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鹿 作品

第 3 節 完美脫身

    06



    這一次鬧離婚,我沒跟我媽說。



    沒什麼好說的,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做主。



    神清氣爽地玩了幾天,我租好了房,去家裡取東西,收拾了一會兒,聽到門鈴響,以為是我叫來的貨拉拉司機,也沒看貓眼,我隨意打開了門,就感覺腰間被紮了一下,有人勒住我脖子推我進去。



    我驚得嗓子都啞了,半晌才發出聲音,「大哥,您有什麼要求?我一定照辦。能不能拜託您把刀鬆開點兒?」



    那人根本不理,直把我推到沙發上推個仰倒,直面他的真容。我哀嘆一聲,心灰意冷,完了,都讓我看見他的樣子了,看來今天我是不可能活著了,可惜我的自由生活還沒開始呢。



    這是一個滿面絡腮鬍的大個子,手上戴著小葉紫檀的手串,穿著細麻襯衫,一副文化人的打扮,可惜看上去粗魯腦袋不太靈光,從面上就洩了底。



    他一把把我按住,開始氣急敗壞的樣子脫我的衣服,我掙扎著,苦苦哀求他。



    他冷笑一聲,「少囉嗦,劉蒙綠了老子,老子今天要以牙還牙。」



    他媽的,這還是劉蒙惹出來的禍事。



    我哭了,「大哥,別呀,劉蒙綠了你,你女朋友不也綠了我嗎?再說我馬上都要跟劉蒙離婚了,今天是來收拾東西的,冤有頭債有主,您直接找他行不行?或者找他的現任也行啊?您男子漢大丈夫,高抬貴手啊。」



    大鬍子還是很講道理的,他一聽在理,就放棄了折騰我。但正要走,他忽然看見我沒來得及關上的筆記本屏幕,「這是什麼?」



    我小心翼翼地看著他的臉色,吞吞吐吐道,「這,這是我打算離婚,取證來著……」



    大鬍子冷笑道,「你的心機很深啊。」



    我心機當然深了,床頭櫃那屁用沒有的套套還是我精心準備的呢,要不事情怎麼會發展到我不得不讓位的地步?



    還有,這要離婚了,放攝像頭偷摸取證是當然的了,有備無患嘛。



    比如說,萬一對方不想離婚呢?雖然沒孩子沒共同財產,萬一還是要打官司扯皮呢?



    還有我媽,她要還是死活不同意我離婚呢?到時候我把這視頻往她眼前一放,視頻的衝擊力可比我一萬句語言解釋都強多了,我不就能順利脫身了。



    最後,綿綿要是再想毀我名聲,我把視頻一放,這誰能相信啊?我拿住了她的把柄,以後她就不能再針對我了。



    這都是常規操作,根本算不得心機深。



    當然,這話跟盛怒中的大鬍子是沒法細細解釋的。



    我陪笑著要關視頻,他卻擋住了我,似是從視頻的語音中捕捉到了什麼關鍵詞,臉色十分難看地繼續觀賞。



    屏幕上是劉蒙和綿綿二人,嗨,這劉蒙連開房的錢都捨不得掏,綿綿也不知道怎麼想的,居然也願意?



    或者是因為,她覺得在我的床上睡我的老公會更開心吧。



    嘖,對我的敵意讓她忽略了很多東西啊。



    從視頻的狀態看是賢者時間,盡興完了在聊天,只是這聊的天聽起來有些扎心。



    綿綿正在發語音,不知道是在敷衍哪個男的。



    劉蒙表情頗為自得,顯然對「這麼受歡迎的女人正在自己身下」這事十分受用,他笑著問,「是哪個傻 x?」



    說著還上手摸了綿綿一把,綿綿聲音都變了調,於是瞪了他一眼,「我有事呢,正經點。」



    劉蒙湊過去看了一眼綿綿的手機,「嚯,這備註有意思啊,備胎 8 號錢子星,這是什麼正經事?」



    綿綿懶洋洋道,「哪像你啊大少爺,工作隨便做做就好了。這是我客戶,得罪不得,只能敷衍一二咯。」



    啪,筆記本被打飛,我心疼不已,再回頭一看大鬍子,他已經氣得發抖。



    我也不敢說什麼,只盼著這瘟神早點走。



    眼看這位大鬍子剛要邁開步子,咔擦一聲門響,大門打開,劉蒙和綿綿手牽著手,有說有笑地走了進來。



    牛,我還沒正式搬走呢,她已經堂而皇之地住了進來。



    這時,我聽到一聲大喊,大鬍子紅著眼,從我身邊龍捲風一樣地捲了過去,「你這個臭婊子,你敢玩我?我今天要捅死你。」



    尖叫聲響起,一片混亂中,誰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劉蒙倒在了一片血泊中,綿綿則尖叫著從門口樓梯摔了下去,更嚇人的是,臉被削掉了半塊。



    07



    醫院熙熙攘攘,我捧著一把黃玫瑰腳步輕快地抵達要探視的病房。



    據說黃玫瑰代表友誼,真是很不錯的寓意。



    可惜病房裡沒有花瓶,我遺憾地把花擺在床頭櫃上,卻受到了激烈的驅趕。



    病床上包紮得看不出樣子的人驟然大罵,「你滾!」



    我笑了,「綿綿,我以前不是你最好的朋友嗎?」



    看著她抗拒的樣子,我挑了挑眉,「你終於不裝了?」



    看她不回話,我自顧自地說,「行了,你以為我來是陪跟你玩宮心計?我今天來是有正事跟你講。我受你的備胎 8 號大鬍子的家屬委託,看你要不要籤個諒解協議?」



    綿綿震驚地張大眼睛,「你瘋了?你居然代表他?你不記得他是怎麼對你的嗎?他差點把你……」



    「小孩子才講對錯,成年人只看利益。我也簽了諒解協議,籤個字能換來那麼多錢有什麼不好?」我聳聳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