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棠 作品

第一千二百八十四章 保密

    “校長,我…我不知道他去哪裡了。”潘西慌張的說,“神秘人那邊不知道出了什麼意外,似乎讓他們這些食死徒看不到希望…”潘西小心謹慎地組織自己的語言,最後還是決定老實的說,“他透露了想要得到哈里斯的庇護的意圖,但是這段時間以來魔法部的行動,可能讓他嚇到了…他沒有再聯繫我。”

    “潘西,你父親一直也算對湯姆忠心耿耿了,跟隨了他這麼多年…但你想過沒有?”艾倫的手指在他的桌面上不斷點了點,“他為什麼這個時候突然覺得看不到希望了?”

    一時之間,潘西有些摸不著頭腦,她有些不確定地偷偷打量艾倫的神色,想要從中看出對方的態度,但對方看上去十分舒心的樣子似乎更多是源於他手上那黑褐色的氣泡飲料。

    “是因為校長你連續擊敗了黑魔王嗎?”潘西小心的說出了答案順便恭維了艾倫一下。

    “我已經打敗過他多次,但最近一次後,你父親還是決定跟隨湯姆,但現在又突然後悔…”艾倫抿了一口飲料,“你覺得是為什麼呢?”

    潘西不知道艾倫為什麼會這麼問,她開始想著各種可能但沒有一個能讓她說出口的,她最後有些乾脆的說:“哈里斯校長…你有什麼需要就請儘管開口吧,我不知道帕金森能對你付出什麼才能讓你看的上…但我們一定全力支持…只求能讓我父親保住姓名。”

    “看來在家也逐漸能做主了…不過…”艾倫晃了晃自己手中的杯子,又往裡面續了一些,“你平時看來和我妹妹艾米麗相處的不錯,才能讓她也幫你求情…這就算帕金森家的付出了,以後繼續陪好我妹妹就行,哦,對了,德拉科肯定也會為你父親求情所以也該算進去…”

    聽明白艾倫親口承認願意放過父親,並且還是因為自己陪好了艾米麗和德拉科,這讓潘西覺得害臊有些不自在:艾米麗還算了的確是自己刻意當了對方跟班的,但德拉科可是有沒有這層關係自己都是願意為他付出的…

    潘西抬眼和艾倫的目光接觸上,潘西只覺得自己的心思在校長面前彷彿無所遁形,她看著對方從桌子抽屜裡掏出了一張羊皮紙,讓它懸浮在空中,隨即讓點燃的手指開始在上面用拉丁文書寫,駕輕熟路之下很快就將其寫完了,接著把它遞給了潘西。

    潘西面露不解地接過契約,打量著這張沒有額外裝飾的樸素羊皮紙。

    “只是一個保密協議。”艾倫在潘西觀看契約內容的同時解釋道,“有一些接下來我要告訴你的事情我需要確保它們不被其他人知道。”

    沒有糾結,潘西已經知道這多半就是魔鬼契約了,這學期黑魔法防禦課上的新增內容就是以教導學生如何警惕這種契約上,魔鬼們慣用的玩弄文字手段。

    潘西看也沒看契約內容,就以自己簽上了自己的姓名,站起身,雙手將契約恭敬地遞還給艾倫。

    “你比很多人看待問題要聰明些…”艾倫隨即也簽上了自己的全名。

    契約的效力在這一刻束縛起了兩人潘西也在瞬間知道了契約內容——的確如艾倫所言,上面也只是一些保密條理。

    “所以現在我可以將一些事情告訴你了,潘西。”艾倫將契約收好後,舉起可樂杯和潘西的南瓜汁瓶碰了一下喝了一口,“我復活了額外兩個湯姆的魂器,如果我猜的沒錯的話,你父親跟了其中一個…我這麼做本來是覺得湯姆能鬧點動靜幫英國吸引一下火力,但似乎因為是這兩魂器的製作年代…那會的湯姆還沒有像之前活躍那隻一樣喪失太多理智,一個似乎被嚇到了沒什麼消息,另外一個根據我的推測可能幹的不錯,但也是在幕後沒敢走到舞臺中來…我本來以為他們也最多理智到不會胡亂殺人而聚集力量,但沒想到會理智到完全沒什麼消息….這是我的失誤…”

