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鹿 作品

第 2 節 都是陰謀

    我正憤憤不平的時候,聽到鞠夢瑩的高跟鞋聲朝著我這邊而來。我趕緊閉上了眼,聽著她拉動了簾子。



    「她沒醒吧?」鞠夢瑩問。



    「沒有,醫生說得昏個半天呢。」張成斌答。



    簾子又被合上了,我提前睜開了眼睛,只見到鞠夢瑩的手背上有個蝴蝶形狀的紋身。



    一股熟悉感衝上了我的腦海。



    原來是她……



    我剛上初中的時候聽說學校風氣不好。



    我們學校的校霸是個女的,和外面的黑社會有勾結,會找一些初中的小姑娘出去陪酒。



    我被他們逮住過,女校霸用刀抵在我脖子上讓我聽話一點,還說事成後會給我一千塊零花錢。



    她手上的蝴蝶紋身在我眼前晃來晃去。



    我知道他們是做什麼的,當時嚇傻了,搶了女校霸的刀,往她肚子紮了進去。



    當時我未滿十四歲,又是自衛,寫了分檢討,轉學了。



    後來聽說女校霸被我捅到了子宮,終身不孕。



    她是來報復我的,這一切都不是意外!



    我在床上躺了兩個小時,心中盤算好了要怎麼辦才裝作剛醒的樣子,詢問孩子怎麼樣了,婆婆告訴我孩子已經死了,我放聲大哭,和張成斌母子一起處理了孩子的後事。



    這麼小一個孩子,燒出來骨灰都沒有多少。



    之後,我告訴婆婆我想要去她家收拾孩子的遺物。



    婆婆沒有拒絕我的理由。



    我一到她家就抱著亮亮的衣物嚎啕大哭,把她煩地躲去了廚房說給我做菜,我趁機拿到了她的手機,打開了她的某音短視頻,給她添加了一個新關注賬號。



    這個賬號是我花了一千多買來的,自帶好幾萬殭屍粉,還附帶了幾條數據被刷的挺好看的科普類視頻,我婆婆平時就喜歡看這些,某音裡說的什麼都會相信。



    她做好飯,我又說我不想吃了,趕緊回到家裡用手機上傳了一條短視頻,更新到我為婆婆量身打造的網紅號裡,內容大致是世界上有一種病叫後媽綜合症,有些女性天生對不是自己生育的孩子帶有敵意,如果後媽害了丈夫一個孩子,就一定還會害別的孩子,直到丈夫家斷子絕孫。



    婆婆一定是看到了這條視頻,沒多久就給張成斌發了微信。



    他微信上的內容全部都同步在了他的平板上,自從我知道他有小三以後就在悄悄記他的各種密碼,所以很輕鬆地就打開了。



    婆婆先是給他發了我瞎編的短視頻,然後不停地勸張成斌和鞠夢瑩分手。



    「她敢殺第一個就敢殺第二個!錢重要,可是沒了子孫,再多的錢能傳給誰呀?」



    張成斌根本不聽她的,「媽,這事兒您就別管了,等我們把王文馨弄去當了替罪羊,婚一離,我立馬抱著錢給您娶新兒媳婦,生大胖小子。」



    他說的那麼輕飄飄,還想再害一個女人,我真是想想我和這樣的人同床共枕了那麼久就覺得噁心。



    更絕的是,他媽居然回了一句,「咱們既然都有錢了,那也得找一個有錢的。要我說不如找個家裡有錢的獨生女吃絕戶,把那個鞠夢瑩甩了。」



    不過,婆婆的奇思妙想倒是給了我一些靈感。



    07



    週一,我接到了入職電話,利用喪子之痛要求推遲入職一個星期。這原本是不合規範的,但是鞠夢瑩上面有人,她生怕我不能去幫她背鍋了,居然讓人事那邊同意了我的要求。



    晚上,張成斌故意來問我怎麼還沒有去上班,我告訴他我對銀行的工作沒有信心,以前在證券公司積累的人脈都沒用了,還隨口一提有個以前經常照顧我的李姐想要找我出收購計劃,一旦成功光紅包就可以買一棟房子!



    張成斌也是做證券的,這麼大一單生意他怎麼會不心動,立馬就哄著我把這個大客戶介紹給他。



    我說我先問問李姐來,還故意給他留了個傍富婆的機會,對他道,「老公,你可別告訴李姐咱們倆的關係,不然她還以為我都不做證券了,還變著方要掙她的錢。」



    張成斌喜笑顏開,「老婆,你考慮地真周到。」



    第二天,我用著網上買來的半年微信號把自己包裝成了一個單身多年事業型白富美,去加了張成斌的微信。



    他沒了顧忌,一上來就想展示他的撩妹手段,對我一頓猛誇,無比殷勤。老實說,他這種伎倆只能騙一下剛畢業的小姑娘,我也沒太搭理他,說他油腔滑調的信不過,打算考慮考慮別的合作公司。



    張成斌本來就是個急性子,見不得別人說他不好,於是開始不停和我吹噓起自己業務能力有多優秀。我把手機放到了一旁,等到晚上我們吃完飯後,他躺在沙發上玩手機,我在廚房洗碗的時候才把他吹噓那些成績都挑了一邊刺兒。



