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奶蓋兒 作品

第 65 節 這場手術,你做得很棒!

    「都解釋清楚了,網上的消息也都作了澄清。」



    唐初露的動作一下子就停了下來,「網上的消息?」



    她有些詫異,「手術的事情已經傳到網上去了,這麼快?」



    陸寒時暫時不想跟她解釋這麼多,揉了揉她的肚子,「晚上回去再告訴你,現在先吃點東西,你應該餓壞了。」



    他說完,唐初露的肚子果真叫了一聲。



    美美地睡了一覺之後,的確是有些餓。



    只不過她拿著筷子,看了看面前這些看上去很有營養但是沒什麼食慾的湯湯水水,想了想,最後還是放了下來。



    陸寒時皺起了眉頭,「怎麼不吃?」



    唐初露想了想,「我想出去吃,下館子。」



    男人不說話,抿著嘴角,臉上沒什麼表情,但看上去莫名有一種壓迫感。



    唐初露拉著他的胳膊,討好地搖了搖,「你剛才都還說我是功臣,功臣想吃點好的不行嗎?」



    陸寒時沒說話,點了點桌上那些給她精心準備的飯菜,「這些不好?」



    唐初露看了一眼,又連忙收回視線,「好是好,就是太淡了,我忙了那麼久,想吃點重口的。」



    陸寒時不贊同,「不行,你腸胃受不了。」



    「受得了的。」



    「受不了。」



    唐初露:「……」



    她看著一臉剛正不阿的男人,索性豁了出去,伸出胳膊摟住他的脖子撒嬌道:「寒時,你不能這樣拒絕我。」



    陸寒時:「……」



    這一招出乎他的意料,雖然男人臉上還是沒什麼表情,但眼神肉眼可見的柔和了不少,「聽話,先吃點有營養的墊墊肚子,再出去吃點你想吃的當夜宵,嗯?」



    他已經退了一步,唐初露也只能順坡就下,「好吧……」



    她挑挑選選,隨便吃了幾口,「你吃了沒?」



    陸寒時:「我不餓。」



    唐初露夾了一筷子菜,塞到他嘴邊。



    陸寒時:「……」



    他無奈地嘆了口氣,張開嘴吃了下去。



    兩個人就這樣你一口我一口的,解決了大部分飯菜。



    唐初露就只吃了一些菜品,主食幾乎沒有碰,看得出來只是想解個饞,她主要目的還是想去外面吃點好的。



    其實她以前就有這樣的習慣,每次手術過後就想放縱自己一下。



    她的生活處處充滿著理性和剋制,有的時候也想要順著自己的心意,不顧後果。



    也許是因為天氣的原因,外面已經完全暗了下來,但其實只是剛到下班的時間而已。



    兩個人出了辦公室的時候,走廊上還有不少人來來往往。



    唐初露本來以為醫院可能只剩下幾個人了,出來一看,才覺得時間並沒有很晚。



    一旁的男人牽著她的手,不急不慢地走著。



    兩個人明明在醫院裡面,卻好像走出了約會的感覺。



    她偷偷看了一眼陸寒時的側臉,總感覺還有什麼事情沒有處理完,但是又想不起來是什麼事情。



    她看著男人牽著自己的手,有點不是很想讓他牽,但又捨不得甩開。



    心情有點矛盾。



    她走著走著才發現,走廊上的人好像有些不對勁。



    那些醫務人員看到她跟她打招呼,明顯比平時多了一份恭敬和崇拜。



    尤其是有幾個小護士,在看到她的時候眼裡就差冒著紅心,跟那些追星的人看到偶像差不多。



    唐初露被這些人看得心裡面毛毛的,「我睡著的這幾個小時,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陸寒時捏了捏她的手指,「沒有,怎麼了?」



