範馬加藤惠 作品

043 夢境豬仔

    和馬當時就想抽刀。

    既然自己能斬惡靈不對,是能斬狄拉克海的漣漪,那在夢裡砍頭豬應該也沒啥問題。

    玉藻抓住他的手臂:“等一下,好歹是我的老相識,不嘮一嘮說不過去。”

    和馬:“你說話變關西腔了哦。”

    “奈良時代關西腔才是正統啊。”

    和馬:“哦,那我也關西腔?”

    不等玉藻回答,對方的說話了,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來,彷彿它無處不在:“玉藻前好久不見啊。”

    和馬舉起右手:“等一下,你非要用這種太監說話的口吻說話嗎?”

    “當年藤原之類的公卿都是這樣說話的。”玉藻代替的老相識向和馬解釋道。

    和馬:“原來如此,就當年公卿們的扮相,又是往臉上抹粉又是這個那個的,確實和這個調子很配。”

    “玉藻前”對方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把玉藻前這個名字拖長音,像唱演歌一樣唱出來,“你怎麼會勾搭上這麼沒禮貌的人類?”

    玉藻:“我早就煩透了公卿那一套繁文縟節。”

    “所以才會通過歸蝶支持信長公嗎?哼,只可惜本能寺一場火……”

    和馬:“你們非要從四百年前的事情開始說起嗎?說點比較近的好不好?比如說說那個被代代木飛行隊的鬼怪戰鬥機撞死的大天狗。”

    食夢貘忽然沉默了。

    和馬體感時間大概過了五秒,它才開口道:“他……被撞死了啊,我說怎麼聯絡不到他呢。

    “這幾十年人類是越來越得寸進尺了,弱小的妖怪倒也罷了,連我們這種層級的妖怪,都開始連續的死於非命了。

    “先是輝夜姬,然後是鴉天狗……我啊,可是做夢都想再吃一次輝夜姬端出來的年糕啊。”

    和馬皺眉:“輝夜姬還做年糕?”

    玉藻:“指揮月兔們做的啦,偶爾會找嫦娥來一起下廚。”

    “你給我等一下!嫦娥哪裡跑出來的?”

    “誒?月球啊,有輝夜姬也有嫦娥很正常吧?以前我們經常一邊吃年糕一邊吃月餅。輝夜姬經常坐著竹子往返地球也月亮,還時不時帶我們一程。”

    玉藻臉上露出懷念的表情。

    “可惜現在啥都沒有了,自從人類算出了第一宇宙速度和第二宇宙速度,輝夜姬就回不去月亮,變成只能在地上走的妖怪了。”

    和馬:“呃……我這裡是不是應該道個歉?”

    話音剛落,食夢貘的聲音再次從四面八方傳來:“玉藻前既然你也會露出那樣的表情,不如就加入我們,神秘的力量恢復的話,說不定黃泉之門會再次打開,我們也可以把那些老朋友……”

    “我拒絕。”玉藻擲地有聲的說,“我已經受夠了妖怪們的不思進取,受夠了上千年沒有變化的世界。人類最近的兩百年,一切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這兩百年裡,每一天產生的新事物,都抵得上你我這些老不死一生的積累。”

    和馬:“也沒有那麼誇張吧?你們畢竟活了那麼多年……”

    “就是這麼誇張。”玉藻打斷和馬,然後一指前方,“比如眼前這個傢伙。”

    玉藻手指前方,是石化了的赤西楓,從畫面出現龜裂開始,赤西就變成了木頭人。

    不知道是不是靈魂不夠強,沒辦法在有兩隻大妖怪的夢境中保持自我。

    顯然,玉藻口中的“這傢伙”,不是指赤西,而是赤西身上的血統的源頭。

    玉藻提高音量:“這個傢伙現在玩的這些,它玩了很多很多年了,繩文時代他這樣玩,飛鳥奈良時代還是這樣,到安土桃山時代也沒有任何變化,現在……終於有點變化了,這個玻璃碎裂的特效,是跟你們人類學的。”

    和馬:“是跟人類學的嗎?”

