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奶蓋兒 作品

第 201 節 莫許番外 陌生短信

    莫歸暝皺了一下眉頭,沒說什麼,直接走了進去。

    擦身而過的那一瞬間,祁妙的眼神顫了一下。

    她垂下眼眸,眼裡面閃過一絲暗光,什麼都沒說,關上門。

    「我還以為上一次吵完架之後你就不會再願意見我了,沒想到一個電話你還是過來了。」

    她笑了笑,朝他走了過去。

    莫歸暝沒有說話,背對著她。

    他身上總有一種讓人難以接近的氣場,尤其是他並不願意跟人套近乎的時候,整個人都散發著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氣息。

    祁妙在他的身後站定,也沒有過分上前,「要喝點什麼嗎?」

    莫歸暝似乎沒什麼耐心聽她說這些,「別浪費我的時間。」

    祁妙笑了笑,並不在意他的冷言冷語,而是走到旁邊給他倒了杯水,「從公司到這裡應該渴了吧?」

    說完她就給他遞了過去。

    莫歸暝沒有接,而是看了她一眼,視線又落在她手中的杯子上。

    祁妙看他的神情,忍不住說:「你該不會是以為我在水裡面下了藥吧?」

    說完又搖了搖頭,「我在你眼裡應該還不至於這麼愚蠢。」

    莫歸暝依然沒有說話,只是淡淡地看著她。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沉默的莫歸暝在祁妙眼裡就變得非常難以接近。

    尤其是在他用這樣打量的眼神看著自己的時候,她會覺得自己好像從來就沒有走進過他的心裡。

    「不管怎麼樣,我們都是認識這麼多年的老朋友,你就非要這樣對我嗎?」

    「我過來不是為了聽你說這些的。」莫歸暝打斷她,眉眼之間似乎已經有些不耐,「你應該知道我最討厭別人浪費我的時間。」

    祁妙頓了一下,隨即有些苦澀地笑了笑,「我知道。」

    她有些黯然地看著面前的男人,「你還記得一個月前那一次你喝醉了,我們兩個不小心睡在了一起……」

    她突然提起這件事情,莫歸暝的神色有些晦澀,看著她沒有說話。

    祁妙知道他是想想起來了,雖然她很不願意用這樣的手段去贏取男人的感情,但是現在除了那件事情之外,她也沒有別的辦法。

    「我懷孕了。」

    祁妙深吸一口氣。

    她一開始之所以沒有那麼在意許清嘉的存在,是因為她跟莫歸暝之間有那麼一夜,就因為那一夜,她篤定莫歸暝心裡面還是有她的,否則不會和她有親密關係。

    她原本以為過一段時間莫歸暝就會處理好許清嘉的事情,卻沒有想到現在發展越來越出乎她的意料。

    那一晚之後,祁妙基本沒有跟莫歸暝提起那件事情,她不想讓莫歸暝覺得自己是那種渴望名分的女人,也不想讓他認為自己是在用那一晚上的意外去綁架他。

    她故作瀟灑,也只不過是想要給他留下一個美好的印象。

    但是到了這種地步,那些都是無關緊要的小事了,她只能夠出此下策。

    見莫歸暝始終不說話,甚至連半點驚訝都沒有,祁妙故作鎮定,深吸一口氣,上前一步,「你放心,我也不是想要纏著你,如果你不想要這個孩子,我會自己把他生下來……」

    「把你叫過來,只是想要告訴你,畢竟你是孩子的生父,不應該被瞞在鼓裡。」

    她說的輕鬆,似乎真的不在意莫歸暝是什麼樣的反應。

    說完她就定定地看著面前的男人,莫歸暝抬起手揉了揉眉心,「你想說的就是這些?」

    祁妙一下子臉色有些難看。

    他的反應超出她的預料,就算他是一個喜怒不形於色的人,但是聽到她懷孕了也不至於這麼平靜,難道他真的一點都不在乎她嗎?

