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奶蓋兒 作品

第 64 節 不該管的事別管

    陸寒時沒有察覺到那道熾熱的目光,看著遠處的風景,對電話那頭交代了幾句。



    邵朗本來急得焦頭爛額,聽到他的話,又很驚訝,「笙兒現在也在醫院?」



    「嗯。」



    「現在的記者怎麼這麼厲害,無孔不入!」邵朗忍不住罵了一句,忽然有些試探地問:「那弟妹她……」



    陸寒時嗓音清冷,「不該管的事別管。」



    邵朗被噎了一下,突然有些鄭重地問:「老陸,你跟我交個底,咱倆這麼多年的兄弟,我絕對不會告訴弟妹,你跟我說實話,你對笙兒還有感覺嗎?」



    陸寒時沉默了一會,聲音涼涼的,「你想說什麼?」



    邵朗長長地嘆了口氣,「雖然我也挺喜歡弟妹的,但是……其實以你的身份,跟笙兒在一起挺好的。」



    畢竟兩個人家世相當,也都受到了對方家長的祝福,他一直以為這兩個人肯定會結婚。



    而且陸寒時那樣的地位,無論他現在如何跟家裡鬧僵,以後肯定是要回去繼承家業的,否則陸家那麼大,不可能連個繼承人都沒有。



    他們這種傳承了無數代的大家族,都是豪門中的豪門,多多少少有點傳統的門第觀念,到時候願不願意接受唐初露還是另一說。



    這兩個人在一起,哪怕是結婚了,以後阻力也大得很。



    陸寒時的眼眸漸漸沉了下來,語氣很冷,「邵朗,不要說蠢話。」



    他低沉的嗓音暗含警告,邵朗本來就怕惹惱他,連忙改口道:「反正你順隨自己的心意,感情這種事情,身不由己,我這局外人也就不多說什麼了,反正我覺得弟妹和笙兒都不錯……」



    陸寒時聽不下去,抵了抵眉心,打斷他,「你只要做好我交代給你的事,其他的少管。」



    他掛斷電話,後背忽然傳來一陣溫熱,一雙細嫩的胳膊纏上了他的腰。



    一股恬淡的女香忽然灌入鼻腔,獨特清幽,卻不是唐初露身上的味道。



    那個女人從來就不怎麼用香水,更多的是消毒水或者沐浴露的氣息。



    陸寒時眉心一冷,不習慣這種陌生的侵入,伸手就要拉開環在腰上的胳膊。



    還沒等他動作,身後的人先一步鬆開了手。



    他轉過身子,迎上的是柳茹笙有些抱歉的眼神,「不好意思,剛才不小心絆了一下。」



    她眉眼彎彎,肌膚細膩,調皮地吐了吐舌,「你也知道我運動神經不發達,經常平地摔跤,剛才沒撞到你吧?」



    陸寒時後退一步,掃了她一眼,越過她往病房裡走去,「下次注意點。」



    柳茹笙站在原地沒有動作,被剛才那一瞬間男人有些冰冷的眼眸鎮住。



    如果她沒有看錯的話,她剛才在他眼裡看到了明顯的排斥?



    柳茹笙臉上的笑意一點點消失,又換上另外一張溫柔的笑臉,跟著他走了進去,「你不會是生氣了吧?我又不是故意的,再說又沒有過分的行為,就是不小心抱了你一下,你一個大男人要不要這麼小氣?」



    陸寒時忽然停住了腳步。



    他轉過頭來,眸子清冷地看著身後的人,淡淡開口:「有些話我不想多說,難聽且不體面,笙兒,你是聰明人。」



    柳茹笙的笑容僵在了臉上,一種冰冷的刺痛感在四肢蔓延。



    「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她移開視線,輕輕地回了一句。



    陸寒時沒有說話,只用他那雙漆黑深邃的眼睛看著她。



    在這樣的目光之下,她覺得自己的心思無處躲藏,又有些氣惱,為什麼他好像可以輕易地看透自己?