    “是啊,以前沒有玻璃,鏡子都是銅鏡你懂吧,所以他弄的是銅鏡子被扭曲之後的效果。”

    食夢貘:“玉藻前嘲笑我的事情可以等會在說,你就真的一點都不懷念過去?”

    “不懷念。”玉藻一點猶豫都沒有。

    “比起那彷彿死水一般的過去,現在這生活要好一萬倍。你知道黑船來襲的時候我多興奮嗎?

    “以前我以為,全世界都和日本一個鳥樣,彷彿時間停止了一般。

    “我單知道輝夜姬飛不起來了,嫦娥也不常來串門了,卻沒有想這是為什麼。

    “因為那時候的我連好奇心都被磨滅了,只是日復一日像行屍走肉一樣活著,只有偶爾發現一些特立獨行的人類,才能觀察一下打發個幾十年無聊時光。”

    “比如長丸是其中比較出類拔萃的一個,現在回想起來那段經歷也頗多樂趣。”

    和馬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長丸是水戶黃門的乳名,年齡大了之後改了個正式的名字叫松千代還是千代松的,元服之後才得到德川家光的賜字,正式更名為德川光圀。

    玉藻直視前方,彷彿那象鼻豬就在她面前的虛空中一般,朗聲說道:“要我回到那種行屍走肉的日子,我一千一萬個不樂意。”

    “真是愚蠢。你曾經是不可一世的大妖,沒有任何東西能威脅到你,現在甚至不需要外部的威脅,你自己就會衰老,會死去。

    “就為了那曇花一現的輝煌,便放棄近乎永生的生命,何等的……”

    和馬:“有何不可?

    “我以為你堂堂夢境主宰,現身於此必有高論,結果卻等來了此等愚昧之言。

    “生命再長,若無建樹,那不就像老太太的裹腳布一樣,又臭又長,不名一文嗎?

    “正因為生命短暫,才會使得人類竭盡全力去綻放。

    “正所謂:

    “多少事,從來急;天地轉,光陰迫。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

    和馬這時候直接開始說中文,言語出口的瞬間,就化作了夢境中的現實。

    龜裂消失,支離破碎的一切逐漸變成了完整的畫面:一望無際的田野上星辰旋轉日月更替。

    伴隨著天象的極速變化,大地上萬物生長,日新月異。

    和馬繼續:“四海翻騰雲水怒,五洲震盪風雷激。”

    閃電落下,大地崩裂。

    裂開的地面下,無數的鉅艦騰空而起,引擎的光芒與日月同輝。

    等一下,畫面怎麼和我念的詩有出入?

    疑惑歸疑惑,和馬還是念完了這半闋詞最後一句:“要掃除一切害人蟲,全無敵!”

    整個畫面變成了銀河系的遠景,然後極速拉近,原來那橫亙整個視野的星光,根本不是恆星的光芒,而是數不清的艦船的引擎。

    艦隊的前方,是黑色的虛空,以及虛空盡頭依稀可見的另一個銀河。

    和馬本來以為這艦隊的對手是恐懼之眼之類的玩意兒,現在他明白了,這艦隊的敵人,是“未知”。

    未知的銀河,未知的宇宙邊界。

    也只有“未知”有資格,當人類的對手。

    向未知進軍,直到宇宙的邊界,永不停息。

    和馬的激情,轉化成澎湃的力量,整個夢境完全脫離了食夢貘的掌控,它也不得不現出原形。

    是隻身上有許多奇怪花紋的象鼻豬。

    和馬看著那傢伙,忽然想,用這貨來燉土豆,味道一定不錯。

    這個想法產生的瞬間,周圍的一切就發生了變化,一把菜刀從虛無中砍出來,剁向食夢貘。

    “可怕可怕。”食夢貘霧一樣的消失了,“居然對我產生了食慾,玉藻前,你這次找了個什麼玩意啊?”

