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奶蓋兒 作品

第 187 節 時露番外 撩了又不給負責

    她過來的時候其實還想過會不會發生那種橋段——

    前臺不知道她是誰,不讓她上去,也不肯相信她就是陸太太,然後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中,陸寒時忽然出現,溫柔地牽起她的手。

    但現實好像並沒有這麼戲劇化,她才走進來,還沒有開口說自己的意圖,前臺就已經走上前來,「陸太太是來找陸總的吧?陸總現在在開會,我先帶您上去。」

    前臺是個看上去很親切的小姑娘,笑起來讓人如沐春風。

    唐初露愣了一下,「你認識我?」

    前臺對她露出一個標準的微笑,「陸總已經把您的面部識別錄入公司的安保系統中,您走進來的那一刻我們就知道是您過來了。」

    唐初露一聽越怔愣了,「那豈不是他也知道了?」

    前臺點了點頭,唐初露跟她一起進了電梯,本來是想給他一個驚喜的,結果他早就知道了……

    一旁的前臺看她有些沮喪的樣子,連忙安慰她,「陸總剛才在開會,也不一定就知道您到公司來的消息。」

    唐初露倒是沒說什麼,而是看向她,「你帶我上去,前臺沒有人,沒關係嗎?」

    「沒關係的,我走之後自然會有人過來頂替,太太放心,公司的運作一直都很完善。」

    唐初露點了點頭,對她笑了一下。

    她現在心態很穩,除了一些天馬行空的想象,看誰都覺得一團和氣。

    走廊上偶爾會遇到幾個員工,也都一一跟她打招呼。

    唐初露越發納悶,「他們怎麼都認識我?」

    前臺忍不住笑了笑,「陸總說您以前有過被人擋在公司門外的經歷,所以開會的時候刻意提起過這件事情。」

    唐初露的臉一下子就紅了個透,「他幹嘛說這種事……」

    她又不是小孩子了,難道還會受欺負不成?

    前臺對她說:「陸總是怕您受委屈。」

    她眼裡的豔羨藏也藏不住,「太太真有福氣,陸總真的很在意您。」

    要不是員工守則讓她不能夠說太多與工作無關的事情,她興許能夠說更多。陸寒時以身作則,寵妻的名聲早就傳了出去,公司上下突然就流行起這股風來。

    尤其是那些非單身男士,也許是因為陸寒時的影響都有些改頭換面的意思,原本對另一半不錯的,現在更是溫柔體貼,而那些不怎麼愛護自己妻子女朋友的,也在這段時間意識到了自己與公司的格格不入,開始有了轉變。

    有時候陸寒時一些無意識的舉動都能夠被下屬爭相效仿,就連他自己都沒有想到會有這麼大的影響。

    人的本質都是慕強的,陸寒時的地位擺在那裡,他做什麼一言一行都會有人盯著,也會有人下意識地認為顧家的男人可能會比較受陸寒時賞識。

    陸總這麼優秀都對老婆這麼好,他們還有什麼藉口?