    “呃啊…”潘西下意識地發出了怪聲,她只覺得無法平息自己內心的恐懼情緒,手心淌汗,腳掌頭皮發麻——連黑魔王都被眼前的巫師當成手中的棋子,還是兩個!而且顯然的,哈里斯也並沒有把普通巫師的安慰真正當回事。

    “所以我沒猜錯的話,你父親現在跟隨的那個應該是被嚇破膽那個…”艾倫的手指繼續敲打在他的辦公桌上,“而你父親,和選擇了跟隨這方的食死徒們,應該應該明白了這位湯姆的狀態,看到自己的主子重返年輕有了理智,最開始也許會高興…但發現他實力也隨之下降的話…現在這個厲害湯姆都不是我的對手了,你覺得你父親和他的同僚們…嗯,雖然他們肯定還是打不過現在這個,但內心對未來一定感到很絕望吧。”

    “哈里斯校長,你告訴我這些…有什麼我能做的請儘管吩咐吧。”潘西被艾倫的話徹底嚇到了,她的頭已經低了下來,特意放柔了自己有些沙啞的嗓音,恨不得立刻讓艾倫見識到自己的忠心。

    “不要有壓力,我之所以告訴你這些,就是希望能讓事情圓滿一些。”艾倫又給了潘西一瓶南瓜汁,聲音裡帶上了一些安撫的力量,“老帕金森需要一個理由,普通民眾需要一個理由來接受他,忽略他食死徒的身份和他曾經幹過的事情,就像盧修斯…所以我認為這件事由你來作為我和他之間的聯繫人比較適合,你來告訴他,說服他,讓他來配合我…”

    “哈里斯校長”牆上的一幅畫框中,一個垂著長長銀髮卷的老女巫開口了,“看門人費爾奇先生被謎語擋在了門外。”

    “謝謝你戴麗絲…奧,請別生氣,湯姆的事情我保準很快就能解決。”艾倫對著畫像解釋了一句就不再看她,而轉而對桌面上的小手吩咐道,“小手,別裝睡了,去開門。”

    窩在自己窩裡的小手的指頭立了起來,它表現的不太情願地從桌子上跳下去,中指和食指扭動,向門口走去,從旋轉樓梯上的扶手下滑了下去,很快就從他們的視野裡消失了。

    潘西這次驚訝的注意到房間內那些往屆校長們的畫像,想到剛才他們的談話就毫無顧忌地進行在這些畫像面前,她開始很是憂慮會暴露出去。

    “別擔心,潘西,這所學校裡的畫像無法告知其他人我不想要他們說的消息…就像這隻小手一樣,我擁有它的控制權,這是我的前任們所不能擁有的…”艾倫注意到潘西的神情,“另外一說,這隻手形態的不死生物,就是我用屬於湯姆的斷手煉製的,和它的原主人性格一樣,它不是什麼個什麼好懂,打交道當心一些…不過我需要留著它,它對我來說還有一些用倒是。”

    潘西想到當初在決鬥直播中,艾倫和伏地魔第二次對決中以壓倒性優勢戰勝了黑魔王,並且斷掉伏地魔一隻手的事情。她靈光一閃地想到了占卜課上學到的一些內容,心中對眼前這個男巫的敬畏更甚,坐在位置上幾乎一動都不敢動了——對方對伏地魔的行蹤顯然十分了解,恐怕就是通過這隻斷手…再仔細想下去,當初他砍掉黑魔王手掌的行為莫非是算計好的……

    接著艾倫突然把食指放在了自己的嘴唇上,對著潘西做了個禁聲的手勢,潘西還沒有來得急迴應,校長室通往螺旋梯傳來的有些瘸的腳步聲和幾聲貓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