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奶蓋兒 作品

第 55 節 聽到他喊女人的名字

    她輕輕地喊著男人的名字,沒有想到會在這裡遇到他,短暫的怔愣之後是輕快的欣喜,「真巧,沒想到會在這裡碰到你。」



    陸寒時聽到有人喊她,才注意到站在面前的柳茹笙,微微停下了腳步。



    他很淡地看了她一眼,卻沒有說話。



    柳茹笙這才注意到他正拿著手機在跟誰打電話,立刻閉上了嘴,耐心地等在一旁。



    陸寒時才剛剛掛斷邵朗的電話,直接就給唐初露打了過去。



    那邊很快就接了起來。



    他沉著聲音解釋,「我到了。」



    「嗯,跟邵朗在一起。」



    「剛才去了洗手間。」



    他很有耐心,眉眼間稍有縱容和寵溺的神色,但不明顯。



    儘管他說的話裡面並沒有特別指向性的消息,但柳茹笙還是直覺他是在跟唐初露打電話。



    他說話的語氣也很平常,就跟他平時一樣,語調平淡無波,聽不出任何喜怒。



    但她就是莫名感覺到一股縱容的意味,也發現他在跟電話那頭的人說話時眼裡閃過的一絲柔和。



    看上去也沒有什麼不同,但柳茹笙就是感覺陸寒時現在跟他平時和別人說話時的樣子不一樣。



    出於禮貌,她將身子轉了過去。



    但是男人低沉的聲音還是鑽進了她的耳朵,她忍不住地想要多聽。



    她是真的很久沒有跟陸寒時好好地見面聊聊了,上次她回國之後,在咖啡廳裡短暫的時間根本就不足以安撫她的思念



    但是陸寒時已經結了婚,她有再多的千言萬語也都只能哽在喉頭,少了傾訴的機會。



    有的時候,柳茹笙會覺得這段時間的事就像一場夢。



    怎麼夢醒了之後,陸寒時突然就跟別人結婚了?



    她本來以為自己還有機會,她和陸寒時還會有以後的……



    柳茹笙忽然覺得有些煩悶。



    一開始因為在這裡看到他的驚喜,也慢慢地沉澱成了一種複雜的感情。



    陸寒時還在跟那邊說些什麼,都是一些很日常的對話,沒有什麼特別的。



    她聽著這個男人的聲音越來越溫柔,突然就忍不住帶著一絲惡作劇意味地開口,「寒時,還沒好嗎?」



    回答她的是突如其來的戛然而止?



