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歲 作品

10、第 10 章

    os科技大樓,二十八層。

    ai會議室正在進行一場嚴肅的討論會,由於該項目正處在公司研發階段,會議室僅有幾名負責該項目研發的主要工程師,總工程師談敘白將幾段聊天記錄投屏到銀幕上,說道:

    “這是八天前0821和實驗對象【星哥倒拔垂楊柳】的聊天記錄,聊了三天它才發現遊戲對面換了個聊天對象,這種智商的機器人生產出來只會讓別人笑話。”

    代號0821,是os科技公司重點研發芯片,該芯片通過模擬人類大腦運作方式,具備自主性,認知性,會和常人一樣思考,有情緒反應,統稱類腦芯片。

    為了測試這款芯片的各項數據,研究室給每個工程師頒發了不同的試驗任務和調查報告,談敘白的任務便是通過網絡聊天的方式,測試安裝這款芯片的虛擬機器人,模擬“人類”聊天模式。

    實驗對象不僅僅有通過網遊認識,還有不少附近的人,搖一搖。

    三個月前,談敘白以餘悠悠這個暱稱在網遊裡結識了男網友“星哥倒拔垂楊柳”。設定為綠茶人設的機器人和他進行了為期三個月的網友模式。

    然而,這笨到智商為零的綠茶機器人不僅沒發現對方用了變聲器,還在幾天前面對對方突然換了一個人的行為無知無覺,直到三天以後才根據對面和平常不一樣的聊天習慣和說話語氣判定對面換了個人。

    作為一個全程在做監控記錄的實驗檢測員,第一次語音時,談敘白就發現對面戴了聲卡變聲器,懷疑對面極大可能是網絡騙子,他便把這個賬號列為了實驗對象,直到一段時間以後,機器人通過日常聊天習慣和生活作息判斷對方是高中生。

    他本想找個合適的時間結束實驗,換個網友做對照組,對方卻何悄無聲息的換了個聊天對象,用了同一款聲卡變聲器,繼續“騙”。

    “小綠茶給出的數據報告,只得出對面換人的結論。而我推測,對面有百分之九十的概率是個年輕女性。”

    他從對方打噴嚏的“哈秋”聲判斷換了個人,又從對面打字和發表情包的一些列習慣發現了一些只屬於年輕女生的細枝末節。

    而這些,小綠茶機器人毫無察覺,這不是智商低,這是隻有基礎聊天功能的傻瓜機器人。

    聽完這一系列始末,向來嚴苛的科技團隊起草了一個“微習慣”研究方向。

    就此,今天這場探討了四個小時的研討會議才算結束。

    總助陳景秀坐的腰痠背疼,起來時打了個大大的哈欠,感覺骨頭都快散架了,他跟在談敘白身後出去,又開始唸叨:

    “談總,咱們這款芯片明年就要開發佈會了,現在那麼多缺點要改,能來得及嗎?”

    “來得及。”談敘白抬手解開襯衫最上面的兩顆紐扣,會議室氣溫低,坐久了難免冷,這會兒出來反倒覺得悶,他不喜歡束手束腳的感覺。

    陳景秀提了個建議:“我覺得吧,你不能用你的智商去要求機器人達到你的智商。你多聰明啊,從來都是我剛剛一翹尾巴,你就知道我準備說什麼做什麼,就那個什麼【倒拔垂楊柳】,你這就確定對面變成了一個女性,萬一對面是個娘炮,或者是個媽媽,還有啊,他怎麼突然換了個人?”

    “這也是我在想的。”

    談敘白蹙了蹙眉,顧慮滿滿。如果是因為對面發現了它的機器人身份,那團隊為此做了那麼多年的研究,輸的很徹底。

    要想辦法和【垂楊柳】見一面。

    至少要知道對方突然換人的原因,【垂楊柳】一定發現了什麼。

    陳景秀看了眼腕錶:“現在食堂還有飯,一起下去吃個飯吧,公司入職了不少新員工,你作為總裁,不下去露個臉,未免顯得太嚴厲古板了。現在的年輕人都不喜歡這種高高在上的老闆了……”

    “我是靠臉吃飯的?”

    “談總,你誤會啦,外面誰不知道啊,咱們公司有下載量最高的os瀏覽器,智能化一體家居,我們公司是靠實力吃飯的,”陳景秀可不敢在公司裡叫他老白,公事公辦,想起上一次因為謝微雨的事情被他臭臉,做了一晚上噩夢。他只好弱弱的說了一句:“就是咱們高管的幾個都去新員工面前露了個臉,就是你不去吧,大家都說你冷,不近人情,脾氣傳的也不太好……”

    說完陳景秀便注意到,談敘白正站在總裁辦公室門口,伸出一隻手撐在門框上,朝他丟過去一個眼刀,關門時他甚至露出一抹譏笑:

    “專門跑去新員工面前露臉的,不是想給下馬威,就是想看那些小姑娘,花花心思一堆,庸俗。”

    -

    謝微雨沒有告訴戴春桃自己和談敘白有點交集的事情,只說他曾經受邀參加過學校的講堂,在學校看過。單就是這點信息,就夠戴春桃逮住她問長問短了。

    從身高多少到外貌如何,細無鉅細。

    對此,謝微雨回了她一句話:“你都說他是需要下凡的人,長什麼樣,和你腦補中的大相徑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