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極畫天 作品

第246章 終於是日常了

    人以類聚,在御坂美琴周圍的朋友們,沒有那種一定要在網絡論壇上就某個輿論點跟人爭出個誰對誰錯的人。如果真有什麼言論超出了大家的接受範疇……不是還有初春麼。

    “真的很抱歉,這都是我個人的行為,請不要……”

    “啊啊好了啦!道歉的話有機會再對那些當事人說吧?御坂學姐她們也會困擾的吧,而且……明明這裡被你襲擊過的只有我一個人吶小省帆!”佐天淚子不著痕跡地打斷了她接下來要說的話,然後做出一副很想要報復回來的樣子對著重福省帆搓手手。

    “!”重福省帆騰地一下臉紅了:“請……請不要在這裡……”

    “……”

    白井黑子有些羨慕地看著重福省帆被佐天淚子“報復”的樣子,不著痕跡地瞥了御坂美琴一眼,卻見她有些無奈又頭疼地模樣……以為她還在為重福省帆的加入煩惱。

    “佐天同學說的沒錯哦,姐姐大人就不要自尋煩惱了,如果那些當事人想要追究的話,重福同學也應當承擔她所作所為的後果;反過來說,我們只要作為朋友而不是‘常盤臺的受害者’對待她就好了。”

    “嗯?啊——黑子說的是呢。”

    (她剛才想說的是“請不要遷怒佐天同學”之類的話吧……對立,已經到了這種地步嗎?)

    兩個人想的事情完全不在一個頻道,不過這些沉重的話題誰也沒想拿到明面上討論一下。雖然說起來有些自私,但這個年紀的女孩子少有“憂國憂民”的存在,那些過於宏觀的問題還是交給上層人士去解決吧——畢竟她們就算去煩惱,也很難說出具體該做些什麼去改變。

    “對了,佐天同學,星期四有空嗎?”

    “星期四……”處於暑假的學生算了好一會才弄明白星期四是幾天以後,佐天淚子點了點頭:“有啊,御坂學姐有什麼事嗎?”

    “其實是想請你幫忙啦……”御坂美琴把關於游泳部委託的事情說了一遍,最後還補充了一句:“……那邊說人越多越好,所以重福同學也一起來吧?”

    “那個……我不太會游泳……”弱氣的小透明下意識地想拒絕。

    “哦!泳裝party嘛!小省帆也會一起去的!”佐天淚子眼睛一亮,毫不猶豫地答應了。

    重福省帆張了張嘴,面對著佐天淚子“不容置疑”的“可惡笑容”,腦海中忽然晃過了哥哥的影子……所以……這就是他拼了性命也想“拯救”的那個人嗎……

    幾個人又聊了一會,白井黑子的手機忽然響了。幾乎同時,初春飾利下意識想把風紀委員的袖章掏出來,卻看到白井黑子只是看了一眼手機,就按掉了電話。

    “抱歉,有個線人在附近,我去去就回。”

    初春飾利呆了一下,等到白井黑子消失在座椅上,才察覺到佐天淚子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

    有些神秘兮兮地問:“初春,那個‘線人’是什麼啊?”

    “我也不太清楚,外勤的具體任務我也很少參與。”初春飾利有些慚愧地搖了搖頭,“不過白井君應該知道吧,他也經常提起這種說法。”

    “這樣啊……”

    與此同時,距離餐廳不遠處的小巷裡。

    “白井同學!這裡!”

    (果然有問題……)

    仔細打量著她,心中那抹不協調的感覺越來越明顯,白井黑子微微皺眉的動作一閃而逝,她走到陳聖心面前說道:“抱歉,之前幻想御手的案件太忙了,一直沒顧上調查你妹妹的事情。”

    “沒關係,我能理解的。我有新的情報……小美她,很可能藏在第十學區。”

    “藏在?”白井黑子被她這種直白的說法弄得愣了一下,然後毫不掩飾地質問道:“其實上次我就想說了……你妹妹她,是不是在刻意躲著你?”

    陳聖心怔了一下,似乎想起了什麼,臉上閃過一絲欲蓋彌彰的味道:“這……不太可能吧?雖然我們也會有些小矛盾,但現在……而且她根本不知道我在找她才對。”

    (就算是心靈感應到大概位置,也應該說“被關在”之類吧……下意識就用了“藏在”……)

    白井黑子沒有繼續問下去,這對姐妹之間似乎還有別的什麼東西瞞著自己。不過她還有更加在意的事情——

    “陳同學,冒昧問一下……你的能力是不是……可以消除別人見過你的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