    男人終於抬眸看了她一眼,這是這一眼跟之前的淡漠不一樣,帶了一點微妙的冰冷。



    唐初露也顯然聽到了電話那頭女人的聲音,停頓了一秒鐘,皺起了眉頭,「你跟誰在一起?」



    她就坐在排練廳外面的椅子上,等著前面的選手錶演完就輪到她,此時卻有些分心。



    唐初露一開始給陸寒時打電話的時候,只是想確認他出差有沒有平安落地,邵朗的話雖然讓她有所懷疑,但很快就被打消。



    再加上陸寒時的確很快就給她回了電話,說他之前沒接到是因為去了洗手間,她也就沒再多想。



    結果剛要掛電話的時候,突然聽到那頭一個熟悉又陌生的女聲——



    「寒時,還沒好嗎?」



    那個聲音不是周絨絨的,也不可能是邵朗的。



    她好像在哪裡聽過,但是一時間又想不起來。



    陸寒時極為冷淡地看了柳茹笙一眼,對電話那頭說:「邵朗。」



    而後他移開眼神,再也沒有多看她一秒鐘,轉身離開。



    柳茹笙的臉色有些僵硬,還掛在嘴角上的溫柔笑容頓時就有些難看,像是沒有想到陸寒時對自己會是這樣的態度。



    她只是開個玩笑而已。



    他剛才的眼神未免太過冰冷。



    唐初露在電話那頭不依不饒,「剛才我好像聽到一個女人喊你的名字。」



    「嗯。」



    唐初露:「……那女人是誰啊?」



    陸寒時沉默了一會,「周絨絨。」



    唐初露:「……哦。」



    她語氣明顯不高興,陸寒時揉了揉眉心,轉移了話題,「今天比賽順利嗎?」



    說到這個唐初露情緒不怎麼高,「現在還在彩排,沒有輪到我,本來說好的一個導師,突然臨時放了節目組鴿子,還不知道能不能夠繼續拍攝下去。」



    陸寒時「嗯」了一聲,兩個人一時之間沒有什麼話好說。



    沉默在空間蔓延,只聽得到對方淺淺的呼吸聲。



    唐初露莫名覺得有些窒息,「那你忙吧,我先把電話掛了,回來的時候告訴我一聲,我去機場接你。」



    陸寒時想了想,「不用,我跟邵朗他們一起回來。」



    唐初露:「……好。」



    掛了電話之後,她抱著那把紅木色的吉他,看著地板上的瓷磚有些出神。



    心裡面有塊地方悶悶的,很是難受。



    過了一會兒,她又拿出手機給周絨絨打個電話過去,開門見山地問:「你現在在哪?」



    周絨絨接到她的電話的時候也很詫異,先是跟邵朗交換了一個眼神才接通,然後開了免提。



    聽到唐初露的問題,邵朗連忙對她做了一個手勢。



    周絨絨沒看懂,「……你問這個幹什麼?」



    邵朗拍了一下額頭,恨鐵不成鋼地拿起一支筆,在紙上寫了一行字遞給她看——



    果然,唐初露那頭又接著問:「沒什麼,只是想問問你是不是跟陸寒時他們在一起。」



    這一次,周絨絨很快地回答道:「是啊,我們三個都在外面出差,怎麼了?」



    「沒什麼。」唐初露無聲地笑了一下,眼裡有些諷刺,但語氣聽不出任何異常,「那我先掛了。」



    她把手機放進挎包裡,心裡面那股煩躁的感覺越來越強烈。



    如果說打電話之前她還有些懷疑,那麼聽了周絨絨的聲音之後,她就可以肯定,在陸寒時的手機裡出現的那個女聲絕對不是周絨絨。



    唐初露對聲音一直都很敏感,尤其是音色方面。



    她就連語調都能夠分得很清楚,哪怕一時之間想不起那個聲音是屬於誰的,但也能夠肯定跟周絨絨不是一個人。



    不是周絨絨還能是誰?



    陸寒時身邊的女人乏善可陳,除了一個周絨絨之外,就只有……



    唐初露皺緊了眉頭,搖了搖腦袋,覺得自己想多了。



    怎麼可能呢?陸寒時不是說那個女人去環球旅行了嗎?兩人之間早就沒有聯繫了,不可能是那個女人。



    她最近是不是有些魔怔了,總是喜歡聯想到那個 l 身上去。



    另一邊。



    陸寒時打完電話之後,一旁等候了很久的柳茹笙就湊了上來,有些抱歉地先發制人,「不好意思啊,我剛才是打擾到你了嗎?要是給你造成困擾,先給你道個歉。」



    男人的眉頭微微蹙起,剛要說什麼,面前的女人忽然臉色一變,但是看到什麼難以置信的東西,眼睫毛都顫抖起來。



    柳茹笙只是無意識的一眼,就看到陸寒時手裡拿著的那份檢查報告,上面的幾個大字映入眼簾,十分醒目。



    她上前幾步,迅速地將那份文件從陸寒時手裡抽了出來,越看臉色越沉,快要呼吸不過來,「寒時,你……」



    柳茹笙感覺有什麼東西堵在了喉嚨,抬起頭看著面前的男人,眼淚就掉了下來,「……所有的檢查都做完了嗎?」



    陸寒時沒有想到她會看到手裡的檢查報告,微微蹙眉,將東西給拿了回來,「不關你的事。」



    說完,他轉身就要走。



    柳茹笙愣愣地站在原地。



    她看著他熟悉而又寬闊的背影,忽然就忍不住衝上前去抱住了他的腰,「怎麼會不關我的事?寒時,我很擔心你,這是什麼時候的事,你有告訴叔叔阿姨嗎?」



    陸寒時眉頭越皺越緊,並不喜歡她這樣的親近,想要拉開她的胳膊,卻被人抱得死死的。



    柳茹笙有些語無倫次,連唐初露也搬了出來,「你的那個妻子呢,她知道嗎?知道你現在的情況嗎?」



    提起唐初露的時候,男人的身子明顯地僵了一瞬。



    柳茹笙很明顯的感受到他的變化,雖然不甘心,但總算能夠找到一個切入點。



    她剛要說話,就看到面前的男人用力地將他的手扯開,轉過身來盯著她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警告,「不要把這件事情告訴她。」



