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奶蓋兒 作品

第 126 節 做我的女朋友

    陸南方看到陸寒時的那一刻本來就是詫異的,聽到他的話之後更加詫異地看向他,一時之間什麼話也沒說。

    陸寒時沒有注意到他的反常,而是將唐初露越發親密地圈在自己懷裡,宣告著他的主權,「怎麼出來喝咖啡也不跟我說一句?」

    唐初露莫名其妙地看著他,將他的手推開,「你腦子是不是有什麼毛病?」

    陸寒時挑了挑眉,若無其事地收回手,對著陸南方說道:「抱歉,她脾氣不太好。」

    陸南方:「……」

    他皺著眉頭看向唐初露,用眼神詢問這個男人怎麼了,怎麼突然不認識他,還說這麼莫名其妙的話?

    唐初露對他搖了搖頭,用手指了指太陽穴的位置。

    陸南方挑了挑眉,似乎明白了什麼。

    陸寒時看著他們兩個之間的交流忽然有些不爽,抓住了唐初露的手腕,「你是在跟他說我腦子不好?」

    唐初露忍不住笑出了聲,只能端起咖啡杯掩飾住自己的笑容。

    陸南方越發覺得奇怪,看起來陸寒時像是真的不認識自己了一樣,想到剛才唐初露的反應應該是有什麼話不方便在這個時候說,也就沒有再問,沒有表現出跟平時不一樣的地方。

    一旁的唐甜甜看了看突然氣氛變得詭異起來的三個大人忍不住,撓了撓腦袋,認認真真地喝著自己的牛奶,沒有說話。

    陸寒時注意到了她,跟她打了聲招呼,唐甜甜也甜甜地迴應了他。

    聽到唐甜甜喊陸寒時叔叔,陸南方的表情一下子就有些複雜,下意識地看向唐初露,唐初露也看向他,對他笑了一下。

    那一瞬間陸南方好像明白了什麼,又看向陸寒時,卻發現他也同樣看著自己,打量的視線不太友好,甚至帶著一絲敵意。

    這種眼神他熟悉,最開始時候看見他的時候陸寒時也是用這樣的眼神,沒想到過了三年之後還是會被他用這樣的視線打量著。

    他清了清嗓子,「露露,既然沒什麼其他的事,我就先走了,你看上去還有別的事情要忙。」

    唐初露點了點頭,「那好,下次再約吧。」

    陸南方離開之後,陸寒時的臉上一下子就沉了下來,「什麼叫做下次再約?」

    唐初露瞪了他一眼,「跟你有什麼關係,讓開。」

    陸寒時拉著她的手腕將她拽了回來,「我一剛來你就要走?」

    「你剛來跟我走有什麼關係?我想走就走,還需要向你報備嗎?」

    男人有些無奈,「起碼陪我喝完一杯咖啡,你剛才都陪他喝了那麼久。」

    唐初露忍不住皺著眉頭看著他,「你是不是有什麼毛病?腦子有問題吧?我現在和你有什麼關係嗎?」

    「你也不用每一句話都強調一遍。」陸寒時臉色忽然沉了下來,用力將她按到原來的座位上,「就陪我喝一杯咖啡,喝完就走。」

    唐初露沉沉地吐出一口氣,剛要發怒,發現咖啡店的店員似乎往這邊看了過來,眼神有些有些打量,為了不給他們添麻煩,唐初露只能坐了下來,瞪了陸寒時一眼,「你知不知道你現在的行為已經給我造成了很大的困擾?」

    陸寒時像是沒有聽到她的話一樣,看向一旁的唐甜甜,「今天是去打預防針了?」

    唐甜甜點了點頭,摸著自己的胳膊對他說:「還有點疼呢。」

    陸寒時輕笑了一聲,在她的胳膊上點了點,「是這裡疼嗎?」

    「對呀,這裡特別疼。」

    陸寒時像是看不到一旁已經快要抓狂的唐初露一樣,和唐甜甜聊了起來。

    唐甜甜自從陸寒時來了之後才活潑不少,雖然對著陸南方的時候也會說幾句話,但完全沒有現在這樣打開心扉跟陸寒時你來往往有說有笑的。

    唐初露看著這父女倆有的時候也有些恍惚,陸寒時是不善言辭的人,唐甜甜也不是那種跟陌生人話嘮的性格,可他們兩個在一起的時候,她覺得自己好像有些多餘。

    她腦海裡面又回想起了之前託兒所的老師跟她說過的那些話,孩子的成長需要父親和母親同時在場,缺了任何一方都會是一種遺憾,如果可以的話還是儘量讓父母都出現在她的生活當中,不要缺席。

