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奶蓋兒 作品

第 52 節 該不會是你哥哥

    他還記得那天在琴行唐初露的丈夫就是這麼叫她的,雖然當時他因為小姐姐已經有了另一半這件事情感到有些失落,但這並不妨礙他對唐初露的好感。



    就算兩個人沒有緣分,也能發展堅固的革命友情,他還是挺欣賞唐初露這樣的女人的,外貌和氣質完全長在了他的審美點上。



    唐初露覺得有些怪怪的,笑了一聲,「你確定嗎?我可比你大幾歲,你要不還是叫我姐好了。」



    「行,那我就叫你露姐。」莫商也很爽快。



    他看到唐初露懷裡抱著的吉他,一眼就認出了是柳老爺子的傑作,頓時兩眼放光,「這是似鴉嗎?」



    唐初露把吉他拿出來給他看,「嗯,柳爺爺為什麼取這個名字?」



    莫商有些激動地看著這把吉他,有點捨不得摸,「老爺子說這把吉他的聲音就像鴉片一樣讓人上癮,所以叫似鴉。」



    他自己本身就是學音樂的,對好的樂器肯定保持一種愛惜的心態,老爺子做琴的時候基本上沒有讓任何助理幫忙,都是他自己一根木頭一根木頭磨出來的,品質自然是極品,還親自取名題字,可以說好幾年都不一定出這一把。



    當時他在工作室那麼長時間,也想要看看這把吉他,老爺子都不讓,做完了之後就讓人打包好送了出去,為此莫商還遺憾了很久。



    「露姐,老爺子可是真的很偏愛你,你知道我們華語樂壇天王天后級別的人來了讓他做樂器他也只是指導一下,像你這樣完全他純手工做出來的已經很少很少了……」莫商的語氣有些羨慕,也有些酸。



    唐初露愣了一下,「這是柳爺爺的純手工?」



    「是啊,琴絃的材料都是他精挑細選出來的,就是為了跟琴的共鳴最適合。」



    唐初露不知道說什麼了,她心裡面明白,老爺子這麼上心,肯定是給陸寒時的面子。



    她猶豫了一下,還是問道:「莫商,你覺得像柳爺爺這樣的人,會為了普通人這麼上心嗎?」



    莫商一下子就聽懂了她的意思,「你是說你的丈夫跟老爺子的關係是吧?我一開始也挺納悶的,他怎麼跟一個小年輕這麼好?不過老爺子脾氣就是那麼怪,他不看重錢,也不看重名利,可能是你的丈夫在某方面跟他很合得來?」



    聽了他的解釋,唐初露那點懷疑消散了不少。



    是了,像柳老爺子和陸寒時這樣的人,都是自己行業的頂尖人才,有共鳴也是正常的。



    他們的行為肯定不能夠用普通的價值觀去衡量。



    因為有熟人在,唐初露的心情就輕鬆了不少,接下來的彩排很順利地通過。



    這一次不是直接就過來比賽,而是先看看所有選手的實力,再由專業人士給出意見,回去系統的練習過後再來進行正式的第一場。



    因為有很多素人雖然有天賦,但是卻沒有任何舞臺經驗,為了保證節目質量,這種試探是很有必要的。



    唐初露唱完之後,臺下的導演直接對她豎起了大拇指,助理連忙上臺告訴她該怎麼下場,然後跟她說她可以回去了。



    唐初露把吉他收好就打算回去,離開之前正準備去跟莫商說一聲。



    剛走到後臺的走廊,就看到他在陽臺那邊打電話,聲音聽上去有些激動——



    「哥,你不覺得你這樣做太過分了嗎?」



    「嫂子到底哪點對不起你?她現在還懷著你的孩子,你迫不及待的把那個女人接到家裡來也就算了,你還這麼砸錢捧那個女人,這不是成心羞辱嫂子嗎?」



    說完之後,他停頓了一下,又忍不住吼道:「我絕對不會跟那樣的女人和平相處,她破壞別人的家庭,還光明正大地登堂入室,我憑什麼要給她臉?」



    唐初露不是要故意聽莫商打電話,但是聽到他說話的那些內容,突然有些失神,忍不住想到了許清嘉。



    許清嘉的遭遇跟莫商的嫂子遭遇也挺像的,也是懷著孕,丈夫跟別的女人出軌,還大搖大擺地帶到家裡來,逼著原配離家出走。



    她只要一想到許清嘉心裡就難受得厲害,想她現在肚子裡的那對雙胞胎還好不好?她現在還好不好?