    他語氣裡面帶著駭然,像是在看一個微不足道的陌生人。



    柳茹笙後退了一步,第一次在他眼睛裡面看到一閃而過的戾氣。



    他以前從來沒有用這樣的眼神看過自己。



    柳茹笙深呼吸了一口氣,冷靜下來,「好,我不告訴她。」



    陸寒時又最後看了她一眼,甩開她的手,徑直離開。



    只留下柳茹笙一個人站在原地看著他的背影,心裡面翻江倒海。



    往事不可追憶,她早應該明白這個道理,可只要一想到他們曾經也有很好的時候,心就像被動刀子割肉一樣,疼得很厲害。



    她剛才只是看到陸寒時的檢查報告,就擔心成那個樣子,但是這個男人在醫院看到她,卻絲毫沒有問她是不是生了病的關切。



    他真的就那麼不在意過去的情誼嗎?



    凱莉的檢查並沒有維持多久的時間,就從房間裡面走了出來。



    哪怕她什麼都沒說,柳茹笙也能夠從她臉上看到並不樂觀的情緒。



    如果是在往常,她照例要上前安慰一番的,但是現在自己也沒那個心情,看到她出來之後只點了點頭。



    倒是凱莉有些不甘心地抱怨出口,「我這雙手就這麼難治療嗎?只不過是一個震顫病而已,全世界就沒有一個能治的醫生?」



    柳茹笙含含糊糊地安慰了她幾句,因為陸寒時的事情心神不寧,沒有其他的精力去應付她。



    凱莉也因為希望在一次破滅而心情沉重,沒有發現柳茹笙的不對勁。



    她又接到了經紀人的電話,只能準備回北城繼續參加節目組的錄製。



    上車之前,柳茹笙站在門外一直沒有動作。



    凱莉坐上去之後扭頭看了她一眼,「笙兒,怎麼還不走?」



    柳茹笙有些勉強地看了她一眼,說道:「你先回去吧,我還有點事情,處理完之後去找你。」



    凱莉有些狐疑地看著她,但是柳茹笙神情坦然,她也就沒多想,神情懨懨地應了一句之後就吩咐司機開車。



    等到保姆車開走之後,柳茹笙才轉身又回到了醫院。



    她就在之前那條走廊上等著陸寒時,等了很久也沒見他的身影。



    就在她打算要不要打個電話過去的時候,終於聽到樓上傳來一陣熟悉的腳步聲。



    柳茹笙在樓梯口站定,看到轉角處的陸寒時眼裡面閃過一絲亮光。



    她剛要上去,一下子又停頓了下來。



    陸寒時沒有看見她,身形忽然晃了一下,勉強站穩,臉上的神色稍縱即逝,很快又恢復了平靜。



    只是那一秒鐘,就能夠讓柳茹笙看到他眼底壓抑得很深的痛苦。



    她在原地愣了幾秒鐘,連忙衝上去扶住了男人的胳膊,「寒時,很難受嗎?情況怎麼樣?」



    「你的頭疼不是已經好了嗎?怎麼又突然發作?要不要我聯繫叔叔阿姨他們給你安排治療?」



    「不用。」男人一口回絕。



    一瞬間的恍惚之後,陸寒時聞到了一陣陌生的香水味,轉過頭來看了柳茹笙一眼,在看清楚她的臉時,直接抽出了自己的手,「沒事。」



    說完,他站直了身子,一個人往前走。



    柳茹笙站在原地沒有動作,看著自己空蕩蕩的手臂,忽然覺得有些悲涼。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剛才那一刻,她明顯在陸寒時眼裡面看到了一絲難捨和沉痛。



    結合她剛才在走廊上看到的那一幕,她心裡又是酸楚,又是惱怒。



    那個女人不是醫生嗎?為什麼連自己的丈夫都照顧不好?