    唐初露對這些自然不知道,等前臺走了之後就一個人坐在陸寒時的沙發上。

    環顧四周,跟上次來並沒有什麼兩樣,依然是陸寒時慣有的極簡風格,沒有什麼多餘的東西,全部都是資料和書,一眼看過去就很乏味。

    她撐著下巴靠在沙發上,看著自己帶過來的保溫袋,裡面裝著她精心給陸寒時製作的飯菜,為了他的胃病著想,還特意煲了湯,用保溫袋裝著就不怕冷掉。

    只是陸寒時這個會議開得有些長,期間不停有人進來,問她需不需要什麼,唐初露都搖頭拒絕了,「他還要什麼時候結束?」

    「陸總可能半刻鐘之後過來,太太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直接吩咐我們。」

    「知道了。」唐初露對他們和善地笑了笑,「你們去忙自己的事情吧,不用管我。」

    等著等著,唐初露就困了起來。

    說是半刻鐘,對於她來說卻好像度日如年,她也沒帶手機,就這麼靠在身後的真皮沙發上,頭一點一點的,忽然就睡了過去。

    孕婦本來就多眠,尤其是在這種下午時刻,昏昏沉沉的。

    陸寒時回到辦公室看到的就是她這副模樣,進來的腳步輕了一些,關上門,緩緩走到她面前,蹲了下來。

    唐初露感覺到有什麼東西在自己臉上觸摸,忍不住皺起眉頭,躲開了。

    看著她這副小模樣,陸寒時嘴角微不可聞地勾起一抹弧度,又在她的鼻尖上輕輕捏了一下。

    唐初露嚶鳴了一聲,轉過頭去,似乎有些不耐煩。

    她的肚子已經凸起來了一些,但是不怎麼明顯,看上去還是跟平常沒什麼兩樣,只是稍微豐腴了一些。

    唐初露總說自己胖了,但是陸寒時卻看不出什麼地方胖了。

    他看到桌上放著一個保溫袋,眼神動了一下,打開一看,發現裡面裝著整整齊齊的飯菜,一個一個拿出來,還有煲好的湯,蓋子一擰開就飄散出香味。

    一時間整個辦公室都是飯菜的味道。

    唐初露鼻子動了動,這才悠悠醒了過來,看向他,「你回來了?」

    她打了個哈欠坐直了身子,陸寒時把手裡的東西放在桌上,又坐到她的身邊,扶著她的腰。

    等她小心翼翼地伸完懶腰之後才點了點頭,「睡醒了?」

    唐初露現在連伸個懶腰都要小心一點,怕突然一下就抽筋,「你怎麼不叫我?」

    她迷迷糊糊地靠在男人的肩膀上,陸寒時攔著她的腰,「剛才喊你你沒反應,聞到飯菜的香味倒是一下子就起來了。」

    唐初露聞言抬起頭看了他一眼,不悅地反駁道:「我才不是那種饞嘴的人!」

    「對,你不是。」陸寒時點了點頭,又捏了一下她的鼻尖,「吃了飯沒?」

    唐初露點點頭,「吃了,這是我特意給你做的,你嚐嚐味道。」

    陸寒時這才鬆開她,坐到一旁拿起碗筷吃了一口。

    一旁的唐初露非常期待地注視著他,眼睛亮晶晶的,「怎麼樣?好吃嗎?」

    她從陸寒時的臉上看不出什麼表情。

    這個男人一向冷靜,喜怒不形於色,尤其是在他的工作場所,更難看出他心裡面真實的想法。

    看著他慢條斯理地吃著她給他做的東西,唐初露也莫名有些緊張。

    問完之後,就看到陸寒時默不作聲地點了點頭。

    唐初露瞥了瞥嘴,「點頭是什麼意思啊?到底好吃還是不好吃?」

    「好吃。」陸寒時低低地笑了一聲,在她氣鼓鼓的臉頰上捏了一把,「最近怎麼老是愛生氣?」

    「我有嗎?」唐初露打開他的手,「那還不是因為你惹我生氣。」

    「對,是我惹你生氣。」陸寒時順著她的話說,揉揉她的腦袋。

    唐初露突然臉一紅,「你還是趕緊吃東西吧。」

    說著就撐著腦袋在一旁看他慢條斯理地把她做的飯菜全都吃完,露出了一個心滿意足的笑容,「不枉費我在廚房裡面花了那麼久的時間。」

    陸寒時聞言挑眉,「你的心意我收到了,下次不要去廚房。」

    「為什麼?」

    陸寒時看了一眼她的肚子,「防患於未然。」

    「但你也不要把我當成玻璃娃娃呀!我只是懷孕又不是殘疾了。」

    陸寒時無奈嘆了口氣,「要是閒不住就給自己找點事情做,不用去做這些。」

    唐初露也嘆了口氣,「我也想找事情做,那我天天待在家裡能幹嘛?」

    「寫寫歌。」

    「沒有靈感。」

    「看看書。」

    「那些書我都已經翻爛了……」

    陸寒時沒說話,忽然停頓了一下,看向她,「你還想做醫生嗎?」

    唐初露眼神一顫,不知道他為什麼會突然提起這件事情,愣了很久才對他笑了笑,「別開玩笑了,我都已經三年沒有幹這一行了,方方面面都生疏了。」

    「不用著急,也不用很快就回到手術檯上,可以慢慢來。」陸寒時忽然很正經地看向她,「想去做什麼事情就放手大膽去做,不用擔心其他的。」

    唐初露眼睛忽然有些溼潤,本來只是想過來給他送個飯,幹嘛突然弄得她想哭?