    玉藻笑眯眯的說:“我第一眼就看中的人,當然很厲害。”

    和馬:“你胡說,我們同班三年,你看了我不知道多少眼,高三才第一次湊上來。”

    玉藻:“高三的你,和高二高一的你,根本不是一回事不是嗎?鳳凰涅槃之前,也只是一隻火雞罷了。”

    食夢貘在和馬給玉藻打岔的當兒,又重新凝聚成形:“如果我不是夢的妖怪,現在怕不是已經身受重傷了。玉藻前,你就這麼對老相識的?”

    “雖然是老相識,但是看起來,我們已經不是一路人了。”

    食夢貘:“你用錯詞了,我們就不是人。”

    玉藻:“我將會是。”

    食夢貘全身的紋路都發出紫色的光,嘴角也噴出火來,因為是夢境,和馬隱約能感覺到它的怒火在影響周圍的景物。

    玉藻:“不愧是夢的妖怪,面對和馬如此純粹澎湃的靈魂力量,都能找回夢境的部分控制權。我本來還想讓你今天就把一切都和盤托出呢。”

    “哼,如果你想知道多一些,剛剛就應該詐降套我話啊,你這狐狸精不是最擅長這些了嗎?我可是做足了預案才過來的,生怕中了你的圈套。”

    象鼻豬氣鼓鼓的說。

    “哪知道你這麼直來直去,不像你啊,玉藻前!”

    “因為我,也想輝煌的燃燒啊。”玉藻歪頭,微微一笑,“對了,告訴你一件事,在剛剛過去的高三這一年……”

    “你過了那麼多年的高三,我怎麼知道你說的哪一年?”食夢貘打斷玉藻的話。

    和馬:“你這樣打斷人說話,很不禮貌的。”

    玉藻和食夢貘彷彿暫時獲得了某種默契,一起看了和馬一眼。

    玉藻:“不行,我要瞪你一眼,這是替山太郎瞪的。”

    然後她非常用力的瞪了和馬一眼。

    食夢貘疑惑的問:“山太郎?”

    “啊,是說某個三流俳句愛好者啦。”

    “他?”食夢貘連太監腔都忘了,“他也養半妖?看來他會成為我的同盟啊……”

    和馬:“你說的同盟,是復興神秘弄死人類的同盟嗎?”

    “當然不是,是藉助人類的力量讓神秘復甦的同盟。他現在叫山太郎啊,他肯定也恨透了現在的時代,想重回過去的榮光……”

    和馬:“噗。”

    食夢貘看著和馬,口吐紫火吼道:“你笑啥?”

    “沒什麼。我就是覺得山太郎他不會懷念過去的,畢竟他還要追夢枕貘的小說呢。等等,夢枕貘,食夢貘,都有夢和貘,該不會你就是那個著名志怪小說家吧?”

    “這是汙衊!”食夢貘怒吼道,整個世界隨之扭曲,變得支離破碎。食夢貘的本體彷彿發動了法相天地,開始膨脹,變大。

    和馬哈哈大笑,一伸手就要喊“劍來”。

    玉藻拉住他小聲說:“這裡畢竟是它主場,硬來未必能佔到便宜,說不定最後它灰飛煙滅,你變植物人。”

    和馬:“我又不怕的,鬼門關都溜過幾次彎了。”

    玉藻:“我怕。我還等著和你一起變老呢。”

    和馬內心的戰鬥慾望被這句話一下子澆滅了,他撇了撇嘴:“你啊……”

    “你放心,非要打不可的時候,我會恭送你出陣,就像之前幾次那樣。”玉藻微微一笑,“現在打起來,頂多算意氣之爭,所以不行。”

    食夢貘似乎也冷靜了下來,身體恢復了家豬的大小,身上的紋路也不冒光了。

    “人子喲,”它看著和馬,“今日的事情,日後再跟你一條條仔細算。待到我等大計完成之日,定要你為今天打算把我煮來吃的行為,付出代價。”

    和馬:“不不,我想用你燉土豆,這和煮還是不太一樣的。”

    玉藻:“不一樣嗎?區別在哪兒?”