    柳茹笙握緊了拳頭,想要為自己解釋,忽然聽到外面響起了一陣嘈雜的聲音。



    跟先前那種吵鬧的喧囂不一樣,這一次好像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只聽到外面的人群發出一聲驚雷般的尖叫——



    「出來了!出來了!」



    「手術失敗了嗎?怎麼那麼快就出來了?」



    「我看到凱莉了,她好像在摔東西罵人!肯定是手術失敗了!」



    「快過去拍!先去採訪那個醫生!」



    「……」



    隔著一扇門,外面的動靜還是清晰地傳了進來。



    柳茹笙愕然地看著面前的男人。



    還沒等她開口說話,就看到陸寒時沉著一張臉往門口的方向走去。



    她看著男人的背影,愣愣地站在原地,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手術竟然失敗了……



    竟然……真的失敗了……



    她的心情有些複雜,有擔憂,有驚訝,也有一絲絲心虛……



    外面的聲音越來越大,好像就是在這扇房門外面,下一秒就要勢如破竹地衝進來。



    陸寒時剛握上門把手,忽然一陣外力從外面衝了進來,隨即一個熟悉的身影從門的縫隙裡面閃過,然後迅速地將門給關上——



    是唐初露。



    她穿著手術時的無菌服,戴著口罩遮著臉,只露一雙眼睛在外面,陸寒時也還是一眼就認出了她。



    唐初露進來的時候看到病房裡面只有陸寒時和柳茹笙兩個人,顯然也驚訝了一下,站在原地沒有動作。



    驚訝過後,她的眼眸變得深沉,嘴角繃成一條直線,心裡有種莫名煩躁的情緒在湧動。



    「讓一下。」她看到陸寒時橫在自己腰上的胳膊,冷冷地開口,「別打擾我做事。」



    陸寒時想問的話還沒有問出口,看到她冷漠的眉眼,只能閉上嘴。



    他的視線一直停留在她臉上,沒有錯過她的任何表情。



    唐初露現在的樣子很凝重,也很難看,說明手術的確不太成功……



    柳茹笙回過神來,連忙迎了上去,焦急地問:「露露,情況怎麼樣?是不是出什麼事了?」



    唐初露臉色很嚴肅,聲音卻很冷靜,「出了點意外,凱莉現在的情況很不穩定。」



    具體的情況她沒有多說,只從她的表情上看出來應該是很兇險。



    她只說了這麼一句話,之後就一直沉默著在房間裡面翻找著什麼東西。



    柳茹笙慘白著臉色站在一旁,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下意識地看向一旁的陸寒時。



    陸寒時的視線一直落在唐初露臉上,看到她焦急但是強裝鎮定的模樣,皺了皺眉頭,走到她身邊輕聲問道:「需要幫忙嗎?」



    「不需要。」唐初露果斷地拒絕了他,不耐煩地將他推到一邊。



    陸寒時的眼眸暗了一下,卻還是耐心地站在她旁邊陪著。



    唐初露忽然看到什麼,眼睛亮了一下,打開抽屜將裡面一個白色的瓶子拿了出來,看清楚了上面的小字之後,立刻鬆了一口氣。



    陸寒時知道她應該是找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剛要說話,唐初露就忽地從地上站了起來,連忙往門口的方向走去。



