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鹿 作品

第 6 節 人心不足蛇吞象

    01



    三天後,白麗死了。



    意外死亡,七月半的夜裡去水邊燒紙,不小心掉進去了。



    魏東找人把她救上來的時候,已經沒了呼吸,送進醫院又搶救了一陣,也沒救回來。



    白麗爸爸早年中風了,常年臥床,她媽身體倒是健康,就是腦子有些糊塗。白麗懷孕後就把睿睿送到老家,讓她媽幫她帶著。



    得知她出了意外,她媽帶著睿睿趕來,魏東在她面前一直懺悔,說他哥走得早,他沒照顧好嫂子。雖然嫂子有了男朋友懷了孩子,還被甩了,可在他心裡,嫂子始終是親人。他會代替哥嫂把睿睿養大成人,白麗媽傷心之餘還被魏東說的話感動了一番。



    我幫著他們一起料理了白麗的後事。



    夜深人靜的時候,我在白麗的靈前點了一炷香,靜靜地看著她的遺像。



    她就這麼走了,為她的自私和貪婪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她曾真心喜歡過的人,想要託付一生的人,在她死後連一滴真心的眼淚都不曾給她。



    為她哭的,終究只有她糊塗的媽媽和年幼的孩子。



    屍體火化埋葬後,魏東象徵性地給了白麗媽一點錢,讓她暫時把睿睿再帶回鄉下去。



    我也給她拿了些錢,並和她相互記下手機號,叮囑她萬一遇到什麼困難找我和找魏東是一樣的。



    從葬禮回來的路上,我拿了一張銀行卡給魏東,「爸媽的基金還有半個月就到期了,會打到我這張卡里,你拿好了,這會是他們一輩子的積蓄。」



    魏東的臉上現出了掩飾不住的喜悅,三百萬啊,他確確實實地握在手裡了,他馬上可以娶到白富美,境遇和現在就是天壤之別了。



    他緊緊攥著我的手,再次向我保證,「讓爸媽放心,我一定會做出一番事業,也會對你始終如一,不離不棄。」



    我笑了笑,「信你,老公。」



    02



    有了我這張卡的加持,又沒了白麗這塊絆腳石,魏東加快了創業步伐。



    反正錢都穩了,張白富美還在後面催著他給她家人展示實力,魏東索性又找了其他的搭橋公司借了錢,大張旗鼓地擴充辦公室、招聘,看起來風風火火。



    9 月 19 日是個好日子。



    這一天,魏東迎來了他此生最巔峰高光的時刻,他的造紙廠正式啟動,為此,他邀請了很多人,還請到張白富美的爸爸和張白富美本人為他剪綵。



    外面停著一些豪車,現場的男人們穿著得體的西裝,女人們穿著高貴的禮服,衣香鬢影,像極了高級酒會。



    張白富美為自己未來的夫君助力,還請來了記者。



    他意氣風發,在臺上侃侃而談,張白富美崇拜的眼神始終追著他。



    所有人都對他投去讚賞的目光,他衣著光鮮,笑容志得意滿,他一定覺得他的人生走向了無與倫比的輝煌。



    「為了我們的未來,乾杯!」



    魏東舉起杯,大家還沒等喝,幾個人衝進了酒會現場,嚷嚷著:「魏東,還錢!」



    那是魏東最早借的一批高息貸款,好幾家的,日期到了,他一直在拖著沒還,我在暗中指點他們去現場要。



    魏東風發的笑容有些僵在臉上,隆重熱鬧喜悅的氣氛被一句要債聲破壞了,站在他身邊的白富美疑惑地看著他。



    「怎麼回事?」



    「誤會,誤會!」魏東連忙對臺下的人說道:「各位,怕是認錯人了吧?」



    其中幾個人走到臺上,把借條往魏東手中一送,「什麼誤會!還錢!」



    不等魏東解釋完這一家,另一家催債的也來了,就這樣陸陸續續地來了好幾波。



    魏東的臉紅了,汗順著臉頰往下滴,襯衫都被汗浸溼透了。



    他窘迫不堪地看著張白富美,現在就算說是誤會也沒太大用了。



    他只好試圖去摟張白富美的腰,跟她解釋,「寶貝兒,你聽我說……」



    03



    一個魏東的朋友站起來,責備他,「你和千千還沒離婚呢,怎麼就跟別人叫寶貝兒了?」



    張白富美的臉色立即變了,指著他鼻子問他。



    「你說你離婚了?你還說她綠了你?你是受害者?」



    「人家千千多好的人,你怎麼說得出這種話!」魏東朋友搖頭,「唉,沒想到你是這樣的人,算我白認識你了。」



    臺下早就開始議論紛紛,張家是有頭有臉的,什麼時候這麼丟面子過。



    張白富美揚起酒杯狠狠潑向他的臉。



    「噁心!沒錢就沒錢,裝什麼有錢,沒離婚還來追我?讓我被小三?你給我等著瞧!爸,我們走!」



    「茜茜!」



    「茜茜!你聽我說啊,不是那樣的,茜茜!」



    白富美的爸爸陰冷地看了他一眼,抿著唇,跟著女兒轉身就走。



    「叔叔!」



    「您等等啊!」



