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俏商少衍 作品

第478章:外科聖手,蘇一刀

    秋桓嘴角抽搐了一下,點了根菸,告訴自己要冷靜。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他也不至於真的和黎俏要什麼補償,頂多就是心裡鬱悶,耍耍嘴皮子而已。

    最終,黎俏請他吃了頓晚飯,秋桓倒是沒再斤斤計較。

    吃完飯,已經臨近九點。

    黎俏由於明天要加班,還有些東西放在宿舍,飯局結束後就先行回了人禾宿舍。

    公館平臺,秋桓抽著煙,摸了摸臉上的紗布,嘴裡時不時嘶嘶兩聲。

    “主動接近南盺,是想做什麼?”

    此刻,商鬱側身而坐,修長的手指端起茶杯輕抿,並遞給秋桓一道詢問的視線。

    秋桓詫異地挑了下眉頭,“這你都看得出來?”

    男人垂下眸,勾起薄唇沉聲道:“很難?”

    秋桓笑著撇嘴,手指又在紗布上按了按,“也沒想做什麼,主要是最近機械工廠和國外簽了幾筆訂單。

    陸運每次都要經過邊境,南盺長期駐紮那邊,我琢磨著以後讓她幫我開個後門。”

    這才是他主動接近南盺的真正目的。

    看書領現金關注vx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看書還可領現金!

    這時,商鬱放下茶杯,菲薄的唇微微抿起,“邊境運輸線路,南盺沒有話語權,她幫不了你。”

    秋桓按下紗布的指尖一頓,靜默了半天,才幽幽道:“那我這是白挨頓揍了?”

    “不算白挨,黎三在邊境線路有勢力,你可以去找他。”

    秋桓一口氣梗在喉間:“”

    現在去找黎三道歉還來得及嗎?

    次日,黎俏早早就到了科研所。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兩位院士叫了小組成員到會議室開會,除了整理各方面的資料,剩下就是在探討醫學聯盟有可能會關注的重點。

    臨近晌午,李如還在興致勃勃地朗聲發言,“張院士,這次醫學聯盟的考察,要不要我們選出一個小組代表,到時候來應對聯盟委員會的提問?”

    張院士和江院士互看對方,兩位老人家紛紛點頭,“嗯,這個想法不錯。”

    李如端了端坐姿,雙手放在資料上,一副信心十足的樣子,“要不然”我來。

    話未落,她就發現江院士的目光看向了黎俏和連楨的方向。

    誰都知道,江院士偏心他自己的學生,桌前其他幾人瞬間交換視線。

    有人匆忙提議道:“我覺得李如姐比較合適。”

    “是啊,咱們組裡面,就屬李姐的資歷最深,除了她我想不到別人了。”

    其他幾位同屬於科研所的研究員,本也不想讓連楨和黎俏在考察會上出風頭。

    就這樣,在大家你一言我一語的吹捧下,李如半推半就地接下了小組代表的工作,實則心裡都樂開了花。

    當晚十點,加班結束。

    黎俏拖著疲憊的腳步晃到門外,站在臺階上仰頭望了望天。

    該死的蘇老四!

    沒事搞什麼考察噱頭

    這時,高跟鞋踩著地面的聲音在她背後響起,黎俏頭也沒回,單手插兜維持著望天的動作。

    “你怎麼還沒走?”李如拎著手包來到她的身旁,眉眼略顯刻薄地掃視著她,“明天上午十點,醫學聯盟就要來了。

    你平時遲到早退也就算了,明天不管什麼原因,八點前你必須過來,否則耽誤了大事,就算是主任也保不了你。”

    黎俏漫不經心地收回視線,緩慢地側目,“李研究員,管好你自己就行了。”

    李如也懶得再做表面功夫,眼神愈發鄙夷,“真不知道江院士到底是看重你這個人,還是看重你的錢。”

    黎俏輕聲一笑,邁步走下臺階,空氣中還飄蕩著她的回話,“有區別?”

    李如杵在原地瞪著她的背影,恨不得戳出兩個窟窿來。

    怎麼可能沒區別,她越來越懷疑黎俏就是花錢買的科研所職位。

    週一,醫學聯盟抵達了南洋科研所。

    這次國際性的組織前來參觀考察,在醫學界也引起了不小的轟動。

    畢竟,這是能和世衛組織並肩的機構,就連醫學研究理事會也得遠遠地靠邊站。

    而科研所的門前早早就掛好了歡迎蒞臨的橫幅,各種指示牌和簡介易拉寶也擺滿了大堂的走廊。

    不到九點半,以科研所主任為首的科研專家,帶著不少院士站在樓下廣場翹首以待。

    最高規格的接待儀式,足以證明科研所有多麼重視這次的考察。

    就連相關媒體也前來跟蹤報道,醫學頂尖的機構來了國內,這等榮譽勢必要大肆宣揚。

    九點五十分,一輛能容納二十人左右的中型客車緩緩駛入停車場。

    科研所主任搓了搓手,等客車停穩,立馬帶著人上前迎接。

    聽說這次帶隊考察的人,是醫學聯盟常設機構的委員長,職級非常高。

    客車的門自動打開,率先走出來的是兩名便裝保鏢,一左一右站在車門外,目光犀利,不苟言笑。

    隨即多名考察專家從車內魚貫而出。

    除了幾名亞裔面孔,還有好幾位國際醫學領域能念出名字的外國專家。

    最後,一名穿著墨藍色襯衫和黑西褲的男人彎身踏下了臺階。

    醫學聯盟常設機構委員長,蘇墨時。

    邊境七子之一,外科聖手,人稱蘇一刀。

    人群之中,他巍然而立,超過一八零的身形優雅清雋。

    如果說沈清野是懶散妖冶的代名詞,那麼蘇墨時就是君子如蘭的俊公子,他身上溫潤的氣度,比連楨更甚。

    五官分明,眉目清澈,清瘦挺拔的身影立在專家組成的夾道之中,毫不違和。

    “蘇委員長,您好您好,我是科研所的王錚。”

    主任匆忙上前迎接,笑意深深,連皺紋都清晰可見。

    蘇墨時頷首與之回握,唇邊掛著禮節性的笑容,卻不達眼底,“王主任,打擾了。”

    他嗓音清潤,吐字清晰,並沒有明顯的國外口音。

    主任王錚向前平伸手臂,“蘇委員長一路辛苦,咱們快裡邊請。”

    蘇墨時也示意了一下,邁步向前之際,目光隱晦地掃過那群穿著白大褂的科研所人員。

    最後,在門前臺階,他的目光定格在人群后方,隔著道道人影,他揚起唇角,笑意透著少見的溫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