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奶蓋兒 作品

第 197 節 時露番外 被他的眼神嚇到

    他們兩個從小一起長大,莫商知道莫歸暝一向不怎麼聽別人的建議。

    他已經算是家裡麵人跟他關係不錯的了,但他還是看不清楚他到底想要什麼。

    之前莫歸暝跟許清嘉在一起的時候,他就有些詫異,覺得向莫歸暝這樣的人應該是不會隨隨便便跟一個人閃婚的。

    可是見到許清嘉的那一瞬間,他倒是有些明白。就算是在圈子裡面見過無數的美女,他也還是覺得許清嘉的長相十分出眾。

    是那種能夠讓人看一眼就能夠記住的漂亮,漂亮到哪怕他穿著最老土的衣服,也掩蓋不了她那張臉給人帶來的衝擊。

    審美是一種很主觀的東西,每個人都有自己偏好的類型,甚至很多人對美的定義都不一樣,但莫商卻覺得像許清嘉這樣的人應該就是大部分人審美中最漂亮的那種類型,是大部分人都會覺得好看的美人。

    而且她身上還有一種獨特的氣質,她似乎是不知道她能夠用她那張臉給她帶來多大的利益,甚至還有些排斥。

    大多數美人都會有一種自帶的矜貴,很少會有人像她這樣畏畏縮縮極其不自信。

    她整個人看上去有一種割裂的違和。

    起初莫商是不怎麼喜歡她的,但後來又覺得許清嘉很真實,至少這樣真實的她能夠讓莫歸暝也變得真實了不少。

    在許清嘉身邊的莫歸暝,莫商也看到了許多跟以前不一樣的情緒。

    雖然他隱藏的很深,但是他看得出來跟許清嘉在一起的時候他應該是開心的。

    他原本已經做好了莫歸暝不會回答他的問題的準備,但是看到他那副面無表情的模樣,心裡面還是有些窩火。

    「你剛才是跟祁妙一起回來的,你跟大嫂離婚是打算跟她在一起嗎?」

    莫歸暝沒有說話。

    「我的事情不用你管。」片刻後,他突然站起身回了這麼一句。

    莫商深吸一口氣跟在他的身後,電視裡面還在演繹著一些無聊的劇目,但莫商絲毫沒有心思,一心一意只在莫歸暝身上。

    「大哥你不能夠這麼做,嫂子跟圈子裡面那些人不一樣,你既然跟她結婚了就應該要好好對她,你怎麼可以這麼輕易地就說出離婚?」

    他們兩個結婚在一起才多久?說離婚就離婚,甚至都沒有跟任何人宣佈。

    莫歸暝不覺得他的態度太過於輕視了嗎?

    就算許清嘉不是圈裡人,出身背景都很卑微,但她也是個活生生的人,怎麼可以這麼對她?

    「你倒是很替他打抱不平。」莫歸暝給自己倒了杯威士忌,站在窗臺前看著遠處的夜色。

    雨已經停了下來,只偶爾有一些雨絲。

    窗外面的樹木被洗得乾乾淨淨,雨後的天氣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清冽。

    莫商站在他的身後看他還有閒情逸致喝酒,更是氣不打一處來,「大嫂現在在哪裡?我要去見她。」

    他話音落下,莫歸暝忽然回過頭來看著他。

    那眼神冷的有些嚇人,「你去見她做什麼?」

    莫商下意識地後退一步,感覺到男人眼裡面迸發出來的寒意,但還是硬著頭皮說:「不管怎麼樣曾經也是我的家人,你做的不厚道,我不能夠眼睜睜地看著她一蹶不振……」

    他話還沒有說完,莫歸暝就突然冷笑一聲打斷了,「她一蹶不振?你哪隻眼睛看到她一蹶不振?」

    他一開始也以為許清嘉會一蹶不振,畢竟他剛剛提離婚的時候她很驚訝也很難過,那是他意料之中的事情。

    他看得出來許清嘉看著自己時眼睛裡面隱藏不住的愛意,還有她對他的順從和喜歡。

    他知道許清嘉很愛他,這一點毫無疑問。

    但後來她懷了孩子之後,態度就跟以前完全不一樣,她甚至是想從他身邊逃離。

    她也已經這麼做了。

    如果不是他花了精力在北城找她,興許她現在就已經過上了自己的生活。

    沒有他的生活,她想象的未來也可以沒有他的存在,這也能算喜歡?

    她一蹶不振?

