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奶蓋兒 作品

第 131 節 你男人多,去問你男人要

    她的認錯態度很良好,唐初露永遠沒有辦法對她真的生氣,每一次唐甜甜就是這樣,知道自己錯在哪裡,但是下一次該做的還是繼續做,不會有任何的改變。

    一想到這裡,唐初露就有些頭疼,不知道該怎麼應對唐甜甜這樣的性格,只能嘆了口氣,看著她睡下之後,站在她旁邊看了她半個小時,直到聽到她平穩的呼吸聲,這才拿著平板走了出去。

    她回到自己的臥室,明明不想去看的,還是忍不住點開看她和陸寒時到底發了什麼。

    唐甜甜沒有騙她,陸寒時半個小時前給她發來的消息是讓她快點去睡的。

    兩個人的聊天時間總共也不超過十分鐘,其他的時間都是唐甜甜自己用平板在做一些唐初露看不懂的事情。

    她就這麼看了半天那些莫名奇妙的界面,實在是看不出什麼東西,都是一些英文單詞,她看都是看得懂是什麼意思,但連在一起和一些特殊符號串成的一行一行的不知道是什麼玩意的東西,卻是讓她一頭的霧水。

    她倒是知道把這些複製去網上搜索一下,搜索出來的都是一些代碼的解釋,看了幾眼就有些頭暈。

    術業有專攻,她實在是沒有辦法理解這方面的,想了一下還是關閉頁面,等到明天的時候去找專門的家教老師給唐甜甜好好培訓,不要再讓她對陸寒時感到新奇和崇拜。

    唐初露知道這些東西都是陸寒時教給她的,她知道陸寒時有多大的本事,越是不讓唐甜甜跟他交流,陸寒時身上所具備的那些特長和技能就會越來越吸引唐甜甜。

    尤其這麼多年,她最瞭解唐甜甜,唐甜甜也最瞭解她,陸寒時身上有很多她沒有的東西,於是就會被這些給吸引,跟陸寒時越來越親近。

    陸寒時現在還不知道唐甜甜是他的女兒,如果知道了的話,一想到那個畫面,唐初露就不敢再繼續想下去。

    如果真的被他知道的話,那她可能這輩子都沒有辦法甩開他,去過清靜的日子了。

    那她這些年的東躲西藏又還有什麼意義?

    唐初露嘆了口氣,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辦。

    平板安安靜靜的,很久都沒有再發消息過來,她突然回想到了什麼似的,眉頭皺了起來。

    她記得剛才陸寒時給唐甜甜的最新消息是一條定位,但唐甜甜還沒來得及查看,就已經被她給截獲,所以還不知道陸寒時給她回了消息。

    她怎麼覺得陸寒時發過來的定位好像很眼熟?

    唐初露又立刻拿起屏幕看了一眼,看到上面的圖標時表情一下子就冷了下來。

    她的預感果然沒錯,陸寒時現在又在樓下。

    時間已經不早,一棟棟的公寓樓沉默冷清。

    雖然還有幾戶人家依然亮著燈光,但大部分已經進入了睡夢之中,這邊的環境也很好,大多數人的休息時間也很規律,陸寒時坐在車裡,突然就感覺到了一陣平和寧靜。

    他看著唐初露那棟公寓的方向,似乎都能夠透過這麼遠的距離看到她和唐甜甜在裡面睡覺的模樣,想到了剛才跟唐甜甜發的信息,心裡就柔軟得不可思議。

    他有時候也在想,他可能是真的沒救了,對於一個還不知道父親是誰的孩子會這麼偏愛。

    也許就是因為她身上留著唐初露的血,愛屋及烏,他也本能地把她當做自己的孩子看待,他以前不知道,現在深刻的體會到感情是一件這麼不講道理的事情,能讓他過去所有的原則都形同虛設。

    只是當別人的後爸這種事情他實在是沒有經驗,興許以後也會在面子上過不去,他能夠設想到以後所有的阻礙。

    但哪怕是想到了那些,他所給出的答案還是他願意。

    他願意去戰勝和克服所有可能遇到的障礙,只要唐初露願意讓他走向她,他是真的妥協了到了沒有底線。

    深夜,思緒紛飛,陸寒時閉著眼睛靠在身後的座椅上休息,沒有聽到腳步聲從遠處急急而來。

    唐初露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麼回事,明明都已經忍了那麼久,但這一次真的是有點忍不了了。

    他到底想做什麼?他為什麼要那麼無孔不入地侵入她的生活?他這個瘋子到底要什麼時候才能停手?

