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奶蓋兒 作品

第 41 節 這麼容易害羞

    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呦呦看書] https://www.youyoukanshu.com/最快更新!搜索呦呦看書,更多好看小說無彈窗廣告免費閱讀。    陸寒時看著她,將她臉頰旁邊的碎髮別在她而後,「那陸太太有被勾到嗎?」



    唐初露摸了摸他的臉,甜笑道:「你猜?」



    陸寒時直接俯身,一隻手放在她的腰際,緩緩往下探去,在她的耳邊輕聲說了幾個字——



    聲音很輕,輕到幾乎聽不見。



    唐初露卻突然臉色爆紅,垂下了眼瞼。



    她咬著下唇,睫毛因為害羞而輕輕地顫抖著,沒有說話。



    陸寒時卻像是忽然心情很好一樣,笑出了聲,聲音低沉得像音質完美的貝斯。



    唐初露嗔怒地瞪著他,「不許笑!」



    雖然陸寒時平時在動情的時候也會說些讓人面紅耳赤的話,但是剛才那幾個字絕對是他說過的最過分最不要臉的。



    所以到了停車場的時候,唐初露還有些微嗔,不肯跟陸寒時說話。



    陸寒時跟在她身後,也不追上去,只是跟著。



    唐初露心裡鬧著彆扭,見身後的男人像追蹤獵物一樣跟著自己,心裡一悶,走到車前直接拉後座的車門。



    「露露。」陸寒時這才無奈地上前,牽著她的手打開副駕駛的車門,「坐副駕。」



    等她坐了進去,他才繞道上了車。



    關上車門後,他習慣性地傾身給唐初露寄上安全帶,低沉醇厚的聲音響在她耳邊,「都結婚這麼久了,還 ,嗯?」



    他跟自己說話的時候,唐初露的氣就消了一大半,只是還端著,嗔了他一眼,「你剛才說的話太過分了。」



    「嗯?我說什麼了。」安全帶繫好之後,他也沒有退回去,而是撐在唐初露面前,似笑非笑地看著她。



    唐初露羞惱地看著他,一口氣憋在心腔裡面,上也上不去,下也下不來,就這麼消散不見了。



    「趕緊開車吧。」



    她推了男人一下,輕哼了一聲,將頭靠在窗戶上看著窗外的景色。



    車很快就開了出去,是一條平時不怎麼走的路。



    唐初露看著窗外的景色不對,便扭過頭去問陸寒時,「我們這是要直接去邵家嗎?」



    陸寒時打著方向盤,「先去買禮物。」



    唐初露一愣,有些愕然,「為什麼要買禮物?」



    唐初露從小到大都不用怎麼解除人情世故,唐父將她保護得很好,對她唯一的要求就是好好學習,當一個好醫生。



    所以她連自己的妹妹和母親關係都比較淡薄,這些人情世俗是一點都不懂。



    陸寒時側過頭去看了她一眼,「我知道你不喜歡這樣的場合,不過邵老對我有點恩情,他既然邀請了,我一般不會推遲,如果你覺得不自在,就告訴我,嗯?」



    他這也算是解釋了,唐初露理解地點了點頭,「沒關係,既然我們結婚了,我會努力適應你那邊的人際關係的。」



    如果以前陸寒時只是一個簡單的工程師,那倒是不用這麼謹慎,但畢竟他決定踏足商場了,商場上抬頭不見低頭見,各種利益錯綜複雜,稍有不慎就會滿盤皆輸。



    她能夠理解陸寒時,只是不太明白邵老為什麼要見自己。



    畢竟連陸寒時的家人都沒見過她,他們也都接受新型婚姻觀念,那就是婚姻是兩個人的事情,不必強求兩個家庭必須融合。



    只不過她也沒有再問了,反正問了也沒有什麼改變。



    不知道為什麼,莫名其妙的,唐初露心裡面有些忐忑,對即將發生的事情有些期待,又有些緊張。



    她側過頭來看了陸寒時一眼,見他轉過頭來要迎上自己的視線時,又連忙將臉撇開,不再看他。



