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奶蓋兒 作品

第 128 節 我兒子竟然會倒貼追女人?

    說完她停頓了一下,看向唐甜甜。

    唐初露下意識地擋住了她的視線,那幅維護的姿態倒是讓陸母臉色越發柔和,「你看,做母親的應該都知道這種心情,我們是不願意看到自己的孩子受傷的,所以今天冒昧來找你是我的不對,不過希望你能夠體諒。」

    她這話倒是戳中了唐初露的心,以柔克剛,她看向面前的女人,不像是那種沒有腦子的暴發戶,倒是能屈能伸。

    她勾了一下嘴角,「我聽不明白您的意思。」

    陸母的笑容依然完美無缺,「不用不好意思承認,寒時已經跟家裡人說了,他說他已經有了想要結婚的人,而那個人也有自己的小孩。」

    陸母想要去拉唐初露的手,但是被她不動聲色地避開,她的臉色有些僵硬,但依然緩和著笑容,「抱歉,剛才對有周圍的環境有點不適應,所以情緒不太好,希望你不要跟我計較。」

    她說這話非常得體,唐初露沒有必要在唐甜甜面前做出一副得理不饒人的樣子,便對她說:「抱歉,我真的聽不明白您的意思,我和陸寒時並不是您想象的那種關係,他說要娶的人其實是別人也說不定。」

    聽了她這話,陸母倒是陷入了沉思,看了唐初露良久,但還是很肯定就是她,「我不會弄錯的,雖然我也很驚訝原來兒子喜歡的是這種類型的……」

    說完她突然若有所思地盯著唐初露看了很久,「你有沒有覺得你長得很像一個明星?」

    唐初露挑了挑眉頭,「誰?」

    陸母一下子又不說話了,只搖頭笑了笑,抱歉地說:「還是不說了,可能說了這話之後會破壞你和寒時之間的關係,這樣的話他會怪我的。」

    唐初露忍不住笑出聲來,她知道她想說那個明星是誰,無非就是柳茹笙。

    她有的時候覺得人真的很奇妙,明明她是陸寒時的媽,但總覺得她說這話時的樣子和柳茹笙如出一轍,那種欲言又止,但是又帶有極強的暗示性,其實就是想讓唐初露知難而退。

    但唐初露真的覺得她這一次找錯人了,「我和陸寒時真的不是您想的那種關係,至於他說的要結婚,我不知道他腦子裡面是怎麼想的,但我可以確切地告訴您,我和他不可能。」

    唐初露說的斬釘截鐵,讓陸母有些恍惚。

    她感覺面前的人應該就是陸寒時說的那個女人,但是她又說她和陸寒時不是那種關係,這倒是讓她有些意外。

    難道說……

    她看著唐初露,上下打量了她幾眼,長得確實還可以,但也不是多麼漂亮的人,說的上一句清秀耐看,但比起柳茹笙那樣的第一眼美女絕對沒有那麼強的說服力,遠遠達不到讓男人因為一張臉對她沉迷的程度。

    而且她還帶著一個女兒,如果是別的家庭,二婚的女人帶個女兒倒是無所謂,畢竟不會去分家產,但前提也要是這個女人有足夠強大的家世背景。

    在她看來,唐初露這樣的條件,跟陸寒時那是遠遠無法配對的,他跟唐初露在一起,相當於扶貧。

    她絕對不會讓自己的兒子娶一個這樣的女人,對他毫無用處就算了,還有可能會讓他陷入別人的恥笑中。

    但是她知道陸寒時這個人一向叛逆,越是不讓他做什麼了,很有可能越是反叛,所以她現在還不能夠對唐初露表達出過分的排斥,只能一點一點軟化她的態度。

    「寒時他應該不會撒謊騙我,他說要跟你結婚,應該就是有這方面的意思。」說著陸母忽然就有些忐忑地問她,「你該不會是因為我剛才的態度不太好,所以故意這麼說吧?」

    她這麼一說,唐初露倒是有些疑惑地看著她。

    剛才那個咄咄逼人的女人彷彿不存在一樣,現在就像是一個因為深愛自己的兒子前來打探情報的可憐母親。

    唐初露一下子就有些糊塗了,看不懂面前這個人,「真的不是,我想您誤會了,您可以回去好好問問他,我跟他真的沒有任何關係,也不打算和他有什麼發展。」

    「是這樣啊……」看她這麼肯定的語氣,陸母心裡面已經相信了她的話,只是有些疑惑陸寒時都已經放出了那樣的狠話,這就說明他肯定是要跟這個女人結婚的,但是兩個人居然還沒有在一起?

    她心裡忽然想到了另外一種可能,該不會是還沒追到吧?

    她越想越覺得是這樣,再看唐初露時就有些五味雜陳。

    她那麼優秀的兒子,倒貼去追一個帶著孩子的女人,居然還沒有追到?