    「對,我要說的就是這些。」

    祁妙強裝鎮定,將手放在了自己的肚子上,「你放心,那天晚上我們兩個都喝醉了,我不會強行要求你對我負責任,如果你想分手的話,孩子以後就由我來撫養……」

    她話音落下,莫歸暝似笑非笑地看著她,眼裡面似乎帶著諷刺。

    祁妙被他的眼神看得一陣心虛,下意識後退了一步,但還是硬著頭皮說:「如果沒有別的事的話,我就先走了,謝謝你今天抽空出來見我。」

    ……

    離預產期已經很近,一個多月之後,許清嘉就可以跟肚子裡面的孩子見面。

    心裡面是有些期待,但更多的是擔憂,因為她是特殊的血型,所以身體檢查必不可少,只是莫歸暝已經有幾天沒有回來,自從她被確診為抑鬱症之後,他就沒有這麼長時間的沒有回來過。

    許清嘉倒是沒有什麼感覺,反而樂的清閒。

    管家看許清嘉自從看完電影回來之後,好像整個人比之前都要開朗了一些,這才放下心來。

    這幾天就好像暴風雨前的寧靜一樣,所有人都感覺到異常的平和,但是又說不出來哪裡不對勁。

    入睡之前,許清嘉照例是要等阿姨叮囑一番。

    人走了之後,臥室裡面就只剩下她一個。

    平時管家都會限制她使用電子產品的時間,只不過之前因為被確診了抑鬱症,醫生也建議不要讓她經常一個人獨處,多跟她說說話,又或者是滿足她精神上面的需求,比如上上網,莫歸暝這才鬆口,允許她使用手機。

    但這個使用的範圍也不算廣泛。

    如果她有聯繫什麼不該聯繫的人,還是會向莫歸暝彙報。

    只不過許清嘉本身就不認識幾個人,就算是讓她在他眼皮子底下做出點什麼,她也許也找不到合適的對象。

    只有唐初露她心裡還記掛著,不知道她現在過得怎麼樣。

    她也想到莫商,但是想到莫歸暝這個人什麼東西都查得到,如果聯繫他的話,怕連累到他,也就作罷。

    許清嘉偶爾也會看一些沒什麼營養的娛樂消息,又去查一查成人高考。

    沒有讀很多書一直都是她人生中的遺憾,雖然她覺得自己好像沒有那個機會了,但是看到那些孩子能夠考試讀書,心裡面總是無比的羨慕。

    睡前刷太久的手機可能會睡不著,許清嘉只是看了幾眼就準備睡覺。

    突然一條陌生短信發了進來。

    是一個陌生的號碼,但歸屬地是本地。

    她愣了一下,不知道是誰給她發的消息。

    莫歸暝的號碼她已經存在手機裡,當時莫歸暝給她買手機的時候就已經幫她存了下來,目前她的手機裡面也只有莫歸暝的聯繫方式。

    她點開一看,突然就瞪大了眼睛,一下子坐了起來,瞳孔一陣震顫。

    她下意識地想要打過去,門外傳來管家的聲音:

