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鹿 作品

第 4 節 遠大前程

    01



    因為肚子裡是個女孩,白麗就被像拖豬拖狗一樣對待,這種事情也就只會發生在魏東家。



    白麗處心積慮地,想要得到的完整家庭,不惜劈手從旁人手裡搶來的所謂幸福,這一刻,深深紮了她的心吧。



    她流著眼淚,吼著,兩隻腳用力踩著門框,死活不肯讓他們帶出門。



    婆婆和魏東眼裡,就只有女孩兩個字,他們哪裡會管懷著孕的女人心裡會有多難受。



    「你們住手!否則我立即告訴千千,你們對她做了什麼!我不好過,你們也別想好過!」



    白麗被拖得實在反抗不動了,突然一聲大吼,婆婆和魏東一愣,互相看了一眼,手上的力道鬆了。



    她用力甩開他們,狼狽地從地上爬起來,臉上的表情跟著變得狠厲,「真沒想到你們竟然這麼不把我當人,你們誰敢動我的孩子,大家就都別想好過!」



    「白麗,你怎麼這麼想不開呢?」婆婆向來遇強則弱,遇弱則強,馬上就變了一副臉,「女孩子打掉了,你跟魏東再懷一個,你還年輕。」



    「我才不冒這種險,萬一以後我也不能生了呢?我就要生下這個女孩,反正魏家本來就有我睿睿了,要那麼多男孩子幹嘛,不嫌累嗎?」



    「你這麼說也有理,媽剛剛就是一下子氣到了,你別往心裡去。」



    白麗看著婆婆的轉變,有些將信將疑。



    「您該不會要哄著我,麻痺我,然後像對付千千那樣對付我吧?我可沒那麼好糊弄!」



    「怎麼會呢?千千是外人,你可是我們的親人啊!女孩就女孩吧,這可能是我們的命。唉,別想那麼多了,好好養胎,媽這就給你做飯去。」



    「媽,你記住了,這麼大月份了,我孩子好好的,肯定不會無緣無故流產。以後要是流產了,我會把這個家鬧得天翻地覆!」白麗再次警告道。



    02



    「好好好,媽知道了,媽不會那麼做的,放心!」



    一頓飯白麗始終板著臉,飯後她午睡了,婆婆把魏東叫到她房間,低聲說:「白麗肚子裡的女孩子,我不會留的,過一段時間我就下手。」



    「媽,萬一弄錯了呢?之前不是說千千的也是個女孩子嗎?可打下來卻是個男孩啊!」



    「她那個只是我猜錯醫生的意思了。」



    說得這麼輕輕鬆鬆,她的心,果然是黑的,對我一點兒愧疚之意都沒有。



    「千千都不能生了,女兒我要不就留下吧。」魏東小聲說,還帶著一絲期望看著他媽,彷彿他提了多麼不合理的要求。



    「你想什麼呢?就算本來要留的,她今天敢威脅我,我也不會讓她留下!我是非給她打掉不可!」



    「她都說了,打掉她的孩子,她會鬧個沒完,還會告訴千千那些事。」



    「所以說你要哄著她啊,先哄著她讓她覺得我們不會對孩子下手,也省得千千這邊房子的事出岔子。等千千遺囑的事弄好了,我們就把她的孩子弄掉。她聽話就留著她,她不聽話,就讓她和千千一樣,神不知鬼不覺地消失!」



    婆婆的臉上露出一抹陰狠,讓人看了脊背發涼。



    隔著監控,我都能感受到她的心狠手辣。



    03



    「她怎麼說也是睿睿他媽啊,睿睿多可憐。」



    「睿睿有什麼好可憐的,不是還有我和你嗎?白麗和千千都不在了,你還恢復了單身。就你這身高這長相,這口才,找什麼樣的找不到啊?



