腫瘤醫生 作品

第0282章 扶蘇最終決議:出征討伐西羌國

    一小部分保守派的武將們認為,如今白樺關外的強敵,方才是隴西郡最大的危機。

    十八萬的“大月氏”和“犬戎”的大軍,正在對其虎視眈眈著,這些胡人的兵馬隨時都可能對“隴西郡”造成致命性的傷害。

    此關的得失,全系一郡之地的安危,是如何也不能有閃失的。

    一旦白樺關陷落的話,這些胡人大軍就能夠長驅直入,立馬就威脅到“金城”的安危。

    “金城”

    作為隴西郡的中樞城池,一郡之首,是萬萬不能夠丟失的。

    這些保守派的武將,他們力主馳援白樺關。

    這是目前最穩妥的一種打法。

    噠!

    噠!

    噠!

    蘇辰在沉默,他的手指在桌子上面不斷的敲打著,一直在深思熟慮。

    這是大事情,他馬虎不得的。

    在他想清楚之後,這才說道:“本宮決定,這一次親自出兵西羌國,此次的機會實在是太難得,我們必須趁勝追擊,打西羌國一個措手不及,將我們的縱深防禦戰線推到西羌國。”

    “至於這白樺關的戰事,本宮亦有決斷,保證不會有問題的。”

    “爾等聽令:”

    “李長楓,狄青,茲命你二人為左路討伐軍,統兵一萬兵馬,從左側殺入羌人領地。”

    “李長楓為正,狄青為副。”

    “馬騰、徐敬之,你兩人為右路討伐軍,領兵一萬兵馬,從右側殺入羌人領地。”

    “馬騰為正,徐敬之為副。”

    “本宮將親率中路20000大軍,殺入羌人領地。”

    “血債血償。”

    在說完這些話後,他目光灼熱的看著眼前的眾人,滿臉的戰意,這世間的大好男兒,於這塵世走上一遭,沒有人不想要親自在沙場上面建功立業,揚名天下。

    他亦是如此。

    一念及能夠統帥千軍萬馬,飲馬山河,掃滅別國,在沙場上面與敵人決生死,他就特別的激動,只覺得胸中有一團熱血在沸騰。

    “諾!”

    一應武將聞之,拱手,再拜。

    他們也都特別的開心。

    身為武將自然也是希望在沙場上面建功立來,從而封侯拜相。

    “此次出征,我軍的任務不是滅國之戰,而是復仇之戰,我隴西的三路大軍必須全程無條件的執行本宮的一個作戰原則,這就是燒殺劫掠,萬不能與西羌兵馬進行死戰。”

    “打不過就跑,我們只消滅西羌國的有生力量。”

    “切記,我們目標只有復仇和殺戮。”

    “必須要保存我們的實力。”

    “此戰,除三類人可以豁免活下來之外,其餘的人,亦全部在必殺的名單之內,沒有任何的例外。”

    “一,女人,不殺。”

    “二,凡身高不及車輪者,不殺。”

    “三,凡是工匠和擁有各種技藝者,不殺。”

    “本宮的這三條禁令,爾等必須回去之後,曉諭三軍,一旦在戰場上面,有膽敢違逆這三條禁令者,必殺之。”

    “懂嗎?”

    蘇辰在接下來又專門的定下這一次“滅羌之戰”的總體方針,他知道憑藉目前他們所擁有的兵力,這是很難徹底的將西羌國消滅掉的。

    這一方西羌國其實並沒有那麼弱小,更何況,在西羌國的背後還有【桑耶寺】這樣的超然勢力存在,還有“雪域”作為他們的大後盾、大後方,以他目前所擁有兵力和勢力來說,實在是無法支撐他打這麼大的一場滅國之戰。

    這也是他制定這數條作戰原則的理由。

    他不能夠消耗兵力。

    這一次的出征西羌國,主要的目的就是為了征服西羌國的一些土地,並且借這這一戰的機會來威懾四方的蠢蠢欲動的那些勢力,讓他們能夠安份下來。

    這世間唯有“殺戮”能夠讓這些四方的敵寇們膽顫心驚,也讓這些敵對的勢力們知道何為畏懼?什麼是花兒為什麼這樣紅?

    犯我強秦者,雖遠必誅。

    蘇辰如今正是在認真的踐行和實現這句話,他要讓九洲以及九洲之外的人們全都知道,犯我大秦者,就必須做好被大秦鐵騎血腥屠戮的覺悟,這是他的決心,也是大秦帝國的警告。

    “諾!”

    在場的諸位武將連忙說道。

    阿青也拱手領命。

    對於這次的諸多的作戰命令,她心裡還是多少有些意外的,她沒有想到蘇辰居然會下達這麼些兇殘的征戰命令,這分明就是在“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這是在效仿西羌聯軍的“作派”。

    也是在執行著類似西羌聯軍“屠城”的方針,但是在她的心裡,對於這些看似殘忍嗜血的命令沒有任何的牴觸。

    她覺得這些都是理所當然的軍令,她雙手錶示支持到底。

    這一種“國與國”之間的戰爭,本來就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這是在論生死的,不是在過家家。

    比如說,“狄道城”,就是最好的見證。

    二十萬的西羌聯軍在攻陷城池之後,他們將這裡數十來萬的老百姓全部給無情的屠殺掉了。

    他們是沒有講仁義的,也沒有人能代替這些死難者們,放過和原諒這些入侵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