    手術前明明已經問過凱莉無數遍有沒有服用藥物,她咬定了自己沒有吃過任何藥,結果進行到一半的時候,她情緒忽然失控,再三逼問下才知道她服用過有安眠作用的保健品。



    雖然只是保健品,但有的成分在手術過程中很有可能造成意外。



    尤其是在大腦中,那些複雜的神經元是現代醫學還沒有完全搞清楚的精密單位,出了任何的差錯都有可能造成嚴重的後果。



    唐初露此時完全沒有心思去想其他的事情,拿了東西就連忙往外走。



    陸寒時跟在她身後,病房門一打開,外面的那群記者就圍了上來。



    好在他之前已經通知人過來,勉強維持住了現場的秩序,並沒有讓那些記者擋住了唐初露的路。



    他一路護送著她回到手術室,唐初露直接將門關上,連個眼神都沒有分給他。



    那群記者還在叫囂,閃光燈的聲音不停地響在耳邊。



    陸寒時心口一陣煩悶,眼神冷得像是結了冰。



    「請問手術是真的失敗了嗎?剛才進去的那個人是不是之前接頭手術的唐醫生?」



    「聽說唐醫生成名之後不精進醫術,反而跑去參加選秀,跟評委凱莉發生了衝突,這是真的嗎?」



    「凱莉的手術失敗,是不是因為唐醫生心裡對她有怨恨的原因在裡面?」



    「……」



    那些人一找到機會就見縫插針地拋出一個個問題,就連中途出來的醫務人員都被他們圍住,現場一團糟。



    陸寒時看著緊閉的手術門,轉過身來冷冷地掃過他們,抵著牙一字一句地冷沉道:「再多問一個字,砸了他們的攝像機。」



    那些蟄伏在周圍的保鏢立刻就行動起來。



    那群記者還沒有反應過來,就看到四周湧上一群穿著黑西裝的保鏢,不由分說地將他們全都圍住。



    一路小跑過來的柳茹笙看到眼前這副場景,慢慢地停下了腳步。



    她走到陸寒時身邊,看到他這副凜冽又充滿戾氣的模樣,張了張嘴不敢說話,竟然有些心悸。



    不知道過了多久,她才有些顫抖地開口,「寒時……手術真的失敗了嗎?」



    陸寒時像是沒有聽到她的話一樣,目光直直地看著手術室門口,好像透過這扇房門能夠看到裡面的人。



    手術室內——



    凱莉已經完全失去了理智,好幾個年輕力壯的醫生都壓制不住她,好不容易將她摁到病床上扣住,她還是處於一種恐慌的狀態。



    陸南方頭上流下一滴冷汗,看到唐初露在一旁冷靜的樣子,心裡稍微平靜了一些,「有信心嗎?」



    唐初露長長地吐出一口氣,沒有回答他的問題,而是重新拿起之前的工具,手穩穩當當地進入凱莉的大腦。



    「到了丘腦腹中核……」她淡淡開口,看著凱莉不斷抽搐逃避的模樣,抿了抿嘴角,全身的肌肉都緊繃起來。



    大腦的結構過於複雜,有的時候不小心碰到任何一個地方都能夠造成無法挽回的後果。



    剛才凱莉忽然發瘋,手術差點失敗,就是因為不小心觸碰到了大腦的恐懼中心。



    凱莉還在不斷地顫抖,一張臉因為害怕變得蒼白,嘴裡不停地吐露著辱罵的詞句。



    屏幕上圓圈裡面的長針還在不斷遊移,觸碰到某個區域的時候,凱莉忽然停了下來。



    她茫然地睜著眼睛,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剛才忽然有那麼濃烈的情緒。



    雖然她暫時地安分了下來,但唐初露並沒有放鬆,而是繼續尋找問題所在。



    她手穩穩當當地進行著操作,一邊看著凱莉的雙手。



    只要她的手還在顫抖,那她就不會停下。



    不知道過了多久,當那根長針移動到某個位置的時候,凱莉的手忽然停了下來——



    那不停的顫抖就好像被按下了開關一樣,只那一瞬間的事情便恢復了平靜,一雙手跟正常人的沒什麼區別,完好地擺在他面前,不會像發瘋一樣不停地震顫。



    凱莉完全愣住了,還沒有反應過來。



    她低著頭,一眨不眨地看著自己的雙手,好像在做夢一樣。



    她的手……竟然好了!



    凱莉腦海中閃過一絲念頭,愕然地看著面前的一切,深深吸了口氣,忽然像是意識到什麼似的,爆發出一陣強烈的哭聲。



    「啊!」她又笑又哭,卻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將自己的雙手放在眼前翻來覆去地看,「啊!啊……」



    好了!真的好了!



    她的手終於不抖了,她又是一個正常人了!那些人不會再像看怪物一樣看著她了!



