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十六劉阿婆 作品

第4章 錢是王八蛋

    在這之前,劉文三至少來了七八趟了,她都沒松過口!

    緊跟著,奶奶卻望向了我,長吁了一口氣道:“十六,這就是我之前和你說的,掙快錢的行當!”

    “劉文三幹撈屍這行,難免碰到不少溺死的孕婦。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他沒本事撈母子屍。”

    “奶奶年紀大了,這種陰也接不住。勉強還能去走一趟梁灣子,讓你學會怎麼接陰。”

    “你再跟著劉文三,搭夥幹一段時間,攢夠老婆本就好了。”

    我聽懵了,從小耳濡目染接陰的事兒,我也是個死人肚子裡剖出來的陰生子。

    可讓我去接陰?!我哪兒有那樣的本事和膽量?

    奶奶又嘆了口氣說道:“你爸沒什麼本事,以前賺不到錢,讓你媽去不起醫院,他後半輩子天天酗酒也是這個原因,去外面打工了,也沒賺到幾個大子兒。“

    ”你是羅家的獨苗,咱羅家不能斷了香火啊。”

    我沉默了。

    這世上,錢就是王八蛋,沒錢卻寸步難行。

    在城裡我找不到工作。村裡種地,也不會有人願意把女兒嫁給我。

    我不去掙這錢,難道真的當個光棍嗎?恐怕我爸到時候都死不瞑目!

    “行,奶奶,我學!”我低聲應了一句。

    奶奶臉上總算有了兩分笑容,摸了摸我的頭:“十六聽話,奶奶這也是門好手藝,跟著劉文三幹個一年半載就夠了。”

    我點點頭。

    其實心裡頭也清楚,接陰這碗飯,奶奶差不多走到頭了。

    方圓三十里的村子,又有多少人要接陰?

    劉文三這些年遇到水裡的貴客不少,恰好用得上我們罷了。

    這也是我的機會!

    攢夠老婆本,就帶著奶奶去城裡面過享福的清閒日子!

    至於村裡面,我的確待不下去了。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昨晚上揹我回來多半就是我媽。

    萬一她再來找我怎麼辦?

    一走了之,可能是最好的選擇!

    我也怕我忍不住去看我爸的墳頭,到時候也會害的他鬧鬼。

    奶奶去拾掇了好些東西,裝在一個大木箱子裡面讓我背上。

    其中還包括我媽的遺照和靈位!

    劉文三要搭把手幫忙,也被奶奶阻止。

    其中有個小插曲兒,就是奶奶收拾東西的時候,村長來了一趟,奶奶就把要帶我走的事兒說了,村長勸我們節哀順變。

    結果等我和奶奶剛走出村,到村口位置的時候。

    那裡還坐著幾個村裡的老人,就是那種特別見不得我奶奶的,衝著她吐唾沫,說她都黃土埋到脖子上的人了,還幹這種糊弄人的事兒,遲早不得好死。

    我心裡面就覺得可笑。

    村裡面的人都說奶奶是封建迷信,不信鬼。

    可他們卻不讓我把我爸撈上來,硬生生讓他變成了豎屍,還弄得我不能去送終。

    這簡直就是雙標!

    除此之外,村裡我家的那個方向,冒起來了黑煙,就像是著火了似的。

    我急了,想回去看看,我奶奶喝止住了我,讓我不要再回去看了。

    先跟著劉文三去一趟,辦正事兒要緊!

    然後奶奶才說,她這段日子都一直覺得頭暈目眩的,怕是時間不多了。

    一定要再給我辦好一件事兒!

    我心裡就更慌了,恐怕奶奶是傷心過度。

    農村很多老人都是這樣,年紀大了,能活多久,和精神狀態有關係。

    有的明明身體好端端的,要是老伴兒先去了,可能沒幾天,自己也就睜不開眼睛了。

    那都是覺得活著沒太大意思,自然而然就死了。

    我趕緊讓她不要胡思亂想!她還沒看著我結婚,還沒抱上孫子呢!

    至此,我也不說要回家看看的話了。

    劉文三領著我們上了村口等著的一輛金盃車。

    剛到了劉文三家院子裡,他就衝我奶奶說:“劉陰婆,要不先歇兩天,我家清淨,然後再去梁灣子?”

    奶奶搖了搖頭:“今晚就得去,我怕時間不多了,能帶著十六接一個是一個!”

    我嘴唇蠕動了一下,沒說出話來。

    或許這樣,奶奶精神也會好點兒。

    待在家裡,我和她都得想我爸!

    劉文三也點了點頭,說他去通知一下那貴客的家人,讓他們準備好來接人回家,然後劉文三就進了屋。

    我和奶奶坐在院子裡等。

    這期間,奶奶也打開了箱子,拿出來了一些東西。

    其中包括一張黑色皮毛小襖子,一雙灰色皮毛的手套,以及一把生了老鏽的剪刀。

    “十六,這襖子是黑貓皮做的,這手套是灰仙的皮,這剪刀,跟了奶奶好幾十年了,這三樣東西,是接陰的時候,必須帶上的。”

    “穿上這襖子,帶上手套,就遮住了活人陽氣。你昨晚碰到了你爸的屍體,陽關沒有勘成,再加上八字屬陰,其實也用不太上這兩樣東西。”

    “不過這剪刀必不可少,只有它,才能剪斷陰胎的臍帶!”

    我登時就明白了,奶奶這是在和我說接陰的禁忌呢!

    用力的點了點頭:“奶奶你說!我好好記下來!”

    奶奶嗯了一聲,將這兩樣東西放下來。又從箱子裡摸出來幾個陶土小人兒。

    “接生不復雜,人已經死了,沒啥格外禁忌的,要是陰胎生不出來,就直接剖開肚子拿出來!”

    “在你接陰的時候,那母屍無論多兇,也不會傷害你!”

    “這天下最難能可貴的就是母性,麻煩的是孩子生出來之後,得給它念往生咒。”

    “陰胎之所以兇,是因為他們這輩子還沒當人呢,就胎死腹中了!連個名字都沒混上,生死簿上也沒記錄,所以才會變成惡鬼。”

    “唸咒的時候,你心裡頭要想,會讓他們家人取名字,並且供奉起來!這樣,他們就可以出現在生死簿上,再去投胎!”

    “一般情況下,陰胎都會自己進這貓骨陶人兒裡。那樣母屍也不會作祟了。”

    “可要遇到嬰靈,那就比較麻煩了!剛生出來的嬰靈還很脆弱,也會想吃人血,這就是惡鬼!”

    “你動嬰靈,那母屍就會成煞。”

    “得把嬰靈塞回她肚子裡!再貼上一張鎮煞符!然後有多遠逃多遠!”

    “你先背好往生咒,梁灣子這一行,奶奶讓你看看到底怎麼接陰。”

    “你天生陰命,比奶奶還合適吃這碗飯。” 奶奶給了我一個小本本,裡面歪歪扭扭的寫著一段玄奧的經文。

    這會兒,劉文三也從屋子裡出來了。

    他興沖沖的,笑的合不攏嘴。

    “談妥了劉陰婆,他們今晚就會到我家來等,咱們只要把那貴客撈回來,除了最開始給我的三十萬!還要多給十萬感謝費!”

    “這錢,咱們一家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