    聽到這個詞,莫歸暝便覺得好笑,「你這麼為她打抱不平,你可以去獻殷勤。」

    聽了這話,莫商瞬間就瞪大了眼睛,「你怎麼能夠說這種話?」

    他握緊了拳頭,「大嫂有多喜歡你,你不知道嗎?你無緣無故跟她離婚也就算了,你還在外面傳跟祁妙的緋聞,而且我是你弟弟,我只是關心她幾句而已,你就說這樣的話,你不覺得你太過分了嗎?」

    這還是他第一次跟莫歸暝這麼說話。

    以往他也很崇拜自己這個大哥,不管莫歸暝做出什麼樣的事情,他都對他自帶濾鏡,苛責不起來。

    就算是家裡面兩個老人或者是父母對莫歸暝有所要求的時候,他一般都是毫不猶豫地站在莫歸暝這一邊,因為他知道莫歸暝做事情有自己的分寸。

    但這一次,他覺得他真的有些看不懂他。

    莫歸暝喝了一口酒,腦子裡面昏昏沉沉,眼眸卻無比的清醒,「我知道我在做什麼,不用你來教。」

    莫商忍了好幾次才忍下心裡面的怒火,他冷靜下來深吸一口氣,對莫歸暝說道:「我知道你和大嫂的事情輪不到我來插嘴,但我還是想說嫂子她……」

    「我們已經離婚了,你不必這麼叫她。」

    莫歸暝打斷他,臉上的神情看上去不是很愉快,「她也不需要你來為她打抱不平,如果你想說的就是這些,出去。」

    莫商瞪大了眼睛,「大哥你怎麼可以……」

    「出去,還需要我說第二遍嗎?」

    莫商握緊了拳頭,似乎是心有不甘,但是看著他的表情也只能轉身離開了房間。

    「砰」地一聲關上門。

    莫歸暝好不容易回來一次,莫商卻跟他不歡而散。

    老夫人跟老先生在樓下,看到莫商氣沖沖地出來,都迎了上去,「怎麼了,你們兄弟兩個吵架了?」

    平時這個時候兩個老人應該都已經睡著了,但因為莫歸暝突然回來,他們很關心他現在的情況。

    莫商聞言看向他們兩個,表情很複雜,欲言又止。

    他很想告訴他們莫歸暝的所作所為,但是知道他們肯定會毫無理由地站在莫歸暝那一邊,興許還會覺得他們離婚離得好。

    於是他也只能夠把想說的話給嚥了回去,「沒什麼。」

    ……

    莫歸暝只在家裡面住了一晚,第二天便直接去了公司。

    關於昨天晚上的事情,祁妙並沒有跟他打電話說什麼,還是像以前那樣跟他保持著不遠不近的距離。

    他知道祁妙心裡在想什麼,看了手機一眼,直接扔在一旁,面無表情地往前開。

    到了公司之後,他吩咐了幾件事情,便在辦公室查看今天的文件。

    沒過多久,他就接到別墅打來的電話,下意識地頓了片刻。

    別墅那邊打過來的基本上都是管家,有什麼事情要告訴他,無非都是許清嘉的那些事情。

    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情,他揉了揉眉心,一開始並不打算去接。

    但停頓了片刻之後,還是接了起來。

    那頭管家的聲音似乎有些慌張,「先生,二少爺突然要過來做客,現在已經在門口,說什麼都要進來,怎麼辦?」

    莫歸暝一下子就站了起來,「他是怎麼找過去的?」

    「我也不知道……」管家忍不住說:「二少爺現在非要進來看太太,攔不住。」

    「我知道了。」他掛了電話。

    本就因為宿醉而覺得頭疼,此刻更是難以緩解。

    他在位置上坐了一會兒,想著就讓莫商去鬧,反正一個小孩子也鬧不出什麼。

    就算他知道許清嘉在哪裡也無濟於事,別墅有那麼多人看管,就連一隻螞蟻都走不出去,更何況是莫商帶著許清嘉,根本就沒有任何可能。

    再加上許清嘉自己也不一定會走。

    他這樣想著,完全沒有必要再趕回去。

    但不知道為什麼,那些文件一下子全都看不進去,越來越煩躁。

    最後還是站起身,推開椅子,拿起西裝外套大步往外走去。

    ……

    別墅。

    許清嘉沒有想到結婚之後竟然還能再看見莫商,更沒有想到是在這種地方看到他。

    所以第一眼看到他的時候,她第一反應就是詫異,「你怎麼會來?」

    她穿著一件白色的裙子在客廳裡,不知道在做些什麼,看到莫商進來的時候臉上的詫異藏也藏不住。

    莫商大步走到她面前,一時間有很多話想說,但不知道為什麼什麼都沒有說出口。

    他定定地看著面前的女人,過了一會兒才佯裝平靜地問道:「這段時間……都沒有跟你聯繫,你最近還好嗎?」

    他沒有問離婚的事情,也沒有問那天跟莫歸暝爭執的事情,只是想知道許清嘉現在過得好不好。

    許清嘉愣了一下,她有點摸不準莫商到底是因為什麼事情而來。

