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鹿 作品

第 3 節 我成了前夫的硃砂痣

    14



    富二代那邊的監聽器早沒電了,張迪錢夾子裡那個,我偷偷充過一次電。白月光和富二代的互動我不清楚,但我清楚張迪和白月光的動向。



    白月光以姑姑家修房為由,向張迪借 20 萬,說快則半年,慢則一年,2 分利。



    姑姑家在景區旁邊,有地,想把房子擴一下,再改造成民宿。



    張迪先是猶豫,經不住白月光軟磨硬泡。



    白月光理由很充分:



    第一,一個月 2 分利,一年就是 24% 的利息,很高了,關鍵是熟人,沒風險!



    第二,不需要仰人鼻息,讓人以為靠女人賺錢!



    第三,她也投了 15 萬,把所有積蓄都砸進去了。



    第四,「如果醜八怪發現我們的事,你想想,她還會幫你賺錢嗎?你又不會炒股,她隨隨便便挖個坑,你就血虧!」



    第五,「等你離婚,你就是二手男,那時候,你就算得到了醜八怪的錢和房子,你覺得我們家會同意?我爸和我姑關係好,你現在幫我姑家一把,以後才有人給你說好話」……



    我不知道白月光哪一條打動了他,但我知道張迪提出了一個要求:「以後,老公我想你的時候,你得馬上到!」



    白月光撒嬌地說:「現在不也是嗎?你一個電話,我就屁顛屁顛來了!老公,你今天想大戰多少回合?」



    監聽器裡很快傳來「嗯嗯啊啊」的聲音,我掏了掏耳朵,這種聲音聽多了,挺煩的。



    當天晚上,我趁著張迪洗澡,從他錢包裡取出監聽器,丟到另個衛生間馬桶裡,「譁」的沖走。



    這東西,雖然用著方便,終究是個定時炸彈。



    15



    春節前幾天,股市瘋了一般,使勁衝。



    放眼看去,一片紅色。



    我催著張迪和他的兄弟們買買買,兄弟們賺得可開心了,一口一口「勝男姐 v5」。



    張迪一邊敷衍我「買了買了」,一邊偷偷露出肉痛表情,我假裝沒看見,還天天給他看 k 線,感慨賺死了!



    我估摸著他已經把錢給了白月光,便想登陸他賬戶看看。



    巧了,密碼改了!



    這是防著我,不想讓我知道沒錢了。



    我假裝不知,開開心心和婚慶公司商量婚禮細節。



    「老公,你覺得一臺攝像機夠不夠?」我皺著眉頭,假裝不滿意,「舞臺下方搭一個小搖臂,雖然可以跟拍我們,但父母和賓客的畫面會很少。」



    「那肯定不夠啊!」張迪立即說,「結婚這麼重要的事,至少得兩臺!」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呦呦看書] https://www.youyoukanshu.com/book/114612.html最快更新!搜索呦呦看書,更多好看小說無彈窗廣告免費閱讀。



    「我也覺得!」我說,「我們帥帥的伴郎和美美的伴娘也需要鏡頭呢!」



    三個伴郎是他的兄弟,三個伴娘一個是白月光,另外兩個是我老家的朋友。



    跑公安口那位閨蜜做。



    一切準備就緒。



    婚禮當天。



    從化妝到接親再到酒店,程序一點不亂。



    我媽又哭又笑,一會兒說我長大了,終於嫁出去了,一會兒使勁叮囑張迪,以後要好好待我。



    張迪一口一個「媽,你放心」。



    張迪的父母也一個勁兒對我爸媽說:「親家公、親家母放心。勝男嫁到我家,我們肯定把她當親生閨女對待,往後要張迪對不起她,我們打斷他的腿!」



    我握著我媽的手,當著張迪的父母:「媽,放心吧!張迪人踏實,對我也好。」



    父母們都很欣慰。



    16



    賓客們陸續到了。



    我和張迪站在大門口迎賓,快到 12 點時,我藉口說要補妝離開酒店門廳,然後躲進衛生間,坐在馬桶上等。



    一切都是安排好的。



    5 分鐘後,閨蜜「恰巧」出來看我,見我不在,便叫白月光到休息室找我。



    白月光那套伴娘服,之前做了點手腳,並不十分貼身,隱形內衣的聚攏功能也不太好,胸口處顯得有些空。



    一整個上午,她時不時就要調整下,美胸是她的一大看點。



    她特地帶了條紅水晶項鍊,每次調整後,事業線格外迷人,張迪好幾次朝她胸口瞟去。



    這會兒她去休息室,肯定又要調內衣,按照她的自戀程度,百分百會反反覆覆自我欣賞。



    再幾分鐘後,婚禮儀式快開始了,不用閨蜜出馬,自然有人叫張迪找我。



    閨蜜叫攝影師偷偷跟拍,同步到宴會廳的大屏幕做花絮……



    我在 12 點 08 分收到閨蜜短信,三個字:



    「到大廳。」



    17



    我知道得手了,而且是我們準備的兩套方案中,最需要運氣,效果最好的一套。



    婚禮現場有一塊投影,暖場視頻放的是我和張迪的結婚照。



    此刻,投影上是兩個正在熱吻的人。



    男人背對著攝像機,單從背影和穿著看,妥妥是婚禮的男主角新郎,女主角的臉被擋住了,只露出的裙子的一角是白色的。



    所有人都以為是新娘,所有人都盯著屏幕,主持人激動地問賓客:



    「新郎已經迫不及待吻新娘了,我們要不要打斷他們?要不要請人去……」



    他的話沒說完,目光穿過重重人群,驚愕地落在我身上。



    盛裝出席的我站在宴會廳進門處。



    賓客們見主持人見鬼的表情,紛紛跟著他朝我看來。



    一大束追光打在我身上,閨蜜站在追光器旁邊。



    我瞪大眼睛,驚愕地看著大屏幕。



    按照劇本,我還應該掉眼淚,可我實在哭不出來,腦補過無數次的場景。



    除了瞭然,還是瞭然。



    我晃了晃身體,假裝大受打擊,搖搖欲墜,離我近的賓客紛紛來扶。



    休息室那邊,攝像師不知這邊發生的事,鏡頭不斷往前,十多秒後,那兩個人的面孔突兀地出現在屏幕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