    從她這副反應,陸寒時就看得出來,她還是想要做自己的本職工作。

    整理好桌面之後,男人坐在她身邊,將她拉進自己的懷裡,「陸太太我賺那麼多錢,就是讓你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不想做什麼就可以不做什麼,而不是讓你感到難過的,明白嗎?」

    唐初露點了點頭,在他懷裡吸了吸鼻子,「我知道,但我就是不敢相信自己還能不能做到以前那樣。」

    「我相信你。」陸寒時低頭親了親她的頭髮,「我一直都相信你。」

    ……

    午休的時間很長,吃完飯之後陸寒時把唐初露打橫抱起,在休息室裡面陪著她睡了一覺。

    唐初露睡得很沉,陸寒時起來的時候她也無知無覺。

    陸寒時在她的額頭上親了一下,隨即起身離開了休息室,關上房門。

    等到了唐初露起來的時候,外面的天色已經昏黃。

    她揉了揉眼睛,緩了一會兒才意識到自己現在在哪裡。

    剛要落地,突然聽到外面傳來一陣爭吵的聲音,一下子就頓住腳步。

    她好像聽到了柳老爺子的聲音。

    「我知道她在這裡,為什麼不讓我見她一面!」

    「沒有什麼非要見她的理由。」這是陸寒時的聲音。

    「這些天我一直忍著,那些事情也已經都處理好了,她畢竟是我的孫女,我只是想跟她多說幾句話,不會害她,你在提防我什麼?」

    「並不是在提防你,只要對她有潛在威脅的人事物我都不會放過。」

    「陸寒時,你不要太過分!我跟她之間畢竟有血緣關係,你就這樣替她做主,問過她的意見嗎?」

    外面爭吵的聲音越來越大,唐初露有些疲憊地搖了搖頭。

    「他的意見就代表我的意見。」

    柳老爺子剛要厲聲質問陸寒時,忽然聽到門口響起一個微弱的聲音,頓時所有的話都消散無蹤。

    陸寒時回頭看向唐初露,眉頭一皺,大步朝她走了過來,「吵醒你了?」

    他的目光緊緊地落在唐初露身上,彷彿剛才的一切都不重要。

    無論他們如何爭吵,都比不上唐初露的感受。

    唐初露能夠感覺到他的緊張,對他笑了一下,「我沒事。」

    說完,她又看向柳老爺子,眼神有些晦澀。

    柳老爺子注意到她的打量,剛才還氣焰囂張,現在卻一下子就平靜下來,甚至有些拘謹,「吵醒你了?」

    他知道唐初露在這裡,還以為她是故意不見他,沒有想到她是在睡覺。

    說完他又看向陸寒時,沉下臉來,「你怎麼不告訴我她是在裡面休息?」

    陸寒時冷笑一聲,「有什麼區別?她總之不會願意見到你。」

    柳老爺子沒有功夫跟他繼續爭論,只看向唐初露,張了張嘴,又欲言又止。

    他有太多的話想說,但真正看到她的時候,那些話都說不出口。

    過了很久,才對她說:「你現在應該已經三個多月了吧,感覺怎麼樣?有沒有不舒服的地方,陸寒時對你好嗎?甜甜……最近怎麼樣……」

    他還沒有說完,唐初露就已經打斷了他,「我很好,我們都很好,陸寒時也對我很好。」

    她的語氣裡面顯然夾雜著一絲不耐煩,僅僅剩下一些禮貌沒有讓她直接忽視他而已。

    柳老爺子當然也清楚唐初露對自己的態度,心酸之餘,卻也只能夠放下身段,「你應該知道我找你是因為什麼,這麼多年我都在尋找你的父親,雖然我猜到他已經不在人世……但我沒有想到他還留下一個孩子。」

    唐初露皺起了眉頭,後退一步,站在陸寒時身後。

    她這是下意識的動作,陸寒時也從善如流地擋在她身前,將手背在身後牽住了她。

    過了一會兒,唐初露的聲音才穩穩地傳了過來,「上一輩的事情是上一輩的選擇,既然父親選擇了讓我在別的地方長大,那就說明他不願意跟你回去,我的選擇也跟他一樣。」

    她拒絕的意思很明顯,但柳老爺子還是不死心,上前一步,「柳家現在雖然不如以前,但還是有根基在那裡,如果你願意,我會把屬於你父親的那一份財產都轉移到你的名下,還有許多其他的好處……」