    魏東想去追他們解釋,奈何被那些要債的圍住,新招聘的員工們也因為感覺被騙,都圍上來罵他,租賃公司衝上來要他結清尾款,他簡直被淹沒在了催債裡和唾罵裡。



    這一切,都是混在現場的李園園直播給我看的。



    一天時間,魏東從天堂跌落到地上,摔得真狠。



    不僅如此,他還被那些高利貸的拖走,弄到他們那裡狠揍了一頓。



    撒了錢的場地被砸了,他的車被砸了,身上卻沒有錢,連去醫院看病的錢都沒有。



    晚上他拖著一身傷回家的路上,還被不明人員攔住狠踹,每一腳都踹在要害,直接踢廢了他。



    朋友剛跟我同步完現場消息,便聽到敲門聲。



    魏東虛弱地,跌跌撞撞進門時,可把他媽給嚇住了。



    「怎麼回事?東東,你今天不是……」



    我從臥室裡出來,婆婆止住了話頭。



    「欠債,被打了,我好疼。」



    魏東艱難地說完這句話,呼吸都變得微弱了很多。



    「千千啊?怎麼辦?我們送他去醫院吧。」



    「不,不能去醫院,他們說如果我有錢去醫院卻沒錢還債,就……弄死我。」



    魏東在極致的疼痛中在家裡撐了三天,他攥著那張我給他的銀行卡,直咬牙。



    「等這三百萬基金到賬,我要讓他們所有人看看,我有錢沒錢!我要讓所有人都後悔!」



    04



    他還在夢想著改寫命運的三百萬。



    「明天就到了,對不對?」他抓住我的手,叫我千千寶貝兒。



    只有做著輝煌的夢時,他的疼痛才能稍微緩解一些。



    「嗯,明天,明天會是個好日子。」我輕聲微笑著說,這幾天裡,我特別溫柔。



    「太好了,我魏東還會發達的!」



    他又疼痛又想著翻盤,一夜沒睡。



    在他千盼萬盼中,天終於亮了,好不容易捱到了九點鐘,他催我趕緊查,錢到賬了沒有。



    他的傷口開始潰爛了,又整夜沒睡,已經臉色慘白,嘴唇也慘白,每一天都在不停地哼哼唧唧,疼痛難忍。



    「錢到了,我就可以去還債,去醫院看病了,我疼死了!」



    他說這話時,都快哭出聲了。



    真慘,特別慘,慘到不能再慘了,可都是他該受的。



    若不是為了讓他多受這幾天罪,我還早就收尾了呢。



    砰砰砰。



    敲門聲響,他緊張地縮了起來。



    「高利貸?是不是他們又上門了!」



    這幾天高利貸可是時常來問候的,他已經如同驚弓之鳥。



    婆婆也害怕極了,她不敢開門,只敢偷偷在客廳裡觀察動靜。



    我笑了笑,對魏東說:「別怕,不會有高利貸追你了,你安全了。」



    「對對對,我安全了,我有錢還他們了,我們基金到了吧,快去查呀!到了一起還清。我就可以東山再起了!」



    「嗯,還可以迎娶白富美。」我繼續微笑。



    他有些不解地看著我,「千千,到這時候你還在跟我開什麼玩笑呢。你快去查啊,老公真的很痛……」



    「會有我們的孩子更痛嗎?」



    我收起了笑,冷冷凝視著他,終於到了攤牌的時刻。



    想起我那個可憐的孩子,我的鼻子有些酸,我的心冰涼無比。



    「什麼,什麼意思?」



    「三百萬?呵呵,哪裡來的三百萬啊,我爸媽別說沒有三百萬,就算他們有,他們又怎麼會給你這個狼心狗肺的東西!」



    05



    「你?」



    他像傻了一樣看著我,彷彿不認識我,又彷彿我這簡單的一句話他根本聽不懂。



    他這時的感覺,是不是就像我當時聽婆婆說那句,你又不是隻有這一個孩子時一樣的驚愕呢?



    「你騙我的?根本沒有三百萬?」



    「對呀,就是騙你的。」



    魏東不能相信,他傻傻地看著我,半晌反應不過來。



    「你真是騙我的?」



    「是,我已經肯定地回答你了。」



    「你騙我?你為什麼騙我?你知不知道我因為這三百萬都幹了什麼啊?我本來什麼都有的,就因為這三百萬,我什麼都沒有了!」



    他想坐起來撲向我,看樣子是想要掐死我,可是他一點兒力氣都沒有,根本就起不來。



    我冷冷看著他。



    「問我為什麼?那我問你為什麼你們要害死我的孩子!為什麼你承諾了要一生一世愛我,卻和你嫂子上床,懷孕!沒錯,你真是什麼都沒有了,兒子沒有了,女兒沒有了,錢沒有了,工作沒有了!正好應了你那句誓言。魏東,這個結局,是你自找的啊。」



    「你?你什麼都知道?你怎麼知道的?什麼時候知道的?你這個惡毒的女人!你故意害我!」



    砰砰砰,砰砰砰。



    敲門聲更響了。



    「警察!開門!」



    「警察?警察來做什麼?」魏東一愣,虛弱地皺起眉,他真的連皺眉都很吃力了,剛剛對我的低聲咆哮,幾乎快要耗盡了他的力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