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五月 作品

第12章 緋色黎明【晉江獨發】

    葉緋被黃玲壓榨的有點厲害,一本稿子被打回來修了七八遍,黎羨南倒是看在眼裡,也沒多說什麼,只是那本稿子後來已經被葉緋完全修成了另一個版本。

    葉緋去洗漱的時候,黎羨南坐在沙發上翻看著她打印出來的稿子,隨意地翻動了幾頁,下面壓著的是葉緋的論文。

    黎羨南拿起來看了看,論文打印了十幾頁,看得出來她是有底蘊在的,那本爛尾的稿子,被她分明是修成了狗頭續貂。

    黎羨南掂量著摩挲了一下那沓紙,分神幾秒,看了看時間,給趙西湄發了條訊息。

    沒過一會,趙西湄發過來一串地址和時間。

    葉緋忙活了一天,困得不行,沾了枕頭就困,黎羨南睡過來的時候,葉緋撐著精神往他那邊捱了挨。

    “困了就睡。”黎羨南手從她身邊繞過去,隨意地摸了摸她的長髮。

    黑色的頭髮泛著夜色的淡色,在他指縫裡柔軟,摸著像一隻乖順的貓。

    “你說你忙成這樣……”黎羨南聲音有點懶散,說,“你圖個什麼?”

    葉緋打起精神,心下也愧疚,來了這幾回都是在忙她的東西,算起來是有點忽略他的,本來應該是一段不算公平的關係,到頭來天平全都是往她這倒的,她想撥回去一些,卻發現他近乎把天平全壓到了她這,這可怎麼來回。

    “我的理想,應該是留在燕京吧,畢業之後就好好賺錢,買一套房子。”

    “房子就是你畢生追求了?”黎羨南輕笑一聲,也確實是有意跟她說話。

    “對啊,我們這種普通老百姓,也就圖個房子了。”

    “想要哪個樓盤,我抽空帶你去看看。”

    這話是脫口出的,黎羨南起初說了還沒太當回事,結果話落了之後,懷裡的人安靜了一會,黎羨南低頭看了看,葉緋仰著臉看著他的,這雙眼睛可是真乾淨,形狀漂亮的杏眼,二十來歲的年紀,攏著一點床頭燈的暖意,無端讓他心口柔軟。

    “我不要,”葉緋說,“你不用為我做這些的,就像你前些天說的,別為了我做這些,要是你非要的話,到時候託你給我打個摺好了。”

    黎羨南笑笑,手指向下,細細地撫摸過她後腰的線條,柔柔軟軟,還有醉人的腰窩。

    “行。”黎羨南應了一聲。

    這段對話也沒有然後——再說下去,就不會太愉快了。

    “你要什麼”這個問題,她從來不回答,好像太明確地回答了,就會走上另一個方向。

    黎羨南是不問了,有些看似輕易的東西,其實往往更沉重。

    又或者乾脆順著她一些,“愛”嗎?,也可以用一句又渣又多情的“愛只在愛時作數”的回答來搪塞,可黎羨南一點都不想糊弄她。

    看著這雙乾淨的眼睛,黎羨南只覺得心口有點泛堵——是因為事情的發展,好像有些脫離掌控。

    葉緋又要沉沉睡著。

    也是在這會,黎羨南突然動了動,他靠過來,這回沒再徵詢她的意見,突如其來吻過來。

    葉緋睫毛顫了顫,因為困頓,感知都變得僵硬,床品是柔軟的,因為他的靠近,她幾乎陷在這樣的柔軟裡。

    唇齒糾纏,連最初的一些猛烈都變成了後來的糾葛,一隻有力且溫熱的手勾在她腰上,夜色扯下羞意,淺光的燈把溫柔拉成綿長的情.欲。

    黎羨南在這樣朦朧的光中看著她,那樣親密的吻也好像各自有著進與退,沒有說愛,沒有許諾——一定是有那麼一種感情,是全憑本能,誰又知道誰會一意孤行?

    “緋緋,別這樣什麼都不要,讓我覺得對你有虧欠,”黎羨南輕撫著她的臉,把她有些亂的長髮勾到而後,這樣一張臉和一雙眼,讓他原本漠然的世界生出了一朵嬌貴的玫瑰。

    葉緋躺在枕頭上,目光看著他,難以見到他褪去了一些冷冽,睡衣下的肌膚是滾燙的,蹭過她腰間的手也是熱的。

    清冷,禁慾,脆弱,壓抑,扭曲成一種令人沉溺的渴求。

    他卻又事事有分寸,對她這樣好。

    葉緋溺在他一雙含情眼裡,迷失了很久,他下頷至脖頸的線條,微動的薄唇,一如深潭的眸光。

    “黎羨南,你困了嗎?”葉緋沒回答,她輕輕伸出手,像是鼓起了一分勇氣,他的腰勁瘦溫熱,她閉了閉眼睛,“我怎麼什麼都沒要呀,我覺得我挺過分了,晾著你好幾天陪我改稿子呢。你的時間就是金錢呢。”

    看吧。

    沒答案的。

    葉緋倚靠在他的身邊,柔軟的身子緊緊地挨著他,好像兩個冰冷的人在相互取暖。

    黎羨南什麼都沒說,卻久久沒睡意。

    葉緋又怎麼不是。

    她睜了睜眼睛,小聲說,“黎羨南,你有沒有發現一件事?”

    “什麼?”黎羨南偏頭看著她。

    葉緋笑起來了,彎彎的眼睛帶笑的時候總讓他挪不開眼,她像是在說一件開心的事情,“我好像有三天沒有用耳塞了。”

    “……”

    “黎醫生,看起來在你身邊還是很有用的。”葉緋笑著往他身邊靠過去,手明明都搭在他腰上了,還問他一下,“能這樣嗎,再離你近一點。”

    黎羨南啞然失笑,伸手把她抱過來,“都依你。”

    “跟在你身邊,能治好我依賴耳塞的習慣也好了。”葉緋的下巴搭在他身邊,聲調像呢喃。

    黎羨南也分神地想——

    其實這幾天他腕上還是醒來,但是葉緋這姑娘睡覺靠著他,最近幾天休息也不太足,他就不想起來喝冰水擾她驚醒,睡不著的時候,懷裡多了一個她,總歸是有安撫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