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鹿 作品

第 4 節 尾聲

    1 月 16 日,雜誌社專門為周曉蘭那篇論文準備了一個學術報告會,邀請了部分同行和新聞媒體。

    我在應邀範圍,且早早到了現場,坐在最後一排的中間位置。

    周曉蘭穿著米色西裝西褲,非常職業,與我平日打扮同出一轍。

    我朝她笑了下。

    她春風得意的朝我走來,彎腰,一隻手搭在我的椅背上:「顏老師,沒想到您肯捧場,我有種蓬蓽生輝的感覺!」

    「應該的。」我微微抬起下巴,笑看著她,「偷東西的感覺怎麼樣?」

    「so wonderful.」周曉蘭聲情並茂,隨即朝我再靠近幾分,用極低的聲音,挑釁地說,「顏老師,你的研究和男人,我都很喜歡。」

    我笑著搖頭,感慨:「農夫與蛇。」

    周曉蘭繼續:「顏卿,我真是恨透了你們這種天之驕子!無論什麼時候,都擺出高人一等的姿態!明明什麼都沒有了,還在這裡假清高!對了,小狼狗的滋味怎麼樣?看視頻,你們還挺激烈。」

    「還好。」我含蓄地說,「讓你破費了。」

    我看一眼臺上:「今天屬於你,好好享受!」

    最後四個字,我說得意味深長,周曉蘭警覺地眯起眼睛,轉身朝後臺走去。

    15

    那天的學術報告會,我替他們邀請了兩個真正的行業大咖。

    一個是業內全球最知名的學術雜誌的總編,專門從國外飛來,一個是國內公認的催眠領域第一人,某大學的博導。

    國內這家雜誌的主編看周曉蘭的眼神都在發光。

    「曉蘭,你太厲害了!連他們都來捧場了!」

    周曉蘭恐懼地看著我,忙著給我發信息:「顏卿,你想做什麼?你不要你的臉了?!你別忘了,我有你的視頻!你要敢亂說話,我要你明天成為所有男人爭相傳閱的東西!」

    我把手機丟到一旁,沒回復。

    16

    當國內雜誌主編把周曉蘭的論文投映在大屏幕上,正聲情並茂的誇獎這位勤奮的研究者時——

    博導忽然站了起來,直接發火:

    「胡鬧!心理學領域什麼時候出這種敗類了?這明明是顏卿的報告!」

    緊接著,國外雜誌總編也站了起來,用手機連上投影,給大家展示我給他發郵件的時間。

    我一共給他發過兩次郵件:

    第一次是聖誕夜,發的是中文,內容與周曉蘭那篇一模一樣,而郵件發出去的時間,比周曉蘭發給國內期刊早了 30 多個小時;

    第二次是前幾天,全英文版,細節做了優化。

    國內雜誌主編吃驚地看著我。

    他肯定恨透了我,當初周曉蘭給他發郵件,他曾諮詢過我的意見,希望我替他把關,我拒絕了他。

    其他人,媒體一臉八卦,而行業大多數人,則是瞭然與譏諷:

    「周曉蘭,說說吧,顏老師的論文怎麼變成你的了?」

    「我記得你讀大學期間,顏老師一直在幫助你,你這樣會不會太忘恩負義?」

    「太不要臉了!」……

    聚光燈下,周曉蘭手足無措地站在臺上,成為眾矢之的。

    我一點同情也沒有,還是那句話:

    17

    趙正宇推門進來的時候,一隻手拿著刊發論文的雜誌,另一隻手揣在褲兜,走得意氣風發。

    他一邊走一邊說話,每個字都擲地有聲——

    「不是抄襲,那篇論文本來就是曉蘭寫的!你們都被顏卿騙了!」

    「周曉蘭大學時就在顏卿的事務所實習,顏卿的所有論文,都是周曉蘭代筆!」

    隨著這句話落,全場譁然。

    此刻,

    他來,像英雄一樣,踩著五彩霞光,來救他的公主。

    我緩緩站了起來。

    「我叫趙正宇,a 大數學系教授,是顏卿的丈夫,不過很快就是前夫了!」

    趙正宇朝我走來,他正氣凌人。

    「顏卿,你竊取他人學術報告,我幫不了你!像你這種品性惡劣的女人,我後悔曾真心錯付。」

    他頓了下,把揣在褲兜裡的手機拿出來,屏幕朝向我,傾斜了一個小小的角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