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小朋友我罩了!

這個小朋友我罩了!

分類: 作者:九未
狀態:已完成 周點擊:99
簡介: 預收文《貪圖死對頭美色被發現了》 戳開專欄就能看見啦〔一般晚九點更,偶爾早更〕又名《別撞了,已經心動了》池歲有輕微夜盲症,晚自習回家的巷口,沒有燈光,漆黑不見任何景物。 但沒關係,他已經閉著眼睛走過那巷口百來十遍,早就不會撞到奇奇怪怪的東西了。 可那天下了雨,坑坑窪窪的地面上到處都是泥水,他不敢將鞋弄髒,憑著記憶摸黑避開了好些坑。 然後他愉悅地往前一跳,又一次撞到了一個他很熟悉的人身上。 鼻尖隱隱作痛,他聞到對方身上的血腥味兒,夾雜在雨夜裡滾熱的體溫裡,麻麻的。 對方的手緊緊地錮著他的後背,他壓根不能挪動絲毫。 池歲有些慌又帶著些不知名的雀躍:“對…對不起,我是不是把你撞傷了啊?” - 嚴久深一夢大醒,重生了。 他丟下沒打完的架,剛剛趕到黑漆漆的巷口,微微喘了一口氣,一個無比熟悉的身影就朝著他撞了上來。 記憶裡翻湧過,一個膽敢把他從疾馳的大貨車前撞開的稚拙身形,和上一世總是撞到他懷裡的熟悉溫度。 嚴久深深吸了一口氣,有傷口的手掌貼在池歲的後背,唇角上揚,語氣輕快,“是啊,小朋友,你這都是撞到我的第幾次了?撞這麼疼,你得跟我回家,等我傷好。” 撞在心口上的傷,好不了的。 #別撞了,已經心動了。 #我跨過年深歲久,在深暗的弄口裡,假裝被你撞到,藉此擁抱你。 小甜甜//中二校園//圖個開心//沒啥邏輯//日常文————————預收文文案《貪圖死對頭美色被發現了》——————#同桌一開始是我死對頭後來成了我男朋友#我把死對頭遊戲角色當男友磕了後被死對頭堵上門算賬了1.雙陽二中有一對出了名的死對頭,於知野和薄言追,從高一開始就互不對眼,水火不容。 對視即打架,同框即鬥毆,劍拔弩張,一見面就好像恨不得狠狠地咬一口對方發洩! 偏偏兩人還是同桌。 2.於知野最近覺得自己好像喜歡上了遊戲裡的那位大神,對方技術牛掰、脾氣超好,天然撩。他在某個群裡見過對方只露半截涼韌的下頜的昏暗照片,稜角分明、刀削斧鑿,特別性感。 他想咬。 經過他多方面的試探,於知野覺得他說不定有戲! 恰逢星火TV邀請主播線下活動,於知野在名單裡找到了大神。當晚他到安排入住的酒店房間,洗了個澡,換了身乾淨的衣服,額前劉海撩上去,還慎之又慎地給自己噴了點香水。 臉上堆著溫和的微笑,於知野小心翼翼地敲響了大神的房間門,然後—— 一副剛洗完澡甚至頭髮還在滴水,眼神冰冷神情淡漠,特麼長得怎麼如此像他死對頭的薄言追為什麼會在他大神的房間裡! 操? 於知野思緒百轉、恍然大悟,薄言追就是他喜歡的大神。 垃圾遊戲,毀我青春;狗比同桌,騙我感情! 於知野直接甩門,回頭大步走向自己走廊對面的房間,然後被追出來的薄言追一下堵在了門上。 “招惹了就想跑?”薄言追溫熱的氣息掃在於知野的耳發邊,輕緩語氣危險,“咬我的時候也不見你怕。” 3.於知野絕對不承認他喜歡的人是薄言追,於是他仰起了頭,挑釁地看著薄言追,嘴硬道:“誰招惹你了?我饞的是你那遊戲角色的臉、身子!跟你薄言追沒有任何關係,我看著你就頭昏腦脹心口堵!” “哦,”薄言追淡定了然地點點頭,望著於知野的黑徹的眸子,輕笑了一聲,“那臉是照著我的臉捏的,身子改了我的數據。” “……”狗比! 4.高三三班的學生最近發現,經常不見在一張課桌上出現的兩人,居然成雙成對的開始一起聽課了。 就是他們薄言追班長的下頜,不知怎麼有一個淺紅的印子,像牙印,久不消散。 而他們的體委於知野居然渾身散發著愉悅。 【驚!那對死對頭他們真咬上了!】#讓我咬咬 心口不一/彆扭/小暴躁受x腹黑/隱忍/步步為營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