    我回頭見他氣得齜牙咧嘴,卻又怕得罪未來金主,大氣兒都不敢喘一聲的樣子就覺得好笑。



    過了好久,他才回了我一句,「李女士,要不是這樣吧,你們你公司情況和準備收購的公司信息發給我,我先給您做一份收購計劃,你要是滿意咱們再詳談如何?」



    白富美人設我可以做出來,但是公司不行。他要是用內部系統一查,我的計劃就泡湯了。



    但如果晾張成斌太久了,他說不定會心生懷疑。



    忖度了好久,我才回了他一句,我們公司的具體情況在微信上說不太方便,這裡面水很深,大後天我剛好有空,可以見一面詳談。



    張成斌簡直秒回,迅速和我敲定了時間地點。



    我都主動提了見面,他就也不該再猜忌我的身份,可這麼短的時間,我根本不可能找到一個白富美去見他。



    唯一的辦法,只有讓他主動不來見我。



    08



    我心中已經醞釀好了一個主意,今天是週三,張成斌的固定加班日。以前我都以為他是真的去加班去了,現在想來,他應該是回了婆婆家和鞠夢瑩過去了。



    上次鞠夢瑩出現在婆婆家根本就不是偶然。



    我婆婆家的玄關處很長,因為旁邊夾著一個消防通道,消防通道和婆婆家之間是空心牆,待在那裡聽裡面的聲音比在門口還清晰。



    當天下午,我又給婆婆推送了一條短視頻,然後躲在消防通道里偷聽著婆婆的反應。



    這條短視頻內容過於殺人誅心,我告訴她有些女人生不出孩子是因為跟過的男人太多了,三精成一毒。要是有老實人接了盤,也會被毒傳染,生育能力減弱。



    那條短視頻的聲音一放完,我就聽到婆婆在房中大罵道,「賤貨!不要臉!」



    我在短視頻下面還附了一段話,說私信我,可以查任何人的感情史。



    婆婆果然立馬上鉤了,問我怎麼收費,要提供哪些信息。



    我忽悠了她一頓,說只要有清晰照片就可以用大數據來進行面部對比,只要照片上傳過網絡,無論是上傳到哪裡都可以通過爬蟲技術精確地扒出來。當然,收費也不便宜,要一千五百塊,交易走某魚。



    婆婆倒騰了半天才拍下了我在某魚上的寶貝,然後發給了我一張鞠夢瑩的自拍。



    晚上六點,張成斌和鞠夢瑩一回家,我就聽到婆婆開始在屋裡陰陽怪氣。



    「成斌,你說媽什麼時候才能抱上孫子呀,我可真是想亮亮了。」



    鞠夢瑩沒聽出她的意思,還安慰她道,「媽,你放心,等下週王文馨一上班,我就讓人把之前的造假文件都給她過審,只要她一簽字,我這邊馬上安排告發。到時候就可以讓成斌物色新人了。」



    婆婆沒好氣地冷哼了一聲,沒搭理她,對張成斌說,「兒吶,你下回可要好好物色,我今天看短視頻裡說了,三精成一毒,有些女的私生活太混亂,是生不出孩子來的。」



    鞠夢瑩可沒我這麼好脾氣,她立馬就爆發了,大聲質問著張成斌,「成斌,你媽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張成斌哪兒有心思理她們,他還在和我微信上的李姐有一句每一句地尬聊著。



    我想他心裡也有數,鞠夢瑩只會找黑錢,他拿在手裡不會踏實的,但「李姐」卻是個能賺大錢的女企業家。



    「你們別吵了,夢瑩,我媽再怎麼說也是長輩,你讓著她一點。」張成斌用起了他的萬能糊弄句式。



    鞠夢瑩可不打算就這麼消停,回嗆道,「誰叫你媽嘴這麼臭!一把年紀了也不知道積點德!」



    張成斌他媽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大聲嚷嚷起來,「我說的有錯嗎?你難道不是私生活不檢點才生不出孩子來的嗎?你那麼多掙黑心錢的渠道也不知道哪兒來的?別人會無緣無故拿錢給你賺嗎?」



    鞠夢瑩甚至已經被氣得破了音,「你個死老太婆!你再說一句看看!」



    張成斌的聲音又冒了出來,想要當和事佬,勸著兩人,「你們都消停一點吧。媽,之前不是和你說過了嗎?夢瑩是小的時候受過傷,所以才不能懷孕的。你們要是再吵,我可回王文馨哪兒去了啊。」



    呵,我才不會讓他躲過這次災難。



    我立馬將鞠夢瑩高中時的照片發給了婆婆,那時候流行非主流,鞠夢瑩有不少非主流照片鎖在了 qq 空間相冊裡,我用她的手機號查到了她的 qq,然後通過某寶破解了她的相冊密碼。



    這幾張照片只不過是她和她當時的「社會人」男朋友舌吻,但這已經足夠點燃婆婆的怒火。



    照片中的男人赤裸著上半身,滿是刺青,一看就不是好惹的。



    「成斌,你快看!這個女人從小就不檢點!哎喲,咱們家這是造的什麼孽呀!」



    牆那邊傳來了爭搶的聲音,鞠夢瑩不停問道,「你這照片哪兒來的!誰發給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