弦月守 作品

280.悄然、蘊帳!

紅蘿瀕死回生、寧葭更是魂落才重蘇,元氣大損,自需將養。

但如今形勢迫人,不容懈怠。

次日寧葭便在門外院中與諸人相見。

折戟莊莊主霍齊上前跪道:“三公主大駕光臨、蓬蓽生輝。”

“不敢當。”寧葭上前扶起霍齊道,“莊主仗義相助之事,本將軍已聞聽,該我向莊主道謝才是。”

說罷果然向霍齊拜了三拜。

“豈敢豈敢,真是折煞老夫了。”霍齊道。

寧葭道:“我與眾將士暫借貴莊將養些時候,待他們傷好痊癒,自會另覓行處,不敢多擾,還望莊主行個方便。”

“這是哪裡話,將軍您為民辛勞,生死且不顧,霍某所能者不過是這等微末小事,怎敢當個‘擾’字?”霍齊道,“將軍儘管放心在此安頓,有何不便之處,儘管吩咐便是,霍某自當效力。”

寧葭自是稱謝。

又向孔懷虛問道:“將士們傷情如何?”

孔懷虛道:“多虧了圓覺大師和清漪姑娘,將士們恢復良好。”

寧葭又問:“如今啟州怎麼樣了?”

“啟州陷落,眾將士都逃出城外,少部分困落城內的人都被關押看守。”孔懷虛道。

“跟到折戟莊的大概多少兵士?”寧葭道。

“已不足兩成。”孔懷虛道。

寧葭又問:“百姓如何?”

“官府已發了告示,啟州百姓助反賊抗朝廷,全城同罪。凡十三以上男子或充入軍籍,或遷徙明丹、御風、仙樓等新拓之地,開土固疆,將功贖罪。”

新皇殘戮成性,寧葭只怕他屠刀無情,聽得未有屠城之令,心下稍寬。

但啟州人不免千里遷徙、骨肉分離,終究難逃禍劫。

馳天之禍不除,天下何有寧日?

然而,來攻打啟州之人已經難以對付,又有朱厭兇獸助紂為虐,縱然自己有赴死一拼的決心,卻恐怕連皇伯父的面都見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