    一個類孟買血型的孕婦,家人不管,丈夫不愛,現在到底過著怎樣的生活?



    唐初露站在走廊的拐角處,有些失神,就連莫商已經打完電話都不知道,聽到一陣腳步聲響起的時候才回過神來。



    她抬起頭就看到面前少年不怎麼好的臉色,下意識地後退了一步,怕他覺得自己故意偷聽他打電話。



    莫商轉過彎看到她的時候也愣了一秒,直接問道:「你怎麼在這裡?已經彩排完了嗎?」



    他以為唐初露就是碰巧過來,沒往她聽到了自己打電話的內容那方面去想。



    唐初露一開始還怕他誤會自己,但是看他真的什麼都沒多想,倒是很誠實地道歉了,「不好意思,剛才過來準備給你打聲招呼就走的,不小心聽到你在跟家裡人打電話……」



    她停頓了一秒,試探地問道:「是家裡出了什麼事情嗎?看你臉色不是很好,如果你不想說也沒關係,我不會出去亂說的。」



    莫商聽了她的話,無所謂地說:「沒事,我知道你不是那種人。」



    唐初露笑了一下,「那我就先感謝你的信任了。」



    兩個人一起往外走,莫商有些愁眉苦臉,「這段日子家裡的事情都快把我給逼瘋了,一直找不到人傾訴,都快把我憋死了。」



    「……是你哥哥跟你嫂子的事情?」



    莫商沉沉地嘆了口氣,「是啊,有時候我都不知道我哥到底在想些什麼,明明跟嫂子結婚好好的,兩個人在一起也相處得很好,結果就因為他之前那個前女友回來了,他就堅持要跟嫂子離婚,離婚就離婚吧,偏偏這個時候檢查出來嫂子懷孕了,大哥他要嫂子打掉,結果嫂子就跑了……」



    唐初露心裡咯噔一跳,這情節怎麼聽上去那麼像許清嘉?



    莫商繼續說道:「嫂子跑了之後,哥哥的前女友就說他們兩個之間不可能夾著個孩子,如果他不把嫂子的事情處理掉的話,她是不可能跟哥哥複合的,所以哥哥就派人到處找嫂子,就是想把她抓回來流產……」



    「那抓回來了嗎?」



    莫商又沉沉地嘆了口氣,「抓是抓回來了,但嫂子怎麼都不願意流產,哥哥的前女友又堂而皇之地住進了家裡,天天刁難嫂子,但哥哥偏偏看不見,還覺得是嫂子不懂事,找那個前女友的麻煩。」



    唐初露一下子就頓住了腳步。



    她忽然就想到莫商也姓莫,那個莫先生該不會剛好就是他的哥哥吧?



    這世界上還有這麼巧的事情?



    她只知道那個莫先生很厲害,在海城的地位很高,如果莫先生真的是莫商的大哥,那麼莫商就是海城莫家的人?



    莫商看她停了下來,有些疑惑地問:「怎麼不走了?」



    唐初露抬起頭來看著他,有些猶豫,「……沒什麼,只是覺得你那個大哥挺渣的,說起來你也姓莫,知不知道海城那個被人稱作莫先生的男人?他名聲還挺大的,據說最近也在跟妻子鬧離婚,該不會剛好就是你哥哥吧?」



    她是用開玩笑的語氣說出來的,掩蓋掉那一絲試探的意味。



    莫商聽完扭過頭去,漫不經心地說:「怎麼可能?那個莫先生我也知道,他家有權有勢的,怎麼可能是我大哥?我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選秀藝人,要我真是莫家的少爺的話,我還需要出來打拼嗎?」



    他說話的樣子不像在撒謊,唐初露抿了抿嘴角,語氣有些失望,「哦……」



    她剛才心裡還緊張得很,以為真的能夠找到許清嘉,沒想到只是一場誤會。



    見唐初露沒再懷疑,莫商也鬆了口氣,同時心裡也有些疑惑。



    原來自家大哥渣男的名聲已經傳得這麼遠了嗎?海城那邊的媒體倒是已經知道了大哥準備跟嫂子離婚的消息,現在正大肆鋪墊,沒想到北城這邊的也都聽說了。



    莫商也嘆了口氣。



    他不是故意隱瞞自己的身份,只是像他這樣的富二代出來打拼,最重要的就是表現的像一個普通人一樣,否則就沒什麼意義了。



    這個節目就是他哥的汽車公司冠名贊助的,要是讓其他人知道自己的真實身份,那這個比賽也沒有進行下去的必要,還不如直接把獎盃送到他手裡。



    唐初露心裡雖然有些失望,但是看莫商垂頭喪氣的樣子,忍不住安慰了一句,「別想這些不開心的事情了,他們的事情都是要他們自己去解決的,再說了,你哥對你嫂子那麼不好,離婚也不一定就是壞事,到時候把孩子生下來,很可能還會阻礙你嫂子追求幸福。」



