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奶蓋兒 作品

第 53 節 邵朗的危機感

    女人的眼睛有些紅,上前了幾步拉著他的手腕,「我知道我做錯了事情,但是我和你爸之間不是那麼簡單的,你覺得我對不起他,但是兩個人之間的感情就真的只有簡單的對錯之分嗎?我跟你爸在一起並不快樂……」



    「你可以選擇先離婚。」關肅冷硬地打斷她,抽出自己的手,「不快樂並不是你婚內出軌的遮羞布。」



    他表現出明顯的厭惡,這讓女人有些情緒崩潰,「你還是在怪我?但是你爸爸就沒有任何錯了嗎?我知道我對不起你們父子倆,但你也知道,你爸爸那樣的脾氣就跟個木頭一樣,不解風情,也不浪漫,我跟他沒有多少共同語言,我說什麼他都不懂,他就只知道工作工作,整天都是報表和股市,我跟他根本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既然他那麼不好,為什麼不跟他離婚?」



    關肅也轉過身來,有些不解地看著她,「為什麼還要在生下我之後做出一副你們夫妻恩愛的樣子,瞞著所有人在外面養男人?」



    女人被他問得啞口無言,忍不住後退了一步,有些恍然地說道:「我也是愛你爸爸的,我們這麼多年的感情,我當然愛他,你爸爸他也對我很好,那些有錢老闆都喜歡在外面玩女人,你爸爸從來都不會這樣,他就是太古板,太老實……」