    唐初露搖了搖頭,「不必了,真的,那些也不是屬於我的,如果可以的話,你或許可以把那些東西送給父親,但他已經不在了。」

    這是柳老爺子最心酸的地方,他最在意的那個人已經去世,無論他如何都沒辦法彌補那些年的空洞。

    問題是唐初露還不願意接受。

    不是所有的懺悔都能夠得到原諒,也不是所有的道歉都能夠迎來美好結局。

    唐初露覺得既然父親已經做出了選擇,那就說明他再也不想和那個家有過多的牽扯。

    她尊重他的意見。

    她可以因為這件事,情斬斷跟母女兩個的聯繫,從此跟她們劃清界限,但這絕不代表著她以後就要進入柳家。

    那是一個她父親無論如何都要逃離的地方,那就說明就算是他現在還在世上,也不會希望她回到那個地方去。

    唐初露雖然在知道自己的真實身份時翻江倒海,無法接受這件事實,但她很清醒。

    她知道自己想要什麼,知道自己不想要什麼。

    最後不管柳老爺子怎麼說,唐初露的態度堅定,老人便只能夠失望離去。

    他可以在陸寒時面前用長輩的威壓,哪怕陸寒時並不怕他,但柳老爺子也不欠他什麼,可是在唐初露面前他永遠沒有辦法用他對陸寒時那些所謂的話術來對付她。

    因為他問心有愧。

    無論唐初露想要什麼,他都能夠答應,即便她也不願意要他的賠償。

    他走了之後,辦公室安靜一下來。

    唐初露忽然全身一鬆,賴進了男人懷裡,「我睡了多久?」

    「不久,也才三個小時。」

    唐初露瞪大了眼睛,「我睡了三個小時,你為什麼不叫醒我?」

    「看到你都在說夢話,所以沒有叫你。」他抬起手捏了捏她的鼻子。

    唐初露瞪了他一眼,「我才不說夢話呢!」

    陸寒時微不可聞地勾起嘴角,牽著她的手,「回去嗎?」

    「你已經忙完了?」

    陸寒時點點頭,唐初露咂巴了一下嘴,「要不我們今天出去吃一頓?」

    陸寒時一下子就看穿她在想什麼,在她腦袋上敲了一下,「別想,家裡阿姨已經做好晚飯,去外面吃你又想吃些亂七八糟的。」

    唐初露就是打的這個主意。

    她想著只要在外面吃,那她在路邊看見什麼好吃的,軟磨硬泡,陸寒時一般都會鬆口,只是不會讓她多吃。

    但要是直接回去的話,就沒有那個機會了。

    唐初露現在已經到了一個什麼東西都想吃的階段。

    三個月前的時候她有一點孕吐反應,但是不明顯。

    那個時候她還不覺得陸寒時限制她的飲食有什麼,畢竟她那個時候也吃不下什麼東西,就算是吃進去也會吐出來,所以陸寒時也並不怎麼限制她。

    雖然還是按時按點地做營養餐,但是如果唐初露想吃一點酸辣的東西還是會隨著她去,畢竟比起什麼都不吃都要吐出來,吃一點總是好的。

    但是過了三個月之後,現在也就只是快四個月而已,她的胃口一下子就突然變得很好,比平時的食量多了很多,一天至少要吃四五頓,有的時候半夜都會餓醒來。

    雖然醫生說這是正常現象,只是不要過分放縱吃的太胖就沒事,但唐初露還是有些憂心忡忡。

    萬一她在懷孕期間吃成一個大胖子怎麼辦?

    雖然心裡面有這樣的顧慮,但該吃的還是會吃,陸寒時也不會讓她去吃那些垃圾食品。

    兩人到了家,唐甜甜已經在客廳等他們兩個。

    這段時間陸寒時工作有些忙,沒辦法親自接送她,於是便讓家裡的司機代勞。

    雖然唐甜甜自己都說了沒什麼,但唐初露總是對她感到愧疚。

    一到家裡就先過去抱了抱唐甜甜,問她今天在幼兒園的經歷。

    唐甜甜知道唐初露這段時間心思非常細膩,也容易感傷,便很耐心地陪她說話。

    遠遠看過去,不像是唐初露在安慰唐甜甜,倒像是唐甜甜在安慰唐初露。

    陸寒時剛走到廚房門口,忽然回過頭來看了一眼,看到母女兩人相處得很和諧,眉眼微微柔和了一些。

    前段時間基本上都是陸寒時親自下廚,後來才讓阿姨接手。

    家裡面也有兩個營養師,專門給唐初露制定三餐計劃。

    因為公司的事情,陸寒時沒有辦法按時按點地給唐初露做飯,但只要他有時間,那些吃的也一般都會先過目,確認一遍之後才會到唐初露面前。

    有的時候唐初露都覺得這個男人的精力彷彿無窮無盡,任何事情都很有效率,像是有好幾個腦子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