    莫商的眼神有些晦暗,不知道該怎麼說:「其實我不希望他們兩個離婚,並不僅僅是因為嫂子這個人很好,而是我看得出來,哥他對嫂子不是沒有感情的,他以前跟他那個前女友在一起的時候,我都沒見他那麼放鬆開心過……」



    「他其實……挺喜歡嫂子的,他跟嫂子在一起的時候,才像個有感情的人……」



    唐初露拍了拍他的肩膀,「可能男人就是這樣,他雖然喜歡你嫂子,但是最愛的還是他的前女友,不是有句話叫做男人最難忘的就是他們的初戀和白月光嗎?」



    說到白月光這個詞,唐初露心裡又有點不舒服了,下意識就想到那個 l。



    不管是許清嘉的丈夫,還是莫商的大哥,他們好像都是那種對白月光念念不忘的人。



    難道真的所有男人都是這樣?



    她有些失神。



    莫商卻搖了搖頭,有些欲言又止,張了張嘴,最後還是什麼都沒說,只長長地嘆出一口氣,心裡面為嫂子感到難過。



    兩個人並肩在走廊上走著,穿過彩排室外面那一條長廊,就到達了錄音棚的大廳中央。



    工作人員都在這邊調試音箱,遠遠就看到唐初露和莫商兩個人從陽臺那邊走了過來,忍不住給彼此留了一個眼神,開始竊竊私語。



    這些工作人員常年泡在娛樂圈,對這種八卦信息非常敏感。



    也不知道是不是這兩個選手沒有任何經驗的原因,在這個圈子裡面,任何異性之間的單獨相處都是非常忌諱的,更何況是在人多眼雜的工作後臺。



    萬一有人閒得慌拍了下來,又或者是被有些人記在心裡,等他們火了之後,這件事情就會被翻出來成為出道前的黑料。



    要是攤上一個很會來事的對家,很有可能會把一個正在上升期的偶像直接拖垮。



    這些工作人員都有自己的一個圈子,這邊看到唐初露和莫商兩個人在說說笑笑,大廳外的幾個外勤就已經通過手機腦補出一系列的畫面。



    他們是在這裡維持秩序的,以防有一些素人闖進來,但大部分時候都閒得很,就是玩玩手機聊聊八卦。



    一個帶著工作牌的女生看了一眼手機,笑著說:「誒,你對那個叫做唐初露的選手還有印象嗎?她可真是厲害,這麼短的時間就釣到了一個小鮮肉。」



    「真的假的?我看看!」



    另外一個女生湊了過來,看了一眼之後怪叫了一聲,「這個女的我有印象,長得就一副綠茶的樣子,男人就喜歡這口。」



    之前那個女生頗為贊同地嘖嘖了幾句,「其實說起長相,她長得也不是那麼漂亮,女選手裡面有幾個顏值完全可以吊打她,這小男生倒是長得乾乾淨淨的,不知道為什麼眼瞎看上了這種心機女?」



    「小男生都這樣,分不清什麼綠茶不綠茶的,只看人家長相就覺得人家是個乾淨的好女孩,誰知道背後……」



    說到這裡,她忍不住笑了一聲,壓低了聲音對那個女生說:「就這個唐初露,在臺上彈吉他的時候,導演看著她眼神都沒離開過,其他的選手上去基本上都給了很多意見,那個打耳釘的朋克青年直接罵得狗血淋頭,讓他回去把那身行頭整理乾淨再過來,結果對唐初露態度溫柔得很,一遍就讓她過去了……」



    那個女生聽得直點頭,「唐初露唱得有這麼好聽?」



    「害,不也就那樣嘛?這種事情有眼睛的人都看得清楚,你懂的……」



    帶工作牌的女生眨了眨眼睛,還想說些什麼,再看到臺階下面一道高大的身影時一下子就閉上了嘴。



    她愣愣地盯著那個男人的臉,眼神有些發直,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氣,「哇……」



    「怎麼了?你在看什麼呢?」



    她旁邊那個女生見到她這副突然花痴的樣子,疑惑地順著她的視線看過去,也一下子就驚呆了,下意識屏住了呼吸,「好帥啊……」



    她用力地拉住了旁邊女生的胳膊,忍不住掐了一把才讓自己沒叫出來,「這是哪個男明星啊?怎麼從來沒見過?還沒出道嗎?」



    工作牌女生搖了搖頭,眼神有些發飄,慢慢地走到陸寒時面前,聲音很柔地問:「小哥哥,請問你是有什麼事情嗎?」



    陸寒時一隻手放在西裝褲袋裡,看著面前女人諂媚的表情,眼裡閃過一絲微不可查的厭煩,薄唇淡冷地吐出兩個字,「等人。」



    他話一出口,那個女生臉上就飄上了一朵紅雲,有些激動地掐著自己的腿,恨不得原地化身為尖叫雞。



    這個小哥哥的顏值也太頂了!