    「先生,太太已經睡下了。」

    外面的聲音隔著門板若隱若現,男人低沉的嗓音還是穿透了進來,沉沉的,讓許清嘉有些心驚。

    「她最近怎麼樣?」

    管家逐一彙報,自然不會有任何的隱瞞,「太太這幾天心情看上去不錯,應該是之前先生帶她出去看電影,所以很高興。」

    莫歸暝應了一聲,語氣聽上去柔和了一些,「她睡了多久?」

    「已經有一個小時了。」

    莫歸暝忽然停住腳步,「這段時間,不要讓她上網,也不要讓她去看網上的消息。」

    「離預產期只有一個多月,這段時間不能出任何差錯,如果她無聊,儘量陪在她身邊,別讓她東想西想。」

    管家似乎聽出了什麼,「先生這段時間是有什麼事情要忙嗎?」

    按照莫歸暝先前的架勢,他以為他會陪在許清嘉身邊。

    莫歸暝眸色淡沉,「有些事情需要處理,這些不用你們操心,照顧好太太。」

    「是。」

    ……

    門被輕聲推開。

    聲音很輕,腳步聲也刻意放緩。

    隨著那陣人影的逼近,許清嘉覺得自己的呼吸都被吊起,又重重落下。

    她在裝睡。

    但是隻能裝睡。

    她也不知道莫歸暝為什麼突然在這個時候回來,心裡有些緊張。

    腳步聲在身後停住。

    莫歸暝在床邊坐了下來,看著許清嘉的睡顏,將她的碎髮撥開,注視著她皙白的側臉。

    她安靜的時候有著無與倫比的美貌,甚至好看得有些心驚。

    莫歸暝低頭,在她的臉頰上親了親,「小嘉。」

    低沉的聲音帶著莫名的磁性,許清嘉心裡一跳,整個人都僵住。

    他從來沒有這樣稱呼過自己。

    一直都是叫的全名。

    許清嘉不知道他有沒有發現自己在裝睡,但她的呼吸瞬間重了一些。

    莫歸暝似乎沒有察覺,薄唇在她臉頰上游移,又緩緩往上,親了親她的眼睛。

    他雙臂撐在枕頭兩側,許清嘉剛好在他的臂彎裡,小小的一張臉,瘦得有些可憐。

    許清嘉不知道該怎麼反應,下意識屏住了呼吸。

    隨即感覺到嘴角一熱,有個什麼東西觸了上來,而後落在她的唇上,來回輾轉。

    他在溫柔而緩慢地侵佔她。

    許清嘉終於再也無法忍受,猛地推開了他,「別碰我。」

    她的聲音滿是排斥,「莫歸暝……」

    他怎麼能這麼若無其事?

    他可以陪著祁妙去看產科,又能轉身跟自己親近。

    他不嫌惡心嗎?

    莫歸暝被她突如其來的反應怔了一下,隨即鬆開手,「抱歉。」

    他慢條斯理地扯開領口的紐扣,聲音低沉,「我吵醒你了?」

    許清嘉下意識的就有一些抗拒他的親近,尤其是想到剛才那條短信,她越發覺得莫歸暝這樣的男人虛偽又噁心。

    但是對上男人的眼睛,她一下子就冷靜下來。

    想到自己現在的處境,忽然變了臉色,聲音柔和了一些,「是你……」

    她明顯對他態度好轉了一些,莫歸暝頓了一下,明明白白的在她臉上看到了一些討好的情緒,眼前的淡漠一下子就被融化,低頭在她的臉頰上親了親,「嗯。」

    他溫柔地看著許清嘉的側臉,「這段時間有些忙,冷落你了。」

    許清嘉搖搖頭,「沒事,你公司的事情比較重要。」

    她很善解人意地說:「我這幾天在家裡面待的好好的,你不用擔心。」

    莫歸暝看她忽然恢復成以前的樣子,說不清楚是什麼滋味,胸腔裡面那個空洞的地方像是一下子就被填滿,滿滿當當再也裝不下其他的任何東西,只能夠看得見許清嘉。

    他將她攬進懷裡,從來沒有哪一刻像現在這樣滿足過,親著她的頭髮聲音,沙啞得一塌糊塗,「以後不會再這樣了,工作上的事情我會盡量安排,以後每天都會來陪你。」

    許清嘉點了點頭。

    以前被他抱著的時候她雖然不會反抗,但也不會主動,這一次她倒是靠在了莫歸暝的懷裡。

    感覺到她的動作,莫歸暝渾身一僵,自從兩個人離婚之後,這還是第一次許清嘉對他主動表示親近。

    他渾身的肌肉都繃直,似乎還有些緊張,生怕把她給抱痛了。

    察覺到自己的想法之後,莫歸暝心裡有些唾棄自己,他什麼時候這麼小心過?

    雖然心裡自嘲,但他動作上卻依舊溫柔,拍了拍她的後背,「睡覺。」

    許清嘉應了一聲,乖巧的不像話。

    莫歸暝只覺得心都軟了一片,抱著她睡著。

    ……

    第二天早上醒來的時候,莫歸暝先睜開眼睛,看到她老老實實地待在自己懷裡,嘴角勾起一個弧度,在她臉頰上親了一下。

    許清嘉睜開眼睛看向他,下意識地在他下巴上蹭一蹭。

    這麼親密的動作,也只有她以前還全身心愛著他的時候才會有。

    莫歸暝忽然有些忍不住,捏著她的下巴親了上去,輾轉反側,不知道親了多久。

    早晨本來就容易衝動,現在還是有些止不住的趨勢,等到莫歸暝已經附到她身上的時候,許清嘉那很有存在感的肚子才讓他的理智恢復過來。

    他一下子就頓住,身上的熱意如潮水般褪去。

    「要命。」莫歸暝的聲音沙啞又低沉。

    最後又狠狠地在許清嘉嘴上來來回回親了無數遍才鬆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