    一種莫名的滋味在他心裡面生了出來,看著唐初露時帶著一種隱隱的排斥,「能問一下唐小姐今年多大了嗎?」

    唐初露皺起眉頭看著他,「您這是什麼意思?」

    陸母立刻笑了笑,對她說:「別擔心,我沒有惡意,只是想問問你,也想知道我們寒時喜歡的女人到底是個什麼樣子的性格,還有一些最基本的信息,你應該不會見怪吧?」

    唐初露忍不住笑了,語氣裡面帶著一絲嘲諷,「我以為您在過來之前就已經把我所有的資料都調查清楚了。」

    這倒是真沒有,陸母本來是想調查的,但是卻發現根本就調查不到她的任何消息。

    她只能夠讓私人偵探一直盯著陸寒時,好不容易攔截了唐初露,跟她見上一面,除此之外她並不知道她和唐甜甜的任何消息。

    唐甜甜很快就把碗裡面的東西吃完,她吃東西雖然不算狼吞虎嚥,但的確不太好看。

    但是小孩子吃東西有那個意識就可以,沒必要那麼拘束,一個才三歲的小孩子,指望她吃東西的時候能有多一板一眼?只要注意一點衛生和禮貌,別太難看就行。

    但陸母顯然不這麼想,她雖然生了陸寒時,但很小的時候就沒有養過她,也是過了十幾年之後才上任,可以說她都沒有怎麼當過一天母親,對於唐甜甜這樣的小孩子是喜歡不起來。

    尤其是看著她那不太好看的吃相,她不知道小孩子是需要學習的,只從表面上看到的就覺得唐初露並沒有把她教好。

    看著看著,她的眼神有些閃爍,忍不住問道:「唐小姐,我有一個問題不知道該不該問。」

    唐初露皺了一下眉頭,下意識地想說既然不知道該不該問,那就別問了。

    但是看著陸母那一臉嚴肅的表情,又努力做出一副和藹的樣子,也只能點點頭,「問吧。」

    「我想知道孩子的父親是誰,這個問題可能有些麻煩,但是如果你要和寒時在一起的話,我還是希望多瞭解你一點。」

    唐初露聽到她這話覺得非常好笑,果真是一個非常冒犯的問題,「我看得出來您應該不想跟我跟陸寒時在一起,雖然我也沒有跟他在一起,您問這個問題我就沒有義務要回答。」

    陸母聽著唐初露的話有些口乾舌燥,下意識地想要喝口水,但是看到小餐館桌子上面都有一些油,皺了一下眉頭,嫌棄的樣子非常明顯。

    唐初露看她這麼不自在,便跟她說:「既然這裡的環境讓您不舒服的話,不如還是先走吧,我沒有開車過來,就不送您了。」

    這是要下逐客令的意思。

    陸母自從和陸父結婚之後,就沒有受過這樣的氣,就算是有人會背後說她,也絕對不會當著她的面這麼不給她面子。

    她進了陸家的門之後頂多就是要討好一下公公婆婆,因為她當年做的事情的確是有些上不來臺面,但是木已成舟,陸寒時是她的親生兒子,再怎麼樣也都會給他幾分面子。

    他也只有在面對著原來的陸夫人的家裡人時,才會自覺矮了一個個頭。

    陸父和陸夫人原本是兩家聯姻,強強聯合,兩人的感情也很好,導致現在陸父還是忘不掉陸夫人。

    陸母想起先前陸父為了陸夫人和自己吵架的場景,心裡面有些難受浮了上來,但是很好地剋制住了。

    兩家本來就有很多利益牽扯,當時發生的那件事情,陸夫人的家裡自然是對陸父和陸母兩個人震怒的,但也沒有辦法,畢竟涉及到兩個家族那麼大的事情,也只能夠在兩人離婚之後慢慢地將那些合作都收回,很多年都不曾往來。

    所以也只有在最開始的時候,陸母需要伏地做小贏得所有的人的認可,到了後期根本就沒有什麼人會騎在她的頭上,甚至到了後面連陸父整個人都平緩了不少,也像是看開了什麼,所以她的生活一直都過得很好很順遂,已經很多年沒有遇到過像唐初露這樣的硬骨頭。

    除了她讀大學的時候處心積慮地爬上了陸父的床,她再也沒有看過一個人的臉色。

    陸母的雙手交叉,沒有放在桌子上,而是有些不耐煩地拿著自己的包,但依然還是維持著表面上的體面,「我只是作為寒時的母親,來問一些全天下所有母親都會關心的問題,譬如唐小姐是離異還是單身,我想應該不是什麼難以啟齒的問題吧?」

    她話裡藏刀,唐初露不是沒有看出她的笑容裡面的鄙視,臉色不太好看,沒有回答她的問題。

    她的沉默越發讓陸母感到不耐煩,拿著包已經有要及時離開的衝動,「唐小姐,我這一次來見你帶著很大的誠意,想要和你好好談談,如果你是這樣的態度的話,抱歉,我認為可能沒有辦法讓你和寒時在一起。」

    唐初露忽然就有些煩躁,牽著唐甜甜的手突然加重了力道,「您和陸寒時是不是都聽不懂人話?我說了我不會和他在一起,麻煩您也轉告你的兒子,不要再來一個兩個地到我面前來找我,麻煩您聽清楚了,是我不願意和他在一起,不是我求著他要和我在一起。」

    「如果可以的話,我倒是希望您這個做母親的可以勸勸您的兒子,不要在我面前晃來晃去,也不要再出現在我們母女兩人面前,至於我們的生活到底怎麼樣,我的女兒是誰的孩子,我是單身還是離異,跟你們都沒有半點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