    唐初露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沒什麼,總覺得怪怪的……」



    兩人剛走到醫院大門口,兩側都不知道什麼時候突然圍過來一群人,看到唐初露之後,自發地鼓起了掌。



    唐初露:「!」



    她嚇了一跳,一下子就握緊了身旁男人的手,「他們要幹嘛?」



    掌聲還在繼續,從一開始的稀稀拉拉,最後變成雷鳴一般的掌聲。



    門口的聲音也吸引了醫院其他地方的人,他們朝這邊看了過來,看到唐初露之後也都自發地往這邊過來,鼓起了掌。



    唐初露一頭霧水,甚至覺得莫名其妙,「這是什麼意思?歡送我嗎?」



    陸南方站在人群中,看到她一臉懵懵的樣子,眼裡閃過一絲笑意。



    本想上前一步,但是看到她旁邊站著的陸寒時,生生止住了自己的步伐,只站在原地,笑著開口道:「露露,這場手術,你做得很棒!」



    唐初露也尷尬地笑了笑,「謝謝……」



    她當然知道這場手術做得很成功,她以前做過更成功的手術,也沒有經歷過這樣的架勢啊!



    而且這些人有很多都不是醫院裡的人,面孔看上去很陌生,但是臉上都掛著笑意,看著她就像看一個救世主一樣。



    說實話,唐初露有些瘮得慌。



    那些人好像沒有看到她的窘迫,本來將她圍成一個圈的人群,忽然讓開一條路,從路的那一頭走過來一個穿著打扮都很精緻的女人——



    凱莉。



    她明顯是做了一身隆重的造型,跟躺在病床上那生無可戀的樣子簡直判若兩人,臉上也有了紅潤的氣色,整個人看上去煥然一新。



    更詭異的是,她手裡拿了一大捧鮮花。



    凱莉表情很是激動,一動不動地看著唐初露,眼裡面閃爍著水光。



    她一步一步地通過人群走到她面前,將那捧花送到了她手裡,「唐醫生,我……」



    她才一開口,聲音就哽咽住,帶著嚴重的哭腔,接下來的話怎麼也說不下去了。



    周圍的人群立刻又響起一陣鼓勵的掌聲,然後唐初露聽到其他的人也開始小聲的哭了起來。



    唐初露:「……」



    她忍不住勾了勾陸寒時的手指,在他耳邊輕聲問道:「這到底是個什麼場面?」



    兩個人咬耳朵的樣子落在陸南方眼裡,他移開視線,有點不想看。



    柳茹笙站在人群之中,本來也在跟著周圍的人一起鼓掌,看到那兩個人親密無間的樣子,手上的動作就緩緩停了下來,慢慢握成拳頭。



    陸寒時低下頭,嘴唇貼著她的耳朵低聲道:「這些是凱莉的粉絲。」



    唐初露恍然大悟,又有些難以置信,「她不是已經過氣了嗎?怎麼還有那麼多粉絲?」



    陸寒時:「……可能有一部分是安排的工作人員。」



    凱莉擦了擦眼淚,上前一步,將手裡的花塞進她懷裡,「唐醫生,我……我不知道該說什麼了,我也不會說什麼好聽的場面話,你就是我的再生父母!」



    這話就有點太嚴重了。



    唐初露尷尬地摸了摸鼻子,指了指身旁的陸寒時,乾笑著說:「抬舉了,你這麼說,那他不就是你爸了?」



    唐初露本來只是想緩和一下氣氛,不想讓場面變得這麼尷尬。



    但是話一說出來之後,全場反而陷入一種詭異的寂靜之中。



    那些鼓掌的人緩緩收回了動作,看看天,看看地,看看陸寒時,又看看唐初露。



    最後視線還是落在了凱莉身上,不知道該怎麼收場。



    唐初露話一出口就已經後悔了,尷尬得腳趾蜷縮,鞋子都要扣爛,「呵呵,我開個玩笑。」



    凱莉臉色也有一些尷尬,聽到她這麼說,連忙笑了起來,「呵呵,挺好笑的!」



    她這麼一笑,周圍那些人也都很給面子地笑了出來。



    除了那些過來的粉絲之外,也還有一些扛著攝像機的記者,只不過已經不是之前搞事情的那一撥人。



    一副其樂融融的尷尬場景。



    唐初露覺得自己可能真的是睡糊塗了,盯著凱莉看了幾秒鐘之後才反應過來,語氣忽然嚴肅,「等等,誰讓你下床的?」



    凱莉:「……啊?」



    「你才做完手術幾個小時,現在應該躺在病床上好好休息,誰讓你下床做這些事情的?」唐初露的語氣很嚴肅,甚至帶了一絲責怪的意味,「住院醫師沒有跟你說這些注意事項,怎麼可以到處亂跑,出事了怎麼辦?」



