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鹿 作品

第 1 節 隱藏的女兒

    01



    我越來越討厭我的養女珊珊,這個不到六歲的孩子,常常讓我不寒而慄。



    珊珊只比我女兒朵朵小三個月,是我老公吳建文遠房親戚家的孩子,吳建文說,珊珊家裡一個親人都沒有了,如果我們不領養,她就只能去孤兒院。



    平心而論,珊珊長得挺可愛的,瓜子臉,大眼睛,笑起來甜甜的,是個地地道道的美人胚子。



    當初領養她的時候,我就是被她漂亮機靈的小模樣給打動的。



    剛開始我很喜歡珊珊,對她也非常好。



    新衣服新玩具就不用說了,各種燒錢的興趣班,只要珊珊說想學,我從來沒有猶豫過。五六百一節的鋼琴課,我眼睛都不眨一下,馬上繳費報名。



    我第一次對珊珊感到有些失望,就是因為學鋼琴。



    朵朵也在學鋼琴,每天練琴,朵朵能老老實實在琴凳上坐一個小時,珊珊卻連 10 分鐘都堅持不了。



    她一會兒要喝水,一會兒要上廁所,好不容易消停下來,練幾分鐘就開始喊累,手指累,坐著累,全身哪兒哪兒都累。



    鋼琴課上了一個月,老師來勸退了,說珊珊明顯對鋼琴沒興趣,讓我看看她有沒有其他感興趣的樂器。



    好吧,既然鋼琴學不下去,那咱們試試其他的樂器吧。我跟珊珊商量,準備帶她試聽一下小提琴課或者古箏課。



    可是,珊珊不同意。她跟我說她就想學鋼琴,不想學別的樂器。咦,這是什麼道理?她明明對鋼琴一點都不感興趣啊。



    好說歹說,我說得嘴巴都幹了,才從珊珊那裡套出實情:她其實不喜歡鋼琴,但是她想跟朵朵一樣。朵朵在學鋼琴,那她也要學。朵朵有的,她也都想要。



    我啼笑皆非。好吧,原來是姐妹之間的攀比。五歲的小孩,好勝心居然這麼強。



    好容易說服珊珊放棄鋼琴課,徵求她的意見之後,我給她報了個舞蹈班,挑了附近最好的機構,希望她這次能堅持好好學下去。



    讓人鬱悶的是,珊珊的舞蹈課完全復刻了她的鋼琴之路。第一節課,興趣滿滿,第二節課,能堅持上完,到了第五節課,老師又來找我談心了。



    這孩子上課不太配合。老師長長地嘆氣,話裡話外,都在暗示珊珊可能有多動症之類的毛病,讓我好好關注一下她的心理健康。



    我還真帶到醫院去看了,醫生說珊珊什麼毛病都沒有,做事注意力不集中,就是習慣沒培養好。



    好吧,那就好好培養習慣吧。這孩子得嚴加管教,不然就廢了。



    我讓保姆王姐跟著珊珊一起上課,盯著她。上了幾節課,王姐跟我告狀,讓我別在珊珊身上花錢了。



    「這孩子學不成的,她上課眼珠子亂瞟,根本不看老師。又嬌氣,壓腿的時候別的孩子都不吭聲,就她哼哼唧唧的哭。」



    我沒聽王姐的,覺得不能就這麼輕易放棄,學什麼都半途而廢,只會讓珊珊的意志力變得更薄弱。



    一個吃不了苦受不了累,做什麼事都無法堅持的人,長大了能有什麼出息?



    舞蹈老師要求每天在家練功半小時,我每天親自盯著珊珊練功,老師要求的動作必須嚴格完成,功課不完成不許睡覺。



    我本以為這種嚴格的管教會遭到珊珊的強烈反抗,沒想到她竟然意外的乖巧,雖然她經常眼淚汪汪的,但那些規定的動作她還是堅持完成了。



    我非常欣慰。覺得王姐和老師們都誇大其詞了。珊珊其實挺乖的,只要方法用對了,這個孩子是能踏踏實實學東西的。



    我太天真了。沒過幾天,現實就狠狠抽了我一耳光,直接讓我開始懷疑人性。



    不到六歲的孩子,居然會做出那種事,不是親身經歷,我根本不敢想象。



    02



    我們家的小區不大,鄰里關係很和諧。



    那天我下班回家,看到阿姨們在樓下扎堆聊天,就笑著準備跟她們打招呼。我剛要開口,發現她們都把頭扭過去了,假裝沒看到我。



    住我家樓下的黃阿姨雖然朝我笑了一下,眼神卻充滿了審視和懷疑。



    這是怎麼了?我在心裡暗暗嘀咕,完全不知道哪裡得罪了這幫阿姨。



    幾天後,在我幫黃阿姨拎了一個十斤重的西瓜回家之後,她欲言又止地叫住我,說:「朵朵媽,有句話我不知道該說不該說。」



    一般來說,不知道該說不該說的話,最好不要說。不過,此刻我卻真誠地希望她趕緊說。



    「我們都知道你也是為珊珊好,老話說得好,玉不琢不成器,小孩子嘛,肯定要管教的。」黃阿姨含蓄地說:「不過呢,管教得有點分寸,五六歲的孩子,上手怎麼能那麼重呢?傳出去,你這養母名聲也不好聽呀。」



    我懵了。上手怎麼能那麼重?黃阿姨以為我虐待珊珊了?這天大的黑鍋把我扣懵了。



    黃阿姨接下來的話讓我的心情變得極其沉重。



    我打珊珊的事,是珊珊親口說的。有一次阿姨們在樓下碰見珊珊,看到她手臂上有淤青和擦傷,就問她是不是摔跤了。



    珊珊說,不是摔的,是媽媽打的。她說我經常打她。



    我!!我簡直不知道該說什麼好。我氣得滿臉通紅,說話都語無倫次了,讓我的解釋聽上去像是在狡辯。



    黃阿姨拍拍我的肩膀:「珊珊挺可憐的,沒爹沒媽的孩子,你們收養她本來是積德的好事,別弄得最後裡外不是人。」



    我氣得心口疼。世界上怎麼會有這樣的孩子?在我面前乖巧得不得了,卻在背後胡說八道!說難聽點,她這就是在造我的謠。



    五歲七個月,還不到六歲的孩子啊!誰能想得到?



    一回到家,我馬上把珊珊叫到書房,問她到底是怎麼回事。珊珊嚎啕大哭,說她沒說過那種話。是黃奶奶在說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