    節目現場。



    因為有一個導師臨時放了鴿子,所以今天的拍攝也只能夠中途中斷。



    之前已經上去了的那些選手雖然都有怨言,但是都沒有表現出來,只能配合節目組接下來的安排。



    好在還沒有輪到唐初露,她已經調好了音,得知拍攝臨時學校,竟然感覺到了一絲輕鬆。



    之前她心裡一直沉甸甸地想著陸寒時的事情,本來就沒什麼心思來應付接下來的拍攝。



    一旁的莫商看她心事重重的樣子,還以為她是因為比賽而緊張,安慰了她一句,「沒事的,不管今天拍不拍,你的表現肯定沒問題。」



    彩排的時候,他也看過唐初露抱著吉他彈唱的樣子,如果不出意外的話,分區決賽絕對沒有問題。



    而且她的還是原創,這已經比不少的參賽選手好了。



    唐初露心不在焉地應了幾句,腦子裡面一直想著陸寒時的事情,回到家裡之後,人還有些恍惚。



    她看了看一直很安靜的手機,想了想,還是給陸寒時打了電話過去。



    那邊沒有接聽。



    她整個人縮在沙發上,看著空蕩蕩的茶几,一種心慌的感覺蔓延開來。



    車鑰匙孤零零的放在桌面上,她盯著看了一會,忽然站起身拿了起來,想要出門。



    結果一打開,剛好看到男人從電梯裡走了出來。



    陸寒時看到唐初露站在玄關處一邊換鞋一邊拿著車鑰匙,開口問道:「這麼晚了,要去哪裡?」



    想了一天的人突然出現在面前,唐初露倒是淡定了不少。



    她看了陸寒時一眼,「哦,沒去哪裡,去超市買點菜。」



    她話音剛落,陸寒時皺了皺眉,看了一眼時間,「這麼晚了,還沒吃?」



    唐初露應了一聲,已經換好了鞋子走了出來,一隻手撐在門板上,「你吃了沒有?」



    她以為陸寒時要回去,就沒有關門。



    陸寒時站在走廊上看了她一會兒,「沒有,一起出去吃?」



    最後唐初露決定不去超市買菜,兩個人乾脆在外面找個館子隨便吃一頓。



    這個季節,外面賣小龍蝦的小攤小販已經陸陸續續開始活躍起來,兩個人出了小區之後往商貿中心的方向走,一路上都聞到了不少麻辣小龍蝦的香味。



    陸寒時站在唐初露身邊,天氣有些熱了起來,順手脫了西裝外套,隨意地搭在胳膊上。



    他低頭看了一眼女人的側臉,見她一直盯著旁邊小攤上的龍蝦看,開口道:「想吃?」



    唐初露嚥了咽口水,收回視線,「還行。」



    她其實很喜歡吃一些重麻重辣的口味食物,但是小的時候父親就一直很注意她的飲食健康,不許她吃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



    再加上後來成了一名職業的醫生,更是偏重食物的營養價值而不是口味,所以就算想吃,也下意識忍著。



    陸寒時平時的口味很清淡,也不怎麼贊同唐初露吃垃圾食品。



    今天不知道怎麼的,突然停下了腳步,拉住了她的胳膊,「去吃吧。」



    「嗯?」唐初露停了下來,「吃什麼?」



    陸寒時抬起下巴朝不遠處的路邊攤示意了一下,「小龍蝦。」



    他看到唐初露眼裡閃過一絲猶豫,又補充了一句,「我突然想吃,陪我,嗯?」



    唐初露看著今天突然有些反常的他,還是點了點頭,「好。」



    吃東西的時候,她時不時看對面的男人一眼。



    他像是很少來這種路邊攤,處處都透露著不適應,雖然身上只穿著最簡單的白襯衫,周身的氣場卻還是像天生貴胄那樣跟周圍格格不入。



    陸寒時很高,這裡的塑料凳子又顯得過於嬌小,在他面前也顯得岌岌可危。



    但他卻一絲怨言都沒有,很耐心地陪著唐初露在這裡吃蝦——



    他雖然嘴上說讓唐初露來陪他,唐初露還是一眼就看出來,他其實就是想滿足她的口腹之慾。



    這個男人總是喜歡默默地照顧她,幫她安排好一切,嘴上卻什麼都不說。



    是不是程序員職業的男人都是這樣沉穩可靠?