    凱莉被問得愣了一下,老老實實地回答,「我沒什麼感覺,也沒有哪裡不舒服,只是頭頂有一點點疼,但是上面的創口也很小很小……」



    「那就等到不疼了再行動。」唐初露操心極了,「就算你沒有覺得哪裡不舒服,但畢竟是腦袋裡面的手術,多觀察觀察總是穩妥一些。」



    場面一下子就變成了唐初露對凱莉的批評會。



    一向自視甚高的凱莉竟然也不敢吭聲,老老實實的聽著她的教訓,不敢反駁。



    等唐初露說完之後,已經有些口乾舌燥,「是病人就應該要好好聽醫生的話,總是這樣自作主張,讓我們很頭疼的知道嗎?」



    凱莉連連點頭,「知道了,等會我就回去,明天早上做完檢查再出院。」



    唐初露眉頭一皺,指了指周圍圍著的那些人,「不只是這件事情,你做手術之前叫來那麼多記者是什麼意思?是想給我們施加壓力對不對?其實就是在添亂!」



    她想起之前的事情,開始跟凱莉秋後算賬。



    一旁的陸南方也幽幽開口,「的確很添亂,如果不是因為這檔子事,估計手術時長不會這麼久。」



    「可不是!」唐初露還在數落,「雖然現在是下班時間,你叫這麼多人圍在醫院鬧這一出,雖然說是感謝我,但這形式也太浮誇了一點!萬一在上班時間,耽誤其他人怎麼辦?」



    凱莉被說得頭都抬不起來,吶吶地問:「那……那我要怎麼表達我的謝意?」



    「不用表達,你以後看病的時候聽醫生的話,就是對我們最大的禮物了。」唐初露不是在客套,而是在說真心話。



    她也不是一點都不在乎榮耀,但是覺得這些虛榮的東西真的沒什麼意義。



    尤其是像凱莉這樣的病人,情緒太不穩定了,很難相處。



    她不信任你的時候,就把你踩到腳底下去,相反的,就把你捧到天上,供奉神壇。



    就像現在的網友一樣,一有風吹草動就成了牆頭草,為國奉獻一生的院士上了熱搜之後,一開始必定是被所有人都供奉起來,不斷表揚和誇讚的。



    但是時間一長,這個院士但凡傳出來一些對他名聲不好的事情,網友就會將他踩在腳下,認為其也不過如此。



    唐初露怕的就是這樣。



    不是蔑視,就是捧殺,評價一個人不是黑就是白。



    抹殺一個好人,只需要這個好人做的一百件好事裡面的一件不好的事;洗白一個壞人,也只需要這個壞人做的一百件壞事裡面唯一一件好事。



    她只希望全天下的病人都能夠冷冷靜靜地看個病。



    不要像凱莉這樣,手術之前各種添亂找麻煩,成功之後又開始鮮花掌聲的開始吹捧。



    沒必要,真的沒必要。



    凱莉也聽出了她的話外之意,臉上有些尷尬,「對不起唐醫生,你要是不喜歡的話,以後就不這樣了。」



    「算了。」唐初露擺了擺手,「你讓這些人都回去吧,時間也挺晚的了。」



    聽到她這話,周圍那些人也紛紛散開。



    之前網絡上的輿論對唐初露不利,後來醫院進行了及時的處理,將事情的來龍去脈公佈,但也還是有一些不明所以的吃瓜群眾在攻擊唐初露。



    所以凱莉就乾脆做了這麼一套浮誇的感謝儀式,最主要的是想讓那些媒體記者拍兩張照片回去發給營銷號,好抵消掉之前在網絡上對唐初露不好的影響。



    不過既然唐初露不喜歡,也只能算了。



    那些人散了之後,大廳就只剩下四個人。



    唐初露沒想到柳茹笙竟然還等在這裡,看到她的時候,目光停頓了一下。



    她冷了臉,隨即鬆開了身旁男人的手。



    陸寒時:「……」