    身材和臉都是頂尖,舉手投足之間有一種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氣質,沒有現在娛樂圈裡面的那些小鮮肉塗脂抹粉的匠氣,多了一種清冷矜貴的傲然。



    而且他剛才一開口,聲音竟然還那麼磁性好聽,簡直就是聲控的福利,音質超高的低音炮!



    這種外在條件,想要出道應該是分分鐘的事情吧?



    就算什麼技能都沒有,只在舞臺上耍耍帥,隨便唱兩句歌就能夠火得一塌糊塗。



    女生看得出他性格有些冷,但還是忍不住問道:「我們這裡是《聲動梁塵》的第一次彩排現場,裡面都是過來參加歌手比賽的選手,還有其他工作人員,小哥哥是過來等誰的呀?該不會是女朋友吧?」



    她話裡的試探太過於明顯,陸寒時只淡淡地掃了她一眼,眼裡的漠然豪不掩飾,直接往旁邊走了一步,拉開了跟她之間的距離。



    女生的臉色有些尷尬,但到底也沒有對帥哥生氣,而是很有臉色地退到一邊,跟身旁那個人交換了一個眼神。



    兩個人雖然不敢再去打擾他,但都不耽誤在一旁欣賞他的美色。



    沒過多久,唐初露跟莫商兩個人從大廳裡面走了出來。



    兩個人並肩走著,有說有笑。



    莫商本來就是個活潑開朗的性格,不去想大哥跟嫂子的事情之後,就是個開心果,一些笑話段子張口就來,逗得唐初露笑個不停。



    陸寒時站在臺階上,看著兩個人的方向,眸色有些深沉,眼底撒下一片陰影。



    剛才那個女生有些疑惑地看著他的目光,又看了看從裡面走出來的唐初露跟莫商,視線在幾個人身上轉來轉去。



    唐初露出了大門之後,才看到站在臺階上的陸寒時,眼裡閃過一絲驚喜,「你怎麼過來了?」



    她小跑兩步跑到他面前,下意識地挽住他的胳膊,「我還以為你今天又要很晚才下班。」



    男人低頭看著唐初露的笑顏,神色才稍微柔和了一些,伸手揉了揉她的腦袋,「昨晚不是你說緊張?不讓我過來陪,怎麼也得抽出時間過來接你。」



    唐初露笑得眉眼彎彎,才記起身後還有個莫商,連忙介紹道:「你還記得他嗎?他叫莫商,之前我們去琴行的時候他在那裡當助理,他也跟我一樣是這個節目的選手,我們兩個還是競爭對手呢。」



    陸寒時聞言抬眸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隨即便收回視線,臉上什麼情緒都沒有,薄唇輕啟,「不記得。」