    陸寒時見她莫名其妙躲閃的目光,不知道她在想些什麼,伸出手牽住唐初露的手,放在手心裡面揉了揉,「不用害怕,一切有我,到時候跟著我就行,嗯?」



    唐初露點點頭,他的手心很寬厚,能夠將她整個手掌都包在裡面,給足了她安全感。



    她笑了笑,抬頭迎上陸寒時的目光,「你這句話讓我想起了我們剛剛結婚的那個時候,在民政局你也是這麼跟我說的。」



    她回想了一下,「那個時候還只是我們第二次見面吧?你就說了這麼好聽的話。」



    陸寒時的眸光微頓,下一秒變得溫柔起來,「但那的確是我想說的。」



    兩人在古玩市場挑了一個玉扳指,不算很貴,但是古色古香,很別緻,作為唐初露給邵老的見面禮。



    黑色的車停入邵家的地下停車場,陸寒時解開安全帶,忽然俯身捏著她的下巴,在她唇上親了下去。



    唐初露覺得空氣中的氛圍有一些些不妙的時候,才連忙推開了陸寒時,「你不是要帶我去吃飯嗎……」



    陸寒時突然被她推開,隨即坐了回去,沙啞著聲音笑了,「是啊,差點變成吃你了……」



    唐初露這時候也顧不得害羞了,連忙掏出鏡子補了補妝,將方才被親得亂七八糟的口紅給整理好。



    轉過頭去一看,才發現陸寒時的嘴上也沾著似有若無的紅色,看上去既不羈又邪魅。



    唐初露抿了抿唇,告誡自己不要為男色所迷,從包裡摸出一包紙巾,探過身去給陸寒時擦著嘴角。



    看著女人那認真的小表情,陸寒時眸光微動,喉結上下滑動著,突然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腕。



    唐初露身子一顫,有些緊張地屏住了呼吸,「你放開我,我幫你把嘴上的東西擦掉……」



    陸寒時定定地看著她,突然輕笑了一聲,鬆開了手,任由她給自己嘴角擦拭乾淨。



    唐初露聽到他的笑聲,莫名地有些惱怒,下手也重了一些,「笑什麼笑,有什麼好笑的?」



    陸寒時依然勾著嘴角看著她,目光如水一般溫柔,「沒笑什麼,只是覺得你很可愛……」



    唐初露手一僵,耳朵像是有聲音在轟鳴,臉瞬間就紅了起來。



    她總覺得這個男人最近越來越無下限了,這些情話總是信手拈來,說起來都不會臉紅的……



    拖延了一陣之後,才到了邵家大宅,果不其然,已經遲到了很久。



    唐初露臉色緋紅,一直低著頭,沒有抬頭看那些人或打量或揶揄的目光。



    邵朗坐在邵老爺子的身邊,身旁坐著邵天薇。



    邵天薇竟然對唐初露沒有什麼敵意,整個人感覺像是換了芯子,看著進來的兩人親密無間的樣子,倒也沒說什麼,反而還調侃地笑笑。



    邵朗擰眉道:「真是看不出來,霜降的冷麵閻王,居然還有這麼春風盪漾的一面,果真讓人大開眼界。」



    「是啊。」



    邵天薇跟在他身邊一唱一和,笑眯眯地看著陸寒時身邊的唐初露,「以前跟寒時在一起的時候,我都快要被他給凍死了,沒有想到他居然還有這樣的一面,小嫂子,你可真厲害。」



    唐初露被她這一句小嫂子雷到了。



    邵天薇不是對陸寒時一直很有想法的嗎?兩個人還傳過緋聞,怎麼轉眼就變了性一樣?



    陸寒時揉了揉她的手,帶著她入座,警告地看了那兄妹倆一眼,「她害羞,少欺負她。」



    邵朗立刻忍不住嗤笑出聲。



    果真被愛情澆灌的男人就是不一樣,連說話都自帶狗糧的。



    雖然說是邵家的家宴,這一大家子人就來了三個人,邵老爺子遲遲沒有落座。



    上次參加邵家家宴,陸寒時和裴朔年鬧了不愉快,當時還有邵華強那個人在煽風點火。



    只是須臾之間,情勢就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裴朔年現在成了商會會長,邵華強的野心被熄滅,現在守著老婆孩子準備養老。