    她當然想給唐甜甜最好的,可是……

    她看向一旁的陸寒時,她實在是不能夠相信他,畢竟他以前做過那麼不靠譜的事情。

    唐初露握緊拳頭,深吸一口氣,最後還是站起身,「現在咖啡喝完了,我們可以走了。」

    陸寒時履行了自己的諾言,沒有再攔她,只目送她離開,等她走了之後,他才將手中的咖啡杯放了下來,眼裡面閃過一抹暗光。

    ……

    快到下班的時間,陸南方沒有想到辦公室裡面會出現一個不速之客。

    他才剛剛從門診過來,就看到陸寒時坐在他辦公室的椅子上等著他,他進門之後就將門關上,隨意將白大褂掛在一旁的架子上,走到陸寒時面前,「有什麼事嗎?」

    陸寒時看著他,明明是坐著的,卻總是給人一種居高臨下的感覺,「你跟露露是什麼關係?」

    聽了他的話,陸南方腳步頓了一下,隨即坐到辦公桌前面打開了抽屜,「我跟她是什麼關係,跟你有什麼關係?」

    又是這樣的話,陸寒時今天已經聽夠了這樣的話,臉色突然就變得有些不耐煩,「我沒有時間和你繞彎子。」

    「是嗎?」陸南方徑直了打斷他,「如果你想知道的話,應該自己去問唐初露,而不是在這裡來問我,從我這裡你得不到任何有效的信息,而我也只會尊重唐初露的意願。」

    「也就是說你什麼都不知道。」陸寒時看著他,深邃的目光讓陸南方無處遁形,他忽然就笑了一聲,「你說的對,我的確是什麼都不知道,所以你還來問我做什麼呢?」

    陸寒時嘴角輕蔑地勾起,站起身慢慢走到他面前,周身帶來一種迫人的威壓,「這些年來你也在找她,對不對?」

    陸南方的臉色突然有了變化,陸寒時沒有錯過他臉上的表情,壓低了聲音對他說:「你知道過去發生了什麼事。」

    陸南方的眼睛眯了起來,看向面前的男人,打量地看著他,「你不知道?」

    陸寒時沒有回答他的話,而是直視著他的眼睛,冰冷道:「你知道什麼?都告訴我。」

    「為什麼要告訴你?」

    陸寒時忽然揪住了他的領子,「因為遲早我都會知道,但我現在是在提供給你一種比較舒服的方法。」

    ……

    唐初露帶著唐甜甜回到公寓的時候,正好看到從樓上匆匆下來的許清嘉。

    她是去倒垃圾的,只是臉色有些紅,她還看到她的嘴角似乎被什麼東西給弄破了,紅了一片,還帶著一點腫。

    看到唐初露的時候,她有些不自在地捂住自己的嘴,對她笑了一下,「你們回來了,今天去了哪裡?」

    唐初露說:「帶唐甜甜去醫院打了針,你嘴巴怎麼了?」

    她指了指她的嘴角,許清嘉的臉一下子就變得更紅,「應該是被蚊子咬了吧,那個我下去丟垃圾,先不聊了。」

    唐初露點了點頭,牽著唐甜甜走進了電梯。

    等電梯門關上之後,唐甜甜才點了點唐初露的腰對她說:「媽媽,剛才許阿姨的嘴應該是被別人給親的。」

    唐初露一下子就回過神來,突然就震驚了,低頭看著面前的唐甜甜,「你怎麼知道她是被親的?」

    她才三歲,她怎麼知道這種事情?

    她一下子還沒有反應過來,還以為許清嘉的嘴角真的是被什麼東西給弄破了,也可能是真的太久沒有男人,她對這方面的事情都已經反應遲鈍了,但是唐甜甜為什麼會知道?

    唐甜甜對她笑的時候眨了眨眼睛,說:「電視裡面都是這麼演的。」

    「你又揹著我看什麼不健康的電視劇?」

    「我沒有呀。」

    「你平板上不都是下載的動畫片嗎?為什麼會有這些東西?你到底是從哪裡看到的?」

    唐甜甜支支吾吾不說話,唐初露一下子就有些著急,「我回去就把你的平板給沒收!」

    唐甜甜一下子就垂著腦袋不說話了,看上去有些不太高興。

    也不知道是不是遺傳,唐甜甜對電子產品這方面上手總是很快,老是做一些什麼意想不到的事情,而且自從給她報了兒童編程班之後,她總是對著平板電腦或者是其他的一些編程工具偷笑,等她過去看的時候她又不給她看了,也不知道在搗鼓什麼。

    唐初露對這方面一竅不通,但是相信唐甜甜不會做什麼過分的事情,就隨她去了,不過今天這件事情倒是給她敲醒了警鐘,萬一她要是在網絡上攝取了什麼不健康的信息,還是要及時發現。

    到了家之後,唐初露將包隨手放在一旁,就去了唐甜甜的兒童房,把她的電子產品都給拿了出來。

    唐甜甜在一旁耷拉著腦袋想要阻止,但是礙於唐初露的威嚴又不敢說話。

    唐初露拿著平板翻來覆去地研究了好久,也沒看到什麼不對勁的東西,也沒有下載那些不讓她下載的成年人軟件,但是……看著唐甜甜眼裡面閃過一絲狡猾的光芒,唐初露總覺得她有什麼瞞著自己。

    正當她讓唐甜甜自己交代的時候,平板突然響了一聲,她抬起眼睛看去,就看到一條消息冒了出來:「你和你媽媽到家了嗎?」

    唐初露:「……」

    她太陽穴忽然就抽動了一下,難怪陸寒時能夠準確的獲取到她的位置,不管她到哪裡他都能夠找得到她,原來是身邊出了一個小間諜。

    唐甜甜聽到聲音,也知道是陸寒時給她發了消息過來,已經放棄了狡辯,只低著腦袋等著唐初露的質問。

    唐初露將平板放在桌上,發出咚的一聲,像是砸在唐甜甜的心上一樣,讓她忍不住瑟縮了一下,頭低得更低。

    唐初露見她這一副還沒開始找她麻煩就已經擺出了一副誠懇認錯的樣子,嘆了口氣,抬起手揉了揉眉心,「你應該知道我要說什麼吧?」

    唐甜甜點了點頭,「知道。」

    她的聲音很低,一副很委屈的樣子。

    唐初露就知道她怪會裝可憐,但還是擺出了一副嚴厲的樣子,手指在桌上敲了敲,「我以前是怎麼跟你說的?不許你跟陌生人聯繫太過頻繁,也不許你揹著媽媽跟媽媽不許你聯繫的人聯繫,你是怎麼做的?」

    唐甜甜吸了吸鼻子,聽上去聲音帶著一絲哭腔,「可是叔叔不是陌生人,我跟叔叔已經很熟悉了,我們在網上聊了很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