    畢竟莫歸暝不讓她見外人,把她藏在這裡,甚至都很少讓她跟外界聯繫。

    她不知道莫商過來是因為什麼事情,對他有著本能的防備。

    「你過來的事情,莫歸暝知道了嗎?」過了一會她才這麼問了一句。

    莫商的神色一下子就凝重起來,「你們兩個……」

    他的聲音有些沙啞,最後還是說不下去。

    他突然上前一步,「你們離婚了對嗎?」

    莫商說完就定定地看著許清嘉。

    一瞬不瞬,像是要從她的臉上看出什麼來。

    離婚這件事情可大可小,但是他是真的為許清嘉抱不平。

    她跟莫歸暝結婚的時候他就不看好他們兩個,但還是祝福,時間一長,他也覺得許清嘉是個不錯的人,現在他們離婚了,他說不清楚心裡面是個什麼滋味,總覺得看到許清嘉就有一種莫名的感覺。

    許清嘉愣了一下,像是沒有想到他會這麼問,很久都沒有反應過來。

    過了一會兒才對他說道:「是,我們已經離婚了,你怎麼會突然過來,是莫歸暝讓你來的嗎?」

    莫商搖了搖頭,下意識地想對她說那些本來就想說的話,但卻感覺喉嚨被什麼哽住一樣,過了一會兒他才對她說道:「既然已經離婚了,為什麼還住在這裡?」

    他下意識有一種不好的想法,但還是沒有往那方面去想。

    他知道莫歸暝一向強勢,但還不至於離婚了之後還把許清嘉關在這種地方。

    許清嘉的臉色一下子就有些複雜,她坐在沙發上看著自己空蕩蕩的雙手,過了一會才對他說:「你應該去問莫歸暝。」

    她的話很輕,沒有帶一絲的怨氣,好像只是敘述一個事實。

    莫商一下子就明白了什麼,原本心裡面排斥的想法一下子成真。

    他一時間反應不過來,「是大哥把你關在這裡了嗎?」

    許清嘉苦笑了一聲,「除了他還會有誰?」

    莫商深吸了一口氣,什麼都沒說。

    許清嘉卻看向他,「你是怎麼過來的?」

    她皺起眉頭,「不是莫歸暝讓你過來的嗎?」

    她似乎是察覺到了什麼不對勁的地方,臉色忽然就難看起來,「你走吧,如果不是莫歸暝讓你來的,你沒必要在這裡耗費時間。」

    莫商愣了一下,隨即有些詫異地看著她,「為什麼?我不知道你們兩個現在是這樣的情況,如果我知道我肯定不會讓他這麼對你。」

    他停頓了片刻,忽然壓低聲音對她說:「大哥為什麼要把你關在這種地方?他不是應該已經跟祁妙……」

    說到祁妙那個名字,他明顯看到許清嘉的身子顫了一下,只能夠轉移話題,「你放心,我肯定不會讓他這麼對你的,你現在怎麼樣?需不需要我為你做一些什麼。」

    許清嘉下意識地想要拒絕,苦笑著看著他,「你還是個孩子,能做什麼?再說莫歸暝想做的事情沒有人能夠阻止他……」

    她說完就低垂著眼看著空蕩蕩的地板,頭一次覺得無能為力。

    莫商一下子就握緊了拳頭,心裡面怒意在翻湧。

    他當然知道自己在莫歸暝面前什麼都不是,也許也沒有辦法真正幫助許清嘉,但是……

    「但他不能夠這麼對你。」

    他只能過來來回回地說這句話,在大廳走來走去,抓著自己的頭髮,一副十分煩躁的模樣,「我帶你走。」

    許清嘉抬起頭,有些愕然地看著他,「你要帶我去哪裡?」

    「隨便哪裡都可以,總之不會再讓他這樣對你。」

    許清嘉笑著搖搖頭,那笑容裡面有著自嘲的意思,「不可能的,我已經跑過一次了,他不會輕易地放我走……」

    她說的話莫商也懂,她也知道莫歸暝那樣的人他想做什麼事情,除非他自己想通,否則不會讓別人多說一句話。

    但就算是這樣他也不免覺得有些憤怒,「那你就這樣在這裡待一輩子嗎?況且你……」

    他話還沒有說完,就突然被眼前的一幕給驚到——

    他剛才進門的時候沒有完全看到許清嘉如今的模樣,她穿著一件白色的裙子,面前放著一塊抱枕擋著,所以他沒有看到她凸起來的肚子。

    直到她完全站起來,將抱枕放在一旁走到他前面,他才看到她的肚子已經很明顯。

    那一瞬間他有些說不出話來,只定定地看著她,還以為是自己看錯了,「你……」

    許清嘉看他如此驚訝的模樣,就知道莫歸暝應該還沒有告訴他自己懷孕的事情,苦笑了一聲,「這也許就是原因,我懷了他的孩子。」

    因為她懷孕了,所以把她關在這個地方。

    因為她懷孕了,所以才不允許她離開,讓她做出那種殘忍的選擇。

    要不就打掉孩子給她自由,要不就生下孩子留在他的身邊。

    無論做哪個選擇,對於他而言都是凌遲一般的難受,再加上她的肚子已經很明顯,孩子也已經成形,她怎麼可能捨得把他們兩個打掉?

