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鹿 作品

第 3 節 雙管齊下

    04



    微信上,我跟漆盼盼聊得火熱。



    我誇辛志遠送給她的那條項鍊好看,告訴她,談戀愛的時候就是要讓男人多送禮物,男人在你身上投入越多,就越愛你,越捨不得分手。



    「我男朋友也不是特別有錢。花太多他的錢,我怕他會反感呢。好像我貪圖他的錢似的。」漆盼盼說。



    嘖嘖,還真是清新不做作。不好意思花男人的錢,卻好意思找沒見過面的網友要一萬多的護膚品。



    我現身說法,用我的故事告訴她,成功的女人該怎樣駕馭一個男人。



    我告訴漆盼盼,其實我跟我的富豪老公在一起的時候他還沒有離婚,家裡的黃臉婆死不鬆口,不肯順應天道退出歷史的舞臺。



    漆盼盼震驚了,「天哪!姐姐你好厲害!你到底是怎麼說服你老公離婚的?」



    「沒什麼訣竅,一是多修煉自己,外貌,身材都要維持好,多學習穿衣搭配培養氣質,讓他帶出去有面子;二是床上讓他滿意,我買了很多研究兩性關係的網課,還學了不少情趣方面的小技巧,每次都給他新鮮感。三就是不停地要東西,讓他送包送珠寶送車送房子,讓他為我花錢為我付出,一點點試探他的底線在哪裡。」



    「觸到他的底線,他翻臉了怎麼辦?」



    「翻臉了再把他哄回來嘛。給他點甜頭,他自然就回心轉意了。」



    「太厲害了!姐姐你真是高手,難怪能成功上位!我要是有你一半的手段就好了。」



    漆盼盼對我很是豔羨,對我踢掉黃臉婆順利轉正一事大為佩服,她遮遮掩掩欲語還休地告訴我,其實她跟我之前的處境很像,她這個男朋友也有老婆,黃臉婆也佔著位置不肯離婚。



    「那你男朋友是什麼態度?」我心平氣和地問她,好像在問別人的事。



    「他也沒辦法啊,黃臉婆懷孕了,而且她家有點來頭,我男朋友還想利用一下她那邊的人脈。」



    呵呵。我有點想笑。



    「那他有沒有給你什麼承諾?」我替她擔憂道,「照現在的情況看,你優勢並不明顯啊。你得趕緊為自己增加一點砝碼。」



    「怎麼增加?」



    「就是剛才我說的那些呀,讓他迷戀你的同時,努力增加他的沉沒成本。對了,你還可以想一想,他有沒有什麼把柄,小辮子之類的,你可以拿這個逼他離婚。」



    我分析得頭頭是道,結果漆盼盼來了一句,「什麼是沉沒成本?」



    我:「……」



    該說的話我都說了,就看漆盼盼怎麼操作了。



    為了培養她的胃口,我給辛志遠重新配置了行頭,去網上給他買了塊高仿的名錶——雖然是高仿,也花了我好幾萬——搭配著精美得完全看不出是贗品的盒子,當做生日禮物送給了他。



