐。

    侯駿岐目瞪口呆,轉瞬換上一副賊兮兮的笑臉,低聲“臥槽”了一句,轉過身去了,還一邊搖頭嘀咕著什麼“牛逼啊”“太騷了”“這誰頂得住”……

    盛夏落座,猛喝水,捧著臉的手沒敢放下來,害怕臉已經紅成一片被人看出來。

    隔著整個教室,她瞪著張澍――的背影。

    他已經走到自己座位,坐下時又有意無意往這邊看過來,盛夏趕緊在四目相對前扭頭看向窗外。

    她一把拉開窗透氣。

    悶熱的走廊吹不進一點風來,少女徒勞地深呼吸。

    -

    週五的下午李旭就把禮服給盛夏送來了。

    盛夏一放學就往北門去,見李哥把車停在樹下,捧著一個巨大的盒子站在車邊,或許是剛參加了什麼會議,大熱的天他穿著豎條紋襯衣套小領黑衫,三十出頭的年紀廳裡廳氣。

    盛夏略微汗顏,在做服務這塊,李哥恐怕從來沒給盛明豐丟過臉。

    他那副接待領導的樣子,盛夏都有點不敢上前。

    “夏夏!”

    還是李旭先叫住了她。

    “李哥,等很久了嗎?”

    “沒有,剛到,”李旭看那盒子大,“我給你送班裡去吧?”

    盛夏連忙搖頭,“我能拿住的。”

    李旭說:“後備箱裡還有點東西。”

    盛夏以為又是盛明豐給她準備的一些水果和零食,“不用了,我還有晚修。”

    “都是禮服配套的小東西,分著盒子裝的。”

    李旭讓盛夏先拿著大盒子,打開了後備箱,抱出一個鞋盒,還有兩個精緻的絲絨盒,都有檔案盒那麼大。

    這……

    “不用這麼隆重的。”

    李旭只是幹活的,對盛夏這說法也沒法給什麼答覆,只說:“我給你送進去吧?”

    盒子倒是不重,但是這體積,盛夏一個人確實拿不了。

    她看了看時間,這會兒大家都去吃飯了,教室裡人應該不多,於是點點頭。

    李哥給她拿著大盒子,盛夏就捧著幾個小盒子跟在後邊,沒走兩步就碰見了張澍和侯駿岐。

    他們正準備去吃飯。

    “小盛夏?”侯駿岐先打了聲招呼。

    盛夏一怔,唉,薛定諤的相遇……

    張澍瞥一眼她身後站著的人,又看看大盒小盒的,問:“需要幫忙嗎?”

    李哥看著她,徵詢意見。

    盛夏猶豫少頃,還是覺得李哥這身打扮進學校不太合適,感覺像教育局領導來視察。

    盛夏對李哥說,“讓我同學幫我送進去吧。”

    李哥明白,點點頭,目光在張澍和侯駿岐之間逡巡,最後把盒子遞給了侯駿岐。

    張澍則很自然地從盛夏懷裡接過那三盒小的。

    盛夏同李哥揮了揮手道別,三個人進了北門。

    侯駿岐回頭看了眼消失在街角的車,心裡思忖:a6掛紅旗,車簡單,人不簡單。

    他是個沒心眼的,想八卦自然就開口了:“小盛夏,剛那是誰啊?”

    盛夏有回答這類問題的經驗,沒怎麼思考就回:“我爸爸的同事。”

    侯駿岐沒料到這個答案,愣了愣笑嘻嘻說:“啊哈哈這樣啊”

    然後就不再多話。

    盛夏沒想到東西這麼佔地,以為就一個紙袋子,放在桌邊也就是了,現在這大盒小盒的,教室裡也沒法放。

    侯駿岐建議說:“要不放阿澍那?”

    張澍挑挑眉,點頭表示可以。

    他家倒是近,可這樣來往他家,不好。

    盛夏想了想,“先隨便放吧,下午我問問付老師,能不能放她辦公室裡。”

    張澍看見她避之不及的表情,眉頭蹙起。

    侯駿岐問:“離校運會還有挺長時間呢,怎麼你現在就把禮服拿來了,不放在家裡?”

    當然是因為不能放在家裡了。

    盛夏心裡嘆氣,什麼時候侯駿岐的好奇心能稍微小一點呢?

    她正思考著如何回答,身後傳來涼涼的聲音:“仙女的事少管。”

    額……

    盛夏眼角餘光一瞥,只看見張澍淡漠的側臉。

    這話她經常聽辛筱禾說,還覺得很可愛,可從張澍嘴裡說出來,怎麼那麼彆扭?語氣像是不高興。

    教室裡沒什麼人,放好東西盛夏自然是和二人一道去吃飯。整頓飯下來,張澍目不斜視,專心吃飯,雖然他平時吃飯也話不多,但是盛夏確定,張澍就是不高興。

    可他為什麼忽然不高興?

    明明剛才在校門口還好好的,也是他主動說要幫忙的。

    好奇怪。

    下午盛夏到教室,就看到幾個女生圍在她桌邊,看見她,其中一個女生叫住她,“哇盛夏,這是你舉牌穿的禮服嗎,可以打開看看嗎?”

    盛夏自己也還沒看過,但她看看掛鐘,說:“快上課了。”

    “那我們一會兒下課再看吧。”

    “好。”盛夏說。

    “夏夏,看盒子上的logo,是個新銳設計師牌子,之前我女神穿過這個牌子給代言站臺,特別出圈,我看到微博後援會和資訊站上一直在發,印象深刻!”

    這同學說的每個字盛夏都聽得懂,連起來就不太明白,但大約,這個品牌挺不錯的?

    那女生又說:“超好看的,花了多少錢啊,買的還是租的?”

    盛夏想了想,回答:“六百多。”

    整整五百顯得有點刻意了,而她自己貼了一百,說多不多,說少也算用心了,應該不會惹人非議。

    女生臉上表情有些微妙,聲音放低了些說:“啊?那估計就不是正版了,正版租都要幾千的。”

    盛夏被這價格嚇住了,盛明豐是不可能租仿貨的,鄒衛平更不可能了。

    另一個女生安慰道:“沒關係的啦,小活動而已,穿個款式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