    陸寒時還沒有意識到危險的來臨,唐初露走到他車旁,就這麼站在車外,身上披著一層月光,像是寒霜鑄成的鎧甲一樣,讓她整個人看上去都有些冷漠凜冽。

    陸寒時似乎察覺到旁邊有一個急促的呼吸,慢慢睜開眼睛,往旁邊看了一眼,在對上那雙熟悉好看的眼睛時,停頓了一下,明顯有些差異,但很快就掩飾過去,「你怎麼來了?」

    他開口,聲音有些沙啞,隨即打開中控鎖,唐初露立刻就拉開車門上了車。

    她坐在副駕座上,二話沒說將手裡的平板往陸寒時的臉上砸了過去,砰地一聲發出一聲鈍響——

    陸寒時沒有想到她這突如其來的動作,也沒來得及躲避,額頭被那個平板砸出了一道豁口,立刻就被劃出一道口子,鮮血不斷地往下留著。

    唐初露立刻有些愕然地看著他,似乎是真的沒有想到他竟然躲都不躲一下,看到他流血的那一瞬間也是有些慌的,心臟猛地縮緊,「你怎麼不躲?」

    半晌,她只說出這麼一句話,臉色煞白,手緊緊地握成拳,眼裡面閃過一抹慌亂還有擔心,但是強行給壓了下去。

    陸寒時感覺到額頭上傳來不斷的痛感,面無表情地看著面前的女人。

    他都還沒有怎麼反應,她倒是先興師問罪起來。

    想到這裡,他無奈地勾了勾嘴角,「露露,你不講道理。」

    是她要傷他,還要怪他不躲。

    男人的聲音沙啞好聽,卻沒有絲毫責怪她的意思,反而帶著點似有若無的縱容,「我要是躲了,你不是會更加生氣?」

    聽了他這句話,唐初露是真的更加生氣了,「所以你又是在用苦肉計,故意不躲開的?」

    陸寒時啞口無言。

    他有的時候真的不知道女人心裡面都在想些什麼。

    那張俊美無比的面容被一絲血跡給破壞,倒是一點都不顯得狼狽,反而有一種莫名的邪肆,看得人驚心動魄,在昏暗的燈光之下越發顯得雋帥。

    唐初露越看他那張臉,就越是覺得心煩,抽出幾張紙扔在他臉上,趕快擦乾淨。

    她下意識的抬高音量,掩蓋住聲音的顫抖,有些恨自己為什麼這麼沒有出息,看他流血就真的開始擔心起他來。

    他有什麼好擔心的?之前在火場把她抱出來的時候受了那麼多傷,他都沒有任何事情,有什麼好擔心的?

    這麼一個剛強的男人,這麼一個身體素質就超強的男人,什麼都會,老天爺不但給他開了一扇門,還給他開了一扇窗,順便幫他把所有能夠打開的東西都給他打開,通風口,側門,安全逃生通道,只要是能夠打開的地方,全部都給他打開,就這麼一個男人,有什麼好擔心的?

    唐初露有的時候都覺得詫異,上天怎麼可以這麼偏愛一個人?命運怎麼可以這麼不公平?

    但是看到陸寒時站在她面前的時候,她無數次感嘆的事情也都變成事實,又覺得沒有什麼好糾結的。

    有的人就是生來什麼都有,生來站於頂端,能怎麼辦?只能夠仰望。

    可是最可惡的地方就是他用他這些特質輕易地俘獲了她,卻不願意提供一輩子的長遠服務。

    唐初露討厭他的主動招惹,卻又不負責任。

    他明明有那麼強的身體素質,為什麼卻能輕易地被藥物所控制?