    他不動聲色地又牽了回去。



    唐初露皺眉,剛要甩開他,就聽到男人在耳邊低沉的聲音,「別松,丟了怎麼辦?」



    唐初露:「……」



    她說:「醫院就這麼大點地方,怎麼會丟?我又不是小孩子。」



    陸寒時:「你是。」



    唐初露瞪他,表情很不滿。



    男人眼底閃過一抹清淡的笑意,在她鼻尖上颳了一下,「那不吃夜宵了?」



    唐初露:「不行!」



    兩人旁若無人的互動落在另外兩個人的眼裡都十分刺眼,陸南方握緊了拳頭,開口道:「露露,既然沒事,我就先走了?」



    唐初露這才注意到他的存在,笑著點點頭,「嗯,路上注意安全。」



    她笑起來的時候眉眼彎彎,眼睛就像月牙一樣。



    陸南方看著她,也勾起了嘴角,「你回去早點休息,明天早上還要上班。」



    「好。」



    陸寒時站在一旁,聽著這兩人一來一回,臉上沒什麼表情。



    等到陸南方走了之後,他低頭看到唐初露的笑臉,伸手將她嘴角的弧度往下拉。



    唐初露一仰頭看到他有些陰沉的臉色,將他的手打開,「怎麼了?笑一笑都不行?」



    「可以。」陸寒時伸手將她攬進懷裡,低頭在她嘴角親了一下,「對我笑就可以。」



    一旁的柳茹笙被忽略了很久,看到兩人這副模樣心裡像針扎一樣疼,眼裡面生起細細密密的陰沉。



    她深吸了一口氣,很快將真正的情緒掩藏下去,揚起一個笑容,輕咳了一聲,「喂,你們兩個!這裡還有人呢,這麼旁若無人地秀恩愛好嗎?」



    她語氣輕鬆,臉上沒有一絲介意。



    唐初露這才注意到旁邊還有一個人,連忙推開陸寒時,「你還在啊……」



    陸寒時被她一把推開,表情不太好,但也沒說什麼,只沉著一張臉站在他身邊,但……他的手牽進了掌心。



    柳茹笙臉上的笑容更加溫柔,上前一步,有些崇拜地看著唐初露,「今天的事情真是多謝你,露露,你真厲害,要不是你的話,凱莉這輩子真的毀了!」



    聽著她的誇獎,唐初露心裡有些怪怪的,但還是勉強扯出一個笑,「這都是我應該做的。」



    柳茹笙卻絲毫不見外地牽起她另一隻手,「不行,我一定要好好感謝你,剛才聽寒時說,你們兩個要出去吃夜宵?不然這樣好不好,我請你們去吃,就當是我代替凱莉謝謝你。」



    唐初露下意識地回答,「剛才不是謝過了嗎?為什麼還要謝?」



    柳茹笙的表情有一瞬間的尷尬,但很快就恢復如常,笑道:「不只是表達謝意,還有這段時間,因為我和寒時的事情讓你誤會了,我很抱歉。」



    唐初露抿了抿嘴角,有些不自在地抽出自己的手,「沒什麼,他已經跟我解釋過了,你們之間沒什麼,我知道。」



    她說完之後,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她看到柳茹笙的眼裡閃過一絲憐憫,但很快就消失不見。



    仔細一看,她的臉上依舊掛著溫柔的笑容,還鬆了一口氣,「我就知道,你肯定不會真的計較這些的,我之前就跟寒時說了,露露你肯定是一個理智大方的女人,你們能夠結婚真的挺好的。」



    唐初露禮貌地笑了笑。



    她其實不太喜歡柳茹笙說這種話,雖然聽著都是一些好話,但她心裡就是很不是滋味。



    柳茹笙的樣子那麼遊刃有餘,而且姿態也很落落大方,好像她跟陸寒時之間真的坦蕩無比。



    如果她要是再因為他們兩個之間的事情跟陸寒時置氣的話,豈不就是顯得她太小心眼,沒事找事?



