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九彥 作品

第221章:來頭

    此時西郊大營,戒備森嚴一列列士兵都配有刀箭,將整個大營圍得水洩不通。

    看著這樣的陣仗,真是好大的來頭。

    “站住!你們是什麼人?不許靠近軍營,否則不客氣了!”一個十五六歲的士兵,穿著雪亮的鎧甲,蹭的一下將手中的刀劍亮了出來。

    張弛看向喬一,眼中帶著詢問。

    “這位小將,我是梅將軍手下的小校,剛剛訓練歸來,不知你們是什麼人?怎麼還圍住了軍營?”看著這些兵士的穿著,個個鮮衣怒馬,那盔甲也都個個甄明瓦亮不由加了幾分小心。這些人彷彿是宮中侍衛。

    “是梅將軍的手下?請稍候!”這年輕的小侍衛並未放行,伸手示意,有一人飛快地向大營內跑去。

    須臾工夫,剛剛離去的那人又飛快返回!然後小心翼翼地湊到小小將軍的耳邊低聲嘀咕著什麼。

    那小將軍滿意的點了點頭,一轉頭示意士兵放行!

    張弛疑惑地看著這些人,竟不由自主地放慢了腳步。

    但速度雖然很慢,可依舊一點點的向營門口靠近。

    然而剛剛走到一半,就見那些鮮衣怒馬的士兵,一點點的向外跑去,然後速度越來越快,轉眼就講張弛他們包圍了起來。

    “你們想幹什麼?”楚武一見這種情況,立刻炸了毛,瞬間將手中的刀子抽了出來。

    張弛也反應不慢,在靠近小將之時,一個反手瞬間將那小將控制在手中,一把明晃晃的匕首抵在了小將的咽喉之處。

    如今雖然他功力沒有完全恢復,可絲毫不影響他行動的速度。

    今天這場偷襲,本來就十分蹊蹺,在回來的路上,張弛就加倍了小心。

    別看他一路嘻嘻哈哈,與眾人分享著勝利的喜悅,可這不明的偷襲,怎能令他放心?

    “你們這些人想造反不成?梅將軍有交待,你們這些必須聽從命令,放下手中的武器,才能夠進入大營!”

    那小將雖然被控制著,竟然半點不懼,依舊將事情說了可清楚。

    “我們要見梅將軍,否則一切免談!”張弛也絲毫不懼,看著這被控制的少年,他有把握一擊必中。手機\端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少給我廢話,梅大將軍也是你能見的?今日如果你們聽話,什麼事情都沒有,否則後果自負!”那小將說著,竟扭了扭脖子,完全不顧自身的安危。

    “別動!想死你說話。”張弛一見這傢伙不老實,立刻將手中的匕首向前送了送。

    那匕首極為鋒利,瞬間將那小將的皮膚割裂開來。

    小將吃痛,立刻伸手摸向自己的傷口,只見那鮮血順著手指就流了下來。

    此時他才真正的感覺到了害怕,雙唇哆嗦,竟然有些站立不穩。

    “弛兒,別淘氣還不趕緊放人,所以我進來!”

    然而就在此時,一聲呼喝!梅將軍如同旋風般地颳了過來,伸手一帶就將張弛扯到自己身邊。

    張弛反應也極為迅速,他知道,此時不是發作的時候。

    如今情況不明,他不想將事態擴大,於是順勢放開了那小將!

    “小陸將軍,見諒!我這孩兒魯莽,回去我會好好收拾他的。”梅淳華上前躬身施禮,雖然不失禮數,但護著張弛的姿態,竟然半分不讓。

    “您和我說不著,回頭您還是和晉王去說吧”只見那小陸將軍臉色氣得發青,狠狠的瞪了一眼梅淳華!

    “我會的!不勞費心!”梅淳華一扯張弛便向大營內走去!

    “舅舅,怎麼回事?這些人是什麼來頭!好衝的脾氣。”

    看著拉著自己一言不發的梅淳華,實在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這個晉王看來是來頭不小,他舅舅都禮讓三分。

    “他是陛下一母同胞的兄弟,也是整個君家唯一活下來的王爺!”

    “你是說君無缺的兄弟?這陛下能容忍到他?”張弛不由瞭然,看來這晉王相當會做人,也確實相當的跋扈,連梅大將軍的軍營,說闖就闖!

    “不要胡說,你好好看著就是!隨我去見見晉王殿下。”梅大將軍十分無奈,但是眼中竟然帶了一絲鋒芒。

    沿路十步一崗五步一哨,那排場看得張弛目瞪口呆,這晉王竟然比皇帝的派頭還大。

    很快來到了梅淳華的營帳外,只見沒大將軍在門口頓了頓,然後拉著張弛緩步入內,那動作竟然帶了一絲恭敬。

    張弛不由挑了挑眉,似乎有一種不一樣的味道,到底哪裡不對,他也是看得不是十分清楚。

    帳簾一挑,張弛被裡面的氣氛驚到了。

    只見裡面的排場更盛,裡面竟然恭恭敬敬地站著數十人,人人都噤若寒蟬,一聲不吭!

    只見營帳正中,站著一位四十來歲的中年人,清瘦的臉龐,一雙不怒而威的雙眸讓張弛激靈靈地打了個冷顫。

    實在難以想象,這人竟然是君家前任皇帝陛下。

    “你是說君無缺的兄弟?這陛下能容忍到他?”張弛不由瞭然,看來這晉王相當會做人,也確實相當的跋扈,連梅大將軍的軍營,說闖就闖!

    “不要胡說,你好好看著就是!隨我去見見晉王殿下。”梅大將軍十分無奈,但是眼中竟然帶了一絲鋒芒。

    沿路十步一崗五步一哨,那排場看得張弛目瞪口呆,這晉王竟然比皇帝的派頭還大。

    很快來到了梅淳華的營帳外,只見沒大將軍在門口頓了頓,然後拉著張弛緩步入內,那動作竟然帶了一絲恭敬。

    張弛不由挑了挑眉,似乎有一種不一樣的味道,到底哪裡不對,他也是看得不是十分清楚。

    “你是說君無缺的兄弟?這陛下能容忍到他?”張弛不由瞭然,看來這晉王相當會做人,也確實相當的跋扈,連梅大將軍的軍營,說闖就闖!

    “不要胡說,你好好看著就是!隨我去見見晉王殿下。”梅大將軍十分無奈,但是眼中竟然帶了一絲鋒芒。

    沿路十步一崗五步一哨,那排場看得張弛目瞪口呆,這晉王竟然比皇帝的派頭還大。

    很快來到了梅淳華的營帳外,只見沒大將軍在門口頓了頓,然後拉著張弛緩步入內,那動作竟然帶了一絲恭敬。

    張弛不由挑了挑眉,似乎有一種不一樣的味道,到底哪裡不對,他也是看得不是十分清楚。

    帳簾一挑,張弛被裡面的氣氛驚到了。

    只見裡面的排場更盛,裡面竟然恭恭敬敬地站著數十人,人人都噤若寒蟬,一聲不吭!

    只見營帳正中,站著一位四十來歲的中年人,清瘦的臉龐,一雙不怒而威的雙眸讓張弛激靈靈地打了個冷顫。

    防採集,自動加載失敗,點擊手動加載,不支持閱讀模式!

    禁止轉碼、禁止閱讀模式,下面內容隱藏,請退出閱讀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