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了 作品

第650章 程三郎人不太靠譜,但是醫術和廚藝還是很靠譜(今天大封推啦)

    既然你經常讀書,為什麼要加個點字?到底你特麼是經常讀書還是隻讀一點?

    李世民看著這貨一本正經胡說八道的樣子,差點就忍不住吐了句槽。

    好在大唐皇帝陛下維持住了在臣子面前基本的體面,呵呵一樂,沒再搭理這個厚臉皮。

    身後邊的一干文臣都在頻頻撇嘴,武將則是衝這位大唐軍人的表率翹起大拇指擠眉弄眼。

    “程卿,你們程家的祖上真是詩書傳家?”已經將程處弼喚到身畔相伴的李承乾忍不住小聲地詢問道。

    程處弼的臉色有點發黑,但還是很矜持地點了點頭。“這是自然,我們老程家的祖上,全是文官。”

    “也就到了我爹這一輩才棄文從武的。”

    噗嗤之聲在前後左右此起彼伏,程處弼直接就心態炸裂,氣的都想打人。

    “你們啥意思,不相信,那你們也做首詩給程某品評一二。”

    “看看是你們行還是我們程家人行?”

    剛剛那些努力控制情緒的一干官員都不禁一臉黑線,紛紛側目看向這個一臉不甘示弱的程三郎。

    李承乾強忍住差點抽筋的肚皮,趕緊岔開話題,總算是避免了一場小規模衝突。

    很快,大部隊開進了渭城大營之中,大唐皇帝陛下在渭城大營之中,親切地接見了那數萬大唐精銳。

    並且還發表了一篇激情四射的演講,可惜程處弼對於文言文的聽寫不及格,只覺得一般般。

    畢竟,激勵人心的演講,最好還是口語化,再加上激情澎湃的肢體語言更能打動人心。

    這讓程處弼不由得想到了自己印象最深刻的一次領導講話。

    學校抓獲了一批早戀、抽菸和在宿舍裡偷用電器的同學。

    然後,校教導主任赤急白臉地手舞足蹈,咆哮連連的學校十不準。

    令程處弼等一干站在最前排的學子,頂著一臉的唾沫星子深感震撼。

    咳……略過閒話不提,大唐皇帝陛下的氣場當然要比校教導主任強大得多。

    隨著大唐皇帝陛下講話完畢,數萬將士那聲震百里的大唐萬勝之聲,震天動地。

    不論是文臣還是武將,年老還是年輕,也都被那激昂的怒吼聲給攪得人心激盪不已。

    講話已畢,一干將帥的任務當然還沒有完成,臣工之間相互寒暄道別。

    還得等著大唐皇帝陛下跟將軍們表示親切地慰問。

    很滿意自己臨場發揮十分良好的李叔叔心情此刻份外地愉悅,笑眯眯地站在那裡昂然四顧。

    就在此時,長孫無忌突然笑眯眯地環顧左右道。“諸公,今日大軍開拔,遠赴吐谷渾。”

    “雖為軍旅遠行,但我等既然隨陛下到此,相送同僚,是不是也該表示表示?”

    看到長孫無忌開口,李世民兩眼一亮,擊掌笑道。

    “哈哈,愛卿言之有理,朕猶記得,前些日子,那程三郎所誦的《送兄長牛韋陀西出長安》。”

    “這首送別詩,至今猶是記憶猶新,聽聞這首詩,已經傳到了長安周邊諸道州去了都。”

    “陛下所言甚是,正因如此,我等身為陛下身邊謀臣,焉能不知恥而後勇?”長孫無忌嘿嘿一笑。

    “今日臣也準備了一首,以賀我大唐大軍西征揚威海外……”

    長孫無忌這位國舅爺一出手,大唐的一干文臣,又有哪個樂意甘於人後。

    正所謂文無第一,武無第二,你長孫無忌有能力,可並不代表你就才華勝得過我等。

    很快,一干文臣搖頭晃腦地開始在渭城大營之中揮袖甩袍,長吁短嘆,悲春傷秋。

    一干將帥滿臉黑線,這特孃的嘛意思?這可是軍事重地,殺氣沖霄的大營所在。

    你們這幫子文人能不能要點臉,想要作詩,趕緊滾到營外去嘰嘰歪歪去。

    不過,一干將帥內心瘋狂吐槽,可是眼瞅著大唐皇帝陛下卻是一臉陶醉,搖頭晃腦狀。

    實在是不好動手攆人,只能黑著臉瞪著眼,惡狠狠地瞅著那幫子在軍營裡跳騷的文臣。

    粗通文墨,猶記得去年重陽佳宴,生生被擠兌出來去大庭廣眾之下作了一首順口溜的尉遲恭頓時不樂意了。

    左右一瞅,趕緊拉了一把正在跟一票前來送別的袍澤吹牛打屁的程咬金,朝著那邊努了努嘴。

    “老程,你樂呵個啥?沒瞅見那幫子文謅謅的玩意又在砸場子?”

    “哎喲?果然不出某家所料,哈哈哈……”程咬金一扭頭,看到了那邊的情形,不由得一樂。

    李績撫著長鬚,拿胳膊肘頂了頂程咬金慫恿道。

    “怎麼的,莫非老程你已經有了腹稿,準備到陛下跟前去現把眼,震攝下那幫子傢伙?”

    “我說世績老弟,你可是咱們哥幾個裡邊,自詡博覽群書的文化人。

    上次我跟老尉遲已經出馬,今天該你了,趕緊。”

    “滾,老子可沒那麼厚的臉去丟人現眼。”沒想到慫恿失敗的李績,沒好氣地瞪了一眼這個厚臉皮。

    那邊,在一干文臣已經炒起了氣氛之後,李世民也在一眾臣子的慫恿聲中,清了清嗓子來上了一首。

    頓時惹來了滿堂喝彩之聲,讓大唐天子越發地顯得榮光煥發,朗笑連連。

    就在這個時候,長孫順德突然一樂。“陛下,那不是程三郎嗎?”

    “先前的重陽佳宴,這小子一首《長安貞觀八年九月初八兩儀殿重陽佳宴賦菊》。

    可是贏了諸公,得了陛下與上皇的采頭。”

    “今日既然這小子也在,倒不如讓他也來試上一試。

    也算是讓我等再好好的欣賞一下文武雙全的老程家第一才子的才華。”

    褚遂良笑眯眯地撫掌而贊“順德公言之有理,陛下,臣那日輸了一陣,可是猶自不甘……”

    李世民不禁樂了。“你們啊,一幫子長輩居然還如此,也罷……”

    李世民目光一掃,就看到了程處弼程咬金父子倆正蹲一塊,乾脆就抬手示意。

    “走,隨爹過去瞧瞧。”程咬金一拍老三的肩膀,示意程處弼跟上,朝著被一群文臣簇擁著的陛下走去。

    “臣見過陛下,見過諸公……”程處弼很是規矩老實地恭敬行禮。

    李世民頷首一笑。

    “程三郎,今日我大唐數萬精銳出征吐谷渾,一干臣工,紛紛踴躍以詩賦相和。”

    “不知你可否有佳作賀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