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十六劉阿婆 作品

第8章 獨自去接陰

    奶奶卻沉默了。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許久之後才說:“這也是我急著帶你出來的原因,不知道你爸被什麼東西給害了。”

    “那東西肯定不安好心,要不是你媽把你帶回家,你指定也要被害了。”

    “村裡的人,平時哪兒敢那麼打你?” 我頓時覺得渾身都是雞皮疙瘩。

    猛地回想起劉木匠給我那幾棍子,以及猙獰的目光神色,還有那些村民相同的目光。

    是啊,這麼多年,村民都怕我。

    殺豬匠一家的血案,是每個人懸樑之刺!

    可他們也只是怕我,對我避而遠之,卻和我沒有深仇大恨!

    我去撈我爸的屍體,他們卻瘋了一樣,有幾個人還真的是要把我打死的架勢!

    “好了十六,奶奶帶你到劉文三身邊,也就沒啥大事兒了,他撈了幾十年的屍,跟著他,要比待在家裡安全多了。去睡覺吧。”奶奶衝著我笑了笑。

    我回了自己的房間,可心裡面怎麼都覺得不對味兒。

    奶奶肯定沒有全部告訴我。她絕對還知道一些什麼

    那村裡,到底是什麼人想要害我們一家?甚至於不怕我媽那麼兇的母煞?

    躺在床上,我胡思亂想著,疲憊也很快湧了上來。

    等第二天我醒過來的時候,都已經太陽曬屁股了。

    肚子裡頭飢腸轆轆,餓的前胸貼後背,濃郁的粥香鑽進鼻翼。

    我撐起來身體,胡亂穿上衣服,推門走出去。

    院子裡的木桌上,擺了三大碗米粥,鹹魚,油炸鬼和炸油餅。

    劉文三吃的呼啦啦的,奶奶小口小口的喝粥。

    他笑著招呼我:“十六!趕緊過來吃早飯了!”

    我趕緊過去,狼吞虎嚥的吃了一肚子,這才覺得精氣神都清醒過來,人也算是緩過氣兒了。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劉陰婆啊,你說,咱們啥時候做第二單買賣?”

    劉文三吃罷了,眼中明顯有幾分渴望,看著奶奶。

    奶奶眼皮耷拉著:“我這老骨頭,可比不得你們年輕人禁得住折騰,先休息幾天吧。”

    劉文三訕笑了一下:“成!”

    然後他才解釋道:“劉陰婆,不是我文三催著您出手,昨兒我一宿沒怎麼睡。”

    “咱們把梁灣子的貴客撈起來了,王家沒對外說,可看著我的人多著呢,我電話都給打爆了,要是我不給個準信兒,估計他們能把我家門檻給踩爛。”

    我心裡突突一跳,小聲的問道:“那奶奶,我能和文三叔去試試嗎?”

    奶奶抬起頭來,她眉頭微皺:“十六,往生咒你背下來了?”

    “粗略的翻了一遍,昨晚你念的那段我背下來了。其它的不難背。”我如實回答。

    奶奶沉默了一下。

    “還是三天後,這幾天你好好把箱子裡,奶奶那些傢伙事兒都捋清楚,每一段往生咒都背下來。” “三天後,要王家那妮子沒事兒的話,就能去了。”

    我心裡咯噔一下。

    劉文三也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上午劉文三又去睡了個回籠覺,我蹲在院子裡背往生咒。

    往生咒一共有十三段,針對怨氣不同的母子屍,有不同的應對方式。

    “產嬰靈,避陽關。胎足月,賦誨名。十二月,香燭奉,接陰生!”

    奶奶昨天用的這第一段,類似於起手式,是與陰胎母屍說清楚,生下來陰胎的許諾!