    和馬被這麼一問,自己也發現好像燉和煮確實就是一回事?但為什麼潛意識裡就是覺得燉和煮不一樣呢?

    這難道是吃貨帝國特有的偏執?

    食夢貘顯然被和馬跟玉藻這討論題外話的行為刺激到了,又開始吹鬍子瞪眼睛。

    “你們等著!你們等著瞧!”說完它腳下的地面彷彿橡皮泥一樣動起來,要把它和一直木頭人一樣杵在原地的赤西捲走。

    玉藻:“等一下!你剛剛打斷我的話,請讓我說完。我在剛剛過去的高三中,發現了一件事。我的靈魂也能有接近人類的波瀾了。”www..co(m)

    食夢貘停下來,瞪著玉藻:“你撒謊!你這狐狸,我才不會上當呢。”

    “可你沒有走呀。”玉藻笑道,“你覺得我在瞎編就走嘛,快走快走。”

    食夢貘咬牙切齒的看著玉藻,毫無辦法。

    而和馬則想起一年前自己在玉藻頭頂看到的那個持續時間長達一年的臨時詞條。

    他知道玉藻說的就是這個。

    因為玉藻越來越像人了,所以她也開始能有詞條了……原來如此。

    玉藻看著食夢貘,用手按住心口:“那個時候,我能切實的感受到,我希望和桐生和馬一起考上東京大學,為此我不惜賭上一切。

    “事後我對比去年一年和過去經歷過的無數個春夏秋冬,得到了一個結論。過去的我,因為太強大,高枕無憂,又有無限的壽命,所以一直都是個看客,人類也好,妖怪也罷,對我來說和皮影戲裡的皮影沒有區別。”

    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關注即送現金、點幣!

    等等,皮影戲……日本也有皮影戲?

    和馬疑惑的當兒,玉藻繼續說:“過去的我,是一個個故事的看客,而且因為我沒有短暫的生命,所以根本無法感同身受。哪怕是明治維新之後那些每天都有新奇事物的日子,其實也並沒有什麼區別。

    “我只是走馬觀花的看著那些新奇玩意,給自己找樂子。

    “但是過去的一年並不是這樣,我真的成了故事的一部分,雖然只是一小部分,但我參與其中。雖然只有一點點,但我確實燃燒了起來,發出了屬於自己的光亮。

    “過去的一年,我確確實實的在活著。我終於明白,生和死是並存的,時間永遠停留在十七歲的我,因為不會死,所以也不能活。”

    食夢貘沒有迴應,只是看著玉藻。

    玉藻:“吶,你現在,是看客,還是故事中的一份子?”

    這個瞬間,和馬感覺到面前的象鼻豬有什麼地方不一樣了。

    他立刻明白怎麼回事。

    不等他開口,象鼻豬就回答道:“我自然,是故事中的一份子。”

    下一刻,整個夢境都扭曲了,夢境的主宰展現出全部的力量,夢境碎裂成無數的碎片,每一片都映著食夢貘的影子。

    和馬:“你特麼都幹了什麼啊?”

    “我只是和老相識分享最近的心得啊。”玉藻還一臉無辜純良的表情,“我做錯了嗎?”

    “這尼瑪不是讓它變強了嗎?”

    “哎呀這樣才更有挑戰性嘛。”

    話音落下的瞬間,碎裂的夢境又拼合成了完整的一塊。

    食夢貘站在兩人面前。

    “果然這條路沒有錯。人類的力量也是可以為我們所用的。”

    玉藻:“你錯了!不願意放棄舊時代的一切,只想著修修補補,永遠不可能得到真正的靈魂。”

    和馬忽然覺得玉藻這話有點耳熟。

    玉藻前,其實是妖怪裡的左翼?

    食夢貘大笑起來,氣勢和剛剛驟然不同:“那就讓我們走著瞧吧。不過,你點撥了我,那作為交換,我來告訴你們,這可憐的三個年輕人類之間,最後發生的事情吧。當然,他們的悲劇,我出了一點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