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憑舟 作品

第89章 第89章

    相聚的時光總是短暫,第二天大家一塊在蓮裡吃了當地特色早餐,然後司機一一將大家送回市區,就這樣倉促道別。

    大多數的分別都是這樣,倉促得來不及有什麼儀式感。

    揮揮手,個人開啟個人的新旅程。

    張澍有事需要先回河宴,盛夏本來也想提前兩天去,但是王蓮華留她在家過生日。

    她的生日總是在春季學期開學前一兩天。

    沒辦法,母上大人要求,她也只能聽話。

    生日這天的早晨與平時沒什麼兩樣,盛夏醒來習慣性看一眼手機,看到閨蜜群裡的祝福才想起來生日已經到了。

    大家記得給她零點發祝福,她卻早早入夢錯過了。

    回覆完所有消息,她起來洗漱,忽然覺得哪裡不對。

    張澍沒有給她祝福,甚至到了早上也沒有。

    他忘了嗎?

    不會吧?

    平時都是他儀式感比較強,她日子過得迷糊,紀念日也總靠他提醒。

    可是確實沒有消息呀?

    盛夏又點開他的朋友圈,空空如也。

    難道他真的忘了嗎?

    最近他在忙一個程序測試,也是因此早一步回校,而她生日過農曆,每年都不一樣,並不好記,一時疏忽錯過了也正常。

    理智是這麼想,心情卻不可控制地down了幾分,大概她表現過於明顯,吃早餐的時候,王蓮華問:“不好吃?”

    盛夏趕忙把長壽麵往嘴裡塞,“沒有,很好吃。”

    “中午媽媽給你過生日,順便帶你見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