    她這個人本來就是吃軟不吃硬,最怕的就是軟刀子,根本就無力招架。



    見她不說話,柳茹笙的表情有點受傷,「露露,你是不是討厭我,我做錯什麼了嗎?」



    唐初露連忙否認,「沒有啊,你怎麼會這麼想?」



    「你剛才一直不理我,而且我想請你吃頓飯,你也沒有表態,我還以為……」柳茹笙語氣忽然有些低落,看著很難過的樣子,「我以為你討厭我。」



    唐初露:「……」



    雖然還談不上討厭,但也的確不怎麼喜歡啊。



    可是柳茹笙一副都快要哭了的樣子,她那些話就怎麼都說不出口。



    正當她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時候,肩上忽然環過來一雙細白漂亮的手,芊芊十指上染著張揚的紅色指甲油——



    「喲!露露,這不是你老公的那位白月光小姐嗎?她想請你吃飯啊!」



    一個嬌媚的聲音傳了過來,帶著一絲絲凌厲和俏皮,「情敵還搞出一副姐妹情深的樣子,腦子有病病?」



    蔣寶鸞不知道從哪裡冒了出來,懶懶地靠在唐初露身上。



    她放肆地打量著對面的柳茹笙,語氣挑釁,「實在不巧,我家露露不給人看腦子。」



    柳茹笙愣了一下,隨即臉色一下子就沉了下來,看著蔣寶鸞這個不速之客,表情很冷,「你是誰?有神經病的人是你吧,莫名其妙挑撥離間!」



    蔣寶鸞撲哧一聲笑了出來,摸了摸自己的嘴角,「不好意思啊,我剛才開玩笑的,你看你這麼認真幹什麼呢?」



    還沒等柳茹笙說話,她又開口打斷她,「我呢,就是這麼個性格,說話有點直,你應該不會開不起玩笑吧?」



    「你——」柳茹笙被噎了一下,上下打量了蔣寶鸞幾眼,很是不爽,「你是露露的朋友?」



    女人之間的關係其實很簡單,有時候只看第一眼就能夠知道這個人一定是她討厭的人。



    柳茹笙看蔣寶鸞的第一眼就覺得她俗不可耐。



    明明有一張無可指摘的妖豔臉頰,五官精緻得像神話怪志裡的妖精,卻偏偏要把自己打扮成風塵俗物,沒有一點品味,說話的腔調也討人厭。



    哪怕穿著一身昂貴的名牌,身上也沒有一點優雅高貴的氣質。



    蔣寶鸞一開口說話,柳茹笙就知道,這一定是他討厭的女人。



    唐初露拉了拉蔣寶鸞的手,跟柳茹笙介紹,「是,她是我的朋友,蔣寶鸞。」



    然後她又跟蔣寶鸞介紹,「她是柳茹笙,陸寒時的朋友。」



    蔣寶鸞吹了聲口哨,似笑非笑,「幸會。」



    柳茹笙笑了一聲,雖然維持了禮貌,但不難看出她臉上閃過的一絲不屑。



    唐初露沒再理會她,而是看著蔣寶鸞,「都這麼晚了,你怎麼還在這?」



    蔣寶鸞懶懶地往樓梯的方向示意了一下,「等人嘍。」



    唐初露一下子就明白了,「等關肅?」



    「嗯哼。」蔣寶鸞漫不經心道:「他讓我先在樓下等。」



    唐初露的視線從蔣寶鸞的臉上緩緩下滑,看到她脖子上很多若隱若現的紅色痕跡,挑了挑眉,「你該不會……在這纏了他一天?」



    蔣寶鸞聽著她迂迴的話,忍不住笑了出來,「他哪裡有那麼厲害?就算我想纏他一天,他也沒有那個精力……」



    他話音剛落,就聽到不遠處傳來一個冷冷的聲音:「蔣寶鸞。」



    高大挺拔的男人朝這邊走來,俊朗的臉上是一如既往的冷淡,此時皺著眉頭,不悅中帶著一絲無可奈何。



    他才換個衣服,上一秒還在辦公室賴著不走的女人,就已經不見蹤影。



    「亂跑什麼?」



    關肅走到蔣寶鸞身邊,看她懶散地靠在唐初露身上,跟沒有骨頭一樣,扯了她一把,「站好。」



    蔣寶鸞忍不住在心裡翻了個白眼,連她爸爸都沒有管過她的站姿,關肅這個男人怎麼那麼婆媽?