    唐初露:「……」



    唐初露看著身後一臉尷尬的莫商,忍不住輕咳了一聲,「他這個人就是這樣,有點臉盲,記不住別人的樣子,你別介意。」



    說完,她忍不住在男人的掌心裡面扣了扣。



    這種情況,就算是真的不記得莫商這個人了,出於禮貌,善意的謊言總是可以的吧?直接說不記得也太尷尬了,而且還是在她先介紹了莫商的情況下。



    莫商揉了揉後腦勺,笑了一聲,「沒關係,記性不好可以理解,畢竟也不是什麼年輕人了。」



    陸寒時冰冷的視線掃過去,眼裡像是含著冰渣,周圍的氣溫一下子就冷了好幾度。



    他的目光定格在莫商的臉上,良久,掀了掀嘴角,帶著一絲不屑,「呵。」



    「小孩。」



    莫商的表情一下就垮了下來,有些不悅地看著面前的男人,眼睛裡面噼裡啪啦的閃著火花。



    就算他已經接受了自己的夢中女神已經結婚的事實,但是看著假想敵站在自己面前,還是有些不甘心。



    就連剛才那兩個女生都感覺到了不一樣的氣息,覺得面前的畫面莫名有些修羅場,大氣都不敢出,看著面前這戲劇般的一幕。



    唐初露也不知道這兩個人之間那種莫名其妙的敵意是怎麼來的,連忙拉了陸寒時一下,「要不我們還是先走吧?擋在大門口,等下別人出來的話會被擋到的。」



    陸寒時這才收回視線,「嗯」了一聲。



    他看到唐初露身後還揹著一個大大的吉他,接了過來背在自己身上,另一隻手牽著她剛要走,忽然停下了腳步,轉過身子掃了一眼那個女生胸前掛著的工作牌。



    女生沒有想到他會有這樣的動作,立刻就站直了身子,呼吸有些急促,臉也不爭氣地泛起了紅色。



    誰被一個帥哥盯著看名牌都會不好意思的,更何況還是一個極品帥哥。



    陸寒時只看了一眼,不到一秒鐘就收回了視線,轉身走了。



    莫商見狀也連忙跟在兩個人身後,去了一旁最近的停車場。



    三個人一前一後地走著,剛到停車場的門口,唐初露就看到陸寒時開的那輛新車停在最裡面的停車位,直接鬆開男人的胳膊,快步地往前走去。



    陸寒時看著她的背影,不知道她為什麼突然發脾氣,也很快跟了上去,「走這麼快做什麼?」



    唐初露冷哼了一聲,頭也不回地說道:「我怕走慢了,耽誤你看別的美女。」



    陸寒時停頓了一下,挑了挑眉,「我看誰了?」



    唐初露一下子就頓住了腳步,轉過身子,伸出手指在他肩膀上點了點,「你還想狡辯!剛才我們要走的時候,你不是還戀戀不捨地去看了那個美女的工作牌?想要知道她的名字是吧?是不是還順便把她的號碼給記下來了?」



    她氣鼓鼓的樣子就像一隻小河豚,陸寒時伸出手捏住她的腮幫子,啞然失笑,「酸。」



    唐初露坐著眉頭看著他,一巴掌打開他的手,「我才沒有吃醋,不要臉!」



    陸寒時笑著在她嘴角親了一下,又揉了揉她的後腦勺,解釋道:「別多想,只是剛才看到她們兩個翫忽職守,記住工號跟節目組反映而已。」



    唐初露半信半疑地看著他,「真的假的?」



    陸寒時:「你參加的節目,工作人員這麼不專業,你覺得我會放心?」



    唐初露盯著他的眼睛看了一會兒,最後還是忍不住笑出了聲,「你好好騙啊!」



    看到她眼裡一閃而過的狡黠,陸寒時才反應過來她剛才在假裝生氣。



    男人眼神一暗,直接伸手將她扯了過來,在她的腰上抓了幾下。



    唐初露怕癢,像個彈簧一樣彈開了,邊笑邊往車上跑,這才看到莫商還跟在他們後面。



    她連忙停了下來,止住了笑聲對他說:「那我們就先回去了,期待下次再見。」



    莫商勉強扯出一個笑容,「好,下次再見。」



    說完,他似有若無地打量了陸寒時一眼,最後還是走到自己那輛大眾車面前,打開車門上了車。



    等他走了以後,唐初露才收回視線,率先上了車。



    陸寒時看她兔子一樣迅速的動作,眼裡閃過一絲無奈,搖了搖頭。



    車子開出去之後,唐初露就趴在車窗上看著外面的風景。



    她不怎麼認路,沒有導航的話,城市對她來說就像一座迷宮。



    就算是一條路,一來一回,路邊的風景就有很大的不同。



    她把車窗降了下來,吹了吹風,「怎麼感覺不是回家的路?要帶我出去吃好吃的嗎?」



    陸寒時從後視鏡看了她一眼,「先買個東西。」



    「買什麼?」唐初露回過頭來問他。



    陸寒時卻不說話了,只專心看著前面的路。



    繞了這麼大一個彎子,唐初露還以為他要帶自己買什麼不得了的東西,結果直接帶她來到了北城最繁華的商場。



    陸寒時的目的性很強,進了大門之後就直奔珠寶店。



    唐初露站在櫃檯前看著那一排排的戒指的時候,還有些頭腦發懵,「你說帶我來買東西,就是買戒指?」



    陸寒時沒說話,修長的指尖擺在玻璃臺上,輕輕點著,視線掃過那一排排的款式,「要最新款的。」



    櫃檯小姐看了一眼他身上那種卓而不凡的氣質,立刻就知道這人的身份不一般,連忙就去讓人把鎮店之寶搬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