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鹿 作品

第 3 節 還債

    10



    拿到離婚證後,我藉口要趕回去把證件給我媽,讓她替我安排假結婚的事,回了孃家。



    當然這次回去後,我就沒打算再回去見他們。只是給小琪發信息說,離婚了,該行動了。



    聽說何良當晚就包下餐廳,向小琪求婚。小琪自然很愉快地答應了,還帶著他見了家長。順帶商量了下婚禮事宜,她家要十萬的彩禮。



    不過何良不知道,他見得家長不過是小琪找來的群眾演員罷了。



    照小琪的話說,就憑他也配見我爸媽?



    那天晚上,我跟小琪都湊到了林雨家,一同觀看起了何良一家的精彩爭執。



    「十萬?她這是獅子大開口啊?沒錢。」婆婆,哦不,前婆婆一聽到十萬塊,立馬氣得從沙發上跳了起來。



    「媽,我老丈人可說了要陪嫁一間鋪子還有一輛寶馬。這十萬也不算多,我們就出了吧。」何良連聲央求。



    但這時候他好像忘了件很重要的事,婆婆的錢已經被他偷光了。



    顯然這個回禮讓婆婆心動了,她緩緩坐回到沙發上,順手抓了把瓜子邊磕邊琢磨。



    「要不,你去找你老丈人借錢,說等小琪過門了,收的禮錢就用來還她們,反正這錢也是走個過場。」婆婆自顧自地盤算著。



    小琪看到這,抱著我笑的前俯後仰起來,「他們一家就打算這樣空手套白狼?當我們都是傻子?」



    「不得不說,他們一家想象力都比較豐富。」



    一番嘲笑後,我們又接著看監控。



    這次何良可是不買賬了,他一向都在小琪面前充大頭,哪裡會拉下這個臉去找他有錢的老丈人借錢。萬一人家突然反悔不把女兒嫁給他了,不就損失大了嗎?



    「都快是一家人,別那麼計較啊。小琪都懷孕了,還能跑了不成?」婆婆繼續遊說。



    「要不找思思借?她最心軟了,尤其是還懷著孩子,肯定會想辦法給你。」



    「媽,做人有點良心。我都將兩個孩子直接這樣丟給思思了,拆遷款也想辦法離婚都能拿了。還去找她坑她的錢,這不是太不男人了。這十萬塊,就當我給兩孩子的撫養費吧。」



    起初何良說的還讓我略微有些動容,感覺他還有點良心。只是後面用這莫須有的十萬塊來當孩子的撫養費,我就想笑了。



    不來找我借錢,就可以用想借而沒有借的錢做補償?這家人腦子都有病吧。



    「反正我沒錢,別找我。」婆婆是格外的堅定。



    也是,之前何良欠了那麼多錢,她都能狠下心不幫他還,更別提現在是拿錢出來給兒媳了。



    見婆婆執意不肯給,何良也沒多說,而是直接摔門離開了。



    「你們猜他是來找我爸借錢,還是去借高利貸。」小琪端起酒杯,一飲而盡,歪著頭嬉笑著問。



    「絕對是去借高利貸,因為你還沒有徹底到手。在獵物沒到手前,他向來都很會偽裝自己的。」我當初就是這樣被他的這份偽裝騙到手的。



    果然,第二天何良便將十萬塊的彩禮給送到了小琪家。



    小琪轉身便把這筆彩禮打到我卡上了,這是我們合夥設計的。當然這錢也不是白要何良的,是用來還清這幾年他用我的身份借的網貸。



    何良當即提出要跟小琪去領證,小琪當然不同意。只說要先辦婚禮才領證,做事得有儀式感。



    對於這個快要到手的富家千金,何良自然是不願意放棄的。只是我這邊拆遷的事還在談,錢還沒到手,不想跟我家就此撕破臉。



    再加上突然舉行婚禮肯定會遭到街坊鄰居的議論,這樣他家的名聲也被毀的透透的。



    看著何良這樣猶猶豫豫,我覺得自己必須要去助他一臂之力了。



    11



    自從我搬出何家,那些跟婆婆一起跳舞的大娘們便時常惦記著我,經常給我打電話問我怎麼沒在何家,邀我一起聚會,我每次都用自己回去有事給搪塞過去了。



    而這次我卻哭著跟大娘們訴苦,如果說之前是假哭,那到後來也確實是真情流露了。



    「大娘你不知道,他不僅把耳朵給我打聾了,還把我一個人丟在醫院不管我。在外面跟別的女人花天酒地,那些照片簡直不堪入目啊。」



    「真看不出來啊,沒想到他們一家是這種人。不過看何老太平時行事,就知道她是又刻薄又自私。攤上你這麼個好兒媳還不知道珍惜。你也別傷心了,沒事還來找我們跳舞。大娘給你介紹更好的,我們都站你這邊。」



    這大娘可是出了名的大喇叭,經她一宣揚,我很能想象婆婆在她們廣場舞的名聲會有多差,走到哪裡肯定都能遭受指指點點。



    沒過兩日,我便接到了何良的電話。



    「你在街坊鄰居面前說的是什麼話?我們不是為了拆遷離婚的嗎?你怎麼胡編亂造說我出軌。」劈頭蓋臉地指責,讓我忍不住笑了。



    他來的可真快,我還以為得再過兩天。



    「我媽都氣病了,你快去澄清了,再回來給我媽道了歉,我就原諒你。」電話那邊何良還是一副理直氣壯的模樣,好似錯的仍然是我。



    「需要我給你看照片嗎?還是說讓我去找那個女孩談談。」我笑過後,冷靜地問他。



    顯然我的回答根本不在他的認知範圍內,他愣住了,有些慌亂地結巴著,「你在說些什麼胡話。」



    「那就是要我去找那女孩咯?」我笑了笑。



    「不準去。」他急聲阻止,隨即反應過來自己這樣反倒是暴露了,語氣才軟了下來。



    「思思,對不起。我不該在外面亂來。可如果不是你執意要打了我們的孩子,我傷心欲絕,怎麼會在出去後遇上小琪。」



    「那倒是我的錯了?」我氣極反笑。這人真會顛倒黑白,更別提時間還對不上這事了。



    「好了,我們就非要那麼計較嗎?別去深究誰對誰錯了好嗎?」何良依舊語調溫柔,只是說的話實在是讓人噁心,「你去澄清一下,再給我媽道個歉。畢竟我媽也是孩子的奶奶,你這樣糟蹋我們的名聲,對孩子也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