    關肅突然就冷笑了一聲,像是一下子就看明白了面前這個人,「所以你一邊婚內出軌,一邊瞞著家裡人,是因為你既想要追求外面的刺.激,又捨不得家庭的安穩?」



    女人頓時瞪大了眼睛,連忙搖頭否認道:「不是這樣的,我只是害怕傷害你爸爸,所以才不提離婚的事情……」



    「他這一輩子沒做錯什麼,把你捧在手心裡,但你讓他成了整個圈子的笑柄。」



    關肅冷冷地打斷她,看著她通紅的眼睛,面無表情地說:「既然你選擇了外面的花花世界,那就不要再回頭,也不要再來找我。」



    停頓了一下,他繼續說:「不要糾結,不要後悔,不要讓我和爸看不起你。」



    女人愣愣地看著他,終於忍不住哭了出來,「小肅……」



    關肅卻是再也沒看她一眼,轉身就離開了樓梯間。



    他以前很久沒有過這樣煩躁壓抑的心情,不知不覺就走到之前路過的那家珠寶店,放緩了腳步,視線往裡面掃了一眼。



    店裡面除了幾個面帶喜色的服務員之外,沒有其他的客人。



    他收回目光,面無表情地走了過去。



    關肅忽然覺得有些諷刺。



    在這樣的年代,對愛人的忠誠竟然還能變成愚石的代名詞,變成朝三暮四的人用來捅向痴情種的利器。



    前一晚還在嬌滴滴哭求說著喜歡的妖嬈女人,第二天就能挽著舊愛的胳膊去珠寶店撒嬌要寶石。



    對於蔣寶鸞那樣的人來說,她的情意綿綿就像脫口而出不用負責的甜言蜜語一樣廉價。



    他早該清楚的。



    蒔鷺小區。



    下了車之後,唐初露下意識往其他停車位看了幾眼。



    以前都能夠看到裴朔年的車,這一陣子再也沒有看到過了。



    他似乎已經很久沒有到這邊來住。



    自從上次在他的辦公室發生過那樣不愉快的事情之後,裴朔年對她的態度就冷漠了很多,在醫院裡面看到兩個人也像互不認識一樣擦肩而過。



    唐初露心裡其實挺輕鬆的,被那樣一個前任糾纏,實在不是什麼舒心的事情。



    要是知道報復他一次就能夠達到這樣的效果,她就應該早點出手,也不用忍受前面那段時間的打擾。



    去按電梯門的時候,唐初露一眼就看到自己無名指上戴著的戒指,愣了一下,還有些不太習慣。



    陸寒時也看到她的晃神,順著她的目光看過去,而後伸手牽住了她,「以後婚戒不許摘下,嗯?」



    唐初露低頭去看男人的手指,他的無名指上也有一個同款的婚戒。



    看著兩個人牽在一起的手,她心頭莫名一動,「有時候做手術還是要摘下的。」



    陸寒時:「做完之後馬上戴上。」



    「那要是偶爾忘記了怎麼辦?」



    電梯門打開,唐初露先走了出去,陸寒時走在她身後,低頭湊在她耳邊低聲說了一句什麼。



    溫熱的呼吸打在耳邊,唐初露一下子就紅了臉,嗔怪地瞪著陸寒時,「你就只有這一招嗎?」



    陸寒時伸手揉了揉她的腦袋,嘴角的弧度有些妖孽,「只捨得這樣教訓你,能有什麼辦法?」



    回到家之後,唐初露匆匆進了浴室,沒再理他。



    陸寒時看著她的背影,笑了一聲,走到陽臺點燃一根菸。



    剛抽了一口,手機就響了起來。



    邵朗給他打電話,才剛接通就是噼裡啪啦的質問,「你最近都在幹什麼?先是讓人開除兩個綜藝節目跟組的臨時工作人員,又是聯繫什麼珠寶設計師,你什麼時候改行插手娛樂圈和珠寶界的事情了?有那個時間能不能操心一下新芯片的操作系統?」



    陸寒時今天心情不錯,聽邵朗在那邊抱怨一通。



    他難得沒有直接掛電話,等他說完之後才淡淡吐出一口煙霧,「操作系統怎麼了?」



    一說起這個邵朗腦袋就有些疼,忍不住唉聲嘆氣道:「這段時間幾個程序員不是加工趕班把操作系統給移過去了嗎?結果不知道哪裡出了個錯誤,整個都運行不了。」



    陸寒時「嗯」了一聲,又抽了一口,「放那,我明天去看。」



    邵朗在那邊愣了一下,沒有想到竟然這麼順利。



    他陸寒時什麼時候這麼好說話了?平時不都是要他求爺爺告奶奶千求萬求才答應嗎?



    他想了想,忽然壞笑了一聲,「弟妹給你甜頭嚐了?」



    陸寒時直接掛了電話,聽到那頭的忙音,邵朗也不生氣,將手機放在桌上,忍不住又笑了一聲。



    他認識陸寒時這麼多年,就數這段時間的變化最大,以前他都甚至覺得陸寒時這個男人就應該打一輩子光棍,為 it 行業奉獻他無上的智慧,從來都沒有想過他有一天會結婚生子的樣子。



    沒想到只是一個唐初露的出現,就已經讓他將人生中的大事完成了一半,還趕在他前面。



    邵朗笑著笑著,忽然就有了危機感。



    該不會哪天老陸的孩子都出來了,他還是光棍一個吧?



    周絨絨敲門進來的時候,就看到他這一副要笑不笑的樣子,臉色有些蒼白地在他面前坐下,「我找到高強了。」



    邵朗收起臉上的笑意,盯著周絨絨看了幾眼,「找到了,然後呢?跟我說有什麼用?」



    周絨絨抿了抿嘴角,不知道該說什麼,有些沉默。



    這段時間她的日子很不好過,陸寒時對她很失望,一向縱容她的邵朗也不想理她,她自己都有些看不起自己。



    明明是她最重要的兩個朋友,她卻一而再再而三地因為戀愛腦出賣他們,背叛他們。



    要不是因為幾個人曾經的感情在,她早就被掃地出門了。



    邵朗就是看不得她這一副可憐兮兮又消沉的模樣,有些恨鐵不成鋼地說道:「他高強到底是有哪點值得你這麼念念不忘,你條件哪裡不比他好?他就是一個小混混而已!」



    周絨絨自嘲地笑了一聲,捂住了自己的臉,「邵朗,你說我要是個普通女人的話,你說的這些我會聽不進去嗎?」



    她抬起頭,眼裡面滿是紅血絲,「我知道,你和寒時雖然嘴上都不說,但你們都瞧不起我,你們拿我當朋友,但也不妨礙你們覺得我是變態,我這樣的人,有人願意跟我在一起已經是恩賜了。」