    辛志遠這個土包子根本不認識這表,聽了我的科普才驚喜地問我,「你哪兒來的錢?怎麼突然給我買這麼貴的腕錶?」



    「是別人送給我舅舅的禮物,他不敢戴出去,想便宜一點賣掉。我一聽價格這麼划算,就自作主張買下來了。你以後肯定一路高升,只有這塊名錶才配得上你。」



    我一通胡扯加馬屁,拍得辛志遠都分不清東南西北了。看著他可笑的嘴臉,我深深覺得對不起舅舅。我舅舅兩袖清風,卻被我誣陷受賄,我真不是個東西。



    盯著漆盼盼的朋友圈,推算出她又跟辛志遠約過會之後,我去找她聊天了。



    我發了好幾款名錶的圖問她哪塊表好看,說我跟我老公的結婚紀念日馬上就要到了,我想送他一塊腕錶。



    當然,我送給辛志遠的「名錶」就在名單上。



    漆盼盼馬上發現了那塊表,「這塊表我男朋友也有,前兩天剛見他戴過,我還說蠻好看的。」



    「他也有?」我安詳地打字,「那你還說他沒錢?這表多少錢你知道嗎?」



    聽完我報的價格,漆盼盼不淡定了,「原來他這麼有錢!太過分了,自己戴這麼貴的手錶,送我的項鍊才兩千多塊錢!」



    「不肯在你身上付出唄。」我給她支招,「你得逼一逼他。讓他養成為你花錢的習慣。」



    漆盼盼開始逼辛志遠了。



    我知道這一點,是因為我偷偷登陸了辛志遠的銀行賬號,連續看到了好幾筆大額支出。



    skp 的奢侈品肯定讓漆盼盼很開心吧。看著那幾串數字,我的心久違地抽痛了幾下。



    辛志遠從來沒有送過我這麼貴的東西,跟我在一起這麼多年,他從來沒有愛過我。跟我結婚,只是為了少奮鬥十年,跟感情無關。



    沒過幾天,漆盼盼來跟我報喜了。



    「姐,你真的好牛!我要拜你為師。你的策略太有效了,我男朋友最近給我買了好多東西!」



    她把照片發給我看,非常得意,「男人果然要用點手段才會聽話。以前是我太傻了。」



    我祝賀她,讓她再接再厲。人的胃口都是慢慢養大的。不著急,慢慢來。



    一切都在按計劃進行,不過今天差點出了岔子。



    我經期用過的衛生棉條扔在垃圾桶裡,被辛志遠看到了。他問那是什麼東西,怎麼全是血。



    自從做完人流,來大姨媽的時候我都很謹慎地用衛生棉條,就是擔心用衛生巾被他發現了。



    「哦,之前鼻子流血,我用來堵鼻孔的。」我編了個謊話搪塞他,心裡也有點發愁,馬上懷孕就滿三個月了,我平坦的肚子會不會引起辛志遠的懷疑?



    我去網上一搜,發現好多孕婦快五個月才顯肚子,這才放下心來。我還有兩個月的時間,應該來得及。實在不行就買個假肚子綁上。



    我藉口胎位不好不能過性生活,根本不讓辛志遠碰。他不一定會發現我的假肚子。



    在給漆盼盼洗腦的同時,我想辦法聯繫上了她的前男友。



    她這位前男友以前就是健身房的教練,現在在酒吧當服務生,他微博上發的自拍都很社會,說話也蠢兮兮的,一看就是個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人。