    莫商後退了好幾步,一瞬間說不出話來,過了很久才哽著聲音,「你都已經懷孕了,為什麼大哥還要跟你離婚?」

    「你不是很清楚原因嗎?」許清嘉抬起頭看著他,眼睛紅紅的,有種脆弱的美感,「因為祁妙。」

    莫商瞬間啞口無言,他當然知道是因為祁妙,但他沒有想到許清嘉既然已經懷孕了。

    她都懷孕了,莫歸暝都能夠因為祁妙而跟她離婚,他發現事情越來越超出他的預料。

    他原本以為莫歸暝對祁妙很有可能只是以前的不甘心而已,但是卻沒有想到他竟然做的這麼絕。

    他到底想做什麼?

    莫商一時之間也有些琢磨不透。

    正當他不知道該如何反應的時候,門口忽然傳來管家的聲音,「先生已經回來了。」

    許清嘉聞言下意識地看向門口,眼裡面一閃而過的恐懼。

    莫商很明顯地從她的眼神裡面看到了排斥跟害怕,他的心就像是被什麼東西抓緊了一樣。

    他怎麼可以這樣?許清嘉都懷孕了,他怎麼能夠這麼對她!

    他腦子裡面想的完全都是這些事情,看到莫歸暝大步朝這邊走來,想也沒想地衝到他面前,「嫂子已經懷孕了,你怎麼可以跟她離婚?你怎麼能這麼做?」

    說完他便一拳打在了莫歸暝的臉上。

    「砰」的一聲。

    莫歸暝根本就沒有躲避,就這麼被他打了一拳,他後退幾步,臉上的表情沒有任何的變化。

    許清嘉在一旁嚇了一跳,下意識地叫了一聲,立刻就捂住自己的嘴。

    莫商這才發覺到許清嘉還在旁邊,興許會嚇到她。

    但他依然有些忍不住,尤其是看到了莫歸暝現在這副面無表情的模樣,他還想給他來一拳。

    莫歸暝似乎察覺到他的意圖,在他動手時就已經直接擋住了他的拳頭。

    他比莫商要高一些,在他動手的那一瞬間就直接壓制住他。

    莫商動了兩下都沒有甩開,只能惡狠狠地看著他,「她已經懷孕了,你怎麼可以跟她離婚?」

    而且她並不是剛剛懷孕,看她的肚子已經有了很長一段時間,興許再過不了幾個月就要生了。

    莫歸暝怎麼可以這麼不負責任?

    這還是他一直崇拜的那個大哥嗎?

    即便他有的時候很冷漠,對所有人都是那副模樣,但他始終以為他心裡面是有最基本的良知在的。

    他從來不會像圈子裡面其他人那樣去玩女人,更不會始亂終棄,這麼多年身邊也只有過祁妙一個人,後來又有了許清嘉,他以為他是跟別人不一樣的,他只是不會表達而已。

    卻沒有想到他所做出來的事情比他想象中的要糟糕。

    莫歸暝攥著他的手腕將他推到一邊,「我的事情還不用你管。」

    說完他看向許清嘉,看她似乎被嚇到的模樣,神色柔和了一些,語氣卻依然冰冷,「還不回房間?」

    許清嘉沒有說話,最後又看了莫商一眼,什麼都沒說,起身準備離開。

    莫商狀連忙轉身要去追,「你為什麼要那麼聽他的?現在就跟我走。」

    說著他就去抓許清嘉的手,然而他都還沒有碰到許清嘉,身後忽然傳來一股巨大的力道。

    他一回頭就對上了莫歸暝那雙帶著怒火的雙眸,「放開。」

    他居高臨下,聲音非常冷。

    莫商還沒有見過他如此嚇人的一面,下意識就鬆開了許清嘉的手。

    回過神來之後又皺起了眉頭,「跟你有什麼關係,她不是都已經跟你離婚了嗎?你現在把她關在這裡又算什麼?」

    說著他又要去許清嘉面前,然而他還沒有動作,莫歸暝就已經擋在他身前,將他甩在一旁,「這是我的事,跟你沒有關係,少管閒事。」

    莫商沒有想到莫歸暝竟然真的會對他動手。

    他看著他左臉頰上的傷痕,是他剛才揮過去的拳頭,莫歸暝就連躲都沒有躲一下,莫商以為他是內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