    當時在撒哈拉的時候是那樣,他和柳茹笙在一起的時候也是那樣,可笑的是他跟柳茹笙的那一次只是因為醉酒。

    醉酒啊,多麼可笑的理由。

    就算後來柳茹笙的孩子不是他的,也沒有辦法抹去那一次對唐初露的傷害,她是真真實實地被傷到了,她甚至都沒有辦法理解,為什麼陸寒時到最後真的會做出這麼實質性的背叛行為,真的就有那麼忍不住嗎?

    在唐初露眼裡,身體出遠遠比肉體精神出要嚴重得多,在她的觀點裡面,身體軌必然是伴隨著精神出的,雖然如今的她兩種都沒有辦法忍受,但人生不可能一直完美,普通人的感情出小差都不是稀罕事,有多少人即使是在有伴侶的條件下看到好看的男男女女都會心動?但大部分人都會因為責任和感情而剋制。

    她以前要的就是一種忠誠,一種能夠忠於自己的另一半的自制力,她一直以為像陸寒時這樣的男人,哪怕就算是有精神上的猶豫,也能夠控制得很好,也能夠一直在軌道上不會偏軌,可他卻給了她一個猝不及防的驚喜。

    她是真的想不明白,跟她離了婚再去處理他那些感情上的問題是有多難?為什麼一定要在和她有著婚姻關係的時候,跟柳茹笙亂來?

    就算是有酒精的催化作用又怎麼樣,那只是一個藉口而已,管不住自己那一方面的男人,跟隨地大小便的人有什麼區別?就這麼忍不了嗎?

    唐初露越想越生氣,看著他不斷流血的傷口,忽然就冷笑了一聲,「活該。」

    陸寒時:「?」

    他不知道是哪裡又惹到她,還以為是她不許他處理傷口,動作一頓,將紙巾放下,任憑傷口繼續淌血。

    唐初露又是一聲冷哧,「你以為再用這一招我就會上當嗎?就算你全身都是血我也不會再相信你。」

    說著她打開車門就要下去,陸寒時搶先一步按住了她的手腕,將門給關上,不許她走。

    唐初露一下子就被困於他的雙臂之間,仰著頭看著他,陸寒時的臉突然就離她很近,呼吸間的熱氣都噴灑在她的肌膚上。

    唐初露身子一顫,後退一步,可是後面就是車門,退無可退,哪怕她仰著頭,兩個人之間的距離也近得有一些暖昧。

    他們兩個隔得越近,唐初露就越是能夠看清楚陸寒時臉上那一個巨大的豁口,看得出來那道傷口並不是小傷。

    血跡劃過帥氣的臉頰從他的下巴又滴在了他的白襯衫上,他今天就是穿著一件白色的襯衫,下裝是西裝褲,而相接的地方是唐初露所熟悉的……

    她閉上眼睛,不願意再看,怕自己又想到一些什麼不該想的事情。

    這種時候她就不應該被面前這個男人所誘,她深吸一口氣,聲音很冷,「你想做什麼?離我遠一點。」

    陸寒時本來是打算鬆開她的,但是看到她這幅模樣,忽然就有些捨不得,將她困在自己雙臂之間,聲音有些沙啞,「我一鬆開,你就要走了。」

    唐初露忽然就睜開眼睛,「我本來就是要走的。」

    可以不走嗎?陸寒時另外一隻手按在她的手腕上,直接能夠觸碰到她肌膚的細膩,有些捨不得鬆開,「時間不是很晚,要不要在這裡陪我說一會話?」

    唐初露冷笑了一聲,「看來你還是不清楚自己的定位,你覺得我們兩個現在是能夠一起說話的關係嗎?」

    「為什麼不可以?就算你沒有接受我,我們兩個應該也還是朋友,和朋友說一會話有什麼不對的地方?」

    唐初露有些惱怒於他的自我感覺良好,不知道他為什麼只是幾年不見說話就這麼油腔滑調,讓人無語。

    唐初露看著他目光越發冷,「我不想跟你說,我也沒有什麼好跟你說的。」

    說著她突然開了車門就要下去,卻發現已經被鎖上,怎麼也推不開。

    她有些洩氣一般地在車窗上砸了一下,情緒突然就崩潰起來,「你到底想要做什麼?陸寒時,我是真的很累,我不想再跟你玩這種貓捉老鼠的遊戲,我也不知道哪一天能夠停下來,我真的很累的……我只想過安穩的生活不可以嗎?」

