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紙橋 作品

第385章 西出玉門關(求訂閱,求月票)

    曹柘看著李佑奉上的劍,想了想還是將其握在了手中。

    劍身之上,纏繞的人道之氣,實則還有些超乎了曹柘原本的期待。

    “這樣的量,幾乎要低過曾經聊齋世界裡,整個大明幾百年國祚所積累的人道氣運了吧!當然和後來的大楚是沒法比,然而大楚是我與張百忍共同經營、打造的奇蹟王朝,並不能以等閒而論。”

    “說到底,還是因為這個世界的實際等級要更高些。大唐看起來雖然好像有點拉,只是因為在惡湧的壓迫下,勉強支撐已經到了無以為繼的地步。若是五百年前,開國之初,卻絕不是這般模樣。”曹柘心中估量著。

    同時指尖一點,卻是在將這滿劍的人道氣運,全都轉化為更有針對性和舒展性的浩然之氣。

    隨後撕扯出一半的浩然氣,化作一枚潔白的玉佩掛在腰間。

    卻又將剩下的浩然氣,化作烙印打在那柄劍上。

    放回了李佑手中。

    “劍很好,該拿的,我已經拿走了。”

    “剩下的你自己收好,如有危險,儘管持此劍立於城頭,只需心懷天下,心胸坦蕩,一劍斬之,便無有不破。”曹柘說罷,便已經甩著袖子,大步而去。

    方才李佑一面捧劍,一面卻用了些小動作,已經通知了不良人與背屍人。

    那些傢伙可沒李佑這麼好說話,性格這麼軟。

    曹柘雖然不怕他們,但是與這些傢伙再做些口舌爭辯,也屬於無意義的爭執。

    畢竟他們也是出於某種好意,曹柘總不能因為別人好意的‘勸阻’,而揮拳全都給打趴下,那委實有些影響他儒雅方正的形象。

    倘若此刻狗子能聽到曹柘的心聲,或許會流露出委屈的目光。

    辭別了李佑,曹柘腳下生風,一步千里。

    跨越了山河,也隨手驅散了某些地方正在湧動的惡湧,將它們散在山河湖泊之中,引動地祇與詭靈之力,將這些惡湧的氣息,轉換為各種各樣的地煞和旁門之煞。

    這些煞會在大唐山河之中,自然的流轉,然後繼續主動的汲取轉化惡湧的力量,完成更加兇猛的復刻。

    畢竟大唐境內的惡湧之力,實則是斷了根源的無源之水。

    而被轉化的煞,與曹柘所化的神祇相連,是有根源之炁。

    二者不分高下的前提下,自然是煞越來越多,惡越來越少。

    當然,在整體局勢呈現大範圍優勢之前,如果九鼎防禦破碎,那麼情況又會出現鉅變。

    “黃河遠上白雲間,一片孤城萬仞山。羌笛何須怨楊柳,春風不度玉門關。”站在玉門關前,曹柘卻已經嗅到了關外的風沙與酷烈氣息。

    巨大的雄關,鎮在那裡,就像是一把鎖,鎖住了大唐邊境的一處門戶。

    戈壁、荒漠、河流、湖灘共同組成了玉門關的‘風景’。

    長河落日雖圓,大漠之上卻難有孤煙。

    即便是如此的寂寥之景,亦在這邊關絕境之處,難以得見。

    遠處的祁連山,卻是白雪皚皚,高聳入雲,神聖而又莊重的俯視著腳下的蒼茫大地。

    嚴寒的風,與刺目的光,在這裡交匯相遇,就像是冰火兩把鞭子,來回交替著鞭撻著早已不堪承受的塵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