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五月 作品

第9章 緋色黎明【晉江獨發】

    那會元旦的假期還是七天,葉緋是有計劃的,蒲樂生把她的論文做了一些批改,讓她回去修修,葉緋得回去一趟。

    黎羨南大概有點事情,找了個司機把她送回槐三衚衕,然後掐著時間給她撥了通電話,問她到了沒。

    “剛到槐三衚衕的路口……你怎麼知道的?”

    車裡很安靜,那個司機不說話,葉緋壓低了點聲音,他昨天晚上應該也沒太睡好,聲音被疲憊鍍上一層繾綣。

    “和平酒店到西郊也就四十分鐘,元旦放假也不堵車,”黎羨南輕鬆回著,然後靜默了一秒問她,“今天還過來嗎?”

    “看看吧,我今天的論文還有很多資料要查的。”

    “回學校?”

    “可能要去一趟圖書館。”

    “行,要去哪裡讓柯棋送你。”

    柯棋是他的司機。

    “好。”

    柯棋挺禮貌的,把葉緋送回了槐三衚衕,衚衕口有點窄,葉緋說沒關係,停在這就行,遂下了車自己走回去,不過挺意外的,大門緊鎖著,趙老太好像沒在家。

    “回來啦丫頭,”旁邊吃過飯的老太太看見了葉緋,葉緋也不是第一天見到這個奶奶,是街坊,她說,“這幾天趙老太都不在家。”

    “啊?她去哪兒了?”葉緋從包裡摸出鑰匙問了一句。

    “趙老太每年一月一都去山上上香的,一去就是大半月。”

    葉緋點點頭,她對趙老太其實一無所知,只知道她是有兒女的,但是也不知為什麼兒女從不往來,話少,但很精明幹練。

    葉緋回了房間,拿了幾本書對照著修了蒲樂生標記的地方,忙活完了都已經快八點了,黎羨南沒給她打電話,葉緋也沒想太多,他不找,她就不打擾,就這麼想著,準備去買點吃的,然後跟柯棋說一聲。

    槐三衚衕裝了路燈,暖光照亮,葉緋小心地鎖好了門,出來走了一小段,結果看到一輛黑色的賓利駛進去——槐三衚衕很窄,很難倒車。

    她下意識回頭看了一眼,發現那車是停在了家門口,葉緋也沒敢揣測太多,畢竟她只是個租客,夜晚走在這樣窄窄的衚衕裡思維很容易發散,她有點怕的,加快了腳步往衚衕口走。

    黑色的庫裡南停在那裡,她走過去,柯棋落下車窗,葉緋剛要說話呢,柯棋說,“葉小姐,黎先生給打了電話,讓我接您過去一趟,您看方便嗎?”

    柯棋開車很專注,葉緋跟他沒什麼話說,車子去和平酒店之前,在一家二十四小時藥店門口停了停。

    “黎先生喝了點酒,他習慣睡不好,今天應該會頭疼,我去給他買點布洛芬。”柯棋禮貌的解釋。

    “好。”

    葉緋乖乖坐在車裡等著,柯棋回來的很快,說等會還得麻煩她把藥送過去,葉緋點點頭,說沒問題。

    “他一直這樣嗎?”葉緋猶豫了一會,其實也不知道這個“這樣”指的是什麼。

    “是的,”柯棋笑笑說,“黎先生人很好……不過旁邊那個趙先生,葉小姐您還是離稍遠點,他,嗯……做事情沒什麼分寸的。”

    葉緋點點頭,到地方之後,柯棋把布洛芬遞給她,麻煩她送上去。

    葉緋坐電梯上去,門口的侍應生帶著她上樓,她輸了密碼,房間裡瀰漫著淡淡的酒氣,一眼就看見了坐在沙發上的人。

    就那一瞬間,葉緋就猜到——今天她睡了,他可能是真的沒睡,人有些睏倦,仍撐著精神,深色的大理石茶几上放著矮玻璃杯和一瓶洋酒。

    “你吃過飯了嗎?”

    “改完了?”

    兩人差不多一塊開口的,葉緋抿抿唇,走到他旁邊,把杯子拿開了些,“改完了,柯棋給你買了布洛芬,要不你吃了睡一會吧。”

    “什麼論文?”他沒答,倚靠在沙發上,對她伸了伸手。

    “歐洲文學相關的,不過很無聊,你要聽嗎?”

    “講吧,閒著也是閒著。”

    “我選了dh勞倫斯,講了他的《侵入者》。”

    “講什麼的?”

    黎羨南接過了那瓶布洛芬,也只是放在了桌上沒動,他又伸手,撈過了那個玻璃杯,裡面盛著冰塊,淺色的酒在裡面晃動。

    這個故事其實不太愉快,男女主角最終並沒有在一起,《侵入者》的另一版翻譯名字或許更貼切,叫《逾矩的罪人》。

    “是一對並不能在一起的人,在一起度過了一段快樂的時光,最後兩人分開,男主角辛格蒙德在某一天自殺了。”

    黎羨南聽著她說這麼一句話,沒來由笑了一下,他手裡拿著那個玻璃杯,冰塊撞了下杯壁,叮噹的脆響。

    “那不也是,一段快樂的時光?”黎羨南把杯子遞過來,笑的沾點兒壞意,“嚐嚐?”

    “我不喝……”

    杯子已經遞過來了。

    葉緋只好接過來,冰過的烈酒沒那麼辣口,嚥下去之後才後知後覺泛苦,葉緋咳嗽起來,黎羨南又笑著,抽了張紙幫她擦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