    聽著耳邊驚天地泣鬼神的哭聲,唐初露長長地吐出一口氣,額頭上還掛著冷汗,嘴角卻露出一絲微笑。



    門外。



    那些記者因為陸寒時的緣故,都不敢再吵鬧,安靜地等著。



    沒過多久,聽到裡面傳來一陣絕望的哭嚎聲,一個個都激動起來。



    這明顯是一個女人的哭聲,持續了很久,聲音尖銳又響亮,像淒厲的女鬼,又像一個被關久了的瘋子。



    他們面面相覷,心裡面已經有了想法。



    「哭成這個樣子,手術肯定是失敗了……」



    「手術失敗會怎麼樣?凱莉的雙手會廢掉嗎?」



    「你沒看之前現場的視頻嗎?一個鋼琴家手抖成那樣,早就廢了……」



    「如果只是沒有治好的話,有必要哭成這個樣子嗎?肯定是完全廢了……」



    「……」



    這些人七嘴八舌地議論著,雖然壓低了聲音,但還是清晰地傳進了其他人的耳朵裡。



    柳茹笙的臉上失去了血色,從聽說凱莉的手術失敗了開始,就一直沉默。



    這種時候,她不知道是該為凱莉擔心,還是為唐初露擔心。



    她忍不住悄悄地抬起頭,看了前面的男人一眼。



    只看到一個冷漠凜然的側臉,那幽沉的眸子讓人不敢窺探其中真實的情緒。



    陸寒時站在手術門口,沒有動作,眼裡面閃著明明滅滅的光,彷彿透過這面牆就能看到裡面的人。



    然後是一陣嘈雜的腳步聲,一個護士急步走了出來,手裡拿著方盤,上面放著帶血的紗布。



    門被打開一道縫隙,裡面的哭聲更加清晰地傳了出來,響徹整個走廊。



    所有人都聽出來這是凱莉的聲音,哭得慘絕人寰,肝腸寸斷,彷彿下一秒就要難過得死去。



    柳茹笙身子顫抖得厲害,握緊了拳頭,指甲緊緊地陷進肉裡,才忍住那股複雜的陌生情緒,「手術真的……失敗了?」



    她話音剛落,那些記者就立刻活絡起來,剛才還安靜的人群不停爆發出細小的討論聲。



    在公眾場合都如此無視規則的一般都不是什麼正規報社雜誌社出來的記者,也有可能是沒有職業道德的狗仔,隨時隨地在前線傳達最新的消息回去。



    現在網絡上已經有了手術失敗的消息,他們添油加醋地將走廊上看到的情況發給了後方的營銷號,爭的就是誰最先發表第一手的八卦,以此吸引流量。



    之前凱莉在現場昏倒,雙手震顫的消息已經在網絡上發酵,討論得熱火朝天。



    此時另外幾個消息也悄悄爬上了熱搜——



    #凱莉手術失敗#



    #醫患衝突#



    #醫德和醫術哪個更重要#



    這些熱搜詞條基本都是對於唐初露不利的內容,網上已經將她的信息扒得差不多,從她的教育經歷,到在哪家醫院任職,有哪些手術經歷和成就,以及她參加的《聲動梁塵》歌手大賽,還有她在現場跟凱莉一起的衝突。



    雖然是凱莉對她的單方面批評,但是經過剪輯之後,視頻呈現出的畫面就有些微妙。



    再加上這次手術失敗的詞條直接衝上熱搜榜第一,先前唐初露接受的某個醫學雜誌的採訪也被人翻了出來。



    她是國內罕見的完成了街頭手術的醫生,這麼年輕就已經有這樣的成就,說明她的水平是非常過硬的。



    dbs 手術雖然也有難度,但是比起接頭手術,可以說是小巫見大巫。



    既然如此,手術失敗的原因到底是因為唐初露的水平不夠,還是她醫德敗壞,將個人情緒帶入工作中,導致凱莉的一雙手成了殘疾?



    網友的同情心都是廉價而氾濫的,一聽說一個鋼琴家的雙手廢了,各種各樣的跟帖和評論都在辱罵嘲諷唐初露。



    又因為她一個醫生竟然有時間去參加那種跟娛樂圈掛鉤的選秀節目,更加認為唐初露這個人不專研學術,反而去研究那些邪門歪道,就是人品低劣的表現!



