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歲 作品

9、第 9 章

    因為接到了入職通知的信息,謝微雨並沒有多呆,吃了飯就回了宿舍,忙著準備入職要用的資料和物品。

    今晚宿舍好像比往常熱鬧,她剛走到樓道口就看到幾個男生在宿管阿姨的注視下,往她們宿舍裡搬了些行李物品出來。

    看這大張旗鼓的陣仗,誰搬宿舍了?

    她好奇的進去,正巧看到蘇曼文和大歡在裡面收拾衣服。大歡和蘇曼文的衣櫃和床都空了。

    聽二琴說,大歡找的新工作和蘇曼文在一個網紅經紀公司,擔任的正是蘇曼文的助理,兩個人會搬走倒也正常,只是這陣仗……

    她看了一眼前來幫忙搬宿舍的男同學,不巧都是陳君彥的男性友人,謝微雨潑酒那晚上,有兩位正在其中。其中一個男生看到謝微雨,還笑著和她打了聲招呼:

    “謝學妹,才回來呢?”

    他們都知道她和陳君彥分手了,也就友好的稱呼她一聲“謝學妹”。

    “大熊,可以幫我拎一下這個箱子嗎,太重了。”

    那個男生被蘇曼文叫進宿舍,只匆匆和她打了個照面。

    看裡面亂作一團,謝微雨本想站在門口等他們搬完,蘇曼文卻主動開口叫了一聲她的名字:“微雨,你回來了。”

    她在陌生人面前的大度寬容向來演的滴水不漏,謝微雨沒有回話,徑直走到自己的桌椅區,把手提包掛在椅子靠背上,蘇曼文卻追著她走過來:

    “微雨,我已經和你道歉了,現在我都搬走了,這是最後一面了,不能好好說說話嗎?”

    聽這話的語氣,不明真相的圍觀群眾還以為是她逼蘇曼文搬出去的。尤其是幫她來搬東西的兩位學長,聽到這句話時,他們把目光落到了她臉上。

    難怪陳君彥說她只適合談戀愛,看她對室友的態度那麼刻薄,結婚了不知道得兇成什麼母老虎模樣。

    還是蘇曼文這種嬌柔的女人好,看她生氣都是一種享受。

    說著,蘇曼文抱起一沓疊整齊的衣服放到她的書桌上:“我瞧著你缺一些保暖的大衣,這些都是有牌子的,我沒穿過幾次。”

    “我沒有窮到需要你來施捨衣服。”都是女人,謝微雨難道不知道她肚子裡打的是什麼主意嗎?她冷眼看向她,用視線指著那些衣服,“拿走!”

    “我……”蘇曼文的眼圈頃刻紅了起來。

    大歡怕兩個人吵起來,替蘇曼文拿走衣服後,她又看了一眼謝微雨,說道:“四雨,再見。”

    看到大歡那個告別的眼神,謝微雨沒有把到了喉嚨裡的決絕話說出來,她想起第一次來宿舍,就是大歡幫她搬的行李,那時候她的眼神裡,還沒有現在這樣現實的考量,她微笑著和她說了一句:“你是我們宿舍年紀最小的,我們都有暱稱,以後叫你四雨好不好?”

    從此這個暱稱叫了三年。

    她知道從今天開始,彼此便是大路朝天,各走半邊,今後不過只能成為別人嘴裡一句輕描淡寫的“大學室友”。

    蘇曼文紅著眼往樓下走,一邊走,一邊控制不住的掉眼淚,直到被大熊注意到,她才吸了吸鼻子,可憐楚楚的說了句:

    “是我說話的方式有問題嗎?她不願意接受我的好意。”

    男生怎麼可能受得了漂亮的美女掉眼淚,大熊揮了揮手,安慰道:“你說話哪裡有問題了,有的人窮,自尊心強,好心當成狗肺。”

    大一時,謝微雨曾在學校附近做過不少兼職暑期工,如果不是家庭有困難,有必要那麼勤工儉學嗎?後來又聽蘇曼文說起她還有個體弱多病的弟弟,對於她的家庭情況,大家也都猜得到一二。

    “說來算是我說話沒講究技巧。”蘇曼文把錯誤全攬在自己身上,又對大熊說,“我知道你和君彥關係好,這件事你不要和他提了,他最近工作那麼忙,提起謝微雨他又會心神不寧。”

    “現在像你這種懂事的姑娘都快滅跡了,我早就說了,你和君彥才是絕配。”

    說起來還是陳君彥命好,沒了謝微雨,馬上就來個蘇曼文這種漂亮性感的大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