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憑舟 作品

第73章 第73章

    高考結束當晚, 全城屬於高考生。

    所有高中生能去的、常去的地方,都不是聚會的最佳場所。

    他們要去成人的世界踢館。

    夜店、酒吧、ktv,處處可見青澀卻張揚的臉龐。

    更不要說路邊熱火朝天的燒烤攤了。

    黃色上頭飲料終於可以稱之為啤酒。

    上它個三五紮的。

    侯駿岐他們在milk開了卡, 打算通宵。

    張澍回到家, 剛洗好澡, 群裡已經在催。

    吳鵬程:“吃燒烤洗什麼澡啊?”

    韓笑:“澍哥要打扮一番亮瞎milk嗎?”

    侯駿岐:“哪來那麼大臉,人家當然要先去見老婆了。”

    韓笑:“失敬失敬。”

    吳鵬程:“不是吧, 去夜店還帶老婆?”

    張澍:“想得美,不帶。”

    什麼人什麼場合啊, 還想玷汙茉莉花?

    張澍切出微信界面, 給盛夏打電話。

    嘟嘟兩聲, 被掛了。

    掛了?

    過了半分鐘, q.q有消息進來。

    茉莉花:“在吃飯。”

    張澍:“在家裡?”

    茉莉花:“外邊。”

    那就是她媽媽也在了。

    張澍:“什麼時候回家?”

    茉莉花:“可能得十點了?”

    這尷尬的時間。

    張澍看了眼自己清爽的衣裳, 乾淨得沒有一點胡茬的下巴。

    行吧, 收拾個球,白瞎。

    茉莉花:“怎麼啦?”

    張澍:“想你。”

    茉莉花:“……”

    茉莉花:“明天就見面啦?”

    明天得回班估分, 然後晚上謝師宴,吃散夥飯。

    張澍:“哦。”

    沒心沒肺,高考結束這麼重要的時間點,難道她不想見他嗎?

    看來不想,算了。

    在燒烤攤吃吃喝喝酒足飯飽,晚上10點,夜店開始上人, 一行人轉場到了milk。

    音響震天,燈紅酒綠,張澍來過那麼幾回,基本都是給人過生日, 匆匆呆一小會兒就走。

    他搞不太懂為什麼有人喜歡在這麼吵的地方過生日,說話得靠吼。

    直到這一晚,他懂了。

    男生和男生之間,說話當然靠吼,遇到不想吼的,比如看對眼的女生,那就名正言順咬耳朵。

    吳鵬程他們每次從舞池回來,都帶回幾個女孩,沙發越坐越擠,一個個恨不得鑽進對方耳朵說話。

    這就是個釋放荷爾蒙的地方。

    張澍大病初癒不能喝酒,他也不愛蹦,只留在座位上和韓笑玩骰子。

    韓笑那傻子,吹沒吹牛全寫在臉上,搖了幾個1張澍對兩輪就能猜出來,玩了半小時沒輸過,無趣極了。

    張澍有點無聊,環視一圈,發現不少熟面孔,一看就是附中的。

    看不出來,平時挺能學,放假了都挺能玩。

    剛收回視線,看到面前站了個人。

    陳夢瑤。

    “大明星!”吳鵬程先說話了,“你可是要出道的,還敢上夜店玩,不怕給你拍下來,以後發你黑料?”

    陳夢瑤怒道:“吳鵬程,給我滾蛋!”

    她坐到了沙發對面的矮几邊,開門見山問張澍:“你和盛夏在一起了嗎?”

    周圍很吵,他們距離也不近,但張澍就是聽到了。

    沒太聽清,算是猜到了。

    他站起來,“只要她允許,隨時。”

    這話嘴型不好猜,陳夢瑤湊過來,“什麼!?”

    卡座上眾人都看著他們。

    尤其是吳鵬程帶過來的女生們,她們肯過來玩,多半是因為想認識認識張澍,誰知道他不喝酒,又只跟他兄弟玩骰子,都不知道這傢伙來夜店圖什麼。

    所以看到陳夢瑤靠近,大家都挺想看看大美女能不能搞定他。

    只見張澍湊到吳鵬程耳邊,喊話:“我先走了。”

    吳鵬程看看手機,吼道:“才11點就走?別啊!表演都還沒開始!”

    張澍:“你們玩吧,我耗不住了。”

    吳鵬程也顧忌他的身體,點頭:“等你好了咱再聚!”

    張澍:“你跟老侯他們說聲。”

    “得咧。”

    張澍離開。

    女生互相咬耳朵。

    “湊近了更帥,鼻子怎麼這麼會長?”

    “說話也很好聽。”

    “唉,你看那個女孩跟他走了!”

    “啊?還以為是什麼高冷的。”

    女生問吳鵬程:“唉,那是他女朋友嗎?”

    吳鵬程沒好氣:“不是!”

    “他有女朋友嗎?”

    “有,他就是要去找他老婆了!”

    震驚。

    張澍沒料到陳夢瑤跟著出來了。

    “還有事?”

    陳夢瑤:“我剛問你……”

    張澍:“只要她允許,隨時。”

    “啊?”

    “我剛才的回答。”

    陳夢瑤把話在腦子裡繞了繞,明白了。

    她原先一直以為,是盛夏騙她,他們明明在一起了,卻說沒有。

    因為他們的狀態和情侶沒差。

    但真的從張澍口中得知答案,她有點形容不出自己的心情。

    原來張澍是會追女孩子的,也是會談戀愛的,只是那個對象不是她而已。

    她不認為她和張澍還有可能。問這話其實沒有什麼實質目的。

    就是想要知道答案。

    給自己的青春一個句號,即便並不圓滿。

    “如果,我是說如果,”陳夢瑤遲疑著,還是問,“如果我高一的時候就追你,我們有沒有可能在一起?”

    張澍歪腦袋看她,眼神疑惑:“這不像你會問出來的問題。”

    是啊,那麼卑微地,問一個如果。

    “沒發生的事你要我怎麼想象,”張澍語氣很平,但不算冷淡,和平日裡沒差,彷彿他們聊的不是感情話題,而是數學題,“問點未來的事我還可以推理推理,已經過去的時空,沒意義。”

    “那時候,你對我的感覺,是怎樣的?”陳夢瑤執著地問。

    張澍“嗯……”了聲,似在認真回想,又似在斟酌考慮。

    “你很像我姐,唱歌的時候特別像,很親切,但我分得清親切不是喜歡,雖然親切相處起來也不錯,但如果我當時和你談戀愛,就很不負責任,我不想這樣。不過那時候,確實也看不出你對我有什麼想法,所以就更沒想法了。”

    大概是因為今天過後,很多人這輩子都不會再見。

    訣別的話,總是真誠。

    張澍也顯得不太像他。

    或許只是,他沒見過真正的他。

    以往這種話題,他都是避重就輕,搞語言藝術。

    今天,他給了她確切的答案。

    他沒說她不好,他說看不出她有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