    凱莉這些年已經不剩什麼粉絲,但是發生這種事情,那些野生粉絲突然多了很多,都是正義的網友在為她抱不平,甚至開始人肉唐初露。



    外面的輿論如火如荼,但新聞裡的主角卻對這一切毫無所知。



    等到凱莉的哭聲終於稍微平靜了之後,唐初露才將電極放到正確的位置。



    陸南方看著屏幕,語氣很欣慰,「這是我成功的第一場 dbs 手術,能夠跟你一起完成,是我的榮幸。」



    唐初露勾了勾嘴角,冷靜道:「先別急著慶祝,還沒有到最後一步。」



    她看了一眼旁邊的人,「現在開始,刺,激顱內螺栓。」



    手術已經成功了一大半,現在只要進行效果測試。



    凱莉已經完全不在意自己頭上開了個洞的事情,只一動不動地看著自己恢復正常的雙手,覺得好像在做夢一樣,整個人都輕飄飄的。



    唐初露看著她這副模樣,忽然就覺得她以前咄咄逼人的樣子也沒那麼討厭了,輕輕開口道:「你聽我的指令,做出相對應的動作。」



    凱莉看了她一眼,眼裡含著淚水,連忙點了點頭。



    唐初露:「比個八出來。」



    凱莉伸出了八根手指頭。



    唐初露:「做一個 ok 的手勢。」



    凱里吸了吸鼻子,成功地比出一個 ok 的手勢。



    唐初露嘴角的弧度更深,手裡拿著本子在上面寫著什麼,「試著彈一彈鋼琴的音階。」



    凱莉好不容易忍住的淚水,這一刻又奔湧了出來。



    她死死抿住嘴唇,鼻尖通紅,雙手流暢地在空氣中彈出一串旋律。



    唐初露終於笑開來,「恭喜你,手術成功,以後可以繼續彈鋼琴了。」



    她把筆放進白大褂的口袋裡,「可以縫合了。」



    隨著她這一聲落下,就意味著手術成功結束。



    凱莉還是依依不捨地看著自己的十根手指頭,臉上露出又感動又心酸的笑容。



    手術室總是會給人帶來各種各樣令人記憶深刻的畫面,這一幕觸動到了在場所的醫務人員,他們自發的鼓起了掌。



    為了一個鋼琴家的前程,也為了一個醫生的堅持。



    為了一次奇蹟的產生,為了一次生命的圓滿和尊重。



    掌聲經久不衰,所有人的心情感動又激動。



    唐初露跟陸南方對視了一眼,兩個人很有默契地笑了。



    唐初露將手裡的記錄遞給陸南方,眼角眉梢都輕鬆了不少,「這次的手術可以寫個論文出來了。」



    陸南方點了點頭,摘了手套,「之前你觸碰到她的大腦恐懼中心的時候,我身上都起了雞皮疙瘩。」



    「是吧?我也嚇死了,大腦裡的東西真的太複雜……」



    手術完成,兩個人一起並肩往外走。



    唐初露也摘了手套和口罩,雖然疲倦,但更多的是滿足。



    與此同時,手術外的走廊上一片嘈雜。



    那些狗仔得到了一手資料,本來打算打道回府,沒想到剛準備走的時候,手術室裡面忽然爆發出來一陣掌聲。



    這些人都愕然地停在了原地,面面相覷,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怎麼手術失敗了,裡面還有人鼓掌?



    那陣掌聲持續了很久,要走的人也都紛紛停了下來,想知道是不是有什麼反轉。



    手術室的門被人打開,率先走出來的就是唐初露和陸南方。



    那些記者和狗仔被保鏢攔著沒辦法上前,只能夠遠遠地拋出問題——



    「唐醫生,請問這次凱莉的手術失敗,是因為你私下對她有個人恩怨嗎?」



    「您作為一個年輕的醫生,在打出名氣之後,不選擇精益求精,而是選擇接觸娛樂圈,是因為您覺得當藝人比當醫生要賺的錢多嗎?」



    「您的醫術水平那麼高,為什麼偏偏這次手術就失敗了,是因為您對凱莉心有怨恨?」



    「……」



    唐初露還沒有從手術成功的喜悅中回過神來,就被人劈頭蓋臉地問了一堆她自己都莫名其妙的問題,當場就呆在了原地。



    她本來就不擅長同時跟這麼多陌生人打交道,之前也是各種醫學雜誌熱情邀請,她才答應了其中一個比較權威的接受採訪。



    那個時候也是各種不自在,一下子面對這麼多人的問題,她手和腳都不知道怎麼擺放。



    陸南方先是嚇了一跳,隨即下意識地擋在她面前,冷著臉對那群記者說:「這裡是醫院,誰讓你們過來的?」



    記者們見唐初露不說話,又紛紛將話筒對準了陸南方,問的還是之前那些問題。



    唐初露都矇住了,不知道為什麼這些人都在說手術失敗了,還內涵自己沒有醫德導致凱莉成了殘廢?



    明明手術就很成功啊!



    一旁的陸寒時看著她整個人被陸南方擋在身後,眸色陰沉得嚇人,直接大步上前,將她打橫抱起抗走。



    那群記者連忙想要跟上去,被保鏢團團圍住,動彈不得。



    「剛才那個男人是誰?唐醫生的男朋友?」



    「看著非富即貴的樣子,唐醫生是傍上大款了?」



    這些記者見沒有辦法採訪到唐初露,又只能去問陸南方:「你是唐醫生的同事,對唐醫生平時的人品作風有什麼看法?」



    「讓開!」陸南方本來想要跟上去的,但是被這些人給擋住,根本就沒辦法移動分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