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歲 作品

14、第 14 章

    屋外天氣回暖,暖陽初現,屋內卻截然相反,在陳君彥說完這句話之後,氛圍陷入一片死寂的沉默中。

    談敘白坐在主位上,像是沒聽到那句寒暄話一般,氣定神閒的端起杯子,抿了口熱水。

    陳景秀有些坐立難安,他習慣性把左手放在打了石膏的右手上搓了搓,笑著說道:“陳總,原來你和我們談總認識啊,那這個項目就好辦了,緣分讓我們兩家一起中標,以後大家多多溝通交流,確保不出差錯。”

    創界科技紮根浦城已有十年,在浦城科技公司名列前茅,說一句是他們這些新公司的老前輩也不為過。去年下旬,兩家公司一起中標了今年“科技引領時代”交流大會開幕展,陳君彥作為創界科技那邊的主要負責人,今天正式過來和os洽談開幕展內容的。

    聽聞os科技創始人兼董事長是個甩手掌櫃,管事的都交給總裁談敘白,他便想著和他打個照面。

    只是沒想到,這位總裁的脾氣好像比傳聞中的更嚴厲,他那一句寒暄的話彷彿說到了空氣耳朵裡,直到陳景秀說了這番話,他才惜字如金的開口問:

    “我記得公司負責這個項目的是孫紹南?”

    他直接越過陳君彥,得到肯定的答覆後,將問題又拋了回去:“開展在即,陳總不去找孫紹南,跑來我這裡喝咖啡,怕不是貴公司喜歡養閒人?”

    陳君彥在創界科技不滿兩年就混了個部門經理的職位,可想這人平常的社交和實力都不差,過來商討項目順便和總裁打個招呼,心思精明著。

    只是可惜了,談祖宗今天不知道著了什麼魔,沒保持一貫以和為貴的做派,明裡暗裡都在給人下閉門羹。陳景秀這個油腔滑調的,立刻笑顏如花:

    “陳總,我帶你去和孫紹南認識一下?”

    陳君彥見好就收,臉上保持禮貌客氣的微笑,直到跟在陳景秀身後出去,他才收起自己的微笑,露出一個不滿的目光。

    創屆科技比os高出不知道幾個臺階,這談敘白不過就是仗著自己的身份高高在上擺架子。哪一天兩家的總裁碰到了,指不定誰去奉承誰。

    他面上掛著滿滿的不愉快,耳邊聽著陳景秀介紹孫紹南的豐功偉績,眼神卻不自覺落到了正對面那個正在辦公的謝微雨身上。

    他深知,吸引他看過去的目光並不是因為整個助理辦公室只有她一個女性,而是她身上那種與生俱來,讓人看一眼便會想要多看一眼的氣質。

    他想起第一次注意到她的時候,學校新開的奶茶店開業做活動,他被室友拉著去湊熱鬧,遠遠看到站在門口發傳單的那個人,奶白色的工作裙上別了一個兔子小發卡,乾淨清純,就像那隻小兔子。

    此後,他託人打聽到她的班級宿舍,便是高調又熱烈的追求。大概追了一年多,三位室友才同意把她騙出來,當著全校同學的面和她表了白。

    他從不做沒有把握的事情,也不覺得她會不答應他。一切都順順當當,太過容易。

    如果不是因為實習那半年的異地戀,他們不會那麼快就分手的。

    哪個正常的男人面對一個瘋狂追自己的性感女生不會心動。千里之外的電話粥有什麼用。

    他和蘇曼文的家境旗鼓相當,網紅收入比她實習的工資不知道高出幾倍,將來組成家庭也能因為蘇曼文的工作性質對孩子多點管教。

    她有什麼呢?一個從大一開始就不停兼職的女生會有多好的家境,母親早逝,弟弟從小體弱多病,甚至可能還要養弟弟。

    怎麼說蘇曼文都比她更適合結婚。

    有段時間,他真的在腦海裡思考過這些問題,面對蘇曼文越攻越勇的趨勢,他甚至開始盤算,要不要找個藉口分手。

    真就那麼巧,被她回來的第一天撞見了。

    他能對一個只談過兩個月的女生有多深的感情,既然她要分手,他憑什麼放下身段去低三下四。

    陳君彥覺得,他根本沒有想象中那麼喜歡她。

    直到這段時間,他總是會無意識的點進和她聊天的微信對話框裡,一遍遍的看那些聊天記錄。

    假如這個時候他給她一個臺階下,隨便回覆一句什麼,他就和蘇曼文斷乾淨。

    可惜,一次也沒有。

    分手之後,謝微雨消失在了他的世界裡,連眉頭都不曾皺一下。

    如果不是今天在這裡遇見,他根本就沒有注意到在門口見到謝微雨那一刻,他的心還會因為她的一舉一動牽扯著。

    尤其是此時她在辦公區工作的樣子,頭髮梳成一個低髮髻,綁了絲帶繞成可愛的蝴蝶結,眼睛裡有光。

    “謝微雨。”

    聽到辦公室裡那一聲叫喚,她立刻從工位上站起來,徑直走向總裁辦公室的大門,隨後便是關門的動作。

    陳君彥腳步一頓,回過神來,蹙著眉問:“你們辦公室只有一個女同事?”

    陳景秀哪裡知道那些陳年往事,晃了晃自己的手:“我臨時秘書,手不方便,叫來幫忙幾天。”

    “陳總助真是職業典範。”他說了幾句寒暄的話,出門時見謝微雨還沒有出來,眉頭皺的更緊,忍不住又問,“那個女生和你們總裁關係不錯啊,之前我見她們一起吃過火鍋。”

    “談總的事情我們這些做助理的哪裡有資格知道。”一聽這話陳景秀就腦瓜子疼,看得出來陳君彥好像對謝微雨很感興趣。

    看來這位陳君彥同志沒領教過談

    祖宗的脾氣,這就想在地雷區蹦躂了。

    -

    另一邊,被談敘白叫道辦公室的謝微雨正在接受總裁的眼神鞭策。談敘白說是叫她進來收杯子,偏偏還讓她去關上門,她心裡知道,這肯定是有話要問。

    眼看談敘白還是坐在會客區的椅子上,她蹲下身把杯子撤到托盤裡時,發現他手上端著那杯熱水捂手,一副老幹部的做派。

    二十四歲就開始喝白開水養生,談敘白是個另類了。

    “水涼了,換杯熱的。”

    接到命令,謝微雨立刻接過杯子,走到飲水機旁邊時找了個話題:“談總,你這個杯子不保溫啊,這樣冬天喝水太不方便了,回頭我給你尋個恆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