    如果這樣不能讓那母屍安寧,陰胎平靜出生,就屬於比較棘手了。

    第二段便是:“子母煞,天不容,陰差至,入油鍋,六道禁,阿鼻生!” 這就算是警告了!告訴母子屍如果化煞,就會天地不容,被陰差抓去下油鍋,還不能投胎,會投入十八層地獄受苦!

    再往後,我就讀的很慢,背的更慢了。好似這不是簡簡單單的十幾個字,還蘊含了莫大的道理一般。

    一整天下來,除了吃了劉文三做的飯,我都一直在背往生咒,也才記下來一半。

    我覺得自己太笨了。奶奶反倒是很滿意,說我很認真,這樣她才放心,我不是腦袋一熱去做接陰的事兒。因為那樣的話,我必定死在接陰的時候。

    奶奶彷彿有了寄託,很快就從我爸的死中走出來。而對我來說,我不但要快一點兒學會接陰,接下來奶奶的衣缽,賺錢娶媳婦。

    我也想多幫劉文三一下,這樣劉文三就欠我人情了啊。他說不定能幫我查到,是誰害了我爸!

    三天的時間,一晃而過!我終於將所有的往生咒都記了下來,也熟悉了木箱子裡頭奶奶那些家當。

    晚上的時候,我興奮的睡不著覺,和劉文三一直聊天說話。

    奶奶是早早的就睡了。

    劉文三雖然笑著和我搭話,但是他眉宇之間也是犯愁。

    “文三叔,你愁啥啊?”我疑惑的問劉文三:“明天咱們不就能去做第二單買賣了嗎?”

    “哎,十六,明天咱們是能去了,可有個大買賣,要錯過了。”

    我怔了一下,說:“為啥會錯過?還有撈屍人能來搶生意?”

    劉文三眼睛一蹬:“這方圓三十里,不!五十里!我劉文三的地盤上,誰敢來搶生意?活得不耐煩了?”

    接著,他又嘆了口氣說道:“是另外的原因,撈屍人的行當裡頭,也有一些禁忌,不撈無主屍,不撈陳年老屍,不單獨打撈母子屍。反正這裡面很複雜。”

    “有的陳年老屍,要十年以上才算是陳,可對於母子屍來說的話,超過九個月,那就是陳年了。”

    “數九為極,九後為十,這也是生之始。懷胎十月必定生產,母屍能夠延緩這個時間,可一旦在水中超過九個月,陰胎就會自行入水,屆時母屍不但化煞,還是成為水煞!”

    “並且,陰胎雖然看似脫離了母體,但是卻有臍帶連著,兩者不需要生產,也可以永不分離了。”

    “十里地外的陽江,淹死了個貴人,算算日子,今天就是九個月的最後一天了,再過幾個小時,就沒戲了。”

    “那家人也找了懂行的先生,知道這件事兒,再過日子閨女兒就超度不了,成了幽魂惡鬼了,這幾天打了幾十個電話給我,好話說盡了,惡話也說了,錢也給的不少,五六十萬!”

    “這可不是小數目,其它的母子屍,能給個五六萬,撐死十來萬已經不錯了,梁灣子那家人是屬於有錢的。”

    “這還不是錯過了大買賣嗎?” 劉文三頗有種垂足頓胸的感覺。

    我眼珠子瞪得滾圓:“文三叔,五六十萬?”

    “對啊!”劉文三重重的點了點頭。

    我心裡面也跟被人挖了一塊肉似的,那麼大一筆錢,明天能出手,也賺不到了。

    而且聽劉文三,其它的屍體不怎麼值錢,就讓我心裡面更難受。

    就在這時,劉文三忽然瞥了屋門外一眼,小聲的衝著我耳邊說了句話。

    “這也差不多三天了,文三叔心裡有譜,王家人不錯,肯定不亂來。”

    “要不,你跟文三叔走一趟?偷摸的把這買賣做了?給劉陰婆一個驚喜?”

    “這也算你出師了不是嘛。”

    我捏緊了拳頭,心都快從嗓子眼裡蹦出來了。