    邵朗看著她,沉沉地嘆了口氣,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這種事情,我跟老陸的確覺得有些彆扭,但從來都沒有瞧不起你……」



    「你不用解釋這些,我沒有怪過你們,我都懂的。」周絨絨打斷他,笑起來比哭還難看,「我親生父母都因為這件事情把我給趕出家門,更何況你們?」



    她的眼淚從眼角滑落下來,墜落在地上,「全世界,就只有高強一個人把我當真正的女人看,我知道我這樣很沒出息,很下賎,但是又能怎麼辦?」



    「只有在他面前,我才是我自己,我才是周絨絨,而不是以前那個周嶸……」



    「哪怕他騙我,利用我,可他是唯一一個真的把我當女人看的人,在你們的眼裡,我更像是一個少了一部分的男人,不是嗎?」



    聽了她的話,邵朗的心口就像被人狠狠地捶了幾拳一樣,想要解釋什麼,張了張嘴,卻什麼聲音都發不出來。



    他啞口無言,也難受得很。



    臥室。



    唐初露洗完澡從浴室出來,往大床那邊看了一眼,一下子就停住了腳步。



    陸寒時已經洗完躺好,面前放了他經常用的那個筆記本,正看著什麼。



    他很少在睡覺的時候是用電子產品,平時都只在書房用電腦,從來沒有講那些東西搬到臥室來過。



    唐初露莫名就有些心虛,摸了摸鼻子,磨磨蹭蹭地在他旁邊躺下,「不睡覺嗎?還在看電腦?」



    陸寒時沒有回答她的問題,只是看著電腦屏幕,過了一會兒,才淡淡地開口,「你昨天因為 l 的事情跟我鬧脾氣,是因為偶然看見她發給我的郵件。」



    他停頓了一下,將電腦轉到唐初露面前。



    界面上是他的郵箱列表,裡面沒有任何來自 l 的消息。



    唐初露沉默了幾秒,什麼話都沒說,轉過身子睡了下去,「你不是都已經跟我解釋了嗎?」



    她裝模作樣地打了個哈欠,「還有什麼好說的?睡覺吧。」



    陸寒時看了她一眼,將電腦關掉,掀開被子起身走了出去。



    沒過多久他回到臥室,順手關了燈,躺到了唐初露身邊,側著身子將她抱進懷裡,「沒什麼要跟我說的?」



    一片黑暗中,唐初露睜開了眼睛,「好像是有那麼一件事情忘記跟你說了,當時看到那封郵件我怒火中燒,不小心給刪掉了,你不會怪我吧?」



    雖然她覺得自己佔領了道德高地,但還是有些心虛的,畢竟偷看別人郵件並且還刪除這種事情,不管怎麼看都不體面。



    陸寒時在她耳朵上親了一下,「只是好奇,到底是什麼樣的郵件,能讓你這麼生氣?」



    這幾年 l 倒是經常給他發郵件,有時候一個星期能發好幾封,有的他看了,有的他沒看,但大部分都是一些寒暄的話,再加上一張她所到地方的明信片,或者是一段她練舞的視頻。



    最近發過來的一些倒是有些似是而非帶著暗示性的話語,但並不出格,他也沒放在心上,按照他對唐初露的瞭解,那些東西不至於讓她發那麼大的脾氣。



    唐初露不想要回答這個問題,主要是不想再跟他描述一遍那張照片的內容。



    有她自己的原因,她一想到那張照片兩個人親密無間的樣子,心裡面就堵得慌。



    還有就是她怕勾起陸寒時的回憶,怕他突然就從那張照片開始回憶起他和 l 曾經的美好。



    唐初露含含糊糊地帶了過去,陸寒時知道她不想說,便也沒再勉強她。



    他掰過她的下巴,在她額頭上親了親,便抱著她睡了過去。



    次日。



    昨天晚上陸寒時沒有折騰她,唐初露精神好得很,到了醫院之後打了卡就去了辦公室,卻看到關肅一言不發地坐在椅子上,手裡拿著一本厚厚的原文書,視線卻有些空洞。



    唐初露覺得很是稀奇。



    這還是她第一次看到關肅看書的時候走神,還是在精神高度集中的大早上。



    「你今天這麼早就過來,是為了在辦公室看書發呆的?」她脫下外套,穿上白大褂。



    聽到她的聲音,關肅這才回過神來,抬頭看了她一眼,「你來了。」



    他的聲音很是沙啞,唐初露抬頭看了看牆上的掛鐘,在他旁邊坐下,「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找我?」