    心裡雖然腹誹,但是看著男人那張帥氣但冷沉的臉,她還是乖乖地站直了身子。



    唐初露一臉詫異地看著蔣寶鸞乖乖聽話的樣子,不敢相信這是那個天不怕地不怕的混世魔王。



    她很是佩服地看著關肅,「還是你有辦法。」



    關肅沒說什麼,只朝她點點頭,「恭喜,聽說手術很成功。」



    唐初露笑笑,「這次也多虧了你,你準備的資料有很大用處。」



    聽到她誇獎關肅,蔣寶鸞就覺得好像在誇自己一樣,很驕傲地抬起下巴,「那是,我家關肅就是哪哪都厲害。」



    她說的意味深長,話裡似乎還有另外一層深意。



    一旁的柳茹笙聽到她這樣放肆不羈的話,皺起了眉頭,眼裡的嫌惡更加明顯。



    不知廉恥。



    這個叫做關肅的醫生長得很好,清風霽月的氣質,不知道為什麼眼光那麼差,竟然看得上這種凡塵俗物?



    蔣寶鸞也注意到柳茹笙的表情,但是沒當回事,只對著唐初露勾了勾嘴角,「你們要去吃夜宵?」



    唐初露表情有些為難,看了柳茹笙一眼,「……是。」



    柳茹笙換了副表情,笑著說:「露露今天可是大功臣,為了表示謝意,我得請她吃頓大餐才行。」



    蔣寶鸞吹了聲口哨,立刻接話:「這麼巧,剛好我也挺餓的,要不一起吧?」



    還沒等柳茹笙說話,一旁的關肅就把手放在了她腰上,警告般握住,「餓?」



    蔣寶鸞順勢躺進他的懷裡,絲毫沒有心理負擔地跟他撒嬌,「人家都好久沒有跟露露一起吃夜宵了,你跟我一起去好不好?反正也是別人請客呀,不去白不去!」



    柳茹笙:「……」



    她從來就沒有見過這麼自來熟而且厚臉皮的人,她有說過要請她吃嗎?



    關肅不說話,只抬手在她臉上狠狠捏了一下。



    他拒絕的意味很明顯,蔣寶鸞卻也不以為然,反而笑嘻嘻地去親他捏自己的手,「好不好嘛?」



    關肅:「……」



    他無奈,「不要瞎湊熱鬧,她想請的人是唐醫生。」



    「你懂什麼?我跟露露從小一起長大,好得穿一條褲子,請她就是請我!」蔣寶鸞振振有詞,一臉無謂地看著柳茹笙,「小姐姐,你長得這麼漂亮,一看就知道很大方,應該不會拒絕我的,對吧?」



    柳茹笙難道還能說拒絕的話?只能笑著點頭,表情有一絲勉強。



    蔣寶鸞的性格一向都風風火火,確定了之後就立馬拍板,一行人準備去吃火鍋。



    一般情況,下了班之後關肅都會直接回家,從來沒有過在外面聚餐的經歷。



    他看著身旁的女人黏黏糊糊地拖著自己的胳膊生怕自己跑了的樣子,抬手揉了揉眉心,只覺得一陣頭疼,從來沒有想過自己還有被迫社交的時候。



    唐初露沒有想到,本來打算跟陸寒時兩個人單獨出去吃夜宵,會變成這樣的情況。



    她對蔣寶鸞眨了眨眼睛,在她耳邊小聲說:「你來湊什麼熱鬧?」



    蔣寶鸞看她這一副天真的模樣,恨鐵不成鋼地在她腦袋上拍了一下,低聲道:「你是不是傻?你還真的打算你們三個人一起去吃?」



    唐初露皺了皺眉頭,「沒有啊,我也在想辦法拒絕……」



    蔣寶鸞「嘖」了一聲,「就你這吃軟不吃硬的性格,別人要是說兩句好聽的,你還能狠下心來說狠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