    前幾天我還聽人說,有個家裡做酒店的張老闆,獨生女,正在找女婿呢,人家不要求對方條件什麼樣,只要他女兒自己喜歡就好。



    她家,我看比千千家有錢。你想想,要是攀上那門親戚,你還愁前途嗎?聽媽的沒錯,男人無毒不丈夫!」



    「好吧,都聽您的安排,我會好好哄著她的。」



    「還有千千,你得抓點兒緊了,趁她現在剛沒了孩子,產後抑鬱,心神不寧,也容易出什麼意外。」說著她媽臉上露出會心的笑容。



    他媽的思維還挺嚴謹,一個家庭婦女,怎麼能這麼擅長犯罪,又是為什麼在她身上看不到一點兒母性的善良,是她天生陰狠,還是經歷使然?



    我總覺得一個人要是沒殺過人,不大可能這樣冷漠,看來我應該好好調查一下我這位能幹的婆婆。



    「我和千千畢竟有些感情的,我們得到她的房子就行了,讓她消失,我還是有點兒不忍心。」魏東說,他這句話讓我有點兒意外,他也許並沒有壞透?



    「她不死,你怎麼得到她的房子?有什麼好不忍心的?她都是你的人了,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她的東西本該就是你的。再說,她一個女人,連孩子都生不了了,她活著有什麼意思?你弄死她,說不定還是幫了她!」



    魏東點了點頭,「嗯,也對。」



    我想多了,他已經壞透了。



    04



    魏東對白麗,和當初對我,如出一轍。



    晚上他主動去了白麗房間,各種哄,白麗起初又是罵他,又是捶打他。



    魏東一張嘴是女人的毒藥,沒一會兒就把白麗哄好了。



    婆婆給賈大夫發了一條微信:那兩種補藥,再給我準備一些。



    好,過一段時間你來拿。



    我的孩子沒了,賈大夫功不可沒,這個躲在背後的仇人,我當然也不會放過。



    我開始為加深他們下一步矛盾做準備,同時,還要讓他們的人生再上一個新的臺階。



    我的老公要迎娶白富美,以他現在的財力,工作,實在是不好相配,按我婆婆的說法,我都是他的人了,我理應為他謀劃,不是麼?



    我回家時,他們三個人表面上已經和平常沒有差別。



    婆婆張口,想要提立遺囑的事了,我趕在她前面,對魏東說:「我昨天跟爸媽說了我不能再生了,爸媽說嫂子懷著孕,我整天這麼看著她,會想起自己的孩子,容易抑鬱。他們把那兩套閒置的房子出手了,讓我們再買個大點兒的房子,搬出去住。這裡呢,就留給媽和嫂子帶著睿睿住。」



    「真的?」魏東很意外,婆婆很驚喜,白麗可能是捨不得魏東,暫時沒表現出來特別喜悅。



    「當然是真的,我爸媽就我這麼一個女兒,他們說,反正以後什麼都是我的,還不如早點兒給我。不只是買房子,他們還有差不多三百萬的基金馬上到期了,說想讓我辭掉會計的工作創業。我想了想,我沒有那麼聰明,也沒那個體力精力,不是創業的料,就拒絕了。」



    這麼多錢,婆婆和魏東怎麼會放過呢。



    05



    「千千啊,東東從小就聰明,這就是我們家條件不好,他沒大的機會,要是他有成本,保證能幹出一番事業來。你不能創業,不如讓魏東創業吧?」



    我喝了一口水,慢悠悠地說:「我也知道魏東能力強,不過我都不能生孩子了,還是會擔心魏東發達了,不要我呀。我爸媽突然這麼大方,不就是怕我沒有生育能力,留不住魏東的心嘛。」



    「這怎麼會呢?魏東是最專情的人。」



    白麗微微皺了皺眉。



    婆婆用胳膊肘懟了一下魏東,「還不跟千千保證?」



    魏東單膝下跪,比求婚時還鄭重地對我說:「我魏東對天發誓,如果這輩子負了千千,就讓我天打雷劈。」



    「哈哈。」



    我假裝笑出了聲。



    「發的什麼誓啊,老天那麼忙,哪有空出來劈你。」



    婆婆生怕魏東說話不給力,那麼大一筆錢打水漂,連忙在一旁提示他。



    「這種時候應該說不得好死什麼的。」



    「我魏東對天發誓,如果這輩子負了千千,就讓我孤獨終老沒有後代,貧病交加不得好死!」



    「行了行了,千千也捨不得你說那麼多,誰讓你說那麼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