    關肅「嗯」了一聲,將手裡的書關上,放進了一旁的書櫃裡,「蔣寶鸞跟蔣和風是什麼關係?」



    他突如其來的一句話,差點讓唐初露被口水嗆到,忍不住咳嗽了幾聲。



    這問得也太直接了,一點緩衝都沒有。



    關肅面無表情地掃了她一眼,走到飲水機旁倒了杯水,不輕不重地放在她面前。



    唐初露說了聲謝謝,拿起來喝了一口潤潤嗓子,斟酌著開口,「……養兄妹的關係。」



    關肅:「呵。」



    他冷笑出聲,沒有看唐初露,手指放在桌子上輕點著,「繼續。」



    唐初露:「……」



    這種被審問的感覺是怎麼回事?關肅不是她的實習生嗎?怎麼現在反而感覺他才是自己的導師?



    唐初露忍不住多看了他幾眼,想了想,試探地問道:「昨天在商場……你都看到了?」



    關肅不鹹不淡地挑起眼睛,看向她,「看到什麼?」



    沒看到嗎?



    唐初露有些納悶,「那你是怎麼突然想到問蔣寶鸞跟蔣和風的關係的?」



    關肅轉過頭,語氣聽不出有什麼情緒,「他們兩個的事情,海城不是人盡皆知?」



    唐初露:「……」



    她有些尷尬地摸了摸鼻子,「既然這樣,你應該都已經知道了才對,還過來問我做什麼?」



    關肅:「你是她最好的朋友,我想聽到不一樣的答案。」



    說完,他又轉過頭來,清淺的目光看著唐初露,「她喜歡過她哥?」



    唐初露沉默了一會兒,才回答道:「嗯。」



    「現在還喜歡?」



    「……都已經過去了。」



    關肅淡笑了一聲,嘴角勾起一抹似有若無的弧度,「所以她不是濫情,是愛而不得受了情傷,才開始流連花叢。」



    他抬起頭看著窗外,語氣莫名,「說起來,她還挺專情。」



    唐初露盯著他看,試圖看出他現在到底是什麼樣的情緒,卻始終看不明白,只能硬著頭皮說:「寶兒當時年紀小,處理方式的確不成熟……但她對你是不一樣的。」



    她思考了一會兒,繼續說道:「她從來不對那些對他有偏見的人感興趣,也從來不死纏爛打,只對你破例。」



    關肅目光平直,看不出喜悅,也看不出不喜,語氣淡得有些冷,「那還真是榮幸。」



    唐初露就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沉默沒多久,不知道是誰先開口打破尷尬,兩個人心照不宣地扯了扯病歷上的事情,之後關肅就起身離開,絲毫不拖泥帶水。



    看著被關上的房門,唐初露輕輕吐出一口氣。



    明明比關肅還要年長几歲,但是她在他面前莫名有種壓力。



    她不由得納悶,他跟蔣寶鸞之間到底是怎麼回事?



