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8 節 想想唐初露

    陸寒時一目十行地看完,隨即將手機扔開,直接開到了唐初露樓下的公寓。

    他換了一輛新車,沒有人認出他來,就這麼坐在車庫裡面看著樓下的方向。

    過了一會兒,唐初露帶著唐甜甜出現在他的視野範圍內。

    他看過時間,這個檔口剛好是她接唐甜甜從託兒所回來的時間,基本上沒有差錯。

    他每天也只能夠在這的時候能看他們母女幾眼,只是今天不同的是,從車上下來的人除了她和唐甜甜之外,還有另外一個男人。

    ——陸南方。

    陸寒時本來打算下車和唐初露解釋一下為什麼這幾天沒有過來找她,可是看到那兩個人的身影,一下子就頓住了腳步,重新回到車上,關上車門,一聲不吭地看著那兩個人的方向。

    他們看上去似乎相處得很好,還有唐甜甜,三個人在一起就像一家三口一樣,看上去也很開心,他有收到這幾天她聯繫他的消息,只不過幾天前突然就斷掉,興許是覺得他沒有迴應就不願意再堅持下去。

    他吐出一口氣,沒有自己在,對她們好像並沒有太大的影響,甚至他不在的時候,她們兩個看上去更加開心。

    陸寒時有些沉默。

    後來又見到陸南方跟她們一起上了樓,大概過了半個小時依然沒有下來。

    陸寒時沒再停留,沉著一張臉,將車給開了出去。

    ……

    樓上,一道落地窗旁,唐初露看著樓下突然離開的那輛車,一下子就有些沉默,手裡端著一杯冷水,眼裡面閃爍著旁人看不懂的情緒。

    陸南方將唐甜甜安撫好之後,走到客廳來找她,看到她立在陽臺上,走到她身後看了她一眼,見她看著某個方向一動都不動,蹙了一下眉頭,「怎麼了?一直髮呆。」

    唐初露回過神來,看了他一眼,笑笑,淡道:「沒什麼,以為看到一個熟人,應該是我看錯了。」

    陸南方沒有把她的反常放在心上,「我已經給甜甜做了一個檢查,沒什麼大事,下次她要是再和別的小朋友打架受傷,你可以直接過來找我。」

    唐初露對他笑著說:「那樣就太麻煩你了,今天已經耽誤了你很長一段時間,醫院那邊應該有很多事情要忙,你先回去吧,下次我找時間再感謝你。」

    陸南方抬起手拍了拍她的肩膀,「我們兩個之間無需說感謝。」

    唐初露依然只是笑笑,溫婉又親切,卻始終少了一點什麼。

    陸南方看得出來,她對自己只有朋友之間的友好而已,張了張嘴還想說些什麼,但最後只是搖了搖頭,「那我先走了,有任何事情都可以找我幫忙。」

    唐初露「嗯」了一聲,「謝謝你。」

    等到陸南方走了之後,只剩下她一個人站在陽臺上,看著四周空洞的空間,樓下的那輛車早就已經不見蹤影,整個空間裡面也只剩下她一個人。

    唐甜甜已經睡下,唐初露垂了垂眼眸,手裡還端著陸南方先前剛才給她倒的那杯水,抿著嘴角喝了一口。

    不知道是對誰說,像是對著空氣,又像是對著自己,「沒什麼大不了的。」

    「一個人也能過得很好。」

    ……

    入江醫生看到陸寒時的時候,其實是有些驚訝的。

    「你母親告訴我,你暫時應該不會過來複查,我還以為這段時間都能見不到你了。」

    這些年他已經很少能夠看到,他每年例行一次的檢查都是千盼萬盼才把他盼回來。

    他現在雖然已經是退休狀態,也不再接見病人,但是這一次是他真正退休前的最後一個病例,可以稱得上是醫學奇蹟,自然是不能夠鬆懈。

    陸寒時現在的情況還很不穩定,經常會出現頭疼的情況,更加不能夠掉以輕心。

    陸家的人都心急如焚,誰知道陸寒時反而是最悠哉悠哉的那一個。

    入江其實很想問他有沒有找到唐初露,只不過想到他們先前的協議,也只能三緘其口,「先躺到上面去,我看看你恢復得怎麼樣。」

    一旁梁塵站在他的身邊,他,。早就已經出師,只是每一年陸寒時來進行復查的時候她也會跟著一起來。

    入江醫生看得出梁塵的心思,一開始還不明顯,又或者說她自己都在掩飾,直到後來,明眼人都能看得出她在想些什麼,只有她自己不承認。

    「你是自己一個人過來的嗎?」

    入江醫生檢查的時候之後,梁塵突然開口問那個男人。

    陸寒時沒有要回答她的意思,只閉著眼睛,像是在閉目養神。

    梁塵一下子就有些尷尬,雖然早就已經適應了陸寒時對別人不理不睬的態度,但依然有些煩悶。

    她有時候還會覺得他太不禮貌,不懂最基本的社交規則,但是像他這樣的人懂不懂又有什麼關係?

