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歲 作品

11、第 11 章

    新來的員工好像都會經歷這一遭,這邊謝微雨剛剛幫雷丹珍跑了個腿,回來又被其它前輩叫去打印資料,跑了一趟□□,兩個部門相差甚遠,一圈下來,她倒是把公司各部門的所在位置記了個大概。

    回到工位上,屁股還沒坐熱,不知道跑去哪裡的戴春桃忽然急匆匆回來,一邊跑一邊說:“姐子們,老鐵們,不好了,快把桌子上的花生瓜子收一收!”

    戴春桃聲音挺大,整個部門都能聽到她略帶著一絲緊張和興奮的大嗓門。

    一位同事捂著耳朵嚷嚷:“戴春桃,你嚇死我了,我腦子裡剛剛冒出一點營銷文案,雷主管來了?她又沒說不準我們吃瓜子。”

    “下凡了,下凡了。”戴春桃的嗓音裡難藏興奮,“我剛剛去上廁所,聽到其它部門的同事說,談總現在正在□□視察工作,馬上就要巡視到我們部門來了。”

    曾有人斷言,就是天塌下來,那位長居二十八樓的談總裁也不可能來他們的工作區晃盪,誰能想到天沒塌,太陽倒是從西邊出來了。

    話音剛落,整個部門的人就像是聽到了什麼命令,收零食的,抹口紅的,整理工位的,人人草木皆兵,都在忙著處理自己眼前那些可見不可見的東西,戴春桃看了一眼謝微雨空空如也的桌面,還順手給她遞了一本《電商營銷手冊》:

    “快,把書打開放你桌上,雖然你是新來的,但是得讓他看到你有在認真學習。”

    除了學生時代,謝微雨第一次有一種回到學校被老師檢查作業的緊張感,她也不自覺收了一下桌子上的幾頁塗鴉紙,問戴春桃:“你們不是期待他下凡嗎,怎麼這會兒都害怕了?”

    “就是再好奇他長什麼樣,一想到常年位居頂樓的總裁突然有一天下來基層,想想都會毛骨悚然吧。”不到幾分鐘,戴春桃的桌面立刻恢復乾淨,就連桌子上的男明星相片都被丟進了抽屜裡:

    “我聽說他雖然長得好看,可不是個好惹的主,就上半年,有個偷了機密想辭辭職的員工被抓,現在還在局子裡蹲著。平常和那個人走的近的,無論男女都被請進網絡安全局喝了杯茶,之後全部裁員,殺的乾乾淨淨。”

    這事情在員工之間不是秘密,正是因為如此,大家雖然想看他長什麼樣,又顧忌是不是來部門抓人,都怕他。

    說話間,門口的同事忽然噓了一聲,戴春桃立刻坐回去,危襟正坐的處理著手頭上的工作,謝微雨坐回工位上,拿起那本書翻開,忍不住從縫隙裡往門口看了眼,不過片刻,她便看到陳景秀帶著一個人從門口進來,說了句:“談總,這就是網絡營銷部了,主要負責產品的線上推廣營銷。”

    隨著話音落下,談敘白出現在了門口,公司內部空調開得足,他穿的很少,內搭一件白色襯衫,外搭黑色風衣外套,整個人被襯的有些疏離和高冷,尤其是當他身後還跟著三個助理模樣的男人,那渾身透著的疏離氣息,被放大了數十倍。

    以前沒有上下屬關係,謝微雨只當他是有點交集的普通朋友,現在忽然成了上司,謝微雨後知後覺,察覺到自己手心緊張的冒了點汗。

    大概領導都是這種天生自帶壓迫感的氣場,偌大的辦公室,硬是沒有一個人敢說一句話,大家都在假裝工作很忙,並裝作時不時的往門口落去一個目光。

    “你們雷主管在不在?”

    陳景秀本以為,部門主管雷丹珍應該早就有所準備,沒想到站在門口半天,硬是沒看到接待的人出來,倒是看到一群不敢開口的員工。

    剛剛為他們放哨的那個女人聞聲站了起來:“談總,陳總助,我們主管有點事情出去了。”

    她說:“談總你稍等,我給雷主管打個電話。”

    陳景秀說了句:“不用打,談總聽說公司新來一批新員工,想著過來打個招呼,順便請大家喝杯熱奶茶。”

    這下不僅太陽從西邊出來了,地球也快爆炸了!

    談總他竟然不是來視察工作,是來給大家送奶茶的!

    公司裡“忙碌”到飛起來的員工們聽到這句話,皆是一愣,這時候大家才注意到跟在身後的幾個男助理手上都抱著一個保溫箱,陳景秀帶著人進來,給每個人發了一杯奶茶。

    戴春桃到現在還沒從地球爆炸的緩衝裡回過神來,一抬頭就看到談敘白徑直往他們這個方向走來,她激動的把手從辦公桌下伸下去,扯了一下謝微雨的衣襬:“他,親,親自來發奶茶了。”

    眼看著談總再給他們這一排的員工發奶茶,戴春桃扯謝微雨衣袖的動作更誇張:“靠,麻了麻了,我麻了!”

    作為一名追星女孩,戴春桃看“帥哥”的苛刻要求,縱觀整個娛樂圈不過爾爾,而談敘白的“帥”對於她來說,和她見過的明星都不一樣,或許因為年紀尚輕便坐擁總裁職位,他的眼神裡有一種不屬於這個年紀的沉澱感,尤其當他給大家遞奶茶的時候,那刻意保持的禮貌,會讓人不自覺產生一種敬畏感和距離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