    說是那種約的關係吧,看上去又還挺親密,說是戀人未滿,感覺也沒到那個程度。



    唐初露搖搖頭,沒再想這些事情。



    中午在食堂吃飯的時候,沒有看到關肅,她沒怎麼在意,卻看到另外一個讓她驚訝的人。



    她站在隊伍後面,正探頭看著今天有什麼菜,就看到前面的男人轉過身來看了她一眼,「想吃什麼?」



    唐初露以為自己看錯了,「你怎麼會在這裡?」



    陸南方打好飯之後站到一旁,做出一副等她的姿態,「主任派我過來學術交流,上午過來的,還沒來得及跟你打招呼。」



    北城和海城是國內經濟最發達的兩大城市,醫療水平自然也是最高的,兩大醫院經常會互相交流學習探討,這種事情很常見。



    唐初露聽了之後沒說話,跟阿姨要了幾個肉菜,這才轉過身子看向他,「那挺好的,你之前還沒參加過這種交換活動吧,過來幾天?」



    陸南方跟她並肩走著,走到一個靠窗的位置坐下,兩個人面對面坐著,是一個雙人座。



    他先把餐盒放在桌上,很紳士地用紙巾幫唐初露擦了擦,這才落座,「大概有一個星期的樣子,之前的確沒參加過,希望唐醫生可以多多照顧。」



    唐初露忍不住笑了,以為他是在客套,「陸醫生說話這麼官方啊,你還需要我照顧嗎?」



    陸南方平時沒什麼表情,看著她笑,自己也忍不住微笑了一下,「我以為常規社交套路需要我說這樣的話,來拉近彼此之間的距離。」



    唐初露搖了搖頭,吃了一個肉丸子,「不用,朋友之間不要在意那麼多條條框框。」



    陸南方放下筷子,看了她一眼,「我們現在是朋友了?」



    唐初露低著頭認真吃飯,沒有注意到他眼裡一閃而過的情緒,理所當然地回答,「當然,只要你願意,我們就是好朋友,互相探討交流,促進醫學行業蓬勃發展。」



    這回陸南方真心實意地笑了,「唐醫生,你說的這話就不官方,不冠冕堂皇了?」



    「什麼冠冕堂皇?這是發自內心的。」



    兩個人的氣氛還算融洽,因為是同行的關係,有很多的共同語言,相處也很愉快。



    吃完之後,唐初露跟他一起回去,兩個人有一段路是同路。



    剛到門診大樓,前面的走廊處站著一個熟悉的身影。



    唐初露停下了腳步,看了過去,挑了挑眉。



    周絨絨正拿著包站在窗口等檢查報告,轉過頭看到唐初露,臉上沒什麼表情,倒是看到她旁邊的陸南方時驚訝了一下。



    周絨絨原本是不想到這個醫院來檢查的,但是北城就只有這家醫院醫療水平最高,為了自己的身體著想,不得不冒著遇到唐初露的風險過來。



    她和唐初露之間雖然沒有什麼深仇大恨,但畢竟看彼此不順眼,就算看到了頂多也就是打個招呼的程度。



    有的時候沒有那個打招呼的精力,就裝作沒有看到對方,忽略過去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只是周絨絨看著唐初露旁邊那個男人,莫名就覺得很眼熟,總覺得在哪裡見過,但是一時間又想不起來。



    等到那兩個人朝自己走過來的時候,她才反應過來自己這麼盯著別人看有些不禮貌,便掩飾一般跟唐初露打了聲招呼,「好巧啊,在這裡看到你,剛剛吃完午飯嗎?」



    唐初露朝她點了點頭,看了一眼她面前的窗口標識,「身體不舒服?」



    周絨絨沒有回答,而是下意識地看了她身邊的男人一眼。



    陸南方意識到這是病人的隱私,知道她是不想當著自己的面聊這些事情,於是便很有眼色地跟唐初露打了個招呼,就先行離開。



    周絨絨覺得他很眼熟,他卻對周絨絨沒什麼印象。



    他走了之後,周絨絨一直盯著他的背影看,總覺得在哪裡見過他,但是又想不起來,這種感覺很痛苦。



    唐初露沒有注意到她看陸南方的眼神,只掃了一眼她手裡拿著的小袋子,眉頭皺在了一起,「你為什麼需要服用這麼多激素類藥品?」



    還是雌性激素?



    在醫學治療上,激素類的藥見效快,效果顯著,但因為會干擾人體內分泌而產生各種各樣的副作用,所以在給病人開藥的時候,都會很注意用量用法。



    但周絨絨的這些藥物,明顯已經超過了正常人的範圍。



    周絨絨這才反應過來,下意識地將手裡的袋子往身後藏了一下,有些不高興地看著唐初露,「你管我呢,這是我的事情,跟你有什麼關係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