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元 作品

第501章 太忽然

    張其德下朝回到家後,就跟自家夫人推理的小半天。

    玉蓉入宮太忽然了,關鍵是陳明易不知道!

    原本陳明易在戶部等著,他也在禮部等著消息的,結果消息傳來,玉蓉直接回家了!

    “別想了,玉蓉能回家就說明好好的,更何況若果真有事,玉蓉也會叫人來告訴我們一聲的。

    說真的,玉蓉教的世敏實在是太懂事了,今天遇上這麼大的事,她藉著給我們府送年禮的藉口,專門請教我。

    我也是那個時候才知道,玉蓉被皇后忽然間接進宮了。

    皇后在年前好好的接玉蓉進宮能為什麼事?

    老二媳婦知道後,竟然跟我說,一定是為了照看二皇子妃兒子的。

    說二皇子妃之前就在她面前提過,要玉蓉幫忙照顧那個孩子,那孩子這幾天吃不好睡不好總是哭鬧,御醫開的藥也不能好好的吃。

    若不然,可能真是這樣的原因?”

    張夫人一直陪著張其德討論玉蓉入宮的各種可能。

    派人去打聽是不合適的,玉蓉的身邊圍著太多的宮女。

    “老二媳婦沒有直接替玉蓉應承照顧那個孩子的事吧?”張其德黑著臉。

    她的女兒去給人家照顧哭鬧的兒子?怎麼不上天的啊?

    她女兒堂堂一個一品誥命夫人,竟然要去給人照顧哭鬧的孩子?

    又不是二皇子府沒有主母?

    孩子即便生病了也是御醫去看,輪不上自家女兒淪落為奶孃。

    “我問清楚她了,她說二皇子妃是有這個意思,沒有直接開口,但她能聽出來這個意思,本來她還想今天親自去找玉蓉幫忙的。”

    “哼,老二家的這個,真要好好管管了!皇長孫的事,她也敢隨便摻乎進去,老二要是下不去手,那就你親自動家法。

    實在是掰不過來,要麼讓老二分出去,要麼就不要這個媳婦了,留著一個這樣會作死的媳婦,禍害我張家幾代人麼?”

    張其德對傅芸這個媳婦是一點不感冒。

    脾氣直,說話直,在世家裡面,半點不是優點,反而是缺點。

    是缺點也就罷了,還能忍忍,但你這麼沒有眼力見的摻乎皇家子孫大事,這是找死還拖著一家人陪著吧?

    “我心裡有數的,我估計她自己也知道底線在哪,她啊就是在不斷的試探試探。

    看看能不能替她的好妹妹二皇子妃,爭取到我們張家,說不準還存了心思想爭取到玉蓉。”

    張夫人淡淡一笑,都是女人,誰沒有心思呢!

    直脾氣也不是傻的,哪個心裡沒厲害輕重。

    不過是有老二護著她,她有膽子不斷試探自家兩個老的唄!

    二老剛剛私談到了臨晚時分,皇上安排人來接張其德入宮了。

    張其德驚得差點蹦起來,心裡忽然間有種不好的預想。

    別是玉蓉真有大問題了吧?

    他也來不及跟自己夫人說什麼,就匆匆跟著來人入宮了。

    結果,等他聽了皇上的話,徹底的驚呆了!

    什麼?

    皇上你要過繼自家的嫡長女,玉蓉,還要上你家族譜,入宗人府!

    這不算,還將從前敏德公主的豪華府邸,恩賜給玉蓉做長公主府?

    張其德就想問問,皇上你到底是幾個意思?

    皇后呢?就讓你這麼隨心所欲麼?

    你親生的長公主,安平公主呢?嫁在燕京那邊,也不用招呼她一聲麼?

    “你發什麼楞啊?我說的你不願意?你有什麼資格不願意的?今天早朝上不是你親口說的,你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麼?

    是你不要自家女兒的,我要!

    以後玉蓉上了我家的族譜,就算從我家嫁出去的女兒,玉蓉以後就是我親生女兒了。

    你回去給我趕快準備,我要趕在過年前就昭告天下,不,明天一早我就昭告天下,玉蓉就是我家的了。”

    朱棣這是強搶臣女了!

    搶的特別理直氣壯,還特別的乾淨利落,不講理的還讓張其德以後不能算玉蓉的爹了,居然按照過繼的禮法來入皇家的玉蝶。

    族譜姓氏都改了!

    張其德一口老血差點沒有噴皇上臉上去!

    臭不要臉的!

    這就搶奪了自家的女兒?自己也只有一個嫡親的長女啊!

    張其德臉上黑成鍋底,最終迫於皇上的淫威,忍痛答應下來,儘快準備禮儀。

    皇上看著張其德臉黑的那個樣,忍不住心裡高興痛快。

    該!

    誰讓你護不住玉蓉,逼的玉蓉不得不答應嫁給了陳明易那個不要臉的東西!

    該!

    誰讓你這個老東西在早朝上不挺自己,還自嘲玉蓉是你張家潑出去的水?

    你都潑出去了,你還黑著臉不讓朕撿著當寶貝啊!

    哈哈哈!

    朱棣痛快大笑!

    他白白得了這麼一個給他漲臉,給他屢屢解決大事的女兒,他可是要好好寶貝著的。

    對了,玉蓉設計的那張圖紙,誰都不能知道,侯閒都不能。

    回頭還是讓陳明易這個狗東西背鍋,以他的名譽,拿去跟高兒他們折騰去吧。

    他啊,還是看看熱鬧吧!

    他的寶貝女兒,玉蓉是不能沾的,誰也不知道自家寶貝玉蓉本事大才好。

    不過就是外人不知道玉蓉的這種本事,玉蓉的別的本事,也是一樣的大的厲害啊!

    玉蓉要是能參加科舉考試,絕對會甩狀元幾條街,她,過目不忘呢!

    玉蓉如今還跟著李青暗地裡學醫,嘖嘖,加上玉蓉本就融會貫通的精於養生,以後玉蓉的本事,他捂都捂不住啊!

    皇后正在自己的坤寧宮準備著晚上跟皇上一起吃的,看到皇上從外面進來,臉色笑意盪漾著。

    她看著也忍不住跟著心情飛揚起來。

    她是真沒想到,皇上對玉蓉的寵愛,會是父女一般的寵愛,並且寵愛到連親生的三個女兒都靠邊站的地步。

    她是又高興,又酸澀。

    “皇上就這麼高興麼?”皇后笑著上前相迎。

    “當然高興,你沒看到張其德的臉,都黑了!哈哈哈,他不要的女兒,我要了,誰讓他早上當眾說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的?

    以後啊,玉蓉就是我們兩個的親生女兒了,沒有張家的事。

    不然每次有什麼好事,玉蓉都是先想著張家。

    以後我們兩個有玉蓉孝敬著,讓張其德干瞪眼去。

    正好你的身體,也讓玉蓉幫你好好調養調養。

    我現在都不敢相信御醫,就相信玉蓉了。

    你看御醫看聰兒都好幾天了,一點起色都沒有,結果聰兒遇上玉蓉,就那麼一會功夫,高興了!

    今年過年就讓玉蓉帶著孩子們跟我們一起過年,陳明易要來也隨他。

    你也別替安平她們幾個不平,實在是沒有可比性啊!

    這三個女兒,中規中矩。

    但是玉蓉可不是一般女兒家啊,不是我吹牛,以後我們兩個享玉蓉福氣的時候還在後頭呢!

    其餘的哪個兒女不是來跟我們討債的?

    就玉蓉不是!你也要好好心疼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