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克1 作品

第2004章 狠招!

    喬梁到達松北酒店,丁曉雲已經到了,正在辦入住手續,喬梁見狀立刻上前將丁曉雲拉到一旁,“別住這酒店,換一家。”

    “怎麼了?”丁曉雲疑惑地看了喬梁一眼。

    “沒什麼,聽我的就是。”喬梁道。

    丁曉雲若有所思地看了喬梁一眼,她是個聰明人,從喬梁這簡單的一兩句話裡聽出了一些話外之音,道,“看來你這個縣長幹得也不容易吶。”

    “幹工作難免會得罪一些人,真要是誰也不得罪,那工作反倒不用做了。”喬梁笑了笑。

    丁曉雲微微點頭,沒多問什麼,跟著喬梁離開,在喬梁宿舍附近另外找了家酒店入住,雖然酒店知名度不如松北酒店,但整體環境也還尚可。

    等丁曉雲辦好入住手續,喬梁帶著丁曉雲前往飯店吃飯。

    喬梁和丁曉雲在飯店裡吃飯時,市裡,文遠同樣和一個關係親近的商人朋友在一起吃飯。

    酒桌上,文遠一杯酒一杯酒地灌著,心情十分糟糕,原因無他,被楚恆替換了調查組組長的他,昨天又被停職檢查,如今他已經不是市檢一把手,正在等待處分。

    而將來等待他的,要麼是降職處理,要麼是被調往清水衙門,更嚴重的話,甚至開除公職都有可能。

    好不容易混到副廳,如今卻因為這麼一件小事被停職,文遠心裡十分不甘,不就是去逛足浴店嗎,多大點事,其他幹部難道就沒犯過這種生活作風的問題嗎?為什麼偏偏就他這麼倒黴!

    文遠心裡不甘,更十分不服,他到現在也不覺得自己犯的錯有啥了不起,怪就怪自個太倒黴。

    一想及此,文遠就一肚子怒火,他覺得自個這次是被人害了,而幕後黑手就是喬梁,因為文遠已經瞭解過蔡銘海和喬梁的關係,對方是跟喬梁穿同一條褲子的,而蔡銘海跟他無冤無仇,素無交集,對方絕對不敢做局搞他,這事有且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喬梁在幕後指使,否則蔡銘海一個小小的縣局局長,借對方倆膽子也不敢設局害他。

    想到喬梁,文遠恨得牙癢癢的,心裡的怒火如火山一般噴發著,他和喬梁的恩怨可以追溯到兩人還在江州日報工作的時候,可以說是積怨甚深,這次他擔任市裡的調查組組長前往松北,本以為又是一次難得討好駱飛的機會,沒想到事情沒辦成,最後又栽在了喬梁手上,文遠心裡的憤怒可想而知。

    想到駱飛如今對他不聞不問,文遠心如死灰,他知道自己這次是逃不過這一劫了,駱飛不願意保他,那他連最後一絲希望都沒有。

    “文檢,酒雖好也不要貪杯嘛,要注意身體。”商人朋友見文遠一杯接一杯地灌著,不由勸道,酒是他帶來的,都是他自個珍藏的好酒。

    文遠聽到對方的話,臉上閃過一絲苦澀的笑,“我都已經被停職了,哪還能叫什麼文檢。”

    “文檢,你不要那麼灰心嘛,咱倆認識十幾年了,我是一路看著你走到今天這個位置的,這十幾年裡,你自個想想,你有沒有一帆風順?明顯沒有嘛,你能走到今天的位置,也是經歷過低谷的,你擔任報社總編輯的時候,一心想謀求報社書記的位置,結果在李有為倒臺後,雖然你主持報社工作,但卻一直不是組織正式任命的名正言順的一把手,那會你也沒少跟我抱怨,可老話說得好,柳暗花明又一村,你沒當成報社書記,最後反倒調任市文化局擔任局長,那段時間你一下又春風得意起來……”商人朋友笑呵呵說起了從前的事。

    文遠聽到對方的話,以前的回憶一下湧上心頭,嘴角不自覺露出笑容,順著對方的話往下道,“是啊,以前還真是起起落落,擔任市文化局局長後,當時我想我很快又會更進一步,結果現實又給了我一記重錘,高升不成,反又被調到了文聯擔任副職,後面還彷彿被人嘲笑一般,加個括號正處,那時以為我這輩子就這麼完了,仕途無望,結果沒想到駱書記……後來因為駱書記的關係,我的仕途又煥發了第二春,被調到委辦擔任副秘書長兼研究室主任。”

    回憶起之前的事,文遠的心情總算是好了幾分,商人朋友也笑道,“可不是,你調任委辦後,這才過去一年多,瞧瞧,駱書記就給上面推薦提拔了你,讓你擔任市檢一把手,成了實實在在的副廳,說明老天爺還是眷顧你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