    但是也想到今天發生的那些可疑的事情,唐初露又收回了這樣的想法。



    她吃了一口陸寒時給她剝的蝦尾,壯似漫不經心地問:「你去了哪裡出差?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工作上的事情。」陸寒時答非所問,很自然地轉移了話題,「是公司的安排,具體情況複雜,你今天的比賽情況怎麼樣?」



    「有個導師臨時放了鴿子,所以暫時取消了拍攝,應該要另外找時間。」



    說完之後,兩個人又一時之間沒有話題。



    唐初露喝了一口啤酒,嘴巴被辣得有些紅。



    她平時很少化妝,經常素面朝天,連個口紅都懶得擦,皮膚卻嫩得能掐出水來。



    陸寒時看著她紅豔豔的嘴唇,忽然提了一句,「以後少吃點路邊攤,偶爾解解饞可以,吃多了致癌。」



    唐初露笑了一下,「你怎麼說話的語氣跟我爸一樣?」



    陸寒時又給她剝了一個蝦仁,「事實如此,你是醫生,應該更懂得照顧好自己。」



    唐初露順著他的話反問,「你不是醫生就不知道照顧自己了嗎?」



    男人的動作忽然一僵,視線盯著某一處,凝固起來。



    過了好一會兒,他才放下手裡的筷子,拿起紙巾擦了擦手。



    唐初露有些詫異地看著他,「你就不吃了嗎?」



    「嗯。」陸寒時慢條斯理地擦了擦嘴,給自己倒了口水喝,「吃飽了。」



    吃完之後,兩個人開始壓馬路。



    唐初露一直都有飯後散步的習慣,此時牽著陸寒時的手,漫無目的地走在大馬路上,白天積攢起來的鬱悶消散了不少。



    她本來不知道怎麼開口的,可能是現在氣氛正好,她走著走著就隨口問道:「你會騙我嗎?」



    陸寒時的步伐停了一下,隨即恢復正常,「怎麼突然這麼問?」



    「沒有,就是忽然有感而發。」唐初露盯著自己的鞋尖看,「我被別人騙過一次,所以特別討厭別人騙我。」



    她抬起頭,眼睛很亮,直勾勾地看著身邊的男人,「所以不管發生什麼事,你一定不要瞞著我,哪怕是善意的謊言也不要,好嗎?」



    陸寒時垂眸看著她的眼睛,停下了腳步。



    半晌,他低頭在她的額頭上親了一口,什麼話都沒說,揉了揉她的後腦勺。



    準備回家之前,唐初露忽然接到了醫院的電話。



    她聽完,臉色忽然大變,有些蒼白地看著面前的男人,「我媽出事了。」



    她無意識地握著男人的手,因為緊張,微微顫抖著。



    陸寒時眸色深沉,回握住她。,「別怕,我在。」



    時間已經很晚,路上並沒有很多車輛,兩個人暢通無阻地到了醫院,唐初露徑直往唐母的病房跑去。



    雖然她跟唐母的感情淡薄,但畢竟是有血緣關係的親人,在聽到搶救消息的那一刻,還是不可避免地慌亂了。



    就好像當初聽到父親的死訊時,那一瞬間空白的大腦。



    她趕到醫院的時候,唐母已經搶救過來。



    她此時就躺在病床上,有氣無力地看著突然闖進來的唐初露和陸寒時,眼裡面閃過一絲失望,但還是勉強眨了眨眼睛想要坐起身來。



    唐初露連忙衝過去,輕輕按著她的肩膀,讓她好好躺好,握住了她的手,「媽,你先別動。」



    唐母艱難地點了點頭,又看了她身後的陸寒時一眼,「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