    邵老在飯點的時候終於姍姍來遲,他拄著柺杖,並沒有讓人攙扶,自己走下了樓梯。



    幾個人都站起來跟他打招呼,唐初露禮貌地將自己的禮物送了上去。



    邵老很開心地接了過來,打量了唐初露幾眼,直誇她漂亮,誇陸寒時有福氣。



    唐初露有些不好意思,表現得有些靦腆,不怎麼說話。



    在她落座的時候,邵老對陸寒時悄悄眨了眨眼睛。



    陸寒時裝作沒看到,笑了笑,幫唐初露布著餐具。



    這本來是傭人做的事,他對唐初露倒是輕車熟路得很。



    邵老默不作聲地看著兩人之間的互動,眼裡閃過一絲深意。



    既然客人都已經入座了,菜很快便上來,唐初露在陌生環境自帶尷尬情緒,一直埋頭苦吃著,一個字都不說。



    就算問到她,也就是帶著笑,點點頭。



    陸寒時仍然氣定神閒,跟之前的淡然沒有一絲差別,不緊不慢地回答著邵老的問題,還時不時給唐初露夾夾菜,遊刃有餘。



    吃完之後,唐初露乖巧地坐在座位上一動也不動,等著陸寒時的安排。



    陸寒時見她坐得像個小學生一樣,端正了坐姿,忍不住笑了笑,在她腦袋上摸了摸,湊到她耳邊說:「露露真乖。」



    說完,他拿起一張紙巾,幫她擦了擦嘴角。



    唐初露覺得有些不好意思,想要伸手自己來,卻被陸寒時給避開。



    男人抬起了她的下巴,毫不在意別人的眼光,擦完之後在她嘴角親了一下,笑著說:「擦乾淨了。」



    唐初露:「……」



    一旁的邵天薇面無表情地看著兩人的互動,拿起杯子喝了口水,嘴角始終帶著一抹淡笑,只是眼裡閃過一絲冰冷。



    儘管不打算死磕陸寒時了,但看著這兩人恩愛的樣子,還真是礙眼啊……



    吃完之後,邵老寒暄了幾句,就起身,把陸寒時和邵朗都叫到書房去了。



    邵老對女人好像有種骨子裡的偏見,談正事都要避開女眷。



    陸寒時走之前在她腦袋上揉了揉,「有什麼事叫我,我就在樓上,很快下來。」



    唐初露點了點頭,很是乖順。



    「乖。」



    陸寒時忍不住在她額頭親了親,發現她在陌生環境的時候會變得粘人又聽話,很喜歡她這依賴著自己的樣子。



    他離開之前,視線淡淡地掃了邵天薇一眼。



    只是很淡的一眼,邵天薇心裡卻咯噔一跳,有些心虛地移開眼神。



    她能感受到男人傳達過來的警告和壓迫。



    陸寒時離開之後,邵天薇鬆了口氣,看著在一旁安安靜靜的唐初露,頓了一下。



    最後還是起身走到了唐初露身邊,笑著將手搭在了她肩膀上,語氣親暱,「露露,我可以這樣叫你吧?」



    唐初露看著她,覺得莫名,「我記得我們以前鬧得很僵來著,你忘記了?」



    邵天薇:「……」



    她尷尬地笑了笑,「你們搞學術的說話都是這麼直接嗎?」



    唐初露很誠實地回答:「不要把精力浪費在不重要的人事物身上,才會有更高的效率。」



    「……」



    邵天薇輕咳了一聲,笑了笑,「以前的事都過去了,我只是想告訴你,我現在已經有男朋友了,所以不會跟你搶寒時哥,你放心。」



    唐初露有些驚訝,「你有男朋友了?」



    邵天薇點點頭,「是啊,你應該也認識。」



    唐初露抬眸看著她。



    邵天薇笑得甜美,眼裡卻閃過一絲精光,「他叫裴朔年,我聽說他以前甩過你,不過那都是過去的事情了,我想你應該不會介意的,對吧?」



    唐初露笑了笑,沒說話。



    剛才用餐的時候她只顧著埋頭吃東西,現在肚子有些不消化,她給自己倒了杯茶,輕輕吹了一口。



    「我當然不會介意你們兩個,我和裴朔年現在沒有任何關係,我只是沒想到……」



    唐初露喝了一口茶,淡笑道:「你眼光竟然會這麼差。」



    在喜歡過陸寒時這樣的男人之後,竟然還會看上裴朔年。



    邵天薇的笑意頓時僵在了臉上。



    書房。



    邵老爺子交代了幾句無關緊要的話之後,就回房休息了。



    臨走之前,倒是意味深長地看了陸寒時一眼,「小子,女色誤人啊,你可別重蹈覆轍。」



    陸寒時笑了笑,沒說話。



    邵老爺子又似笑非笑地說了一句,「早知道你喜歡的就是柳丫頭那樣的類型,跟天薇說一聲,她之前那麼喜歡你,我想她應該是很樂意為你改變的。」



    陸寒時的眸光隱匿在金邊眼鏡後面,帶著疏離的笑意,聲音清冷,「聽說她有了好歸宿,恭喜。」



    邵老臉色變了變,意味不明地笑了一聲,轉身離開。



    邵朗就不喜歡這兩人明槍暗箭地過招,老爺子一走,就連忙問他,「老陸,裴朔年現在可是正兒八經的商會會長了,你打算採取什麼措施?」



    陸寒時走到落地窗前,視線淡淡地看著遠方,「合法措施。」



    邵朗:「……」



    「我發現你結婚之後真的保守太多了,我還是喜歡以前那個有野性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