    只是當那個沒有被優待的對象成為自己時,心裡面難免有些失落。

    梁塵有些不情不願地收回視線,看了陸寒時一眼,輕輕地哼了一聲,轉身離開,……有什麼了不起的……」

    要不是對他的病情感興趣,她也不會在這裡對著他的一張冷臉。

    她又對他沒什麼意思,這麼冷漠做什麼?她又不會吃了他……

    她走了之後,入江醫生才覺得安靜下來,對陸寒時笑了笑,「她就那個樣子,別在意。」

    陸寒時:「沒什麼好在意的。」

    入江醫生嘆了口氣。

    知道他只對唐初露上心,只是過去了三年,也不知道這兩人究竟能怎麼發展……

    他給陸寒時做了幾項常規的檢測,剛要說話,門口忽然響起一陣敲門聲。

    他抬頭看去,就看到簡肖珊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這裡,踩著高跟鞋慢慢地走了進來。

    她看著陸寒時說道:「你到這裡來怎麼不通知我一聲?」

    陸寒時皺了一下眉頭,沒有搭理她的話。

    現在的他似乎對任何人都只有沉默。

    而沉默可以回答所有的一切。

    簡肖珊也不指望他能夠跟她說話,在他旁邊坐下,對入江醫生說:「這段時間他頭疼的次數好像多了很多。」

    入江醫生聞言一下子臉上就有些複雜,看了陸寒時一眼,「你剛才不是還說沒什麼大問題嗎?」

    聽到他的話,簡肖珊的表情突然就變得不好看起來,看向陸寒時,「你怎麼回事,是不是又在逞強?跟你說過多少次了,一定要如實告訴入江醫生,要是真的出了什麼問題的話,你讓我怎麼辦?你讓家裡的人怎麼辦?」

    她話還沒有說完,陸寒時就直接站起身,「夠了。」

    隨即看都沒看他。一眼,就要轉身離開。

    簡肖珊這一次沒有如他的意,也連忙起身就要出去,「你到底想要我怎麼做?以前的事情是我錯了,你想讓我怎麼彌補,告訴我一個方法好不好?只要別這樣拿自己的身體開玩笑……」

    簡肖珊就差跪下來求他了,她知道自己在陸寒時那裡是個十惡不赦的人,但已經過了這麼多年,他就這麼放不下嗎?

    她對不起的人是陸夫人,可對於陸寒時她一直都是盡心盡力的,為什麼一定要這麼懲罰她?

    她再怎麼說也是他的親生母親,只想要看到他身體健康的樣子,「不管怎麼樣,沒有任何一個母親是會不愛自己的兒子的……」

    「我不需要你這樣廉價的愛。」

    他只說了這麼一句話,就再也沒有理會她,徑直往前面走。

    簡肖珊看見他頭也不回的模樣,實在是沒辦法,她總不可能真的在這個地方對他跪下來,只能在他後面說:「你難道都不想變成一個正常人,恢復到以前的樣子,或者是想起以前的事情嗎?」

    她看到男人的腳步略微有停頓,但依然沒有完全停下來,又只能夠硬著頭皮說:「雖然以前的記憶對你來說可能沒什麼重要的,但是……」

    她一直以為陸寒時忘記的那一段回憶是他和柳茹笙之間的事情,反正他們兩個現在也沒什麼可能,他忘記了就忘記了。

    他現在對那個叫做唐初露的女人很著迷,還帶著一個女兒。

    她很不願意承認這一點,但只能說:「你畢竟失去了一段回憶,一直缺失了一段,難道你不想在唐初露面前表現出一個完整的你,健康的你嗎?」

    她這句話讓陸寒時一下子就停下了腳步。

    雖然這是她的預估,但是看到他寧願為了一個別的女人都不肯承認她這個母親時,心裡面又湧起一陣心酸。

    她收拾好受傷的情緒,走上前跟他說:「就當媽求你的,好好配合入江醫生,好不好?」

    ……

    陸寒時的情況似乎比入江醫生要想的棘手一些,簡肖珊在一旁有些擔憂地問:「怎麼回事?為什麼那麼久了都沒有一個結果?」

    入江醫生搖頭,「我沒有看到他的腦中有任何的病變,恢復得很好,至於為什麼一直想不起來……」

    他嘆了口氣,「似乎是他心理上的原因。」

    「……心理上的原因?」簡肖珊皺著眉頭問他,「為什麼心理上的原因會導致失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