嘩啦啦下雨 作品

第524章 重組方案

    不過現在不是跟趙志計較的時候,沈紅連忙道:“他不是說有苦衷嘛,你跟他那麼多年的交情了,這個時候你不表態不好吧?”

    趙志張了張嘴,想到這些年跟傅松的一點一滴,雖然心裡對傅松埋怨不已,但也認為他這麼做確實是不得已而為之。

    沈紅見趙志表情開始鬆動,趁熱打鐵道:“我知道你心裡還有氣,我更有氣。不過現在不是跟他算賬的時候,等開完會,你想怎麼收拾他就怎麼收拾他……。“

    趙志疑惑地看著她,若有所思笑道:“既然沈秘書發話了,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沈紅只覺得趙志的眼神滿含深意,心裡一慌,心虛地挪開目光,裝作若無其事地撇撇嘴:“反正該說的我都說了,怎麼做隨你。”

    趙志心裡暗笑,沈紅以為自己掩藏的很好,其實她那點的心思別人不知道,他卻清楚得很。

    倒不是他能猜透女人的心思,而是他女朋友楊菁跟沈紅關係不錯,女人之間偶爾會說點悄悄話,楊菁有一次無意間說漏了嘴……

    看到沈紅耳朵都紅了,趙志不敢再打趣她,清清嗓子開口道:“傅總,你這麼做雖然有你的苦衷,但我們這些人被你騙得好慘,你不能空口白牙一句話就矇混過關。”

    傅松還以為趙志會說什麼呢,一聽這話他就樂了,真是好兄弟,老子沒白給你配房配車。

    “老趙,你說怎麼辦吧?上刀山下火海,你一句話。”

    趙志可不敢把他的話當真,他又不傻,以後傅松就是自己的老闆,剛才用開玩笑的口吻,主要是為了緩解尷尬的氣氛,現在目的已經達到,他就必須得擺正自己的位置。

    於是,正色道:“我有個提議,等開完會,請傅總自罰三杯,怎麼樣?”

    還能怎麼樣?當然可以,而且必須可以。

    “可以可以,傅總的做法大家都理解,理解萬歲嘛。”何少華首先響應。

    喬芳玲搖搖頭道:“我單獨再跟傅總喝三杯。”

    傅松拍著胸脯道:“行,如果三杯不夠,五杯十杯我都奉陪!”

    嚴援朝跟孫紹宗咬著耳朵不知道說什麼,這時看向傅松道:“傅總,以前還擔心你說大話呢,現在好了,你既然是大老闆,那我以後就有底氣可著勁兒地折騰。”

    傅松大笑道:“嚴總工,還有老孫,今天開會正好要說遠望科技的事情,不妨提前告訴你們,遠望科技馬上要擴大業務範圍,你們不要愁沒活幹,未來幾年,你們做好加班準備吧!”

    除了沈紅,遠望科技的另外三個人互相看看,都振奮不已。

    傅松有點納悶,看他們仨的樣子,好像對此事先並不知情,難道沈紅沒跟他們通氣?

    往沈紅那看了一眼,見她只顧著低頭玩鋼筆,心裡不由好笑,這小娘們兒口風還挺緊的。

    不錯不錯,要不這次出國帶上她?算了算了,如果真帶她出去了,兩個人朝夕相處,就她昨晚那副任君採擷的模樣,他真沒信心能忍住不吃。

    馮保國是第一次參加遠景集團的會議,他這次本來不打算過來,但拗不住傅松和沈紅的電話轟炸,所以只能硬著頭皮來參會,但打定主意只聽不說,開完會就走。

    只是,剛才的這個消息實在太令人震驚了,他無論如何都沒想到,認識了好幾年的傅松,居然有這麼一層身份。

    難怪昨晚酒會上他邀請自己時用的語氣是那麼肯定,當時他還以為這人吹牛皮呢。

    然後他又想到傅松給自己下的套,如果他真的向老師“討要”自己,老師會不會答應?

    以他對老師的瞭解,應該會保持中立,不支持也不反對,讓自己做選擇。

    那自己到底該怎麼選擇?

    不待他多想,只聽韓澤聲宣佈會議開始。

    韓澤聲首先宣讀了遠景集團重組的整體方案。

    首先,在遠景集團香江總部戰略規劃事業部的基礎上,另成立投資管理事業部。

    戰略規劃事業部主要職責是負責制定集團整體發展方向、主業定位、商業模式、管控模式,確定企業業務在各事業部間的分配,以及集團資源的配置機制。

    戰略規劃事業部由方競存負責。

    投資管理事業部主要職責是專門從事資本運營管理,充分發揮資本市場優勢,形成平臺力量,促進資源整合,助力遠景構建產業鏈生態圈。

    投資管理事業部由總經理韓澤聲負責。

    其次,遠景集團位於香江的資產,除不動產外,其他如機械製造、電子製造、食品製造等工廠均遷往內地,擇地建廠;超級市場、便利店、藥店、餐飲、傢俱城等連鎖零售機構整合為零售事業部,繼續立足於香江本地市場同時,加快向東南亞市場擴張,並擇機進入大陸市場。

    該事業部由許朝陽負責,許朝陽是原牛奶國際的行政總裁,在加入牛奶國際前先後在麥肯錫、百勝餐飲集團等公司任職,既具有國際化視野,又對東亞、東南亞市場頗為熟悉,能力毋庸置疑,但唯一讓傅松擔心的是,許朝陽是否適應大陸市場競爭。

    第三,目前遠景集團位於內地的資產,劃分為三大事業部,分別是農業事業部、食品製造事業部、設備製造事業部。

    “食品製造事業部由喬芳玲負責,設備製造事業部由何少華負責,農業事業部由馮保國負責……。”

    馮保國聽到韓澤聲提到自己的名字,不由得愣住了,農業事業部?這五個字分開他都認識,但合到一起他卻搞不懂了。

    我都不知道這個農村事業部到底是啥玩意兒?你就敢讓我負責?不怕我玩脫了?

    扭頭看到喬芳玲和何少華同樣一籌莫展,馮保國頓時鬆了口氣,原來不是我一個人不懂,連喬總工這樣的人物也迷糊呢,既然有難兄難姐作陪,那就沒什麼好憂心的。

    不知不覺中,馮保國自己都沒意識到,已經將自己當成了遠景集團的一份子,站在傅松為他安排的位置上考慮問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