    她失去了那麼多東西,她的工作夢想,她的事業家庭婚姻,全部都失去了。

    她甚至背井離鄉,離開跟她的朋友和故土,在外面漂泊了三年,什麼都沒有,現在就只剩下唐甜甜。

    如果就連唐甜甜都會被陸寒時帶走的話,那她真的就什麼都沒有了。

    她如今只有和唐甜甜相依為命,她不可能冒險讓他知道她所隱藏的真相,如果他知道的話肯定會把唐甜甜給搶過去,就按照她對他那個有些神經質的媽的瞭解來看,就算是他那個媽不喜歡唐甜甜,也會想辦法把唐甜甜給弄回陸家。

    然後再美名其曰什麼他們陸家的血脈絕對不可能流落在外面,但是又不會真心對她好,只是會按照他們自己想象中的樣子把唐甜甜培養成一個他們所想要的大家閨秀而已。

    他們根本不會真心喜歡唐甜甜。

    而且如果是和一整個陸家做對抗,唐初露根本就沒有什麼勝算,哪怕莫歸暝站在她這邊,她也幾乎沒有贏的把握。

    唐初露搖了搖頭,越發不願意聽陸寒時說,也不願意和他待在密閉的空間裡,我要走了,唐甜甜一個人在家裡,她會害怕的。

    說完她就要打開車門往外面走,陸寒時卻死死抓著她的手的話不肯放。

    他有一種莫名的感覺,這一次如果讓她走了的話,下一次再抓到她就很難了。

    「好不容易等到你主動撞到我手裡,你覺得我會輕易讓你離開?」陸寒時壓低了聲音,在她耳邊說。

    他臉上的血跡都蹭到了唐初露的頭髮上,呼吸越來越熱,就打在唐初露耳蝸上。

    唐初露深吸一口氣,用力地推搡著他,「我過來只是想要警告一下你,以後別再私下跟唐甜甜聊些有的沒的,沒有用的。」

    陸寒時皺了一下眉頭,「這件事情我沒辦法答應你,你應該要尊重她的想法,如果她也是這麼想的話,那麼我絕對不會去打擾她。」

    「你——」唐初露覺得面前的男人有些無恥,「她只是一個小孩子,她知道什麼?」

    「別把她當小孩子,你明明知道她很聰明不是嗎?」

    唐初露看著他那真誠的眼睛,明明他是世界上最可惡的人,卻老是做出一幅他好像永遠會為她好的樣子。

    唐初露聲音忽然就有些冰冷,「我到底要怎麼做你才能夠放過我?是不是隻有我和別人在一起了,你才不會繼續糾纏下去?」

    ……

    暖氣充足的室內,到處都是一片暖意,暖烘烘的。

    兩個小孩子都在自己房間裡面睡得很熟,地板上的熱氣將兩個圓滾滾的臉都映襯得十分可愛,但是他們兩個的父母卻不在他們的房中,也不會看到他們睡得這麼憨然的樣子,他們忙著自己的事情。

    熱燙的呼吸在空間裡面壓抑著某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意味,在整個房子裡面發酵。

    許清嘉怎麼也沒有想到莫歸暝能夠這麼大膽,「哥哥和妹妹都還在睡覺,你這是在做什麼?」

    莫歸暝像是聽不到她的話,將她整個人都按在沙發上,有些急切地去扯著她的衣服。

    許清嘉不知道該做出什麼樣的反應,她根本就沒有辦法反抗,只要稍微做出動作,下一瞬間這個男人就立刻能夠反制住她,讓她沒有辦法再繼續進行下一步。

    而男人已經很快就做出了他想做的目的,也達到了他想要的程度,這絕對是許清嘉沒有辦法接受的樣子。

    她深吸一口氣,有些顫抖地想要推開身前的男人,「你知不知道,你這樣做是犯法的?」

    她試圖用這種事情去恐嚇他,可莫歸暝聽到她的話也只是低低地笑了一聲,而後將自己的手指在她的臉上擦了一下,又去捏著她的下巴。

    許清嘉看到他的手指之後有些惱怒地閉上眼睛,卻也不知道該說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