    我去酒吧找到這位前男友,點完酒塞給他一筆小費,問他能不能加個微信。



    小費在前,前男友非常爽快地加了我的好友。酒吧人多眼雜,我沒有多停留,坐了一會兒就走了。



    第二天,我找這個男人聊天,說請他吃飯。大概以為我看上了他,想撩他,漆盼盼的前男友矜持地答應了我的邀請。



    我請他吃了一家不錯的館子,吃完飯。我把手機裡的照片亮出來讓他看。



    照片是漆盼盼跟辛志遠的合影,勾肩搭背臉貼著臉,一看就知道是什麼關係。



    「你這是什麼意思?」這個名叫趙徵的男人變了臉,眼神警惕地看著我。



    很明顯,他認出了漆盼盼。



    「這是你女朋友吧?」我平靜地看著他,「照片上的男人是我老公,你女朋友揹著你跟我老公在一起了。」



    趙徵呼了口氣放鬆下來,「我跟她早就分手了,她勾搭你的老公,你去找她去,不該來找我。」



    我顯得非常意外,「你跟她已經分手了?不會吧?我看她微博上還有你的照片,你們四個月前還在一起呢!」



    「真分手了。」趙徵罵了一句,說,「難怪把老子踹了,原來是跟別的男人搞上了。」



    「本來還想讓你管管她的。」我痛苦地垂下眼睛,「我老公被她勾得天天不回家。她再這麼下去,我真的要找人打她了。」



    趙徵對前女友的破事不感興趣,站起身就要走,對我這個怨婦沒有一點同情心。



    我急忙叫住他。我說:「趙先生,要不你幫我勸勸她吧,我可以給你錢。」



    「錢?」趙徵一愣,抬起來的屁股又坐回了椅子。



    「對,我給你一筆錢,」我一副思路突然被打通,想出了新的解決辦法的模樣,「等我老公和漆盼盼約會的時候,你過去攪局,就說你是漆盼盼的男朋友,讓我老公別纏著她。」



    「我艹,這也行?」趙徵也一副思路突然被打通的模樣。



    「拜託了,我已經懷孕了,我真的不想失去我老公,不想失去這個家。」我苦苦哀求,彷彿他是救苦救難的活菩薩。



    趙徵試探性地要了個價格,我討價還價之後,兩人愉快地達成了協議:先付定金,事成之後再付尾款,流程科學且嚴謹。



    趙徵的思路確實被打通了,因為他又問我,「要是順便再打你老公一頓,你還能不能再加點錢?」



    我眼睛一亮,「當然可以啊!不過你下手別太重了,別鬧出人命啊。」



    辛志遠的命,留著還有用。



    我在辛志遠的車上安了定位器和竊聽器,三天後,我終於等到了他跟漆盼盼約會的消息。



    我把地址發給趙徵,在家裡等著。



    等到晚上,趙徵給我發微信了,告訴我任務順利完成,讓我把尾款付給他。



    「等我老公回家,我驗收完就付。」我付了一半尾款,等著辛志遠回家。



    兩個小時後,辛志遠回來了,鼻青臉腫,眼鏡也碎了半邊,深一腳淺一腳的,進門的時候差點摔了個大跟頭。



    「志遠!你怎麼了?」我關心地迎上去,攙扶他在沙發上坐下來,張羅著給他拿冰袋冰敷。



    「今天真倒黴,」辛志遠說,「走路走得好好的碰見個神經病!他媽的像條瘋狗似的!」



    「這些傷都是他打的?」我同情地打量著他,嘖嘖,確實倒黴,後脖子也破皮了呢。



    「是啊。媽的神經病。」



    「報警沒有?這種神經病就該送到警察局關兩天!」我義憤填膺。



    呵呵,他敢報警嗎?渣男跟小三,鬧大了他不怕不好收場?



    「沒有。算了,跟個神經病計較什麼呢!」辛志遠像霜打的茄子,「我去洗澡了,身上都是他踢的鞋印。」



    「好吧,快去吧。」我差點笑出了聲。



    漆盼盼應該也到家了吧,我推算了一下時間,拿起手機給漆盼盼發微信。



    「今天看了個電視劇,超級好看,跟你安利一下。」我假裝安利電視劇。



    果然,漆盼盼很快回復我了,她回了一串哭泣的表情,楚楚可憐的,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



    「怎麼啦?發生什麼事了嗎?」我微笑著發出這句話。



    「今天真是瘋了,我跟男朋友約會呢,以前的男朋友突然跑過來搞事情,把我男朋友打了一頓。」



    我趕快問她為什麼。



    漆盼盼說:「不知道呀!莫名其妙!我明明跟他分手了,他還以男朋友的身份自居,說我劈腿,腳踩兩隻船,讓我男朋友看清我的真面目,別跟我這種渣女混在一起。」



    趙徵居然這麼優秀?這話說的,我都想鼓掌了。



    「我男朋友氣得要死,跟他打架又打不過,路邊一圈看熱鬧的,丟臉死了!」漆盼盼嚶嚶嚶地哭,「你說我前男友是不是有病?我又沒招他沒惹他,他幹嘛這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